《都市:从墓地归来》沈白赵明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从墓地归来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执笔

角色:沈白赵明盛

简介:三年前,家庭变故,令沈白失去所有,三年后,他被妻子杀害,又从墓地醒来,得《生死簿》,传《灵虚功法》,若人生重活一世,老子沈白,不负此世!他救人,只救死人,他张狂,嚣张,踏着无数人,走上世界之巅!

书评专区

时空长河的旅者: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是最中肯的评价

武侠世界醉梦行:感觉不错 干粮吧

奥比岛:2B,这书名,恶心我了

都市:从墓地归来

《都市:从墓地归来》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当沈白从车上下来的一刻,人们呆愣了!

面对他步步逼近,人们不由后退。

尤其,李木玉吓得面色苍白,不停摇头,“不可能!这……这不可能!”

恐惧和阴森,瞬间笼罩在这座陵园中。

寒冷的冰雨,给这座陵园更增添了阴冷的氛围。

他一把伞,一口棺材,朝着这些人,步步走来。

大家突然对眼前的沈白感到陌生,他那阴冷的眼神,浑身散发出的气势,都不像曾经那个懦弱卑微的小子,此刻的他,好似另一个人……

一个来自地狱的杀神!

沈白冰冷的目光,扫视李家一众亲戚。

这些人!

敢有一个说,他们当年没受过沈白的恩惠吗?

三年前,沈白还是富二代时,这里每个人,沈白都曾帮扶过,李木玉的家庭,她堂哥,她全部亲戚……哪一个没受过他沈白的恩惠?

而换来的是什么?

是他死后,这些人的欢庆大笑!

他这三年来,被他们的折磨凌辱!

这三年!

他受尽李家白眼,受尽这些人冷嘲热讽,那时他,懦弱渺小,不敢反抗,而如今……

他再也不受这气了!

“沈白!你要干什么!”

李爽从惊愣中回过神来,立马从人群中站出来,指着沈白破口大骂。

“我们还以为你死了!还害得我们担心!你没事儿也不打个电话,这就你不对了,知道吗?”

“你不给我们道歉也就算了。”

“怎么?瞧你这架势,还要揍我们一顿?”

李爽径直朝沈白走来,推了他胸口一下。

沈白冷冷看着他,“滚!”

李爽猛地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在前几天,沈白还找过他,跪在地上向他借钱,要救他那老不死的母亲,结果今日,竟敢骂他。

“你特么说什么?”

李爽气笑了,手指戳着沈白胸口,“有种给老子再说一遍!”

唰!

黑伞被沈白扔到了空中。

啪!

响亮的巴掌,如同雨季打了响雷,重重扇在李爽脸上。

李爽200斤的肥胖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数米远,重重摔落在雨地里,染了一身泥水,甚是狼狈。

“你特么!”

李爽刚想挣扎起身,沈白一脚重重踩在他脸上,使他脸陷入泥地中。

众人看到眼前一幕,全部呆愣在原地,艰难的咽着口水,又害怕的后退了两步。

“我今天不想找你们这些人麻烦。”沈白冰冷扫视在场亲戚们,“如果识趣,就赶紧滚!”

李家众亲戚们,彼此看了眼后,急忙害怕的仓惶而逃,好多人本还想骂沈白,但刚才沈白的出手,俨然吓得他们魂飞魄散。

徐红和李延柱也急忙拉着李木玉离开。

沈白突然猛地一脚踹在李爽身体上,李爽又飞出数米远,重重摔落在地,笨重的身体挡在李家三人前头。

“李木玉,她不能走。”沈白阴冷道。

徐红当即气笑了。

拿出了往日丈母娘的底气来,“沈白!你今天是要造反啊你!”

“你这三年,吃李家用李家的,我李家就是养条狗也懂得知恩图报,你……”

啪!

瞬息!

沈白身影猛然来到徐红面前,重重扇在她脸上,徐红顿时倒在地上,脸上也多出一道红印。

她惊愣的捂着脸,眼眶红红的盯着沈白,虽气的颤抖,却也不敢说话了。

也不知徐红多大勇气,敢说她李家对沈白有恩。

这三年,沈白吃饭不能上桌,睡觉不能上床,每天如同李家佣人,要给她家打扫卫生、洗衣做饭,他在李家丢失了男人的尊严,当着李家一条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

更可笑的是,如今李家住的大房子,是他三年前给李家结婚买的。

他李家能有如今,全仗着三年前横发的那笔数百万的彩礼钱。

何来恩情?

只是仇恨!

“滚!!”

沈白一声暴呵,四周而落的雨水,竟然被震慑开来。

赵延柱和徐红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两人连滚带爬的跑了,李爽也从地上爬起来,捂着剧痛的腹部,赶忙上车逃离。

等上了车,确定安全后,又打开车窗,对沈白咆哮大吼,“沈白,你给老子等着!”

说罢,急忙扬长而去。

破旧陵园中,只剩沈白和李木玉两人。

大雨磅礴的郊外,寂静阴冷。

李木玉惨白的瘫坐在雨地上,面对近在咫尺的沈白,她吓破了胆,急忙掏出手机,给赵明盛打电话。

现在,她只能想到赵明盛能救她。

电话响了。

铃声来自棺材里。

李木玉猛地愣住了,手机顺着掌心滑落,掉落在雨地。

“你在找他吗?”

沈白嘴角扬起诡异的微笑。

轰!

他将肩上的棺材,重重拍在雨地,霎时间,雨地积水炸裂开来,只听断裂声响起,木棺材四分五裂的裂了开来,裂成一根根木条,如同花骨朵而开的各个花瓣,木条四面八方散落在雨地上。

棺材里的人,软绵绵倒在李木玉面前。

“啊!!”

李木玉发出刺耳的尖叫,恐惧后退。

这面前尸体,正是赵明盛!

李木玉踉跄惊恐的从地上爬起来,如狗一样爬到沈白面前,“是赵明盛逼我的!是他逼我的!”

“他欠了好多钱,威胁我,让我帮他挪用公司钱!”

“求求你放过我!我是无辜……无辜的!念在我们夫妻情分上,饶了我,我……我给你当牛做马!”

“你让我怎么样都行!只要别杀我!别杀我!”

“沈白!我求你!”

李木玉抱着沈白的腿,拼命给他磕头。

事到如今,她还把他当傻子,说着这些拙劣的谎言。

沈白玩昧的笑着,“把他埋了。”

“什么?”李木玉惊恐。

“把他埋了。”沈白指向坟堆,“就埋在你给我准备的坟墓里。”

“我……我……”李木玉结巴。

沈白微微而笑,“不然,我就把你埋了。”

“我埋!我埋!”

李木玉颤抖的抓住赵明盛的尸体,在雨地中用力拉扯着,她就像一个疯婆子,狼狈不堪,甚是落魄。

她卖力的刨着坟墓,这座本属于沈白的坟墓,本来就是空的,用来骗李家亲戚的。

不过一会儿,李木玉的双手流出大量的血来,但她不敢停歇,直到挖出一个坑来,她双手已满是鲜血。

她颤抖的将赵明盛拖到坑中,又一点点的埋上。

一切结束后,她擦了擦脸上的狼藉,冲沈白讨好笑着。

沈白拿出一块白手帕来,手帕上密密麻麻写着字,只是有些看不清了。

在她面前晃了晃,“李木玉,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这白手帕,到底是不是你的?”

三年前,沈白在凤罗山与人飙车,太过争强好胜,不料坠下悬崖。

等他从医院醒来时,胸口上放着的,便是这块白手帕。

那秀娟的字迹,上面写着各种关心的话,每天要吃什么、喝什么、要注意什么……等等,那还是沈白,第一次感受到有人关心他。

他睁开的第一眼,看到是这块白手帕,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在医院实习的李木玉。

从那之后,他对李木玉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帮她一个卫校毕业的学生,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仅仅一个月的疯狂追求,他俩便结了婚。

只是,结婚一个月后,全都变了。

母亲得了癌症,那个男人抛弃了他们母子,离开了北广市,只剩下他和母亲在这世上苟延残喘的活着,他从当初的富二代,变成一贫如洗的废物。

换来的,也是李家态度的改变,那是沈白的灰暗时刻。

他问过李木玉好多次,她都说,这手帕是她的,只是三年来的种种,越来越让他怀疑。

曾经那么善良美好的姑娘,怎可能如此对他?

甚至,如今为了钱想要害死他!

大雨簌簌洗刷着李木玉的面容,她颤抖张了张嘴,僵硬摇了摇头,“不……不是我的。”

“呵!”沈白惨然笑了笑。

这真是个造化弄人的笑话。

“你既然如此爱慕虚荣,这三年,为何还跟我在一起?”沈白冷冷质问。

李木玉握紧拳头,也被逼得豁出去了。

她突然咆哮冲沈白大吼,“还不是因为你有个有钱的爹!”

“我本以为你爹还能认你这儿子!还奢望你能回到以前锦衣玉食的生活!”

“没想到!”

“我等了三年,也没等到你爸来找你!”

“没有你爹,你沈白算个屁!”

啪!!

沈白重重的巴掌,扇在李木玉脸上,她嘴角流出大量血来。

“你要杀我吗?”李木玉颤抖恐惧的问。

沈白轻屑笑了笑,“让你死还不简单吗?”

他猛地捏住她下巴,阴狠道,“我不会让你死,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这三年,你李家对我的凌辱,我沈白定会如数奉还!”

“你们……”

“一个都跑不了!”

沈白身影,潇洒离去。

他捡起地上雨伞,留下决然身影,离开这座残破的陵园。

李木玉瘫坐在雨中,望着那道身影消失的越来越远,人已走远,她依然浑身颤抖。

沈白他变了。

宛若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