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尸路(牛顿三毛)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无尽尸路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一碗虎骨酒

角色:牛顿三毛

简介:(出版名:重返黎明)埃博拉病毒持续肆虐,马航三架客机接连坠落,石油价格突然暴跌崩溃……丧尸危机在一连串诡异的巨变之后突然爆发
主人公和他的伙伴们不仅要躲避来自丧尸的直接威胁,在现代文明已经消亡的末日里艰难求生,还要不断探寻丧尸的来源之谜,到底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阴谋,还是地球注定要承受的一次大劫难

书评专区

易鼎:说实在的,这部小说我跳着看都没看完。原因很简单,觉得挺恶心的。现在仔细想想,丫自己要易鼎,要逆天,然后手下用人却按气运而非能力,心性等安排。正如龙友所说,其实就是变种的种姓制罢了。

尘缘:烟雨江南的一本仙侠,文笔一如既往的出挑。该书并非是正统爽文,虽然有仙侠的气氛,内里却透着悬疑剧的味道。打怪升级寻宝根本不是这本书的主题,有的只是求生和浮沉迷茫,看着虽然觉得不怎么爽利,但是书还是弃不掉。。

无尽世界直播系统:设定好,但是作者设计的情节就呵呵了,明明主角靠自己现有的能力能轻松过关的,作者非要安排主角狗血爆发去拼。然而作为读者的我看了这些情节一点一点也不感动,所以显的主角无比弱智整个文的配角被这样的主角打败更是智商-N。

无尽尸路

《无尽尸路》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3、 车祸

“铃铃铃……”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我吓了一跳,愣了好一会才接起电话。

“上塘路发生一起车撞人事故,人员受伤严重,有生命危险,需要理赔员到场……陈经理,现在理赔员都排满了,您看是不是您亲自跑一趟?”电话里传出公司调度员的声音。

怎么出险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我不满的嘀咕一声,抬头看看外面的大办公室,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理赔员已经全部走光了,今天难道是什么车祸集中日?我心里嘀咕着,没好气的说:“二部的李……”

道长连忙两手合十朝我不住的作揖,我叹了口气改口道:“告诉我具体地址……”

“上塘路和勾运路交叉口不到一点,由南向北出城方向……”

还好,离我们这里只有几公里。我抓起自己的手包往外面走,一边对道长说:“这次算你欠我的!”

我把一张餐巾纸蒙在嘴上蹲下身子,不停闪烁的汽车尾灯照在我的脸上,在一明一灭的黄光中间,我看到他满身泥土,像一只破口袋一样摔在地上,车轮从他的腿部一直压过去,停在他的头颈之间,卡罗拉的车身虽然算不上重,但是一吨多的力量还是把他的脖子撕裂了一半,一个巨大的伤口出现在他的锁骨上方,就像是海鲜排挡上某种大张着嘴的不知名怪鱼,几根不知道是血管还是气管的东西伸在外面,像是被磨断的电缆线。他的头颅被撕开的瞬间大概喷出了大量的鲜血,大半个轮胎,包括他自己的脸和胸部,到处都是血迹,现在已经凝结成让人倒胃口的暗红色,他的眼睛瞪的滚圆,嘴也大张着,一群苍蝇在他的眼珠子上爬来爬去,在他灰暗的舌头上进进出出,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撑着膝盖站起来,大腿肌肉传来一阵酸疼,整个脑仁像是被人掏出来摔在墙上又重新塞回去一般,只要轻轻的晃一晃就木木的疼。昨晚的纵情作乐让我的身体有点发虚,一阵酒味从胃部一直涌到喉咙口,留下恶心的灼痛,我打了个嗝,泛上来浓浓的酸臭味。该死,再也不喝酒了!我在心里第一千八百一十一次痛下决心。

“我不知道……他从栏杆上突然跳下来,我根本看不到他……”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妇女不住的抹着脸,向她前面的交警说着什么。

“当时你车速多少?”交警一边往事故认定书上写字,一边问。

“我……我不知道……大概……四、五十码吧……”中年妇女一边抽泣一边回答,脸上的浓妆被眼泪弄的一塌糊涂,手脚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我往路的两头眺望了一下,因为发生了这起车祸,这条单向四车道的马路已经被堵的严严实实,所有的车都慢慢的绕过我们,一些司机摇下车窗好奇的往这边张望,等看到那个巨大的伤口以后,又惊呼一声,马上别过脸去,脸上露出惊恐和恶心的表情。

事故发生在早高峰时间,这条路是钱潮市的南北主干道,虽然路很宽阔,限速八十码,但车流汹涌,就算是舒马赫来,在早晚高峰也未必能开的上六十,基本上的时间,大家都是以二三十码的速度走走停停,以这样的速度撞到人,原本不大会出现死亡事故,有很多甚至连擦伤都不会留下,但低速车辆碰撞行人,最怕的就是像现在这样,行人没有被车头撞开,而是被卷入了车轮底下。

这是一条全封闭的道路,两边都用铁栏杆拦住,过街都是天桥或者地道,本不应该有行人出现,这起车祸,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机动车的责任,但新交通法规定,无论车辆是否担责,为了照顾弱势群体,机动车都要承担一笔不菲的赔偿金。我不禁对这名哭哭啼啼的中年妇女抱以同情起来。

“您的保单……”我走上前去对中年妇女说道,同时把半包我用剩下的纸巾递给她。

“谢谢……保单在车上,我去拿……”她接过纸巾抽出一张,轻轻擦了擦眼角,被眼泪韵湿的眼影和睫毛膏擦出两条黑色的痕迹,原本雪白红润的脸现在露出一块一块暗黄的底色,细密的鱼尾纹也在眼角显露出来。这女人年纪比我预计的要大不少。

“啊……”女人走到自己车前面,看到躺在车轮下面的身体,不禁一声惊呼,转身一头扎到我怀里嚎啕大哭起来:“我……我不敢……”

我尴尬的看了看交警,只见他用一种戏谑的表情看着我,还耸了耸肩,我摇摇头,只好轻声安慰了女人几句,然后说:“在哪里?我帮你去拿。”

“在副驾驶座前面的箱子里……”女人似乎也觉察到了尴尬,离开我的肩膀,一边抽泣着说。

我拍拍她的后背,然后朝车子走过去,幸好那人是被压在左后轮下面,我想。我坐上副驾驶座,车里的收音机还开着,音响里传出歌声:“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时不我与的哀愁……”我把收音机关了,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透过挡风玻璃,我看到交警正对着步话机说着什么,嘴巴一张一合,就像是晚上看电视把音量调到最小,仅有模糊的声音隐约传来。

我打开手套箱,里面塞的满满的,都是一只只牛皮纸文件袋,我打开一只,发现是里面是购车合同还有五年前新买车时的保单还有税单等……我接连打开几只,都是往年已经过期的保单,还有崭新的车辆说明书,大概从买来到现在没看过吧,我心里想,一边抽出最底下的一只袋子,打开文件袋的绳圈,“中国**,电话车险”几个字露了出来,我看了看时间,是今年的,大概是被车主顺手塞在了最底下。

我正想开车门下车,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就像是用猫用爪子抓挠铁皮的声音。我愣了愣,朝身后座椅上看去,发现只有一个既可以当靠垫又可以当玩具的龙猫公仔,除此空无一物,我又凝神听了听,声音不再出现。这时一阵尖锐的警笛声传来,我看了看后视镜,看见一辆救护车在车流中穿梭而来。

现在还来干什么?应该直接派殡仪馆的车来。我叹了一口气心里暗忖。我开门下车,交警用几个三角警示锥在卡罗拉周围围出一个方便救护作业的空间,救护车直接停在卡罗拉后面,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车上下来,从后门拉出一副担架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所有人都知道他没救了吧。我心想,心里一阵难过,当了这么多年理赔员,人命车祸也见了不少,但始终不像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老理赔员说的那样能慢慢习惯,晚上一个人的时候,这些惨死在车轮下的冤魂总是会出现在我眼前。

也许我该换个工作,或者找个固定女朋友?我心想,视线又看向车轮下的身体,这人是谁?他在什么地方工作?有没有妻子儿女?如果有的话,他们今后又会面对什么样的生活?

这时候,我看见那条露在车身外面的腿突然抖了一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