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玉张生宝《天音琴》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天音琴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漠野风

角色:宋小玉张生宝

简介:江湖诡谲云,独孤少年,师承一代血魔,重入江湖掀波澜,江湖宵小尽显强,身负武林至宝与数重绝秘,从踏入江湖第一刻,即遭追杀
且看他如何在血雨腥风中杀出一片朗朗青天

书评专区

法师三定律:@爱猫的战士 : 不要因为是宝岛友人的作品就打低分—————————————————————-2019\u002F01\u002F11本文评分6.7,起点版也在八分以上,似乎不符合本书单,但此次评分呈明显C字型,且低分理由系无中生有,即恶意刷分,故在此标记。至于此文优缺点,前人之述备矣。

穿越女主角:评价:粮草加分:比较正常的玄幻小说,不像别的变百文一样随便加入宅系元素,文笔达标,剧情推进流畅,爱葛妮丝这种病娇角色真是深得吾心。扣分:开局不够好(几章之后有明显改善),作为变身文主角角色形象不够突出有点遗憾,穿越“女主角”,自然就有男主角的存在,但是作者的百合路线还是很明确的,这点不能算毒,但是稍稍扣点分

红袍法师:冷漠淡然的光头法师的后宫之旅。女性角色丰富,涵盖了半萝莉、御姐、武士姬等多种类型。然而,女性形象的刻画却并不十分立体动人,大部分后宫成员沦为道具,与主线剧情一样,设计得并不抓人。众多龙友高分评价的亮点,可能主要在于其浓厚的伪DND西幻风情吧。个人评价:不过不失之作而已。

天音琴

《天音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被袭

尽管如此,但江湖人均敢怒不敢言,都不愿意惹火上身,自取灭亡。

这让一向处心积虑求发展的丁世阳感到聚义庄成为主宰武林命运的机会来了。

但谈何容易,若无非凡的才智、崇高的德望、惊人的财力、绝世的武功等条件集于一身,是万万不能成功的。

虽然他德才兼备,但惊人财富和绝世武功却与他悭缘。

所以,当江湖传言天音琴出现在一代血魔牛松鹤手上时,他便怦然心动,只可惜让宋怀仁捷足先登,他未能如愿。

直到前些天晚上他无意中得到一个重要秘密时,促使他的雄心壮志又如火焰般重新燃了起来。

这个秘密与宋怀仁关系重大,这个秘密就是他知道谢云天的下落。

而谢云天则是宋怀仁极力寻找了十年也没有寻到的人。

这些他很清楚,于是想是要和宋怀仁做个交易。

这个交易便是利用谢云天这个筹码来换取被宋怀仁曾为此消耗了不少的人力、财力擒去的血魔牛松鹤。

这是他计划中重要的一步,如今这一步已顺利完成,他怎能不高兴呢!

天有不测风云,人不知旦夕祸福。

正当丁世阳美梦连篇时,突然窗外响起一声“起火啦”,叫声短促惊惶,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的清晰刺耳。

丁世阳陡然从美梦中惊醒。

他一个箭步冲到窗前,手上满满的一杯酒却未曾落下一滴。

果然,西南半里之处被火光映得一片通红,并不时有打斗叱咤声传来。

丁世阳心中大震,那里是聚义庄最机密的地方,名唤铁楼,是收藏各地机密信函和关押重要犯人之所在。

可以说,那是聚义庄的心脏。

所以守备最森严,防御最强大,之所以叫作铁楼,也就是具有易守难攻的意义。

可如铁桶一般的地方居然起火了,这让丁世阳心头一沉,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头也不回地将手中酒杯扔向圆桌,人却如大鸟般迅速飞出窗口,射入幽黑的竹林中,眨眼不见人影。

等一名急步奔来的庄丁进门欲通报时,丁世阳早已消失无踪,只有满杯的竹叶青稳稳当当的搁在桌上,半滴酒液也未曾泼出。

那庄丁驻足思忖一会,便转身出了门。

等丁世阳赶到铁楼时,铁楼南端正烧得噼里啪啦直响,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热浪斥空。

但见火光中,刀飞剑舞、人影绰动、喧哗吵闹,混作一团。

各种声响均有,救火浇水声、呼喊怒骂声、火烧器物声、脚步踏地声、刀剑相击声、破风断骨声,声声入耳,触目惊心。

见此情形,丁世阳气得脸色发青,全身颤抖。

他闷哼一声,也不管许多,双足一点,立即弹身而起,一个鹞子冲天,飞向三楼。

三楼也是一片厮杀混乱。

丁世阳心中灼急如焚,展开身法,极快地避开此处厮杀,奔向最里面一间房门被打开的书房。

书房里正有一名亲信与一名黄衣人在恶战。

而书房角落的密室却如狗洞般敞开。

丁世阳心中一阵狂跳,急掠至密室,里面的桌椅床帐俱在,凌乱不堪,惟独不见牛松鹤的人。

丁世阳呆呆望着一片狼籍的场面,脸上肌肉不时抽搐着,双眼闪着悸人的凶光。

蓦然,他身形一晃,如鬼魅般飘出密室,见黄衣人仍与自已的亲信仍在恶斗,心中一片狂怒,立即欺身上前,挥掌猛劈黄衣人的后胸,动作快捷如脱兔,掌风迅猛如狂飚。

可怜黄衣人末曾发觉,就惨叫一声,仆倒在地,一命呜呼。

他后胸的骨肉和内脏几乎全被震碎,一片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快说,人到哪里去了?”

丁世阳几乎对那名亲信咆哮起来。

亲信吓得脸色煞白,颤声道:“我们听到叫喊声,飞奔过来,这里已经大乱。我们正要飞身上楼,忽见两名金衣人架着牛松鹤飞身跃下楼。于是大家一齐抢攻他们,希望截下牛松鹤。可那两名金衣人的武功实在可怕,他们几乎是伸手成招,一击就中,我们二十几名兄弟竟无一人能抵挡他们一招。不一会儿,就死了十几名兄弟。那二人似不想恋战,他们长笑一声,便如闪电般射向竹林,消失在黑暗中。”

丁世阳听后又惊又怒,“伸手成招,一击就中,无人能敌,无人能避,这是何等的境界?这两人是何来历?”

想罢,他飞奔出书房,伸手抓住一名正打斗的黑衣人,厉声喝道:“你们是何来历,快说。”手上暗运内力,想逼其就范。

黑衣人咬牙忍着剧痛,嘿嘿冷笑:“休想。”脸上突然露出奇怪的表情,随即慢慢变青,且嘴角也沁出一丝乌血。

原来他竟服毒自尽了。

丁世阳更加恼火,将黑衣人重重摔在地上。

这时,楼上的黑衣人均被消灭,余下的黑衣人因伤势严重也各自服毒自尽。

这让丁世阳极为震惊这些黑衣人的视死如归,早非常人能比拟。

显然,这些人都是一些死士。

可想而知,那是一种怎样制度森严的组织,才能培养出如此多的死士。

丁世阳走到走廊上朝下一看,但见楼下混战早已停歇,一些庄丁正忙着清理场地。

场地一片混乱,尸首、鲜血、残肢、脏水、焦木一片狼藉,不堪入目。

血腥味、焦臭味、烟火味充斥其间,令人难闻。

见好端端的一座铁楼一下子变得狼狈不堪,几乎成了一片废墟,丁世阳不禁一阵心疼,义愤填膺,却又暗暗吃惊,“铁楼守卫层层,机关重重,且好手如云,然而那些人却如囊中取物,轻而易举将牛松鹤劫走,又让人问不出他们的来历,这足见他们的功力之高,组织之严,手段之狠,为当世之少有,可这些究竟是什么人呢?”

望着忽明忽暗的火光,他陷入了沉思。

不一会儿,突然一声怪笑从前面的竹林里传来,丁世阳心头大震,急翻身跃下楼,数名亲信也相继跃下楼。

但见数条人影如星丸般朝铁楼急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