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子璇林叔《替嫁当天,我的植物人老公醒了》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替嫁当天,我的植物人老公醒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夜凉人

角色:沈子璇林叔

简介:她一心只想逃离沈家,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答应替姐姐出嫁
嫁的,正是那位已经成了植物人的顾家少爷
可她没想到,她这位老公,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顾总,麻烦你装弱要装得更像一点

书评专区

庄园革命:6.3分?设定崩坏,战力崩坏,这奇葩世界普通人竟然还能大规模发展?

妖女哪里逃:主角穿越后,背景强大,天赋一流。能力还是比较突出。获得了上司和同僚和亲朋的一直肯定。跟好几个女人纠缠不休,包括女鬼。应该是后宫流吧。好几个破案的副本,总感觉怪怪的,又是小人物拯救世界的那种美国孤胆英雄。中元节与阴年阴日,还碰上了月食,首都这种附近,都有大量的阴气业力阴兵封闭,争权夺利没人管。暗中的黑手都谋划几十年了。关键节点出漏子,主角背着女鬼被城隍选中拼了老命去补漏,这样的烂朝廷不如垮了算了。这是难得看到主角取胜而心生不愤的。作为穿越者,多次险死环生听天由命被人推着走。这种性格的主角目前小说中已经很少见了。目前流行的都是躺平签到,苟一波,十里坡剑神,稳得出奇……虽然有各种缺点,但是,给个三星还是没什么问题。

杀出矩阵:起源:作者写了六本书,一本大纲遁,两本烂尾,两本太监……剩下一本还在写……本本有个好开头,然后就随心所欲地写。上上本《硬核危机》,写到后期有点起色就给掐了。读者提有坑没填,作者反怼「其实在最初的设定时,老鱼我就没有打算在这部小说填这两个大坑」……WTF

替嫁当天,我的植物人老公醒了

《替嫁当天,我的植物人老公醒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要嫁妆

顾云深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幽暗的眼睛像是深不见底的深渊,透着浓浓的阴戾。

沈子璇吓得后背瞬间出了一层冷汗。

“沈子璇,你又在乱说什么!”沈慕江呵斥了她一句,转头向顾云深赔罪:“子璇年纪还小,不懂事,说错了话,云深你不要见怪。”

顾云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父女:“令千金说的对,我确实是个残废,配不起她,幸好婚约解除了,要不然我会耽误沈家继承人一辈子。”

他冰冷的声音,让沈子璇脸色更加难看了。

“不,不是……”她蠕喏着想要辩解,顾云深没打算听下去,直接让沈月西推着自己离开了厨房。

关晴神色着急地握着沈子璇的手:“你刚刚怎么会说出这种话,顾云深就算腿废了,也不是我们家可以惹的起的。”

沈子璇回过神,声音尖利又任性:“妈,刚刚是沈月西那个贱人激我,要不是她诱导我,我不可能说出那番话的……都是她,都是她的错。”

关晴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转头看向沈月西的背影,眼里全是狠毒。

回到客厅后,顾云深之前装出来的温和全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冰冷阴沉,周身气压低的吓人。

沈月西以为沈子璇那番话还是刺激到他,在他耳边小声道:“医生说你的腿能治好……”

“万一治不好呢?!”

顾云深打断她。

“如果治不好,我这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所有人都会嘲笑你,说你的丈夫是个残废,到时候你会怎么办?”

他凝视着沈月西,一双眼睛像是深不见底的深渊,黑沉沉的一片虚无。

沈月西突然轻笑了一声:“那有什么,不过比我早几十年用轮椅,以后我老了,说不定还要靠你教我。”

顾云深看着她明艳的笑容愣了一下,心头的阴郁突然一下子就散开了。

他抬起手,轻抚着沈月西的头发,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看来留下她,也许是个正确的决定。

沈慕江回到客厅,看到两人的互动,心里松了口气。

“月西能被顾总喜欢,我这个做爸爸的也就放心了。她从小不在我身边,但是月西性格安静柔和,最孝顺乖巧,比我那个不争气的大女儿优秀太多了……”

沈月西听着他虚伪的夸奖,心里呕得慌,她在沈家待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得过一句好,现在他为了讨好顾云深,什么恶心话都能往外说。

“哦?看来沈总很疼爱月西!”

顾云深突然打断他的话,意味深长地说道。

沈慕江愣了一下:“那……那是当然了,她是我最小的女儿,我当然疼爱她。”

“这样啊!”顾云深眼神莫测,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月西进顾家的时候,我还昏迷着,没有给她一个正式的婚礼,我觉得很惭愧。”

“哪里,月西根本不在乎这些虚的,据我所知,月西对顾总很崇拜,能嫁给顾总,她就已经很开心了,对吧,月西!”

沈慕江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沈月西,希望她能表个态。

“这可不行!”顾云深突然勾唇一笑:“当年确定顾沈两家联姻的时候,我顾家可是拿好几个大项目作为诚意,沈总也给沈子璇15%的沈氏股份作为嫁妆……”

沈慕江听到这里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既然结亲的人都换了,那这15%的股份是不是该给月西比较好。”

话音一落,沈月西诧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顾云深,这是给她要嫁妆吗?

“这……这……”沈慕江顿时感觉眼前一阵晕眩。

当初让沈月西替嫁的时候,他最高兴的就是沈家这15%的股份保住了,万万没想到顾云深刚醒来,就开始打这股份的主意,还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沈慕江心口在滴血,刚准备开口说话,只见沈子璇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

“爸,不行,股份是我的,你不能给这个小贱人!”

“沈小姐请闭嘴!”顾云深低沉的声音里满是威严,眼神冰冷地看过去:“月西现在是我的妻子,顾家的少夫人,你一口一个小贱人,是看不起我们顾家?”

沈子璇吓得眼眶通红,连忙往关晴身后躲:“妈,沈月西要抢走我的股份,你跟爸爸说,让他不要答应。”

关晴也很慌,她不能让股份落在一个外人手里,也跟着劝道:“这,这么大的事,我们应该商量一下……”

顾云深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直接看向沈慕江:“看来,沈总做不了沈家的主?”

沈慕江哪能在他面前失了面子,对母女二人训斥了一番,让她们不要插嘴,随后转头,略带谄媚地看向顾云深。

“顾,顾总,我之前也给月西准备了嫁妆!”他说的有些含糊,企图蒙混过去。

顾云深十六岁混迹商场,早看出了他的意图,叹了一口气:“月西也不是非这15%的股份不可,但是我听说月西进顾家的时候,被一辆小黑车送过来,连衣服都没带几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