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玄陈庆之《身为主角,我除了女帝老婆一无所有》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身为主角,我除了女帝老婆一无所有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乔木11

角色:李清玄陈庆之

简介:穿越到强者为尊的世界,没天赋不能修炼;
而且他还没系统,没金手指,不能开挂……
那就只能偏安一隅,用自己的方式在乱世中苟活下去;
没成想捡了个绝色老婆,突然失踪后,再度归来,她却说她是女帝……

书评专区

邪气凛然:一本写黑道但是完全不像黑道反而像商战加异能的小说。主角的金手指是一个改变运气的戒指,但是有副作用,过度使用运气会使自己倒霉甚至危及生命。主角从小混混夜店总管开始当起,后由于一些事被自家老大放弃追杀远逃加拿大,跟着别人当小弟打手,后来取代原老大自己当老板。血泪般的辛酸创业史啊,现代男版杜拉拉。感情方面跳舞一直属于一般,乔乔这个女主之一刻画的还算比较好,除了某记不清名字的女一属于花瓶,其他几个都还算对主角的发展有帮助。相反曾经放弃他的老大的形象反而比较好,丝毫让人恨不起来。各路配角智商均在及格线上。另跳舞的每本书里面总有一个让人留下印象的胖子,好像盗笔鬼灯里的两个胖子让人或喜或悲。也是老少咸宜

全面进化:有人说扛过前面几章就好,后面很精彩。结果第一个副本还行,第二个也OK,但中间穿插的空间里的剧情就令人作呕。1,主角的一个队友因为别人对女性队友说了一句下流话,不顾空间打人要扣很多生存点,也不管对方是资深者,直接砸头,为队伍招惹一个强大敌人(对方队伍是该区域顶尖),后面还脑子进水,信任一个已经背叛过的同伴,正常情况下这种辣鸡活不过一天,强行被作者带节奏。主角不考虑加入一个成熟的队伍作为庇护,反而要自己与那个队伍硬杠。

大教皇:评语:文笔情节算是奇幻分类质量中上水平,就是慢热题材小众点了,主角有野心有手段有心计,行事杀发果断不纠结。刚开始我以为是末法时代主角走是以人造神,窃取神明信仰封神的路线,没想到第二卷才发现这书的主线,就是主角制造虚构的父神,而自己则是以神明化身行走世间,这设定算是耳目一新,让人颇很期待后续发展,整小说跳出俗套走出自己路。(随便说下,主角不自己封神而是造虚构的神明在第二卷有说明,主要是避免末法化而被改变宇宙法则禁锢甚至死亡,其他我就不剧透了)by 天落歌

身为主角,我除了女帝老婆一无所有

《身为主角,我除了女帝老婆一无所有》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8章

突破五品还是有一定的风险的。

上一次有破境丹,而这一次完全是凭借自己的真气强行破境。

从下午一直坐到深夜,李清玄整个人如同泥塑一般一动不动。

外表看上去波澜不惊,但在李清玄的体内,真气狂暴如同冲破大坝的河流,完全沸腾了。

李清玄感到从四肢百骸,无数经脉里传来撕裂一般的痛楚,就像无数针扎在身体每一寸肌肤上一样。

而这些真气不断的冲撞着,李清玄要做的就是守住心头的清明,锁住这些真气,不让它们外泄出去。

一旦泄露,就代表着失败。

四品到五品就是把真气压缩凝炼,最后再融入到血肉当中,强健体魄。

若是失败,轻则受到内伤,重则跌落境界,需要重新开始。

所以习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并非一帆风顺。

或许是因为李清玄根基打的结实,真气虽然在体内沸腾暴走,但却一直没能有一丝泄露出去。

整整过了一天一夜,真气在体内不断的循环。

最后和体内的气血一点点的融合起来。

突然间,李清玄的体内传来轰鸣之声,如同打雷一般。

这是真气和体魄结合,血液强大到一定的程度流动所发出的声音。

也称为武道雷鸣。

武道雷鸣的出现,代表着肉身真气都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也代表着正式突破了五品。

李清玄从蒲团上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他感觉整个人如获新生一般。

“五品的力量还真是强大。”

李清玄脸上带着一抹微笑。

想起来又可以签到了。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绝杀一剑。”

【绝杀一剑,可燃烧气血发出至强一击,跨境杀敌。】

看到介绍,李清玄眼中露出亮光。

这剑法很霸道啊!

只是弊端也很明显。

一剑使出,体内真气耗尽,身体立刻陷入极度虚弱的地步。

可以说是绝境中保命的手段。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过去了半个月。

李清玄彻底稳固了五品的境界。

而陈庆之在云翎的教导下,也充分的展现出先天剑体的恐怖。

竟在半个月内连破三境,达到三品。

每次陈庆之修炼,李清玄的配剑都震动不已,这是妥妥的主角模板啊。

不过有系统的自己也不差。

李清玄心中这样想着。

“夫君,最近在忙什么呢?”

李清玄修炼完以后,就看到那只红隼正站在窗户上面。

从竹筒里取出画芷给自己写的纸条。

“我在忙着培植势力,提升实力,等有朝一日杀进皇宫,把你抢回来。”

“夫君别开玩笑了,皇宫里守卫重重,切不可以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

“我收了一名先天剑体做手下,等到把他培养成绝世高手,就可以去把你抢回来了。”

此时,观星台上。

画芷看着手中的纸条,眼中明灭不定。

先天剑体?凭夫君的身份怎么可能得到这种人物的效忠。

画芷深吸了一口气,对方下面招了招手。

一名黑衣人出现在她的身后。

“清芷坊里最近是不是来什么人了?”

“启禀陛下,是有一个男子住进了清芷坊,我查过了,名叫陈庆之,他的祖父乃前朝的一方剑豪,声名远播,但到他父亲那代便没落了。”

“那陈庆之出生时,曾引得府内所有的剑发出轻鸣,原本以为是先天剑体,但有高手前往,发现乃自废体,虽有剑体之名,却无剑体之实,根本无法踏上武道。”

原来是这样,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画坊里,还骗夫君说自己是先天剑体?

画芷突然紧张起来。

对方会不会有什么图谋?

“你给朕盯好了,看看那个陈庆之究竟想干什么?若只是想骗吃骗喝倒也罢了,若有什么不轨之心,当场格杀。”

一句话落,无边的杀气蔓延而下。

那黑衣人急忙低下头。

这位女帝陛下的威势越来越恐怖了。

虽然不曾修习武道,但这份杀气让他这样一名七品高手亦心悸不已。

“夫君,为人要多留一个心眼,世事险恶,人心难测…”

画芷提笔写下一行字,最终又将手中的纸团揉碎扔到一旁。

夫君生性纯良,亦是一种幸福,至于暗地里这些苟且,便交给朕来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