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恪焦茂《大唐:作死就变强》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大唐:作死就变强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秋千上的温柔

角色:李恪焦茂

简介:穿越大唐,成为最不受待见的蜀王李恪,获得作死系统,从此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开局败光李二的内帑,将李二气出胃病
率领三十骑攻打叛贼梁师都,朝野都慌了
某天早朝,大臣闯进来:“陛下,大事不好,蜀王带着十八个美姬要给你做大保健……”
……
只要我不死,就能越来越强

书评专区

超时空航班:总的来说还是可以的,很罕见的双向穿越援共文,比同类作品里大多数都强得多,虽然还有少数问题,不过基本看不到大问题,人物逻辑也基本上符合正常水平,光是人物不犯二,不强行装逼,主要角色不智障就已经超过市面上绝大多数的书了。至于下面某些评论我就没法说了,还穿越到南极每周一次3年推平全世界?意淫小白文看多了退化了吧?先不说本文主角双穿有吨位限制,就算你放开了随便穿也只让现代中国毁掉二战时期人类而已,想统治你不需要培养人才发展党员?难道靠你们平时看的小白文主角抖王八之气吗?再说穿到南极,不说三年,你先给我用你身上的衣服去南极坚持三小时不死在bb吧。

杀青:主角同学在现实与虚幻间穿梭,没有非人的头脑和肌肉,没有杀伐果断,只是一个仿佛真的存在于我们身边的普通人

剑娘:弃了。之前勉强能看,后面呵呵了。作者是不是觉得轩辕剑必须一口一个你麻痹才能体现出帝剑第一的与众不同?

大唐:作死就变强

《大唐:作死就变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李恪不但是蜀王,还遥领了益州大都督之职。

益州,就是川蜀。

川蜀早有天府之国之美誉,所以益州大都督,算是一个好差事。

长孙无忌一向是太子李承乾的支持者,因为,李承乾是长孙皇后所生,也就是他的亲外甥。

是以,他早就看李恪不顺眼了。

但凡能威胁到李承乾的太子之位的,长孙无忌都要将其消灭在萌芽中。哪怕,李恪已经很不受人重视了。

如今,蜀王李恪竟然殴打御医,长孙无忌当然不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他一进来,就提出要让李二剥去李恪益州大都督之职。

话音未落,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声音:“长孙仆射,莫非,这大唐,是你说了算,你想剥去本王的职位就能剥去?”

长孙无忌现在是尚书左仆射。

几人扭头,只见李恪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刚进门,还打了几个饱嗝。

没办法,虽然那大酒楼的菜差强人意,但李恪实在太饿,而且还有美人喂饭,不由得多吃了些,撑住了。

他刚进宫,就被李二的近侍带来了甘露殿,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

长孙无忌被李恪说的一愣,问道:“殿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恪冷笑道:“长孙仆射不调查清楚真相,不了解事实,一开口,就要惩处本王,本王还以为,这天下是你说了算呢……”

“你……”

长孙无忌语塞。

李二见状,冷冷地说道:“恪儿,你还敢强词夺理,你说说,张御医是不是你打伤的?”

张御医在一旁,嘴巴漏风地喊道:“比哈,你要为我猪猪啊……”

李恪厌恶地看了此人一眼,躬身道:“父皇,这个狗东西,的确是我打的,我只恨我这身体孱弱,没有当场将他活活打死……”

什么?

长孙无忌等人,都有些错愕。

蜀王这么嚣张吗?

竟然敢在甘露殿扬言将御医打死?

长孙皇后看不下去,训斥道:“恪儿,此乃甘露殿,不要胡闹……”

李二又是一拍桌子,怒吼道:“逆子,你想气死朕吗?你打人你还有理了?”

李恪看了看那跟死狗一样的张御医,突然眼珠一转。

他转身,跑到门口,哗啦一下抽出禁军侍卫的刀,大喊道:“狗东西,没想到你还没死,好啊,还敢来告状,我先宰了你……”

说着,李恪举着刀,朝张御医冲过去。

“哎呀,救命啊……”

刚才还哼哼唧唧的张御医,一下跳起来,撒腿就跑。

而长孙无忌等人见状,还以为蜀王疯了,吓得面色惨白,赶紧躲到角落里去。

长孙皇后也是目瞪口呆。

“狗东西,别跑!”

砰。

当!

李恪举着刀就砍。

张御医东躲西藏,叫苦连天。

李二气得吼道:“来人,将这个逆子,给朕拦下……”

禁军们立即冲进来,夺下了李恪的刀,将李恪控制住。

叮!

“检测到宿主在甘露殿追打张御医,达到作死条件。”

“作死指数:一星。”

“获得奖励:充电款方天画戟。”

“请宿主尽快领取?”

方天画戟?

李恪目瞪口呆。

好像吕布的兵器也是方天画戟吧。

可是,充电款是什么鬼?

难不成还有充电的方天画戟?莫非是小孩子玩的玩具?

这就很没谱!

不错,作死就能获得奖励,看来是没错的。

只是,眼前的甘露殿,已经是一片狼藉,柱子、桌子上,到处都是刀痕,奏章散落一地,李二的茶壶打翻在地上成了碎片。

张御医彻底成了死狗,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气,再也站不起来了。

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三人,躲在一根柱子后,有些后怕地看着李恪。

一个孱弱的蜀王不可怕。

但一个一言不合就拔刀砍人的蜀王,那就很可怕了。

而李二,则是怒不可遏地指着李恪,气呼呼地吼道:“来人,将这个逆子给朕绑起来,先杖打五十!”

他实在太生气了!

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揍李恪一顿再说。

李恪急忙喊道:“父皇,我有话说……”

李二气道:“逆子,你不但在安仁殿行凶,还敢在甘露殿行凶,你还有何话说?”

李恪说道:“父皇,看到张御医这个狗东西,我就想把他杀了,否则,难消心头之恨……张御医身为尚药局的官员,负责照顾儿臣,可他却暗中将一些名贵的药扣下,从未送到安仁殿,同时,还以次充好,用药渣替换我的药材……当然,这些算不得什么,这个狗东西还不学无术,非但没有好好医治我,反而还损伤我的身体,让我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李二一愣。

竟然还有这等事?

如果真是这样,那恪儿发这么大的火,倒也说得过去。

张御医听了,突然跟挺尸一样从地上坐起来,大喊道:“陛下,冤枉啊,冤枉……”

李恪冷笑:“本王会冤枉你?父皇若是不信,可派人到这个狗东西住的地方搜查一下便知……”

张御医面色大变。

李二一挥手,对近侍说道:“周从良,你速速去搜查一番。”

周从良领命而去,不多时间回来,禀报道:“陛下,奴才在张御医住的地方,搜到大量的人参等名贵药材,这些药材,都是蜀王殿下吃的药方中的……有尚药局的人还发现,张御医每月出宫,都会带着许多药材去售卖……”

真相大白!

李二脸色铁青。

砰。

他一拍桌子,“张御医,你还有何话说?”

张御医跪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陛下,臣知罪,陛下饶命啊,臣是一时鬼迷心窍,才偷了殿下的药材去售卖的,臣知错了……但是,殿下说臣不学无术,不但没医治好他,还损害了他的身体,冤枉啊,臣八岁学医,绝不会不学无术……”

李恪闻言,嘴角微微上扬。

随即说道:“你说你没有害本王是不是?”

“是,殿下,话可不能乱说啊!”张御医哭着说道。

李恪冷冷一笑,“既是如此,那为何本王一直喝你配置的药汤,身体非但没有恢复,反而越来越孱弱……你口口声声说你不是不学无术,那本王就给你个机会,待会让王御医来替本王诊断一番,从今日起,本王不再吃任何药草,看看三日后,身体又会如何,你觉得呢?”

张御医听了,一个劲地点头。

他知道李恪的身体,已经十分孱弱,浑身上下都是病。

三天时间,不喝药汤,肯定还会更严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