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明鸢苏珑《总裁夫人她又野又撩》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总裁夫人她又野又撩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我是囧囧

角色:顾明鸢苏珑

简介:虽说她和他只是商业联姻,没有感情基础,
但,这狗男人刚结婚就出国两年,还杳无音信?!
呵,很好
你走你的阳关道,老娘继续过我的小日子:夜店蹦迪,放飞自我!
但是……
问:生日当晚,被两年未见的老公抓到在夜店和小鲜肉一起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答:听话,自己洗白白去床上等着

书评专区

感染体:一切对故事情节没有作用的绿色情节都应该给差评,不过我没有看过这本书,只是看了评论,请勿当真

木叶:从日向开始谨慎:虽然很幼,但非常有潜力的火影同人,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对苟流上瘾,反正最近比较满意的几本小说都是差不多的套路,主角这种日向分家出身,待在木叶当乖宝宝,将来破除笼中鸟肯定会叛逃,并且主角是日向,女主是宇智波,这种套路好像经久不衰啊。期待别太监。

胜者为王:从我踢球你在意吗开始,一路走来,还是最喜欢唐尼!

总裁夫人她又野又撩

《总裁夫人她又野又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7章

为了给沈嘉礼足够的时间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顾明鸢选择泡了澡。

将整个身体沉浸在温热的水里,顾明鸢的理智也渐渐回笼。

说实话,顾明鸢也在反省自己今晚的行为是不是有点过了。

她跟沈嘉礼不过是一对纯商业联姻的塑料夫妻。

沈嘉礼身为沈氏集团的法定继承人,没结婚前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出差,满世界飞,连睡觉时间都见缝插针的安排在飞机上。

结了婚后,沈嘉礼就被集团调到欧洲开拓市场。

顾明鸢与沈嘉礼结婚两年,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

不过,对于这样的丧偶式婚姻,顾明鸢一直适应的很好。

老公常年到处飞,她一个人住着三层的别墅里,出入都有司机接送,没有门禁,没有婆媳问题。

她在市中心还有一套自己的单身公寓,偶尔不想回家,就干脆住在公寓里。

她这婚结的跟没结一样自由。

老公拼命赚钱,她拼命花钱,财富可以说比她没结婚前还要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顾明鸢每年甚至会花时间特地去一趟星城著名的千佛寺为沈嘉礼烧香祈福,希望他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这样她才能维持这样阔绰的买买买生活。

按道理说,她不应该对这狗男人漠视她的行径有什么不满才对。

顾明鸢心不在焉的撩着水,一时思绪万千。

……

半小时后,顾明鸢泡完了澡,开始对着镜子做日常护肤。

她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嗤笑了一声。

又没什么感情,较真什么啊。

可能是今晚酒喝多了,才莫名生出了点矫情的情绪。

做完护肤,顾明鸢走到门边,脚下微微一顿,贴在门上,竖起耳朵听了一下浴室外的动静,却发现什么都听不到。

依她对那男人的了解,他现在应该已经去次卧睡了吧?

这套别墅只住着他们夫妻俩,次卧的房间一直都是空着,但是房间一直都有人收拾,以便不时之需。

久别重逢的第一个晚上,就跟法定老公分房睡什么的……

只能说这死直男活该。

顾明鸢哼了哼,然后若无其事的打开房门,打算睡她的美容觉。

让顾明鸢意外的是,某直男并没有如她所想的离开,而是已经躺到了床上,身上还盖着她的粉色被套,手里拿着一本财经书。

顾明鸢充满鄙视的切了一声,心中暗骂狗男人装逼。

这不是在公主床上适应的挺好的吗?

顾明鸢目不斜视,自顾自的走到了另外一侧坐下,然后打开了床头的加湿器,再从床头柜里撕开一张睡眠眼罩,戴好之后这才躺下。

在外面蹦哒了一天,又喝了酒,回来还跟不太熟的老公勾心斗角的两小时,顾明鸢此时早已身心疲惫。

按道理来说,顾明鸢应该很快就睡着才对,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

将近两年没有与人同床共枕,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她感觉十分不习惯。

但又不能真的把沈嘉礼赶出去。

因为戴着眼罩,顾明鸢的身体感官更加敏锐。

躺下没多久,顾明鸢便听到男人合上了书,关了灯,然后就是床铺微微塌陷。

周围陷入一阵寂静。

隔着老远,顾明鸢都能闻到男人身上独有的气息,隐约带着几分攻击性。

孤男寡女躺在同一张床上,气氛难免会添上几分暧昧。

顾明鸢很想翻身换个舒服的姿势,但又怕这个多余的动作会让狗男人以为她在暗示什么,就只能硬生生忍着。

分开快两年,顾明鸢很清楚狗男人虽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正人君子,但也不是重欲之人,频率保持在一个礼拜一次,互相解决生理需求。

他出国两年,她也没去找过他,也不知道他都是怎么发泄的。

顾明鸢也不清楚他有没有找女人,反正她也不关心,只要没病就行。

顾明鸢揪紧了自己的被角,强迫自己将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干净,专心的酝酿睡意。

念念金刚经,念念大悲咒……

也不知道酝酿了多久,就在顾明鸢感觉自己快要失去意识之际,一只手从被子的另一端探了过来,将她的身体掰正,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覆压在她身上的重量,侵略感十足。

顾明鸢身体微微僵硬,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感觉眼罩被人掀开。

她不可思议的睁开眼,透过昏暗的光线,清楚的看见男人漆黑的眼瞳,沉静中带着几分她十分熟悉的欲念。

“你……”不等顾明鸢说完一句话,男人的薄唇便覆了上来,大掌也顺着高级真丝睡裙往上探。

顾明鸢憋红了脸,双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侧脸躲过男人的亲吻,气息不稳的拒绝。“我、我们还在冷战,不、不做。”

“明鸢,这是夫妻义务。”男人并未将她的拒绝放在心上,转而低头吻上她的侧脸……

略带清凉的吻,一点一点的点燃室内的温度。

在男人娴熟的技巧下,顾明鸢渐渐软了身子,立场也变得不那么坚定起来。

黑暗中,单薄的衣物一件件从被窝中抛出。

意识迷糊间,顾明鸢隐约听到男人拉开抽屉,紧接着是一阵拆卸包装的窸窣声。

“沈嘉礼……”直到最后一件遮羞物被褪下,顾明鸢声音微微颤抖的喊他名字,下一秒,身体便被充实感包围。

安静的卧室里只剩下两个人的交缠的呼吸声,都有些急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