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云超人不会打篮球《灵气尽失?不怕,我肉身无敌》全文阅读_(灵气尽失?不怕,我肉身无敌)全章节阅读

小说:灵气尽失?不怕,我肉身无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超人不会打篮球

角色:易云超人不会打篮球

简介:真武大帝易云,剑荡九天邪魔
组建真武神殿,镇守苍穹正道
自诩功德圆满后,以无上修为撕裂天道之门
准备一举参悟因果,踏入不死不灭的神境,
与天道合二为一
不料被天道困于时光洪流中
万年后,
易云于无尽的时光洪流中顿悟至高一剑,
撕裂时光洪流
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后
被真武神殿等正道宗门称为万年不遇的魔头
叶云???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灵气尽失?不怕,我肉身无敌

《灵气尽失?不怕,我肉身无敌》免费试读

正阳宗外门?

太阳落山后,三个身影沿着山峦走下,混进了天武国都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易云和裹着黑袍的二女走在人头攒动的街上。

“这儿还挺热闹的。”

易云在时光洪流里被关了万年,出来后第一次看见繁华的大街,好奇的打量着人来人往的四周和鳞次栉比的商铺。

‘果然是小地方出来的散修,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看着易云对四周好奇的模样,魏子萱轻轻叹了口气。

易云找魏子萱要了一些灵石后,先去街边买了一套白色衣服换了过来,他还是更加习惯了这个颜色。

魏子萱转头又看见熟悉的街道,一股悲凉感从胸口喷涌而出。

她马上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也许此生再也无望回来。

想到这儿,不由的眼眶泛红。

青儿察觉到自家小姐失落的表情,轻轻拉住了魏子萱的胳膊。

易云余光瞥见失落的二人,指着旁边的酒楼说道。

“看你们也饿了好几天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正好我也好久没吃过了。”

易云虽说自踏入仙境之后就再没进食过凡物,每日只需吸取天地灵气即可满足所需。

不过他被困在时光洪流中几万年,整日只能面对无尽的时光星河。

出来后第一次看到人间美食心里甚是怀念。

不等二女回话,就自顾自的走进了酒楼。

魏子萱刚想出言阻止,就见易云已经从酒楼大门迈入。

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往下拉了拉披在头上的黑袍和青儿跟了进去。

易云走到了二楼靠窗的位置,不等伙计前来。就坐在板凳上大声嚷到。

“老板,把你们这所有的招牌菜每样都给我来一份,不要带重样的。”

魏子萱和青儿坐在对面,看见他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又是一阵无语。

被正阳宗追杀还这么嚣张也是没谁了。

要不是易云对二女有救命之恩,魏子萱真想立刻拍死他。

“你们听说了嘛,将军府前几天一夜被人灭了满门,据说是那正阳宗干的。”

“嘘,你不想活了。竟敢妄议仙人。”

周围桌上食客的谈话声传入易云三人的耳中。

“哼,他们也配称仙人,带着苍狼武馆那群狗腿在我天武国境内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我要是修士,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一个颇有骨气的彪形大汉愤怒的拍着桌子说道。

此言一出,原本周围议论的食客纷纷噤声。

生怕再多说一句就会给自己惹上麻烦。

“是谁在背后妄议仙宗宗门?”

一道突兀的声音从楼梯处传来。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手持长剑的黑衣男子从楼梯上来。

黑色衣服胸口处缝制着用银色丝线绘成的狼头图案。

银色丝线的狼头正是苍狼武馆的标志。

魏子萱和青儿看见黑衣男子身上的标志后慌忙转过头去望着窗外,生怕他的视线向这边袭来。

四周食客看见来人后埋头不语,有些食客甚至想起身离开,又迫于黑衣男子的威压不敢起身,只能把头埋的更低。

整个二楼安静的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到。

“很好很好,看来你们是敢说不敢承认了?”

黑衣男子看到噤声的众人冷笑道。

酒楼伙计正端着满盘酒菜从二楼楼梯口上来,看到黑衣男子和低头不语的众食客识相的又端着酒菜转身下楼。

易云摸着下巴看到刚准备端上来的酒菜又被伙计给端下去了,而罪魁祸首就是面前的黑衣男子,气不打一处来,正准备发作时。

刚才拍桌子的彪形大汉突然站起身来,指着黑衣男子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们苍狼武馆跟着正阳宗残害百姓,人神共愤。总有一天会天打雷轰,横尸街头。别人怕你们,我胡七八不怕,有种你们就杀了我,看看你们刀硬还是我脖子硬。”

说话间身上的肌肉突然炸裂般的增长起来,衣服被狂暴增长的肌肉从中撕裂。

露出健壮的身躯,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听完胡七八的话后脸色铁青,双目血红,右手紧紧的握住身上的宝剑。疯狂的狞笑道:

“原来是个练体境,怪不得敢肆意侮辱仙家宗门。

只可惜仙宗宗门的强大不是你一个世俗中的练体境就能想象到的。

我给你个机会,

说吧,你想怎么死。”

胡七八听到黑衣男子的话后勃然大怒,从桌上跳起抡起铁拳对着黑衣男子脑袋袭来。

青衣男子看到向他袭来的胡七八只是冷冷一笑。

练体境再强终究也不过是靠身体力量,终究还是普通人。

而筑基修士已经成凝聚灵力,远远超越了普通人的范畴。再配合上武技功法,可百步之内取人首级。

而黑衣男子正是苍狼武馆的一名筑基修士。

面对胡七八的攻击只是轻蔑的用手在空中飞速画出一个黑色法诀,法诀成形后立刻向胡七八袭来。

胡七八铁拳还未挨上黑衣男子衣衫,就被画出的法诀轰飞出去,砸到酒楼墙上又重重的摔下来。

周围的食客纷纷起身,躲避着趴在地上的胡七八,生怕被他殃及。

胡七八口吐鲜血,从地上缓缓爬起来。

而他的胸口已经被黑衣男子的法诀砸的血肉模糊。

“有种,你就杀了我。”

胡七八艰难的站起身来,双手握拳一瘸一拐向黑衣男子走来。

黑衣男子抱起双肘,戏谑的看着向他走来鲜血淋漓的胡七八,准备好好折磨他一番。

“来来来,往这打。”

黑衣男子指着头,对着连路都走不稳的胡七八说道。

胡七八看着戏弄自己的黑衣男子双目充血,跌跌撞撞的举着拳头,绵软无力的砸在黑衣男子头上。

“哎呀,好疼啊。哎呀,我要死了。”

黑衣男子双手抱着头假装受了重伤,戏谑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看着捉弄胡七八的黑衣男子,周围食客大气不敢出,更有甚者甚至钻到桌子下面。

胡七八趴在地上,咬着牙关浑身颤抖,鲜血顺着拳头不断滴下。双目似乎能瞪出血来,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流下。

“哎呀,我已经受了重伤了,再来一拳我就死了。哎呀,千万不要再打了。”

看着胡七八这副表情,黑衣男子心里暗爽。可矫揉造作的神情并未停止。

胡七八带着血迹的嘴角抽泣着,他绝望而又怨毒的盯着黑衣男子。

易云舔着手指看着二人,又看了看对面望向窗外的魏子萱和青儿摇了摇头后,起身对着黑衣男子说道。

让我来打一拳怎么样?”

周围食客纷纷把目光投向易云,

这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不想活的主。

魏子萱和青儿扶着脑袋趴在桌子上,满面愁容。

当初就不应该和这个二货一起进来都城。

这下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