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风水门雏田《火影:开局错失九尾人柱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火影:开局错失九尾人柱力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莫米

角色:波风水门雏田

简介:因签到系统的选择成为漩涡鸣人
开局救回正在封印九尾的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
漩涡鸣人的命运轨迹发生改变
除团藏,镇三代,八门遁甲护身,木叶里超群绝伦!
杀桃矢,分十尾,仙人模式进化,忍界中登峰造极!

书评专区

重生之超级战舰:开头劝退,好一个二十多个诺贝尔奖……好一个天河计算机的运算水平。硬科幻,哈哈。

天才麻将少女之岭上雪花:听说在欢乐书客复活了,天才麻将少女同人,百合,没啥可说的,就是赞!

黄沙百战穿金甲:文笔比较有趣,而作者的人物刻画能力也是不错,整本书看来没有一点尴尬的气息,跟其他三流小白文完全不同,而作者这本书最经典的情节在于女主为了生子人工授精菊花,有人可能要说菊花是无法生育的,这才是真正深刻的爱!

火影:开局错失九尾人柱力

《火影:开局错失九尾人柱力》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夜,静悄悄的。

漩涡玖辛奈跟波风水门讲着鸣人带给她的感动。

波风水门烦闷的心情在此时消解了不少。

他亲自去日向家表明态度,可得到的却是日向家更坚定的回答。

为了保护家族,为了保护村子,日向家愿意牺牲一人。

“机会还有,我们需要找准时机。”

漩涡玖辛奈鼓励着波风水门。

夜,冷清清的。

日向家的烛光闪烁着光。

两位长相非常相似的兄弟分坐在烛光两边。

“我甘愿的。”日向日差再次表明自己的决断:“我们日向家不能成为战争的起端。”

日向日足双手抱膝,他的心情很沉重:“四代不赞同我们的决定,日向家虽然没有亲近四代,但也不能不在意四代的意见,你需要等待一下。”

等待会成为一种煎熬。

事态的发展越来越严峻。

雷之国的云影村再次威吓木叶,如果不愿交出日向一族首领的尸体,他们会亲自来拿。

战争的阴云覆盖在三代和那些长老团头上。

团藏还在暗中怂恿,他甚至真的想让云影村和木叶村开战,只有混乱,他才能实现自己的野心。

波风水门的压力同样越来越大,持强硬态度的他一步也不能退。

鸣人的修行贵在坚持,他没有急切地去学习忍术,而是集中精力锻炼体质,按照迈特凯的简化版锻炼方法,稳步变强着。

无人的小树林里。

鸣人击打着实木桩。

“开门、开!”

鸣人的身体素质可以开启八门遁甲了。

开门解除脑域限制,鸣人激发身体里所有的能量。

实木桩被鸣人一拳打弯了。

“好强,速度也很快。”鸣人在适应此状态下的行动方式。

提示。

宿主暂不能开启休门!

鸣人关闭开门,回到正常状态。

“开启八门遁甲,查克拉的消耗速度成倍增加,我需要提高对查克拉使用的控制能力。”面对一个个修行困难,鸣人会寻找办法去一一解决。

一天又要过去了。

鸣人正准备回去时,无名指跳动了几下。

“速速来我家!”

雏田发来的消息。

鸣人乐呵呵地回应:“几天未见,是不是想我了?”

“要出大事了,求助,可怜。”

“马上就到。”鸣人向日向家腾跃而去。

侧门,鸣人与雏田碰上面。

“雏田,有人欺负你了?”鸣人关切地握住雏田的小手。

雏田把鸣人带进日向家族的居住地:“鸣人,我刚才看见日差叔叔在准备自裁的刀具,我害怕会是因为我而导致日差叔叔的死。”

雏田急切地掉下泪珠:“鸣人,前些天的一个夜里,我中了幻术,差点被雷之国的忍者绑走,不过被我父亲及时救了下来,可是我父亲打死了那个忍者,雷之国就以这个理由要我们日向家首领的尸体,不然就会向木叶村发动战争。”

“我是从爸爸和叔叔争吵中听到的,我不想爸爸死,也不想叔叔死,鸣人,你说该怎么办呢?”

鸣人痛斥道:“雷之国完全就是土匪逻辑,根本就不应该在意,这些大人容易钻牛角尖,看不清孰是孰非,雏田,不用担心,我去跟日差大叔讲讲道理。”

“鸣人,谢谢你!”雏田很快就把鸣人带到日向日差准备自裁的房间外。

鸣人示意雏田一起进去。

雏田鼓起了勇气。

砰咚!

鸣人开门时,力气用大了一些。

日向家的门质量太差。

门框被鸣人拉扯断了。

画面有一点尴尬。

房间里沉重且肃穆的气氛被打破。

日向日差刚酝酿好的心态也有了破绽。

“雏田,你怎么到这来了?”日向日差对雏田有一点恨意,但更多的是无奈。

宗家和分家之间的矛盾岂是一两代的事。

鸣人走到日向日差面前,坐下:“大叔,请不要无视我,我是鸣人。”

日向日差把刀具收到桌子下,冷漠地看着鸣人:“你是谁不重要,无礼之人谁都不会欢迎。”

鸣人能感受到日向日差带给他的压力,日向日差实力也不差。

“大叔,一看你就是一位有坚持的人,不过我还是想说,选择死亡是愚蠢无比的。”

“哼,小孩子的话,你认为我会觉得有道理吗?”日向日差猜到鸣人来此的原因。

定是雏田带来的。

鸣人继续说:“雷之国实力如何?木叶村实力又如何?大叔请自我判断一下,战争会是口头上施压就发生了吗?”

“雷之国如果真想跟木叶村开战,会说得如此大声吗?战争从来都产生于蓄谋已久,突然发动之中,所以我可以直接判断,此时的雷之国没有勇气真与木叶开战。”

日向日差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但还没有被完全说服。

“好,日差大叔,我们可以做一个合理的推测。”

“就例如日差大叔自我牺牲,理由无非两个,保护家族,保护村子。”

“先谈保护家族,日差大叔的牺牲会让家族之人高兴吗?雏田肯定会因此内疚,你的妻子,你的孩子失去了你,不管理由有多么伟大,他们终将是最大的受害者,妻子会孤立无援,孩子会对家族怀恨在心,留下隐患。”

“再谈保护村子,村子需要大家保护,但村子更需要尊严。”

“雷之国一句威吓,使得木叶村的日向家族首领自杀,不知情者都不会理解成保护村子,只会理解为木叶村实力下降了,弱小了,那么不管是谁,都会在心里瞧不起木叶村,这种情况难道不是最真实的吗?”

“大叔的死就变得没有意义,而且还会对村子造成更大的坏处。”

日向日差被惊醒了:“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有如此深的见解?”

“大叔,关心则乱,我们木叶才是有道理的一方,活着的人才有改变的机会,给自己一个机会吧,也给日向家和木叶一次重塑尊严的机会。”

“你不是个普通的小孩。”日向日差宽解了,目光火热地看着鸣人。

鸣人淡然一笑:“大叔能想通,皆大欢喜,且看雷之国敢不敢真的发动战争?若成真,希望大叔为木叶村奉献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