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于湖郭以沫《又何必或许》全章节在线阅读_(又何必或许)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又何必或许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远山长

角色:任于湖郭以沫

简介:这是一本以我高中为原型的自传体小说,其实大部分是我在校期间就已经完成的,不为其他,只为纪念一下那个我曾喜爱过的女孩和那一段不可或缺又小有遗憾的时光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又何必或许

《又何必或许》免费试读

第1章 相逢

那一年夏天里的关键点原先我真的记不太清,只惦记着那一年我的没考上高中要我上一个一般的三线普通高中。

只不过我就和多数人一样,怀揣着爸爸妈妈的期待,在那一年的八月二十一日的新学期开学之时,踏入了普高的校园内。

我素来是既来之则安之的那一类人,但是看待一群生疏同年龄人的方式都是愚昧的高超,无非是摆成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既不看起来奇特也不至于来的过于怯懦了。

W市的高中和别的的地区并无差,再生进校也避免不了新生军训,但是第一天进校,也算是轻轻松松一些,派发学生校服、宿舍用品这些,也算是给各位一个抗震的时间了。

下午吃饭的时候,我看见大伙儿三三两两地追寻着曾经在一个初中生的同学们,以期冀在那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中来寻找一个比较熟悉的感觉。

而那时候的我,却摆成了一副铁架子,自身一个人吃饭。虽然我明白,与我从一个初中考上去的同学们不在少数,这其中也不缺我认识的同学们,可我却没选择要去和他们一起,也许这便是我抵抗一个陌生环境的看法吧。

对我来说,第一天的寝室生活是乏味的,只要我们大伙儿相互之间并不认识,再加上比较严格的宿舍管理制度,大家只不过是客套了几句话便唾觉了。

八月的风,早就不那么柔和,而含有不言的心烦并驱使着夏季特有的虫鸣声而将我在凌晨五点的清梦中喊醒,拉着我进到新一天的过程。

赶到班集体,我诧异地发现大家在开展过一晚的寝室生活磨练之后,好像还在一瞬中间熟悉了的时候。

对啊,并非所有人像我一般。

新生军训的疲劳并没削减大家相互之间要想了解的**,而我呢,好像依然没从陌生人的环境中逃出出去,仅仅沉默无言的立在一边,望着在集训中以苦为乐的学生们。

直至一个意外发生。

我的暖瓶在一个小黑胖续水的情况下给摔坏了,那一个小黑胖——燕宇城,做为我们宿舍的一员,在那时候给我的第一感观或是好的,因此在他讲出“对不起啊,任于湖。”的情况下,我就仅仅回了一句“没关系的,我再去买一个就好啦。”

也许是燕宇城由于这件事情的歉疚,或许是由于别的,燕宇城将我拉进了那个我最初视作生疏的团体之中。是的,不容置疑,拥有团体生活的新生军训,时长不容置疑般得从我的指尖上悄悄地消逝,甚至到目前来看,那都是一段难能可贵而又小有遗憾的极致岁月。

由于那时候的我们还都太稚嫩,还都太单纯,既并没有学习上的工作压力,都没有这些纷繁复杂的人际交往。

也许时长果然那样绝情,它不但带走了那一段时光,乃至带走我对它记忆力,最终也只不过只剩下些零星的残片。

最后我们还是免不了的撑船赶到了之岸,以那一份独归属于十五岁少年大家应该有的不谙世事与青春活力迎来那普通高中的学习培训生活。

那时候一天中最轻松愉快的时间大约莫过与几个朋友在上完厕所之后店铺交易,几个男人走在一起较大的问题大约也莫过探讨哪些师姐更加漂亮一些。

那时身旁有一个生得娇小玲珑的男孩子,很讨一些好看师姐所钟爱,其实我内心是很羡慕的,可是却不愿意去表达出来,因此或是像以前一样,免不了要摆放着些铁架子,但偶尔或是会问一两句。

“董云新,那一个师姐叫什么名字?”

董云新听到我这话,摆成了一副好像早已把一切都给看透的微笑,笑道:“你想知道啊?自身问去。”

我抿着嘴笑“我便问一问,不想说即使了。”

“任哥,你看中哪一个,我帮帮你。”

我并没有回应,仅仅沉默无言,由于那时候的我们对那种所说师姐的觉得,也只不过是在感觉漂亮这一层上面。更何况高考的失败,要我极其地想在普通高中证明自己,也算是对爸爸妈妈期待的一种慰籍,因此一直在努力的学习,对其它的事并没有太上心。

可校内成对的情侣,难以错误那时候并未踏入完善的我并没有冲击性。

“也才新学期开学不上一个月的时长,时长再长着呢。”

我总是那样宽慰着自身。

普通高中的生活一直繁杂而平淡无味的,在对新校园的神秘感消退后,也许对男孩子而言,有着一个自己所倾情仰慕的女生似乎是调济那样生活的最好是方式,在身边的哥们一个个都有了自身青春年少的美丽的风景后,过去一群群去卫生间的团队便化为乌有了,对于缘故,大约仅有三个字吧。

“陪目标。”

我免不了觉得一阵孤独,由于与我关联好些的几个朋友,几乎都有了女朋友,所以我每日也只能找燕宇城聊些手机游戏、日本动漫及其生活里的一些日常。

也许相遇即是缘分吧,就在原以为董云新也要在诸多钟爱他们的师姐中选择一个在一起时,他却亲自告诉了我他喜欢一个大家年级的女生。而做为董云新身旁寥寥无几的好多个没对象的人,我便很自然得变成了分摊他羞涩与给与他一些胆量的人。

“任于湖,你觉得她如何?”

早已回答了相近成千上万难题的我,马上便提出了一些放到全部女生的身上都可用得话,董云新好像很吃这一套,听我讲完,便笑了二声,志向要把她追到。

而那个姑娘——宋子矜,也许都是董云新所相遇的那一段缘份吧!

我其实是在董云新以前便认识了宋子矜的,做为学生会成员的我,拥有晚修能够出去查验各班组织纪律性的支配权,并且晚修要想去上厕所是必须到年级公司办公室向值勤老师请假的(大家学校教学楼里没有厕所),那一天便正好碰到宋子矜并没有休假便立即冲破教学大楼,我实际上并不想管相近的事儿,但还是讲了一声。

“同学们,你还没有休假啊。”

宋子矜并没有回过头,仅仅喊了一声。

“回家再讲!”

我笑了好几声,因此也就了解这名人不如其名腼腆的女生。

而我认为,她是一个如火的小精灵,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我并不清晰她在大大咧咧的表面下是不是隐藏着一颗细致的心。

一天吃晚餐的情况下,刚刚做好饭,准备去之前一直去的老街坊,可董云一个新的响声却忽然传入我耳旁。

“任于湖,走走走,跟我去那里吃。”

我不理解,就在我刚想问为什么,便看到了宋子矜与她的闺蜜们在一起吃饭的情景,因此便马上心照不宣了,很懂事得为董元新调了一个极佳的部位,只必须偏一下头就可见到宋子矜。

“你也真的是用心良苦啊。小董。”

董云新仅仅嗯了一声,便一口饭一个歪头的配搭交叠下去。

也许这就是陷入爱河的男人吧!我禁不住在心中一阵笑骂。

可这饭刚刚吃一半,董元新便要拉着我走。

“任哥,快点儿!”

我还在发现宋子矜早已提前准备站起来离开以后,我就依依不舍地扒了最终几口我喜欢的咖喱酱牛肉盖饭,最终也只能陪着董元新去追求完美他的爱情。

在到饭堂大门口,我便了解,我一天中最孤独的岁月要降生了,在董元新以“巧遇”为原因与宋子矜结伴而行以后,我就只有独自一人穿行在这里林间小道了。

可背后的欢笑声却抓走了我的专注力。

是和宋子矜一同用餐的女孩们,我与他们似乎是同样的遭受,但是他们的境遇显著要比我好很多,由于宋子矜离开后他们也有三个人,但董云新离开以后,我却仅有我自己一个人。我知道与那帮和我同样境况的女孩们不是很熟悉,便也未作搭话,干脆飞步离开。

可我却很没风范的扭头一瞥,以我现在的记忆力看来,那时候的新天地中也许只背负着一个人吧,一样地,当时的我就把视野停留在了那一个人的身上,虽然大家都穿着校服,可感情却促进着我在同样中一眼望出了不一样。

也许那一刻我便理解了我身边的弟兄们,因为这样的觉得很奇妙,我也不知道该叫它为何,因此只能称它为感情。

返回班后,一眼便望到一脸达到的董云新,那时我就了解了他,因此大步向前。

“董云新,那一个笑起来有斗鱼的女孩叫什么?就当和宋子矜一起吃饭的那一个。”

董云新或是那一副笑容“任哥,你用心的?”

董云新这种微笑总要我有一种被看透的觉得,但那时候我还是趋之若骛。

“并没有,就是觉得漂亮,想问问。”

“哪行,我今夜帮你问一问宋子矜。”

晚修放学后,董云新一如既往拉地着我去找宋子矜,可令我没想到的是,董云新会以一种令我极其难堪的方法与这位女生认识。

“漂亮美女,我那位好朋友想认识认识你。”

董云新首先张口,听见这句话后,我瞬间僵在原地,真的是恨不能找一个缝隙钻入。那个姑娘再一次在任于湖眼前外露了那含有虎牙直播的微笑。

“郭以沫。”

这名字在任于湖脑中持续回荡,可任于湖却一句话也讲不出来,董云新好像看到了任于湖的异常,便推了推任于湖。

“任哥,想啥呢,别人都把名称告诉你了,你怎么不告知别人啊?”

董云一个新的一番话将任于湖拉到了实际,任于湖便张口。

“任于湖。”

郭以沫,这名字任于湖会计一辈子的,

就算许多年后,我现在去写这种物品,我就觉得,相遇即是缘分,曾经的我也读到过一句话“爱情是种遇上,却不能预料。”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也许在那一刻便读懂了古代人所做的风月诗,最初只感觉腥臭,可如今却更加地觉得,真可以说如获至宝。

在我所有的措不及防之中,唯有你实至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