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血染三国》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血染三国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狂生尔

角色:苏策梁义

简介: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末休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生子当如孙仲谋

书评专区

幕后大教皇:主角是一个宣传末世论的古代宗教继承人,第一代教皇估计没想到自己这个教派能活这么久,随口把末日定在2000年后。结果到主角这代眼瞅就要到了,主角父亲也就是当代教皇洗脑把自己洗了进去,带着一帮狂信徒全世界散布末日论,理所当然地被各国政府打压并逮捕。结果主角这时得到类似马良神笔的古书,写在书上的就会成为现实,主角毫不客气的拿来为自家宗教的末世论背书,弄出魔鬼、幽灵等等事件伪造末日出现前的征兆,来恐吓各国政府放人。主角也是个狠人,出场才十岁,每次弄出各种妖魔鬼怪,无辜群众死伤数百数千,也是毫不在意,一心想把自家宗教包装成救世神教,吓唬世人入教保平安。

忍界修正带:这个作者不搞苦大仇深的那些东西,而且之前有一本火影同人(已完本),看着比较舒服,个人对搞笑文有偏好所以给粮草。

堕落三部曲之一我欲成魔:武侠类。此书第一视角,暗地采花贼,明里江湖侠少,把所谓江湖绝色榜全采了,关键是各女还一个个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似的爱上男主了。虽然三观略雷,但只要看得爽就是了。

血染三国

《血染三国》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回 举容陵令

容陵小县,民不过三千户,一万二千余人。而算得上是乡绅富户者,亦不过屈指五七家而已。

除了那江家之外,尚有容,王,李,程四家。而此刻,这容,王,李,程四家家主,确正安坐于原江家,现在改称梁府的府邸上。

如今,容陵贼祸已是为苏策退去,而此时的苏策,从一个一无所有的乞儿,转眼间,确是变成手握整个容陵军政大权的人物。

前有苏策以百十之数退三千贼酋之战绩,后有苏策一时三刻间尽屠容陵县第一姓,江家满门一百二十七口。

苏策赫赫凶威,确是容不得这四大家子拿捏架子。此番,苏策着那梁义联络这四家与这梁府上饮宴,其心思当然是大家都明白的。无非也就是个利益交换而已。

“诸公皆我容陵诸乡绅大德之辈,此番兵退贼寇,免我容陵受此兵灾之害,确是多赖诸公之世家相助,谨此,诸公当满饮此杯,以为我容陵贺。”苏策举杯而起,仰头确是一饮而尽。

此次,长沙贼区星举兵叛乱,苏策乘势而起,连番施奇计血战,方才算是赢得些许军心与民心。

如今,苏策手上,掌着百二十余兵丁虎士,自查抄了这容陵第一姓江家,又合着原来这容陵县令的府库,手头上也算是有些钱粮,如此,苏策手上也算是有些底气。

然而,怎奈何,如今这世道,确是只得举孝廉而为官,别无他途。

所谓举孝廉者,便是以乡绅士老之人,联名上报清名才智之辈,以擢为官。这乡绅父老之辈,说白了无非也就是诸多大大小小的世家而已,而眼前这容,王,李,程四家,确正巧就是这容陵县乡老。

苏策想要为孝廉转而能出任这容陵长,确是正需要眼前这四人的联名保举。

也因此,苏策在第一句开场话里,就把这功劳给分润了一些出去,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交易了,若不然,就凭这四家,他们又哪能有什么功劳可言。

而相信这一点这容,王,李,程四家家主心里也是明镜般清楚明白得紧。

当然,若不是畏惧于苏策兵威,相信,他们也不会这般老实的坐在这里,贴上分笑脸赔着苏策喝酒了。

如今,苏策能不独吞了这若大的好处,而把利益给分润了些出来,虽然说是有着那么些许的小小威胁,他们也是乐意去做的。

堂下,容,王,李,程四家家主,显然心里多少也是有些准备的,此刻见得苏策这般识趣,他们也就顺水推舟的举杯而起,皆道一声:“大人,请。”

这一刻的苏策,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知道,至他们道出这“大人”两字之后,这容陵长的位置,确是非他苏策莫属了。

谈一些风花雪月,讲一些名流轶事,确半字也不再提起那官职之事,酒宴上,一方有意奉承,一方曲意交结,更何况,双方皆是有所得,算是一个双赢的局面,这一场酒自然是喝得宾主尽欢。

果然,第二日天尚蒙蒙亮之时,就有那容府家丁出了东城门,径拍马往那长沙郡而去。

容陵县内,正当苏策在翘首以盼,等待着那长沙郡太守张羡的任命之时,确不想,这张羡任命的好消息倒是没有等到,确让苏策等到了天大的坏消息。

长沙贼区星的大军杀过来了。而且,这一次,区星是打着要占下这容陵城以为根基的意思,带来了足足七八千的大军。

当得到这般一个天大的坏消息之后,苏策,惊呆了。

对于区星这号人,怎么说呢,说他傻吧,他也是位知道乘势聚众而取事之辈,也算是颇有些狼子野心的人物,可是若说他不傻吧,看他举事的时机和地点,那倒也是蠢笨的可以。

先说这举事之地,众所周知,这举事之处,一则,当然是选有那志同道合之地,一般以同乡为最,再则,就是选那贫脊困苦之地,这等样地方,只要举事者,稍微施上些恩惠,晓之以情,动之以利,再加少许威胁,贼者必蚁从之。

然而,区星选的长沙是什么地方?长沙,乃是荆州重镇,是整个荆南四郡的头一个要地。这是一个相当富有的地方。

远的不说那曾经在这长沙之地,被封为长沙王的多少代人,就近的说,这荆襄七郡之地,以治所江陵为界,分南北二地,荆北合南郡,南阳郡,江夏郡三郡之地,而荆南则有零陵,桂阳,武陵,长沙四郡,荆南四郡,除了长沙郡外,那零陵,武陵,桂阳三郡,皆属于蛮汉并重之区,唯长沙郡内九成九以上皆是汉人,这不管是对于百姓来说,还是对于官家来说,长沙,首先一点上,这地儿,就是一个有着重大意义的重镇,是守备并监视于整个荆南所有五溪山越蛮的重镇,怎容得有失?又怎容得这如区星这等贼寇来窃取之?

再说时机,此时虽然已经是到了光和末年,来年就是兴平元年,可是,这毕竟那张家三兄弟的黄巾起义还没起来,而这荆州内,外有刺史王叡贤良,手掌整个荆襄军政大权,内有南郡宗贼之首张羡,坐守长沙,区区就凭区星这般一个人物,又能掀得起什么浪花来。

当然,说一千道一万个区星没用,这只是对于整个荆州,对于如荆州刺史王叡,如长沙太守张羡这等样人来说的。

而此刻的区星,领着七八千人,来攻这小小的容陵城,这对于苏策,对于整个容陵城的百姓们来说,那绝对是一件要人命的大事情。

当收到这个消息之后,上至苏策,下至普通的诸多百姓,几乎所有人,脸上都带着一阵浓浓的死灰之色。

偶尔有那急急如丧家之犬般的人物,匆匆打点上些细软之物,准备着逃出容陵去,可是,转眼间,确又是巴巴地跑了回来。

皆因,容陵城外十里内,此刻,早已是为那区星给命人团团的围住了。

近不得,出亦不得。

“如今贼寇远来,我等缺兵少将,确不知道大人有何良策以退贼兵?”

如今,区星引贼众八千余人,守住了这容陵,因为贼众皆是诸多贫苦百姓,而无甚军纪可言,更谈不上有多少补给,所以,此刻虽是正午时分,诸多贼众主事者,确是不得不下令于这容陵城外休整一日,待得明日,再行攻城事宜。

明日攻城,八千贼寇对一百二十来个兵丁,这是几十倍的差距,这等差距已经是无关于有无士气,训练与否,只要他们来攻,容陵城必破,而城破,首先遭殃的,绝对会是这容陵城内的四大家,这一点上,相信这容,王,李,程四家家主也是看得明白。

所以,此刻,他们亦开始变得有些不安。

“诸公稍安务燥,我已派了快马至那长沙张太守处,不出三日,郡中必有大军来救。”轻抿着口烈酒,苏策确是以目视着眼前这容,王,李,程四位家主。

“就怕那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容家家主,一又眼睛,眼巴巴地看着苏策,却是道了个无奈。

长沙治所临湘到这容陵,就算骑快马而来,那也是要二到三天时间,若是大军开拔,怕不是要五六天时间。

而看这容陵城外那区星,这会是领着八千余贼寇,但谁又说得定这一个晚上过去后,明天那区星又能裹挟上多少人?

容陵城内,只有区区一百余兵丁,便是连城中民壮一并儿算上,也不过区区三千来人,这如何又能顶得上事?

一双明亮的双眸处,轻扫过再场的这四家家主,苏策方才轻笑道:“如此,确不知诸公府上尚有多少青壮劳力,若过一千之数,苏某可保这容陵五日不失,若过三千之数,苏某可保诸公再立一不世奇功矣。”

“这。。。”容,王,李,程四家家主,听得苏策这话,确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迟疑着谁也不敢先开口。

为这容陵乡绅富户,就如那先前被苏策屠了满门的江家一样,手中必有着不少的私兵,这一点,苏策坚信不移。

容陵四大姓,每户私兵只要过二百人,这就有八百之数,再要他们送上一些府中的佃户,恶奴等青壮劳力,如此,保证能轻易凑足千余人。

有这千余有生力量,再加上苏策手上百二十余兵丁,再抽些城中民壮,这一支杂牌军,相信转眼间就可以凑够三千之数。

三千人,在物资充足的情况之下,守这小小一个容陵城,任他城外狂风暴雨,十天半个月间,那也是休想能攻破这容陵城的。

这一点,苏策坚信。

当然,这一切,苏策也只是按在心底里估量,确并末有表态出来。

这容陵城,以后可以说,就是他苏策的发家之地,是他苏策的根本所在,在这容陵城内,容不得有半点不能掌控的地方存在。

容陵四大姓,他们手上所掌的私兵,佃户,这些青壮劳力,对于苏策来说,这就是一个严重的威胁,所以,乘着这个时机,苏策,就要想办法,拿掉这个大大的包袱。

~~~~~~~~~~~~~~~~~~~~~~~!

注:按三国志记载,此时的张羡还不是长沙太守,他应该只是临陵,或者是桂阳太守,真正的长沙太守应该是吴人苏代。但张羡这人强势,一个敢与刘表抗争的人,这里为了章节需要,就把那苏代给踢边上了。

而至于荆州刺史则是王叡,后汉书刘表传里有说,乃是初平元年,也就是一九零年

孙坚杀王叡,汉灵帝方才昭刘表为荆州刺史的。

王氏谱曰:“叡字通曜,晋太保祥之伯父也。”

而吴录曰:“叡见执,惊曰:‘我何罪?’坚曰:‘坐无所知。’叡穷迫,刮金饮之而死。”

若当时孙坚怀着的是一颗忠臣之心,说这王叡坐无所知,那就表示,这王叡确实是一个如那孔融,韩馥之辈,只知虚枯生事,而若是孙坚是怀着野心,为了清除以后他夺这荆州的障碍而杀王叡,那就说明,王叡是位贤良之辈,是一位连孙坚这种牛人都感觉到害怕的人。

但按史上说,孙坚在讨董之前,也就是得到传国玉玺前,应该都是与那曹操一样,怀着的都是一颗救国,忠君爱国的心思的。这从他在讨董中原为先锋,以及他五个儿子的名字里就可以看出,孙策(字伯符),孙权(字仲谋),孙翊(字叔弼),孙匡(字季佐),孙朗(字早安),伯符,就是掌管军符之事,视为后辈接班人,谋,弼,佐,安。这都是辅佐的意思。

所以,小生倾向于此时的孙坚是怀着忠臣之心而杀王叡的,因此断定此时的王叡应该就是位无能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