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开局震惊孙思邈》宁安孙思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唐:开局震惊孙思邈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一颗布丁豆

角色:宁安孙思邈

简介:站在你面前的是:
李唐皇室子弟唯一指定先生,药王孙思邈的亲密合作伙伴,女皇帝的授业恩师,商人眼中的财神爷,儒家眼中的文坛宗师,道家眼中的神仙后裔,百家学派的传承者,华胥学派的开创者,伟大的科学发起人,天下第一学院的奠基人
门阀世家的噩梦,高句丽的阎王爷,倭国的剥削者,吐蕃的大天神,海外游人的海妖梦魇,朝堂上说一不二的相爷,七世纪最伟大的男人,万世师表,宁安,宁师尊

书评专区

女配不掺和(快穿):只看完第一个故事 很无趣 你还不掺和?什么东西到你手上都是最完美的 原女主就只有嫉妒很嫉妒嫉妒非常嫉妒!!!你不该叫女主不掺和 你改叫《快穿之老娘才是天命之子》 全世界就你真善美?原女主被黑成什么样了?原本属于主角的东西都被你给抢了,你哪来得脸强行不掺和???这个作者的书对我来说真的本本带毒!

神权:@恶心人 : 脑洞清奇大菊观清晰,而且完本了!这种完本的好书自然是要添加的【真诚的笑容】

逆蚀:垃圾玩意。本来公众章节不错,所以趁打折手贱买了全本。后面这什么破玩意,各种智障情节,被几个自己创造的弱鸡玩的团团转。还有过去的自己背叛自己的狗屎情节。什么毒都沾上了。买了全本,跳着也要看完。

大唐:开局震惊孙思邈

《大唐:开局震惊孙思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小安神仙……”

“小安神仙……”

乡间道上,一个个正在辛苦耕作的农民热情地向宁安打着招呼,宁安则是坐在牛车上不断地回应。

自从他救下那被老虎抓伤的二柱之事传开,这豆角村的村民简直将他当成和孙思邈一样的神仙人物,一个个对他尊敬地无以复加。

宁安虽然有意纠正过他们的称呼,但这些村民依旧不改,一直‘小安神仙’,‘小安神仙’地叫,让宁安也体会到了孙思邈的无奈,时间一长,只能接受他们的称呼了。

“安哥,你没事搬这么多卤盐回去干嘛啊?这东西有毒,吃了坏肚子,根本没什么用啊!而且孙神仙说你身子虚弱,还要将养一段时间才行,要是你出了事,俺怎么向村里交代啊。”

栓子驾着牛车,看着车子里装得一块块奇形怪状,颜色各异的卤盐,询问道。

前几日他背着二柱到道观求医,亲眼看着宁安用不可思议的手段将自己的兄弟救下,他对于宁安可是发自内心的崇敬,如今村子里关于宁安生死人肉白骨的传闻也大都是他和宁外两个汉子传出来的。

所以今天一听到宁安有事要外出,他便一把揽在身上,只是看着宁安抱着一块块能看不能吃的卤盐,双眼放光的样子,他也是一阵无奈。

如今村子里可是把宁安当成宝贝了,毕竟孙神仙虽然厉害,但毕竟不可能一直留在他们的小村庄,而宁安无根无萍,如今更是住在三花母女的家里,要是他们能留下宁安,村子里可就多了个活神仙,将来他们打猎受伤,便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栓子叔,你可不要小看它们,这些东西可都是宝贝呢。”

听到栓子的询问,宁安淡笑回应,栓子则是挠了挠头,不懂宁安的话,不过想到宁安那神仙一样的手段,顿时就不再多说了。

他不懂这些卤盐的价值那是他蠢,小安哥神仙一样的人物,肯定知道些什么东西,说不定这些卤盐还真是宝贝呢。

牛车缓慢行动,宁安望着身后的卤盐,陷入一阵沉思。

昨日他实在是被大唐百姓的饭食震惊了,连最基本的调味都没有,若是再让他吃下去,他怕是得呕吐到死,所以今天一打听到村子周边有卤盐这种东西,便马不停蹄地去取了。

他初到唐朝,虽然被孙思邈救下,但终归还是个没有身份的人,不说其他,便是籍贯都没有,别说想要在唐朝当什么富家翁,便是生存下去都不容易。

系统又是个没什么用的,虽然给了他颜大师的仿迹,但没有身份,他便是卖字也不见得有人收,说不定还会被当成‘野人’抓起来,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得搞定自己的身份问题。

看着身边的一块块卤盐,这便是他融入唐朝的契机了。

贞观时期可没人能从卤盐中取盐,而且如今的时代对盐这东西可是不设税的,宁安虽然觉得盐这种暴利的东西不交税有点对不起国家,但既然是国家的律法那他也不好违背,他现在也没到有钱交税的地步。

当然,盐现在这么金贵,卖盐这事儿当然也危险得很,若是让其他人知道自己一个小屁孩儿懂得制盐之术,就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哪怕是在长安,他的安全也很受威胁,那些个世家大族可不会放过自己这块肥羊。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宁安不敢把盐卖给别人,但他身边就有一个非常好的贩卖对象,孙思邈孙神仙,这可是上天赐给宁安的挡箭牌。

宁安小门小户不敢卖盐,但孙神仙可以,他老人家十几年来走访大唐,布医施药,百姓可都念着他的好,身份地位之高,便是李二当面也得尊称一声孙先生。

不仅如此,这位老神仙的背后还有着道门这个庞然大物,如今玄奘还没出去求佛,道门还没有被佛教欺负的很惨,底蕴深厚,买一点盐自然不成问题。

而且宁安还想借着让孙思邈卖盐的事情将道门的目光吸引过来。

这是必须要有的,宁安只要卖盐,他拥有制盐之术的事情迟早会败露,与其被那些世家大族知道,宁安不如直接将这件事直接告诉道门,让道门庇护他,这不仅有孙思邈的原因,最重要的是宁安来自后世。

如今的时代,道门被百姓奉若神明,但宁安这个后世人自然不会这么认为,相比那些依靠势力的世家大族,道门这样的宗教机构更能让宁安拿捏住把柄,自然也更容易讨价还价,毕竟他们那点装神弄鬼的把戏宁安可都了解的很。

宁安需要道门为他制造一个合理的,可以在这贞观时代肆意生活的身份,不说自己那个万世师表系统,好不容易来到大唐,宁安也不想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他可是穿越来得,自当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让后世那些个觊觎华夏的家伙不敢越雷池一步。

是夜,宁安看着身前芸娘,栓子给他备齐的装备,面露笑意,筛子,铁锤,麻布,木炭,铁锅,木桶,甚至还有石磨,一应俱全。

不得不说,神仙这个称号还是有点作用的,村里人一听说是他要用,一个个都把自己的东西贡献出来,没有丝毫犹豫,栓子和芸娘帮他弄这些东西甚至都没有耗费什么力气。

“安哥啊,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呀,你身子还虚,你要是想做什么,让栓子他们做就是,你可是村子里的宝贝,可不敢把你累着。”

芸娘看着宁安提起一柄铁锤打量着那一块块散落在地的卤盐,担心到。

“芸姨你放心,只是一些小事,有你们帮我累不着的,我不是说要让你们吃上盐吗?这就是了。”宁安笑了笑,指着身下的卤盐说道。

“啊?安哥你要吃卤盐?这可不行,这些东西是有毒的!吃了要死人的!你可不要说胡话了,你要是想吃盐,姨明天就去给你买,你可别乱吃啊。”

芸姨面色惶恐,一听宁安竟然想吃卤盐,哪里还淡定地了,一把夺过宁安手中的铁锤,生怕宁安冲动。

“芸姨,你别担心,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吃卤盐了,我是要从这里面取盐,能吃的那种,不然我让你们准备这些东西干嘛。”宁安一阵苦笑,而等在一旁的芸娘却是大惊。

“安哥?你~你说你要从这里面取盐?这,这怎么可能?”芸姨些不知所措,虽然是市井小民,但盐这东西有多金贵她可是知道的,宁安居然能从卤盐里取盐,这简直难以置信。

宁安摇了摇头,虽然早早就想到芸娘等人会对此震惊,但看着芸姨呆滞的瞳孔,自己还是低估了卤盐制盐的影响力,不过这样也好,卤盐制盐的影响力越大,对他之后的动作也就越有利。

宁安淡笑着取过芸姨手中的锤子,开始工作。

卤盐制盐,对于唐朝的人而言不可思议,但对于宁安一个后世人实在算不上什么,将地面上的卤盐杂碎倒进石磨,随着石磨转动,黄褐色的粉末从边缘缓缓流出。

宁安将粉末倒入早早准备好的水桶之中,让矿粉中的盐充分溶解,随后将溶液倒进另一个蒙了抹布的桶里,过滤掉矿渣。

看了看桶里的水,颜色浅了一些,但依旧充斥着杂质,这个年代的麻布到底还是太粗,宁安无奈,只能继续重复这个动作,一直到桶里的水变成红褐色才作罢。

过滤已经完成,接下来该脱毒了,取过准备好的木炭用一层层麻布包裹好,塞进了漏斗之中,固定好,将溶液倒入其中。

很快,淡青色的溶液流出,宁安尝了尝,满意地点点头,总算是把杂质清理干净了,将溶液倒入准备好的锅里,接下来就是等待了。

水汽不断蒸发,宁安淡定地看着铁锅,而他身旁则是一脸惶恐的芸娘,亲眼看着宁安将那些个卤盐一步步制作出来,他对于宁安能制盐的话已经信了八九分,只是不亲眼看到盐,她还是不敢相信。

终于,水分蒸干,锅底一层层青白色的硬块出现在两人面前。

“盐,这真是盐?”芸娘颤抖着手,顾不得铁锅下的火焰,小心地从那青白色的硬块上抹下了一颗颗粉末,含入口中。

咸味,毫无疑问的咸味,没有一点点酸涩,比她做绣娘那些贵族赏赐的细盐还要好吃。

芸娘震惊地看着宁安,宁安则是淡定地将柴火灭掉,随后才抹了一点盐进嘴里,味道还不错,虽然比不上后世自己吃的盐,但肯定比那些个醋布好吃多了。

“安哥,你,你真得会制盐?”芸姨看着宁安,那眼神都快要将宁安当成神明供奉起来了,虽然栓子等人说宁安有着神仙手段,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但没有亲眼见过,到底是没什么冲击,而如今这神迹就在眼前,哪里还由得她不信。

“芸姨,你放心,说了让你们吃上盐,就肯定能让你们吃,不过我会制盐这事儿芸姨你暂时不要告诉别人,我还有些事情要做。”

宁安苦笑,安慰着芸娘,而芸娘则是机械式地点头,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家真得来神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