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秘记(李爱国武则天)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阴阳师秘记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灵异13号

角色:李爱国武则天

简介:树大招仙,槐树招鬼,村子里建小学,推倒了村庙,伐了几百年的老槐树,诡异的事情也来了……

书评专区

海怪联盟:写的很出彩有创意的末日类型小说,大部分剧情都是在海里的故事

独占星光:合理度爽度都在平均水准之上

飞越泡沫时代: 才看到男主独立出公司那里,但已经能感觉到作者要么仔细查过资料,要么至少平时对日娱了解还算比较深,像渡边事务所的二女儿,现实是TOP COAT的老板,主营演员的事务所,《我的危险妻子》的女主角扮演者木村佳乃,佐佐木希,杏,趣里,菅田将晖,中村伦也,松坂桃李,真剑佑,尾上菊之助都是她公司的演员,公司规模不大但出挑演员这么多,可见其眼光之独到,她成年后对娱乐圈失去了兴趣,是大小姐出身的木村佳乃想当演员找她做经纪人才建立了这家事务所。 以及木村佳乃是东山纪之的老婆,那东山纪之是谁?日本最大的男子偶像出品公司杰尼斯事务所旗下少年队的成员,台湾的小虎队就是模仿的少年队。近藤真彦是东山纪之同事,也就是本文里提到的中森明菜的渣男友,此人不仅渣男,连自己亲妈的骨灰被黑道拿来要挟不准去领歌唱奖,他也能不要亲妈骨灰要大奖,至今亲妈骨灰都不知道在哪。此人还交往渣过梅艳芳,见到张国荣的第一句就是贬低香港艺人意思是全抄袭的日本,搞得张国荣也很讨厌他,为啥中森明菜和梅艳芳这么飒爽的女人都败在了渣男上…… 文里已经提到渡边事务所靠爵士乐和美军发家,可能还不能让人意识到渡边夫妇的牛逼,可以说日本娱乐圈事务所这一机制,就是渡边晋创造的,不管有没有受到渡边夫妇的直接恩惠,其实那个年代的日本娱乐圈人我觉得多少都对他们有点敬意。 主角所在的乐队DREAMS COME TURE现实里就是女主唱吉田美和小熊脸贝斯手编曲中村正人,以及键盘手西川隆宏三个人组成,而男主为了吉田美和赌上人生让更多人听到她声音的做法,现实里是中村正人做到的,如同本文里相遇的那样,已经入行的中村正人在社交舞俱乐部兼职弹bass,遇到了在那唱歌的吉田美和,吉田美和给他唱了自己高中时代写的歌《一周一次的恋人》,中村正人感觉遇到了天才,以及自己才能的有限,从此把推广她的歌声当做吃饭的事业,2人在95年差点闹掰,吉田美和想独立,中村正人放手,但吉田美和只能哼唱让编曲家听完后写出完整曲谱的做法,找不到能胜任编曲家了,最后还是和中村正人“复合”,中村正人其实也是天才,文里说到的吉田美和说中村没有写词的才能也是真的哈哈。 男主在书里第一个接触到的艺人是米米club也让我有点惊喜,对上世纪日本乐坛没点了解的大概不会提到他们,虽然浪漫飞行真的很火……很喜欢这种真正懂点日娱的作者写出来的东西

阴阳师秘记

《阴阳师秘记》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这事让周围看热闹的村民再次炸开了锅。

本来都只是闲聊瞎说,没想到还真有人栽了,这让村民们始料未及。

树大招仙,槐树招鬼。难道说,伐倒老槐树这么快就遭到了报复,那要是树上的仙家怪罪下来,刚才的砸村庙的人会不会也有牵连?围观的群众也有不少人都参与了砸庙,他们个个心里也都开始打起鼓来。

栽倒的那人我认得,他是林小薇的老爹,以前我爷爷还救过他一命。

也因为救命之恩,林狗蛋一家与我家关系不错,这次爷爷也私底下劝过狗蛋叔,可他没听进去,还是去了,为的就是那几百块钱。

不过,这人好端端的,怎么就栽倒在地上了呢,该不会真与老槐树有关吧?

我回头看了爷爷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爷爷难道就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有所触动?

这时候,我就看到一个绑着羊角辫的女孩从人群里冲了出来,哭喊着便朝树墩那边跑去,旁边几个大婶想要拉着她却不料那女孩跑的快,根本拉不住。

她就是林小薇,比我小两岁,她母亲在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就剩下父女俩人相依为命,她老爹就是她的天,狗蛋叔倒了那就是她的天塌了。

小时候,有人欺负林小薇,我都会挡在她面前,那些欺负她的人不怕我,但是怕我爷爷,就这样我算是救过她好多次。

而这次也一样,我眼看着林小薇朝树墩那边冲过去,我想起刚才爷爷的话,心中咯噔一声,从爷爷的身上跳下去,正要追过去,却被爷爷一把拉住。

“爷爷,不能让小薇过去!”我说着,想要从爷爷手里挣脱,却使不上一点劲。

“凡娃子,你别过去!”爷爷缓缓说着,他反倒抽起了旱烟袋。

那李爱国也被狗蛋叔突然摔倒这一幕吓得不轻,他蹲下来,哆嗦着手缓缓地靠近狗蛋叔,摸了摸鼻息,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没……没啥事,狗蛋他晕血。”

其实村里人都知道,林狗蛋这人老实本分,过年村里杀猪的时候他都不敢去看,一看准晕倒。

不过,这次老树流了那么多血,狗蛋叔竟然能够坚持到现在,也实在是不容易。

其实我能够猜到,狗蛋叔这么做,不为别的,肯定就是为了他那的女儿林小薇,他想赚些钱,给林小薇添件衣裳,他想让自己的女儿过的好一些。

说话间,林小薇就已经跑到了他老爹身边,晃着他老爹,呜呜地哭了起来。

村民们看着林小薇父女怪可怜,可没一个敢动,李爱国倒是叫上了李二娃将狗蛋叔给抬了出去。

爷爷说狗蛋叔也没啥事,我也就不担心。

只是,林小薇也去了爷爷所说的九丈之内,不知道会不会有事,这让我心中有些不安。我一直盯着林小薇,好在她没出啥事。

这时候,围观的村民又有人就喊了起来:“蛇,树里头有蛇!”

爷爷听到这话整个人也是一震,他也站了起来。

我也回头看去,远远地就看到那边的树墩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血肉模糊中能够看到一条蛇。

树墩中间有个非常大的树洞,一条蛇,有小碗口那么粗,正从树洞里探出脑袋,嘶嘶的吐着信子,一副十分凶狠的样子。

此外,更加奇怪的是,那蛇头上竟然有两根带叉的小角。

非常小的角,就跟小孩子的手指差不多粗细,上面沾满了血,原本是什么颜色根本看不出来。

那小叉角虽然小,却很明显,村民们看得是清清楚楚,围观的群众已经开始有很多人都逃窜了。

因为大家都听说过老柳树村过去的传说,若是砸庙伐树冲撞了龙王,杨家庄的人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事情开始愈发诡异起来,这些事情已经诡异到他们无法承受了。

“村长,龙!龙!”村西的寡妇王秀娥扯着嗓子喊。

李爱国也愣了好一会儿,槐树流血还能解释清楚,可这带叉角的蛇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还真如传说中那样,青岩山下镇压着一条龙?

“闭嘴!瞎说啥呢?”李爱国冲着王秀娥喊了一声。

“李村长,可不是秀娥妹子我说你,你瞪大眼睛看看啊,这不明摆着吗,你见过头上长小叉角的蛇?乡亲们,谁见过,谁见过啊?”王秀娥咄咄逼人,他说完也有很多群众随之附和,其实这的确是明摆着的事,李爱国没有办法否认。

可李爱国这次并没有回答王秀娥的话,他原本黑着一张脸,此时脸上却突然挂上了一丝怪异的微笑。

这个笑让在场的所有人不解,我也看不懂,也只有我旁边的爷爷,脸上似乎没有任何的疑问神色。

我低声问道:“爷爷,那是什么?”说实话,我已经被吓出一身冷汗了,我总感觉那条蛇好像在盯着我看。

爷爷却并没有正面回答我,他却说了一句跟我的问题八竿子打不着的话。

“晚了,已经来不及了。”

而另一边,那李爱国也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意外的事情。

他一把从旁边李二娃的手里夺过砍树的板斧,快速的朝那树墩冲过去。挥起板斧,李爱国的速度很快,直接就冲那条长小叉角的蛇头砍了过去。

树墩中的蛇很大,可盘在树洞里一动不动,斧头砍过去它都没躲。

手起斧头落,蛇头与蛇身分离,斧头深深地嵌入树墩之中。而蛇头被砍断的地方,窜出一股黑血,树洞中的蛇身挣扎了几下便没有了动静。

落在地上的蛇头滚落在李爱国的脚边,甚至还冲他呲牙咧嘴咬了过去,不过被李爱国给一脚踩了上去,蛇头一直被他给踩到土里才松开。

他回头看着村民说道:“乡亲们都看到了吧,就熊样也能叫龙,简直狗屁不通!树底下挖个洞住钻进去就成龙了,那我李爱国这一村之长要是在这槐树上挖个洞住进去,还不成神仙了!”

村民们哑口无言,而李爱国这次又回头看了看我爷爷。

“二娃子,去大队院弄一桶汽油来,把蛇和树墩子都给我烧了!”李爱国说,那李二娃自然是立刻行动,十几分钟后便拎来了一桶汽油。

蛇头也被丢进树洞里,蛇身和树墩上全都被泼上了汽油,李爱国一根火柴丢过去,一丈多高的火焰立刻窜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到那火焰中断头的蛇身好像还在挣扎蠕动着。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与之前那种血腥味搅在一起,极其难闻,有几个人还蹲在一边哇哇吐了起来。

大火一直烧了半个小时,直到那树墩子和那条怪蛇都被烧成了灰烬,火势才算是一点点散去。

这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李爱国让村民们都回去,还吩咐李二娃说明天带村里的老木匠过来,想办法把老槐树给解了,做成木料,到时候盖小学都能用上。

李二娃点头离开,李爱国则朝我和我爷爷这边走过来。

到跟前的时候,李爱国脸上挂上一丝笑,说道:“长生叔,您不是说砸庙砍树会出事吗,您看看,出啥事了,大家不都好好的吗?”

他又冷笑了一声,盯着我爷爷说道:“长生叔,您唬老百姓那一套已经过时了,这都啥年代了,您觉得这封建迷信还能有用?”

爷爷并没有立刻回话,他只是盯着那李爱国,爷爷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似乎有种特别的气势。

那李爱国一愣,往后退了两步。

爷爷这时候说道:“你若是不害怕,烧了那条蛇做什么?”

这话应当是戳中了李爱国的要害,他盯着我爷爷顿时脸色都变了,他咬着牙说道:“看着碍眼就烧了,长生叔,我劝您还是老老实实的做您的老中医,小心您这把老骨头散了架!”

李爱国说完就走了,我跟着爷爷回了家。

吃过晚饭,我爷爷对我说道:“凡娃子,跟爷爷去趟小薇家。”

这时候,我老爹走了过来,他说道:“爹,能不能别带着凡娃子?”

“咋了?”爷爷回头问。

“今天村子里闹出那么一档子事,明眼人都知道今天晚上会出事,您还大半夜带您亲孙子出去,就不怕断了咱们杨家的单传血脉?”

“放屁,你个犊子,凡娃子由我带着,还能出事?”爷爷回头瞪着我老爹说道。

老爹不敢再说话,爷爷带着我出了门。

其实我也不懂,爷爷无论做什么事总喜欢带着我。

出门之后,爷爷拉着我快步朝林小薇的家里走去,其实我也担心林小薇会出事。毕竟白天的时候他进了爷爷所说的九丈之内,白天没事,那晚上呢?

晚上的农村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就算是远处的灯光看起来也跟鬼火一样,爷爷拉着我的手,我还是感觉阴风阵阵,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后边跟着,害怕的很。

我和爷爷到林小薇家里并没有停留多久,那林小薇眼睛都哭红了,不过好歹林狗蛋已经醒了过来。

爷爷过去就给林狗蛋留了个黄纸包,并交代说:“这个东西今天晚上一定要贴身放着,晚上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去,切记,绝对不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