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肃华佗《三国秦皇》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三国秦皇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半包白沙

角色:秦肃华佗

简介:张角黄巾起义大胜建国,却一朝崩塌,命丧黄泉!
祖龙后裔辗转出山,赳赳老秦重整了山河
一曲秦风,共赴国难!

书评专区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三星,只看了第一个副本跪在真实作者说看电视剧憋屈,所以想要爽一下不过他写这个剧情的时候,稍微好一点,但还是有憋屈感,因为跪在真实,所以爽的遮遮掩掩,矫情

问题少女来自十年前:本来就算太监了,我也能给个粮草,毕竟这书写的还是挺对我胃口的。但是作者这说话当放屁的行为真的太恶心了,就这人品我是不敢再看你的书了

行僵救暮:听说四十几章出现了一个被暴民轮奸虐待的女性角色,后面居然是女主

三国秦皇

《三国秦皇》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预定的女人

北方有佳人,一笑倾人城。

秦峰看见自家中的内院,那个本是今天用来接待女眷的小院门口站着的小女孩,顿时惊为天人。

他身躯虽小,但是思想却已经很成熟了,三世为人,看人的本事更是一绝,尤其是审视美女。

秦时,他也见过许多美女,可是他生活在关中乡下,见的人没有多少,更别说女人了,所见的人当中他的母亲最漂亮,其他的都算不了什么。当然说自己母亲漂亮可不是吹牛啊,再说,秦始皇看上的女人能差了?

而后世他虽然孤僻,但却是闷骚型的男人,要是哪里有美女的话,无论如何都一定会去看一眼,看得多了,眼光也就自然毒了。

但是后世的那些人大多是打扮出来的,很少有天然素颜。那些个女人有的看着漂亮,但是脸上都能刮下三斤面粉啊。还厚颜道:“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殊不知这只是她们自欺欺人罢了。

可是现在看见的那个女孩,很明显,不是后世那些满脸面粉的女子可以比较的。于是乎,小峰同学的脑子直接很干脆地短路。

虽说那也只是个和自己一样的孩子,可是瓷娃娃般的模样,明亮乌黑的大眼睛,婴儿般的皮肤,粉妆玉琢,无一不说明,她长大后就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绝色。

两个甩来甩去的小辫子,更增添了她的纯真自然,完美无瑕,好似降落凡间的小仙女儿,不沾尘埃。

这一刻,秦峰忘记了前世的孤僻,忘记了所有,不自觉的就走向了小院。也不是说他是个色鬼,这只是一种感觉。可能就是后世所说的一见钟情吧。

本来那个院子是不可以有男子进入的,但是谁也没把秦峰当成男人,因此,他就算进去也无妨。

不过,就在他快要走近门时,骤然惊醒。但是却也没有停下来,害怕被那个女孩看扁。因为那个女孩儿也看见了秦峰,而且一脸的疑惑。

就在这一刻,就这一两步间,闪过数个念头。

终于,好像下了什么决定般,秦峰毅然抬起头,看也不看那个女孩就想走进门。果然,那个小女孩伸手拦住了他,他嘴角隐晦地露出一丝得意的诡笑,其实这正是他刚才下的决定。

当然,这是看后世那些泡妞高手和女孩搭讪的惯用手段,现在试试,果然奏效,不愧是高手啊。

得意之际的秦峰正准备说话,表现一下自己。

不想那个女孩却率先撅着小嘴道:“你是谁啊?怎么乱跑哦,小心走丢了,你阿爸阿妈会担心你哟。”那俨然一副大人教训小孩子的样子。

小峰同学脑袋当机了,说不出什么话,只是一直盯着小女孩,好像,大概是呆了。

“哼,你真没礼貌,还盯着人家看。”女孩不乐意了。

“额……,没有啊,我正要去找阿妈呢。”脑袋当机的秦峰临机瞎掰道,想要挽回面子。

“哦,这样啊,可是你还是不能进去啊。”虽然相信他说的话,那女孩儿依然不放他进去。

“啊,为什么?这可是我家呢!”

“唔,你是男的嘛,这都不懂?”

不对,小女孩好像发现了什么。

“嗯?这是你家?啊…难道你就是那个父亲说的神童秦峰吗?”一脸惊喜看得秦峰好不自在,因为女孩的表情就想见了什么稀罕物什一样,而且还上下打量他。

不过听见她说的话,内心还是蛮欣喜的,毕竟有一个小仙女崇拜自己,感觉真爽。

为了不给女孩留下不好的印象,秦峰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帅气的笑容,老成地说道:“嗯…神童之名嘛,还是不敢当的,都是别人瞎说的。”话毕,还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不想接下来的事全然不像小峰同学剧本里那样,他认为小女孩应该这样的:小女孩羞涩地看着他,满脸的崇拜,双眼金星弥漫,被他征服。

可是现实是这样:

小女孩一脸理所当然道:“我就说嘛,怎么会有什么神童。原来都是大家瞎说呀。”

又呆住了一会,回过神来的他感觉很没面子,在这个几岁大的女孩面前居然连续栽倒,亏得自己三世为人了已经,丢人哪。暗道自己必须得找机会把面子找回来。

不过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正所谓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一个字,爽。

小女孩接着又问他:“父亲说你会作诗,还是自己开创的诗风,真的吗?不会又是骗人的吧。”

这么好的机会,小峰同学自是不会放过,也不再顾及什么了,其实是怕再丢脸啊,立马骄傲道:“那是!”

小女孩立即来了兴趣,问:“那你可以给我念念你的诗吗?可别吹牛哟。”

秦峰听完,差点摔倒。不过,看样子这女孩儿还是被自己的诗吸引了,好险啊,不然或许可就与小仙女无缘了。

于是强自镇定地说:“嗯,那只是闲来无事,信笔涂鸦罢了,既然你想看看,那就露一手让你瞧瞧。”

“啊,什么是信笔涂鸦啊?你的诗风吗?”女孩天真地问他。

完了,又丢脸了,怎么把后世的词说了,得赶快弥补。

“嗯…不是。那只是一种修辞手法,意思是随意写的啊,嘿嘿。”秦峰略有些尴尬的说道。

“啊,没看出来你还挺厉害,难怪阿爸都说你有才呢。希望你不是装的,说说你的诗吧。”

嗯?被小看了啊,不行,得找回面子。于是小峰同学无耻的要盗窃后世的诗篇,开口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盗窃完毕,瞥了一眼那女孩,看着女孩好像已经陷入其中,暗自庆幸幸好自己那份后世记忆是什么文科生的,被老师逼着背了不少诗词,不然可就不好应付了。

小女孩只是一会就回过神来,只不过脸上红彤彤的,不知是怎么回事。为了摆脱自己的尴尬,那小女孩率先打破刚刚的冷场。

于是出言说:“嗯,我叫蔡琰,字昭姬,你呢?”

昭姬?我只知道汉代蔡邕有个女儿叫蔡琰,字文姬,不是昭姬啊,难道不是一个人?于是不由问道:“蔡邕大师你认识吗?”

“哈哈,你真笨,那就是我阿爸啊,嘻嘻,我阿爸厉害吧。”秦峰脑袋再次短路,什么情况这是?秦峰再问道:“你不是叫文姬吗?”

女孩疑惑地摇了摇头,以为他认错人了。等等,蔡昭姬?蔡文姬?不对,不对,好像有什么联系,让我想想。那一会摇头,一会点头的样子,看得一旁的昭姬迷惑不已,正欲说话,突然秦峰抬起头满脸惊喜地看着她。

是的,秦峰想起来了。蔡琰,原字昭姬,晋时避司马昭讳,改字文姬,陈留国人,卒年不详。蔡琰生活的时代约在公元162至239年之间,是东汉末年大文学家蔡邕的女儿,三国时期著名女诗人、琴家。

史书说她“博学而有才辨,又妙于音律。”初嫁河东人卫仲道,夫亡而无子,回归母家,那时父亲已经被王允杀害。

兴平中年,为董卓部将所虏,十二年流落匈奴,嫁南匈奴左贤王,生二子。建安十二年,曹操遣使以重金赎回,再嫁陈留董祀。后来董祀犯罪论死,蔡琰亲自向曹操求情,时值严冬,史载“蓬首徒行,叩头请罪,音辞清辩,旨甚酸哀,众皆为改容。”曹操最后同意为董祀赦免。

她生平坎坷,悲惨,曾作下《胡笳十八拍》和《悲愤诗》,名留于世。现在,她还是叫昭姬,但这都不是秦峰在意的,他在意的是眼前的小仙女就是那个可怜的汉室女子,那个留下千古遗憾的才女,蔡琰,蔡昭姬。看着那明亮有神的眼睛,再联想到后来她的遭遇,秦峰神色不定。

不过仅仅只是一会儿,心里当下决定,以后绝对不会让她再遭惨待。哼哼,河东卫仲道,袁家袁本初,还有那该死的刘豹,如果不好好在匈奴呆着敢肆虐汉地,等着吧,等我弄死你。

昭姬可是我预定了的,哼,我的东西谁都不能动,就是坏心思都不能起,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