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亭顾清风《三生国》最新章节阅读_(柳长亭顾清风)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三生国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竹林小野花

角色:柳长亭顾清风

简介:药王谷谷主顾城年轻时入灵山采药时,误食草药,眩晕之际跌下山崖,被三生族之人所救后来他发现三生族之人有长生之术,返老还童,可活三生三世
疗伤之际与三生族族长之女玄女相恋,答应留在三生族,但因为思念家人
于是在族长之女的帮助下偷偷回去,并且忍不住把消息透露给了自己的四个挚友
当时国家名不聊生,带头大哥王生是朝廷大员,想要招安三生族,为国家出力,实现众生平等世界大同
于是在进入三生族时进行谈判,族长不从,局势无法控制,爆发大战
死伤无数,混乱中玄女被误杀,刚诞生一月的继承人被神秘人掳走三生族族长施法耗尽了体力,为了族人的生存,不得不将宝藏和长生之术的地图化为4块玄清玉碎片分给四大派要求找到三生族继承人,等孩子成人即可开天眼将地图化为钥匙打开宝藏大门自己则去了雪山闭关
三生族的遗孤流落到一个打鱼的艄公家,心口留有月牙形状的胎记
柳长亭是朝廷无垢阁主,厌倦杀戮,种蛊脱离组织,四处游历之时偶遇阎罗门主玉面邪神顾清风
顾清风是药王顾城的养子,在失去三生族族长之女后,药王谷谷主跟自己师妹成婚,准备隐姓埋名远走他乡赎罪后被王生灭口,顾清风成年后开始了复仇计划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三生国

《三生国》免费试读

第4章 胎记

“我姓李,叫李瑞儿。”少年开口道。

经过半宿的混乱,少年稚嫩的脸上略显疲惫。

更多的是藏在眼里的悲伤久久无法消散。身上的衣服沾满了泥污和鲜血,衣襟和下摆处都撕破了几道口子。

虽是破烂不堪的样子,但是从内衬和花纹来看,应该是物质优渥的大户人家公子。

他顿了顿,一双大眼睛迅速的瞟了一眼柳叶刀,又收回目光,低下头去,似乎不知道如何应对面前的这位萍水相逢但是却将要掌握自己接下来命运的人。“

叫我叔就行了”柳叶刀答道。

眼前的少年李瑞儿迟迟没有接上话,柳叶刀顿了顿又说道“你的名字我很耳熟,难不成是明湖山庄的李大侠的独子,李瑞儿?”

此言一出,一旁的小珑脱口而出:“他是李大侠的儿子?”言语中透露出难以置信的样子。

“李大侠可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一号人物,他儿子武功怎么这样啊”李瑞儿似乎是听出了语气中的嘲讽,刚抬起头准备搭话,不成功便又低下头去,攥紧了拳头,单薄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柳叶刀见状赶紧打断小珑的话,说道:“原来是李家公子,失敬失敬。

”可是他却忽略了一旁的小珑可不是什么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淑女,

只见她向前几步,靠近李瑞儿,越说越起劲:“你爹是这一带的名人吧,听说明湖山庄的李大侠和晋湖山庄的主人,也就是现在的武林盟主江云枫大侠是至交。关系铁的可以穿一条裤子,我才来这没几日就知道了。你们家算是家大业大了吧,哎,说是早年李大侠可是打拼了不小的家业,后来遇到红颜知己便是为了她退隐江湖了,从此以后不参与任何江湖纷争了,跟着李夫人潜心礼佛行善,广结善缘。这突然的是结了哪里的仇怨,竟然大半夜的追杀你啊?”

这口气里没有丝毫的同情,倒是多了几分事不关己看看热闹的态度。

李瑞儿憋红了脸。柳叶刀之前频繁在外收集情报,大抵知道这李堂柯在坊间传闻是个德高望重仗义疏财的人。

后来为了娇妻红颜退出武林。当时传为美谈。

虽说是退出武林,但是跟武林盟主私交甚好,有大的盛典,必然还是会邀请和预留一席之位的。现在死者为大,在遗孤面前多少是要顾及情绪的。

柳叶刀怕小珑姑娘越界,只得打断,问道:“瑞儿,你可知晓是何人追杀你?”李瑞儿抬起头一字一顿的说道:“是阎罗门的人,鬼脸——唐槚”

“什么?”柳叶刀和小珑异口同声却又难以置信的喊了起来。

“我听那些黑衣人这么说的。当时他们正、、、、”李瑞儿好像想起来什么,难受的用双手抓住头发,回忆里那些厮杀和鲜血汹涌袭来,他的表情愈发痛苦。

柳叶刀看不下去,抽出几支银针在耳后扎了一下,李瑞儿随之倒地昏睡。

小珑正待上前发问,柳叶刀抬手制止。说道:“让他休息一下吧。”

转过头去看向一旁的楚楚可怜的小子衿,此时她亦是六神无主,怔怔发呆流泪,那眼泪干了又湿,眼睛已经肿了,眼泡像是裹了一层水一样透明。

柳叶刀轻声问道:“你唤何名?””陈子衿”

柳叶刀又说:“子衿你可还有投奔的亲人好友?”

此时子衿抬起朦胧的泪眼,一只手紧紧的握住衣角,一只手手指微颤,三月的天气尚有些微寒,小姑娘肿胀的眼皮上长长的睫毛上残留的泪珠晶莹像是寒冬未退的寒霜。

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柳叶刀的脸,眼里一丝畏惧都没有,更没有看到恐怖脸色的厌恶感,相反,那是一种绝望时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无条件信任的眼神。

仿佛他是一个依靠一个英雄。

“长亭哥哥。”她停顿了一下,柳叶刀也愣了一下,话说这样的年纪,一个十来岁的豆蔻女孩也可以叫他叔叔,她是如何在这尴尬的分界线中,嫩生生,可怜巴巴的脱口而出的。

但是他又不自觉生出一种怜悯起来。

子衿站了起来,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回头望了望他,小珑见状转过身去说了句“你们聊,我去休息了。

柳长亭会意跟了出去,一直走到老艄公的坟前。

子衿解释道:“我,我其实,我不是爹娘亲生的,我说的是现在的爹娘,我娘临死前说我是她捡的,俺爹也让我去找爹娘,我,,,,,,你帮帮我,求求你,我证明给你看。”

子衿一边语无伦次带着哭腔说着,一边将攥紧衣角的手松开,一把拽下了单薄的外衫,肩膀和胸口还沾着血迹的,晶莹白皙的心口处有个猩红的月牙胎记。

柳长亭这才想起老渔樵临终时说的堂堂正正的去见你的爹娘的真正意思,原来是个可怜的弃婴。

他虽然拘于男女授受不亲,但是这个扎眼的印记还是非常刺眼的扎进了他的脑海。

他对这个孩子能如此信任他感到一丝意外。

子衿接着说道:“阿娘临死之前跟我说我心口的东西能帮我找到我的家人。”

柳长亭皱了皱眉头,他向来是冷漠的人,这几日的发生的事情让他自己都哭笑不得,不知道是上辈子欠了这个老艄公什么孽债,想来自己的余生就要砸在这个人手里了。

要是温香软玉的陷阱,死了也就死了,这么个执拗到死的倔老头和这么个干巴瘦小的女娃娃子,要为他们消耗掉他为数不多的快活日子,被天下人知道了岂不是笑掉大牙。

子衿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扑通一下跪下了,往前跪行了几步伸手抓住了柳长亭的衣角,带着哭腔说:‘长亭哥哥,你带我走吧,我让伺候您,不论你去哪儿,我都去,我想着亲生父母是寻不着的,我也没有别的去处,不如让我跟着你,做个丫鬟,有生之年能寻到一点消息也好,没有消息也罢,我也不是没有爹娘的人。’

柳长亭伸手扶起了子衿,月光下孩子的脸单纯干净,有着人间至纯的模样。

他开口问道:“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子衿难得的咧嘴笑了一下,不过这个笑容更多的像是苦笑,并且转瞬即逝:“如果你不带我走,我无亲无故也只能卖了自身进到园子里去,那日我赶集回来看到过长亭哥哥,我看了你好一会儿,一点儿也不觉得你危险,只觉得亲切,又看到你教训那个紫衣裳的姐姐,你是个四海为家的大侠,不是坏人。”

柳长亭没想到子衿会说这样的话,更没想到他们有这样的缘分,纵使这般,依然没有改变他的心意,他心里已然有了主意,等把把李瑞儿送到晋湖山庄江云枫大侠的府邸,自己就算是不负所托了,武林盟主是江湖上德行武功都一等一之人,自然不会亏待昔日至交的遗孤,作为他恩人的养女,自然也会妥善安置,这样就一举两得了。

柳长亭自顾着这般打算,顺手把自己的长衫披在了子衿的身上。

没想到小丫头没有看懂他的心思,后退几步,耍起了她死去养父的计谋,说着我把秘密都告诉你了,你没有拒绝就等于你同意了,不能再反悔了,然后转身跑开了。

柳长亭看着她单薄的背影,哭笑不得,一道黑影从树林间一闪而过,柳长亭微微一笑,这个小珑,果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