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首富:农家福女傻相公》陆无双陆大为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娇宠首富:农家福女傻相公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宝大人

角色:陆无双陆大为

简介:穿成可怜小农女,有个傻相公也就罢了,
还有极品婆婆和病小叔,全家重担肩上挑,
小可怜她表示遭不住啊!
后来,她好不容易发家致富,
俊美傻相公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不傻了……

书评专区

神话起源:还行。创意不错评价:粮草

黑暗超神:作者一大忌讳:作者的话太多读者看书是为了娱乐,不是来看你的生活怎样怎样的书中可谈书里的情节,私货,求票等,切记少吹自己的逼书是好书,作者不好,粮草

我的心里只有家族:4.4\u002F5P社玩家狂喜!本来不怎么吃文野的,这本女主是个哲学装逼犯,有点缜岛圣护那味儿了。我永远喜欢这种微妙的圣人和罪人一念之差的感觉。

娇宠首富:农家福女傻相公

《娇宠首富:农家福女傻相公》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这户人家姓‘容’,几十年前来到这里,娶了当地媳妇就在这里落户了。

据说当家男人活着的时候是府兵,有几分本事,在村里大小是个人物,只前几年去世了,留下孤儿寡母。

这寡母就是中年妇人,孙氏,带着几个孩子生活,好在女儿都嫁出去了。

就是大儿子应朝廷响应投了军,小儿子才十岁,还病了,孙氏听村里人说冲喜顶用就找人卖个媳妇回来。

而陆无双要冲喜的对象,却是这容家的大儿子。

估计是没个人说话,孙氏说起自家情况来滔滔不绝的自怨自艾。

“嗝……”洗完澡的陆无双披头散发的捧着窝头打嗝,打断孙氏的话:“你大儿子不是投军了吗?”

她还怎么冲喜?

不会跟电视上演的一样,抱个大公鸡拜堂?

这也……太扯淡了。

看她愣怔,又吃了那么多的窝头,孙氏翻个白眼,把盛窝头的竹筐拉过来,不满道:“我还没说完,我家大郎回来了,家里可不是只有我这个孤老太太。你别吃了,知道你们那儿遭了灾,但也没这么吃的,地主家也禁不住你这么吃,没一点儿做儿媳妇的样子,赶紧收拾收拾,一会儿人该来了,已经够委屈大郎了,在错过吉时就是罪孽了。”

不用想了,所谓的吉时一定拜堂成亲的意思。

其实陆无双当初同意被卖,也是为了寻一条活路,打算着吃饱了好跑路,她的命运她主宰。

但现在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呢,还在人家村里,贸贸然跑一准被抓回来,而且这个孙氏吧,看着是个没见识的中年妇女,防备心还是很重的,自己的卖身契早早就被她藏起来了。

尽管如此,但想逃跑也不是没可能。

陆无双微微弓着身左右看,除了偶尔几声微弱的咳嗽外,就只有孙氏一个人。

她在院子里,对面就是大门,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跑?

可跑出去之后呢,去哪里?没钱寸步难行。

但这马上就要成亲的架势叫人心慌。

身体比思想要快,正天人交战,陆无双已经走到门口了,只还没拿开门栓,大门外就响起一嗓子。

“大郎娘,我们来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要跑路的陆无双被吓的一哆嗦,跳起来退一步,贴墙根儿站着。

“哎,来了啊。”

闻声,孙氏从灶房里跑出来,看新来的儿媳妇木头桩子似的抠墙,剜了一眼嘟囔道:“也不知道是傻是贼。”

马蜂似的,进来几个女人后又来了十几个人。

躲在一边的陆无双被拉扯这站在院子中间,有人给她挽了头发,耳边嗡嗡嗡的全是评头论足的声音。

猛地被推了一下,她侧着身子撞在另一个人身上。

在一片哄笑声中抬头,对上一张黑脸,面容很是冷峻,只他眼中的不耐烦和不高兴快要溢出来了。

还没容陆无双站稳,那人已经侧开,她差点就摔在地上。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哄笑。

陆无双觉得自己想咆哮,咬牙看向起哄的众位老娘们。

被人指着道:“哟哟哟,快看,生气了。”

“小丫头片子气性怪大。”

“还是个小孩儿呢,不知道厉害。”

“也不知道这孙氏能不能管教得了。”

眼瞅着大家伙说的不像话了,孙氏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过来扯了陆无双一下,呵斥道:“赶紧的,拜堂,一会儿天该黑了。”又转身把站在一边的男人扯过来。

男人身材高大,只瘦的厉害,还架着拐杖,低着头嘴唇抿的紧紧的。

从侧面看,能看见高挺的鼻子。但是个长眼的都看得出来这男人不乐意。

陆无双将男人看了又看,换来一个白眼后觉得是逃不了这一劫了;人在屋檐下都不得不低头,更何况现在形势比人强,咬牙,她跪在旧垫子上给上座的孙氏和一个排位磕了头。

只她站起来了,男人才刚跪下,夫妻对拜的时候像给对方磕头。

周围人的笑声能掀翻房顶。

就像她这个新媳妇是被一口袋粮食换来的一样,婚礼像扮家家,拜了堂,热闹看完了,众人也就散了。

天也黑下来。

陆无双坐在狭窄的屋子里,借着豆大的油灯打量另一个坐着的人。

他脸型棱角分明,五官端正,薄薄的大单眼皮,个头应在一米八左右,看着二十多岁的样子,可就是说不出来哪里怪怪的。

看,他又翻自己白眼了。

垂头坐着也不吭声。

都没她这个头一回嫁人的小姑娘大方。

观察了一阵,陆无双换个姿势,双腿岔开坐,让自己看着嚣张点儿。

男人似乎也在关注她,立马扭过头给个白眼,好像还哼了声。

怎么看,怎么觉的幼稚。

她干脆架着二郎腿,就不信这人还不吭声。

陆无双那腿抖了一遍又一遍,人家就真的不吭声,抱着拐杖沉默以对。

“哎,你是不是不会说话,是个哑巴啊?”

“你才哑巴,”男人反驳的声音又响又洪亮,梗这脖子与她对视,那不高兴的小表情,恨不得咬她一口。

不是哑巴啊,那这是闹哪样?

陆无双嘴角抽了抽,眯着眼睛看他。

对方一个大男人竟然学着她的样子,还哼哼。

“你,该不会是个傻子吧?”她想到了这种可能。

要不然这人好好的,长的蛮端正的,怎么就要卖个外来媳妇,看村里人的态度就知道,会被瞧不起,许多人家就算穷也不轻易买媳妇,就是怕被人瞧低了。

“你才傻子,”似乎戳中了男人的燃爆点,陆无双话音一落就被推了一把。

“你出去,这是我的屋子。”

男人拖着伤腿,扯着陆无双的胳膊拉到门口,一把甩了出去不说,临关门前朝院子里还大声喊道:“我不要你做媳妇。”

风中凌乱的陆无双真是觉得自己……日了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