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零之我是富一代》宋清儿宋叔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七零之我是富一代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清晰笔笔

角色:宋清儿宋叔

简介:一觉醒来,宋清儿穿越到了吃不饱、穿不暖的七十年代,还成了个孤儿
看着大家精打细算,却依然会饿肚子,宋清儿暗自庆幸——她自带物产丰富的空间,吃穿完全不愁
东家的大婶,你不用推销自己的侄子,我只招赘;
西家的大娘,你儿子长的太丑,我们真不配;
还有这位大佬,别老是跟在我后面,拿腹肌诱惑我了行不行……

书评专区

这不是娱乐:看白白的小说本质上不是看小说,实际上是听他侃大山。而白白这个作者本身呢,实际上是一个典型的外向细节型性格,幽默、对身边的人事物有细致的观察,所以当他聊娱乐圈,聊角色性格,还真有点意思,再加点幽默和黄段子,一个中年油腻酒桌男的形象跃然纸上(尽管他的生理性别可能是女的)。到这吧,懂得都懂,小说层面不用说太多,基本就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但是呢,本书非得涉及到他完全不擅长的键政和文化研究领域,只能说咱知识水平不够,就别强行吃粉红流量了吧。咱要批判赛博朋克至少了解了解它的哲学起源,就看了百度百科一顿输出真有点掉价啊。

在广袤的黑暗中:诡秘类似题材小说。其实在我看来,模仿闺蜜的作者都有一个通病问题,就是源于对不可名状的理解导致画风过于偏向沉重阴冷,一读小说就是黑暗墓地,祭祀仪式,神秘事件…蒸汽朋克,命如草芥,整体氛围异曲同工,很难在超出这个设定外去写一些东西。而本书不然,文风轻佻的同时把升级系统也做了一定的归整,门背后的世界这一有趣的隐喻加上时不时跳脱的角色骚话,使得小说阅读氛围没那么沉重,当然作为一个新人作者对某些情节可以稍加打磨,做个深邃直白的老千层去讲故事或许会更好。让读者产生:咦,原来你不是降智你是在挖坑,聪明如我看穿了一切~

文骚:文抄流,基本不需要费脑子来看的轻松爽文。哇,这本书的优书网评论区几乎全是诉诸作者人身的辱骂,甚至让我以为作者惹了什么水军公司,真是绝了。所以我姑且总结了下,书评区主要有以下观点:①作者上本书是屎,所以作者是屎。②作者是屎。③取名字这么随意,感情线安排还有毛病,作者你是弱智吧。前两种观点不提了,对于第三种观点,角色名字纯粹是个人观感问题,我看的时候一点都不在乎名字奇怪,毕竟我看的是故事。而作者在书中的感情安排在我看来确实是略显突兀和转折突然,但事实就是,你绝不能否认现实中就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况且作者的感情线描写还是有内在逻辑的。

穿越七零之我是富一代

《穿越七零之我是富一代》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8章

“姑姑,我们错了,不敢说了,不敢说了。”四个小男孩乖乖投降,惹谁都不能惹姑姑,姑姑生气了,大家都不帮我们的。

“行了,你们几个小崽子。”黄婶真的是被这几个小祖宗逗笑了,家庭和睦,她很知足的。

“黄婶,我这不是打了只兔子和野鸡嘛,我不会杀,所以我想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你把野鸡今晚煮了,给几个小家伙补补。”宋清儿看到一家人都是心里有数的,也不极品,也愿意分享出来,而且几个孩子真的是可爱,懂事。

“清儿,你说的什么话,我帮你处理了,你拿回去自己吃,家里有吃的。”黄婶不喜欢占便宜。家里虽然都想吃肉,但是大家都是明白人,都听黄婶的,自己的亲娘肯定不会害他们。

“婶子,我明白的,但是几个孩子得补补,这样吧,婶子,我的鞋子快坏了,我也不会做,你到时候帮我做一双鞋子,怎样?”宋清儿早就想好了理由了,自己本来也不会做。

几个孩子都在吞口水,大人也在吞口水,但是宋家的家教很严格,而且大家长还是大队长,不可以拿人民一针一线,所以也不会想着把这肉扒拉到家里来。

“当家的,你看呢?”黄婶拿不定主意就听大队长的,大队长最有威严。

“既然清儿不会做鞋,就帮她做吧。你们自己心里也有数,还是我们家占便宜了,你们以后有什么都帮清儿一把。”大队长看的很明白,宋清儿很聪明,而且心思也正,也是个有主意的,可以经常来往,家里人都是领的清的。

“好,就听当家了,清儿今天留下来吃饭,我煮土豆焖鸡给你吃。”黄婶煮土豆焖鸡是一把好手,家里人听到她做这个口水都要止不住了。

“耶~奶奶煮的土豆焖鸡最好吃了,甜甜喜欢。”

“耶~糖糖也喜欢,奶奶最好。”

“奶奶,以后我们长大了,也煮给你和爷爷吃”

“我也煮。”

“哼,我、我以后赚钱给爷爷奶奶花。”小宝生气,哥哥们每次都说的比他快。

“好好好,都是好孩子,奶奶给你们煮,你们要谢谢清儿姐姐,这肉是清儿的。”她要让孩子们做个知恩图报的人。

“谢谢清儿姐姐~”

“清儿姐姐真好。”

“清儿姐姐,以后我赚钱给你花。”

宋清儿真要被这六个萝卜头笑死了,都是贴心的孩子。

“大儿媳,你过来帮我处理猎物。”

“二儿媳,你帮我把锅给洗了,烧了”

“三儿媳,你帮我把菜给洗了。”黄婶吩咐着三个儿媳。

“好的,娘,这就来。”三个儿媳妇都是大气的,而且婆婆也不会压榨儿媳,还没有分家都要上交工资,但是婆婆每个月都会给每房5块钱,让她们手里有钱,谁不羡慕她们嫁进宋家,她们都很知足。三个儿子砍柴的砍柴,编竹筐的编竹筐,都很有规矩的做自己的事情。

宋清儿和宋秀丽就在院子里陪六个萝卜头玩跳房子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