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琅林妙彤《超级妖婿》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超级妖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渣渣楚

角色:陈琅林妙彤

简介:入赘林家三年,受尽屈辱,任人轻贱的废物陈琅,因一次意外觉醒前世记忆,重铸神魂,以寂灭造化神通,逆袭女神,重归巅峰!

书评专区

大城时代:好书

这号有毒:网游粮草—,整体干草,低配版超神机械师,就怕作者因为大家都看出来了而刻意为了区别于机械师扭曲设定,如果作者能按着机械师的路子好好走,恰饭不成问题,这本书不知道是得罪谁了,剧情明明是搞笑沙雕流程,也没水设定,居然被带节奏到哪里都有人说他水?其实要按阅读理解的方法看书,那任何小说都可以把一章的内容缩短到几十个字来解释,火影结尾那几十集也可以说主角团合力怼躺了六道带土,斑,辉夜姬,也真有人信那些带节奏的。。。。

自欢:本来以为是一篇女强好文,看了十几章发现其实是菟丝花式的女强男更强文,恶心到想吐,还好没买多少v章

超级妖婿

《超级妖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什么情况?

这个废物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众人皆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感觉好茫然。

“陈琅你想干什么?”汪桂芝最先回过神,一边斥责陈琅,一边去扶魏杰,“小杰,快起来快起来,有阿姨给你撑腰!”

林国华,周瑞和林妙红见状,赶忙围过去,手忙脚乱的帮着汪桂芝扶魏杰。

只有林妙彤定定的望着陈琅,心里觉得眼前的陈琅很陌生,却又莫名的熟悉。

三年了,这个男人从未像今天这般如此强势,如此霸道,也从未有一刻让她觉得原来这个男人也可以依靠。

这边,魏杰咬着牙踉跄起身,双眼冒火似的怒视陈琅:“姓陈的,你也给老子记住,天堂地狱,老子说了算!等着,今天这事没完!”

他不知道的是,陈琅方才只是小惩大诫,若真下死手,不论多少人搀扶,他都不会再有站起来的机会。

这一点,魏杰自然不知,撂完狠话,甩开林国华和汪桂芝的搀扶,便一拐一瘸的蹒跚出门。

汪桂芝心知魏杰当众栽了面子,心态再好也不会继续待下去,只好跟在魏杰后面安慰。

“小杰,别生气,先回家,你放心今天这件事阿姨肯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等送走了魏杰,陈琅立马沦为众矢之的。

“搞什么?你搞什么?”林国华拍着桌子咆哮,“是不是以为拿了一瓶三百万的酒过来,我们就会对你另眼相看?我告诉你,不可能!”

喔,你们当然不会对我另眼相看,区区三百万跟魏杰的上亿身家比起来,毛都不算。陈琅心里跟明镜似的。

大姨子林妙红满脸不屑:“这酒的来路还没搞清楚呢,谁知道是不是他偷来的。”

“大姐,无凭无据,你凭什么这么说?”林妙彤气道。

林妙红翻个白眼:“彤彤,你这个废物老公是什么德性,还需要我多说吗?还朋友送的?他这样的人狗都不理,谁跟他做朋友!”

“别废话了!”汪桂芝挥手打断,冷眼看着依旧泰然自若的陈琅,“这酒我收下了,就当是你给我们的赔偿,但今天这事你必须亲自跟魏杰道歉!”

“呵呵,道歉,凭什么?”陈琅眯眼笑问,“输了,履行赌约有问题吗?难道人不该为自己说出的话负责吗?”

汪桂芝大怒:“你威胁羞辱魏杰就是不对,不道歉,你就给我滚!”

陈琅对自己这位是非不分,一味袒护魏杰的丈母娘着实无语,点点头,转身就走。

汪桂芝气急败坏,手指哆嗦着指着陈琅的背影:“彤彤,你快看看,他什么态度……”

不料,林妙彤根本就不搭话,拎起手包,追着陈琅就出了门。

“陈琅,你等等……”

刚下楼梯的陈琅回过头,却又听到餐厅大堂入口一片噪杂。

“爸,爸,你怎么了?”

“赵叔,你快看看我爸这是怎么了!”

陈琅转回头循声望去,就见七八个人聚成一堆,当中一名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正双手捂着胸口,极力忍受着痛苦,蜷缩着身体极力忍受着痛苦。

一名肤白貌美,长相靓丽的黑丝长腿御姐跪在男人身前,惊慌失措的呼救。

“纨纨别慌,让我看看!”

被唤作赵叔的中年男人赶忙蹲下身,解开病人的衬衣,一片浅色红斑顿时露了出来。

赵叔神色一凛,双手在红斑周围仔细按压,那病人立刻又是一阵抽搐,痛的满头冷汗。

“赵叔,我爸这是怎么了?”李纨满脸焦灼。

他们一行八人本来是来汉韵吃餐厅的招牌菜大汤黄鱼的,不巧刚进门,李纨的父亲李诚儒就突然捂着胸口栽倒在地。

李诚儒身体一向硬朗,事先根本没有任何发病的征兆,也正因如此,李纨愈发惊慌无措。

“应该是急性胸膜炎,没什么大碍,但必须入院治疗。”赵叔边说边掏出手机,“我让医院立刻派车过来。”

“这好像不是胸膜炎吧。”陈琅极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结果就捅了马蜂窝,惨遭群嘲。

李纨的五位客人冲着陈琅,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

“你谁啊,不懂别乱叫!”

“年纪轻轻的,是不是哪个医学院的毛头小子,毕业了吗?”

“这位是人民医院的赵明德主任,专家中的专家,明海市数一数二的名医。你小子懂医学吗?就搁这大放厥词?”

“就是嘛,人命关天的事也敢掺和,简直不知所谓。边待着去,别耽搁赵主任救人!”

林妙彤轻轻拽一下陈琅衣角,小声说:“不懂别乱说,赶紧走吧。”

不等陈琅反应,一名肤色略黑,穿着休闲装的男人分开人群,走上前来。

三十岁上下,短发,国字脸,谈不上帅气,却给人一种老成持重,气度不凡的感觉。

“王宽师兄!”李纨惊喜的叫道。

陈琅这边却也是不由一怔。

王宽这个名字,寻常人知道的也许不多,但在明海乃至整个江东省医学界却称得上是人尽皆知的风云人物。

据说王宽出身中医世家,自幼天赋出众,六岁时便成了一代神医孙济慈的入室弟子。

现在不仅掌管着明海最有名的医馆济世堂,还是明大医科聘请的客座教授。陈琅在明大读医科的时候也有幸听过王宽的几节课,确实令当时的陈琅受益匪浅。

“原来是王馆主,不知王馆主有何高见?”赵明德皱眉问道。

坦白说,当今社会,西医盛兴,中医式微,再加上诸多压根就不懂医术的江湖骗子,打着老中医的旗号招摇撞骗,败坏中医名声,进一步加深了老百姓对中医的偏见,现如今炎夏传承数千年的中医被西医压制已是不争的事实。

这一点,身为“留洋派”的赵明德也未能免俗,对于王宽的质疑颇不以为然。若不是王宽声名在外,李纨又与他相识,他压根就不会搭理王宽。

王宽蹲下身,一边为病人李诚儒搭脉,一边做推拿缓解李诚儒疼痛。

“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蛇缠腰!”王宽笃定道。

“蛇缠腰?”赵明德不明所以。

“就是带状疱疹!”王宽说道,“李总这个病症不算严重,尚未起疹。一些无疹性带状疱疹如果不经检测,很容易被误诊为诸如肋间神经痛和胸膜炎之类的病症。”

赵明德深谙医理,也不是目空一切的狂妄之辈,见王宽说的完全符合医理,稍一思忖,便道:“不管是蛇缠腰还是胸膜炎,先送医院再说。”

王宽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银针:“那我先帮李总止痛!”

不料,针盒都没打开,陈琅又开始不和谐了:“这好像不是蛇缠腰吧!”

这小子有病吧?

接连质疑两大名医的推断,真不晓得如此无敌的迷之自信是谁给他的。

众人神色不虞的对陈琅行注目礼。

林妙彤急得跺脚,伸手一掐陈琅胳膊,小声嘟囔道:“让你别乱说,那是济世堂的王宽王馆主,赶紧走!别丢人现眼!”

“你掐我干嘛啊?我知道那是王宽!”陈琅无奈道。

你还这么大声?林妙彤脸都黑了,好想假装不认识这货。

这时,赵明德已经打完叫车电话,抬头看一眼陈琅:“小伙子,看你有点面熟啊?”

王宽也是恍然大悟似的:“哦,我知道你,你是陈琅,明大医科的那个天才高材生,我们应该见过几次。”

“陈琅?明海之光?治死人被封了诊所,吊销了行医资格的那个陈琅?”李纨诧异的看陈琅一眼。

要知道,当年陈琅从后起之秀,医学天才堕落成欺世盗名的庸医,也算得上是明海医学界的大新闻。

李纨虽未见过陈琅,但她也是学医的,家里还开着明海最大的制药厂,对医学界的事自然少不了关注,王宽叫出陈琅的名字,她第一时间便记起了陈琅的黑历史。

陈琅挠头笑笑,毫无尴尬的觉悟:“就是那个陈琅!”

李纨眼神鄙夷:“中医的名声就是被你这种不学无术的骗子败坏的,你让开,别耽误我爸看病!”

救人要紧,陈琅也不搭理李纨,语气严肃地说道:“不用行针,这是阵痛,马上就缓过劲了,不送医也没事。不过,你们如果把这位病人当蛇缠腰或是胸膜炎治,他最多还能活两天!”

他刚说完,李诚儒果然放松许多,仰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看样子只是呼吸困难,疼痛已经可以忍耐。

王宽心里不免微怔,示意李纨不要发火,站起身来问:“陈琅,既然不是蛇缠腰,亦不是胸膜炎,那你来说说,赵总这是什么病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