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永强岳飞《天煞神算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天煞神算子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神算子

角色:孙永强岳飞

简介:我从小体弱多病,厄运缠身,命中注定多灾多难
直到那年,
我碰到了那血光之灾……

书评专区

帝国的崛起:前150章,有100章写甲午。确实,大家都很不爽甲午,其他穿越到德意志的书,大部分都写了一些,YY一下,改变一下历史,这都可以,但是写这么多,真是离谱,你是穿越到德国,不是我大清啊,亲!你想写,不如直接穿越到北洋好不好…,对于这一点来说,真是大毒草。

巫师自远方来:前骑士的穿越者在低魔世界当巫师学徒被学院与导师压榨的故事。好吧……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点是这书的料理描写得很不错,连制作步骤都写出来了,看得我都饿了,作者可以考虑去写美食文ԅ(¯﹃¯ԅ)

混沌雷修:给个干粮吧

天煞神算子

《天煞神算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谜团

鹰钩鼻男子走过来二话不说的将我身上的绳子解开,扔给了我一堆吃的,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快饿死了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捡起了地上的东西撕开包装后就开始狼吞虎咽。

看着地上一大堆吃的我忽然感觉有点熟悉,怎么那么像孙永强从小卖部那里买的吃的呢!

鹰钩鼻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不要死的太早哦,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的。”说话间笑着走出去了。

我装作听不见,继续吃我的,心里却在想“等下次见面的话非要把你在我身上所给的侮辱加倍的讨回来。”

我从没想过这一辈子还会经历这么恐怖的事情,会遇见这么恐怖的人,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鹰钩鼻男子只是我人生当中的一个开始,后面遇见的东西一个比一个离奇,恐怖。

我从山洞中走出来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报警,把这家伙给送进监狱,他走后的那一句话,始终不能让我放心,只有他进监狱我才能安心一点。

我出来的时候是中午,阳光正猛烈的时候,刺眼的强光把我照的快要睁不开眼,我摸了摸脸上的伤口,两天时间已经结疤了,血迹的凝固在我脸上形成了一条如蜈蚣一般的凸起物。

我摇摇晃晃的回到了宿舍,想先看看孙永强有没有回来,跟他打听一下那人的身份,然后一起去报警。

让我傻眼的是,宿舍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不能再等下去了,先去报警,受了那么重的伤害,不让那人付出点代价,我会很不舒服。而且我感觉孙永强现在的下场只怕未必就比我好。

刚准备走出去的我,发现门口站了两个人,穿着很制式的警服。

我兴奋的像他们跑去,还没来得及说话,这两个警察直接一个擒拿手,将我给按在地上。

我一脸懵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抓我干什么?我犯什么事了?”我憋屈的问道,想着电视里面的警察就算要抓人也是会先告诉你犯了哪种罪,到了我这不分青红皂白就给自己按地上了。

“你同学孙永强的尸体今早在学校后山的一条小路上被人发现,我们怀疑你有重大的作案嫌疑。”接着就是一大堆有权保持沉默云云一类的。

听见孙永强死了,也顾不得被警察冤枉了所产生的憋屈,忙给他们解释起来,这几天发生的事。

其中一个警察没有跟我太多废话,把我提起来以后告诉我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尽管被他们两个给按住,还给我带上了手铐,但听见了他们所说的话后还是忍不住反抗了起来!

见我不老实,抓我右边臂膀的警察,对着我的胸口就来了一拳。能被派过来抓杀人嫌疑犯的自然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我被他这一拳打的快要痉挛了,嘴里没有像电视里的演员们吐血那么夸张,但我胃里面的苦水还是顺着我的嘴角留下来。

我愤怒的盯着这个黑白不分的警察,没再解释或求饶,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让我心寒了,本以为遇见警察之后我就可以安全了,然而世事难料。

见我不再闹了,两个警察将我从宿舍带走,周围早已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学生,甚至还有我认识,只是不太熟悉的。

我脸上的那两道疤痕也无疑告诉了别人我不是什么好人。此刻的我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上了警车后,两个警察一直将我的手给握住,似乎我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怪物一样。

审讯室里,我对面坐着的是一个鹅蛋脸的女生,皮肤很白,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年龄也就跟我差不多大一样,属于那种小鸟依人类型的,不看她身上那一身警服的话,是绝不可能将她与这种高危职业联系在一起的,最关键的是我对这种类型女生没有一点抵抗力。

要是平时,我就算再怎么端着,遇见这种极品女生也是忍不住要调笑一下的,可今日我的衰样那是都不用想就知道有多难看了。

“周东良、男、19岁、身高1米78,目前就读于本市师范大学。”这些信息都对吗?鹅蛋脸女警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

“对对对,你说的这些信息都是我的。”

听见我阴阳怪气的回答后,这女警显得有点惋惜,说:“原本我还不相信你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不过现在看你这态度,我那一丝坚守又开始动摇了。”

我被说的火冒三丈,谁受了我这种冤枉还能好脾气,我一个血气方刚,根正苗红的年轻小伙,你要我去学那几十岁上了年纪的老实汉遇事先忍再说。

“我是不是杀人犯,用不着你在这里胡乱定调有证据就拿出来,别跟我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顿了顿后我指着脸上的伤疤问道:“你们见过这种杀人犯吗?往自己脸上划的杀人犯?”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女警真的是一副在思索的表情,想了一下后,一脸认真的对我说:“根据心理学角度来说,犯罪分子完全会因为承受不了压力而选择自残的。”

我去尼玛哦,我不想跟这一根筋费劲解释了,惹自己生气,反正我也不担心,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干脆闭上了眼睛,无论对方问我什么问题,我都装没有听见,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调查清楚的,我只需要安静的等着就行了。

果然,不一会,拷我过来的那男人进来在女生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后,女生脸色变的有些难看。

男人走后,女生把视线移到我身上,说:“你同学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法医说他是因为受了惊吓产生的猝死,当天晚上你跟你同学离开的学校小卖部,这一点,店老板可以出面作证。”

听见孙永强的死因,我下意识的想起了鹰钩鼻男子,觉得这件事肯定跟他脱不了干系,其实我现在都想不明白,孙永强那人我是知道的,按理说跟鹰钩鼻男子这种人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