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开棺见喜(云七夕子隐哥哥)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穿越之开棺见喜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水烟萝

角色:云七夕子隐哥哥

简介:白天是资深中医,晚上是盗墓贼
一手治活人病,一手挖死人财,云七夕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丰富多彩
却不想,戴了一个墓主人的玉扳指就穿越了
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古代,她重操旧业
盗墓这职业,投资少,见效快,最关键的是,永不被淘汰
谁知竟给自己淘来一个新的身份——国公府的二小姐
本是皇上钦定的太子妃,可太子大婚,花轿里坐着的竟是这二小姐的姐姐
呵,真有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他们好了,渣男配渣女,绝配!
可皇上旨意又来了,既与太子无缘,那就嫁给晋王吧!
皇上,您还真爱乱点鸳鸯谱!是王爷又如何,就那货那副高冷的样子,谁爱嫁谁嫁去
等等,那货手里戴的那个玉扳指,怎么那么像害得她穿越的那一个?
于是,从那以后,晋王爷的身后多了一只跟屁虫
“爷,你这玉扳指卖给我可好?”
“你买不起
”某人高傲挑眉
心里问候过某人的祖宗后,云七夕又挤了丝讨好的笑,“爷,你开个价,咱不差钱儿

某人扫她一眼,气定神闲,“此物无价,只传子孙

云七夕瞬间风中凌乱

书评专区

超级机器人分身:遍布于每个角落的百度百科实在是非常影响阅读感官,每次都不得不使用绝技――一目十行,然,绝技用的太多,伤眼伤身又伤脑,右上角的X正在向我招手。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前面还好,小职员心态我也能理解。工作的地方你的前辈你叫他老哥老兄我也能理解。毕竟为了继续苟着隐藏自身不露馅。在反乡遇到一个燕赤霄的人,这名字懂的都懂估计个重要配角,但你喊他燕大哥。你他妈万年道行。他配得上这声大哥吗??对自己一点b数都没有

仙人俗世生活录:作者没突破啊,他的书都是这种题材。不过就本书而言,还好。

穿越之开棺见喜

《穿越之开棺见喜》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一半,那不是二百五么?你丫的才二百五。

“为何?哦,我知道了。”云七夕恍然大悟地拖着长音,随即扬起了唇角,“你放心,我的把柄不是还在你的手里么?我是被动的,你是主动的,你怕什么?”

单连城未否认她的话,只道,“一个月后,如果你还活着,就来取剩下的一半。”

废话!冲着这一笔横财,她也不会那么短命。

咦,这意思是打算放她离开了?

云七夕心花怒放地在身后比了个胜利的姿势,脸上却笑得云淡风轻。

“戈风,送云二小姐回去。”单连城对戈风道。

“是。”戈风答。

单连城又看向云七夕,“即便云二小姐没死,太子的婚礼也已成定局。”

云七夕愉快地扬了扬眉梢,连声音都轻快了。

“那有什么关系,你以为我当真会代替二小姐嫁给那个负心汉吗?未婚妻尸骨未寒,转身就可以去娶别的人,这样的渣男,倒给我一万两,我都不用考虑。”

正要走,又似又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对了,我的包可以还给我了吗?”

单连城看了戈风一眼,不一会儿,戈风就取来了她的包,外加那二百五十两银子。

云七夕高兴地接过,将银子一股脑儿倒进了自己的包里,掂了掂份量,那嘴边的笑意就绽放了。

正高兴得合不拢嘴,只听单连城淡淡道,“若是云二小姐死而复生之后,性情大变,恐怕就会活不过一个月了,那剩下的二百五十两银子,恐怕也就无福享用了。”

回味着他的话,云七夕颇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他这是在提醒她,她的性格太不符合云二小姐的身份?

笑容深了几分,她唇角的梨涡若隐若现,闪闪发亮的眼睛里透着一抹自信。

“放心吧,扮猪吃老虎嘛,容易。”

说完,她将包往背上一扔,从容转身,大步走出了帐篷。

不远处,一匹马打了一声响鼻。

“云将军,你还好吗?”夜色下,传来关切的小声问话。

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两个人。云冲一手牵着马,另一只手撑着树干,弯着腰在作呕。

云七夕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隐在了暗处。

呕了一会儿,云冲直起身子,朝着那个人摆摆手。

“我没事。”

“云将军,不如让小的驾车送您回去吧?”那个小兵建议。

云冲摇摇头,固执地跨上了马,拉了拉缰绳。

“不必了。”

说完,他一夹马腹,马儿奔了出去。

云七夕从暗处走了出来,望着云冲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轻轻一勾唇角,回头对戈风说道,“我想你不必送我了,给我一匹马就好。”

不一会儿,一匹油光大马被送到了她的面前。云七夕摸了摸油滑的马鬃,一脚跨了上去。

还好以前从不爱消停,马技练得不错。这相当于考了一本古代的驾驶证啊!

云七夕想了想,从包里拿出一锭银子来,向戈风抛了过去。

“这些银子还给你,算我买了这匹马了。”

戈风接过,一脸愕然地抬头。只见她眉梢一抬,盯着前方邪气地扬了扬唇角。

“驾!”一声娇喝,马儿奔了出去。

哼,她宁肯要二百四,也不要二百五啊。多难听!

想着将要面对的一切,她的眼底聚起了一道锐光,于是屏气凝神,专注地盯着夜色深处,朝着刚才云冲的方向跟了去。

后天是太子大婚,在这之前,她得跟着云冲回趟国公府。

云七夕走了之后,戈风重新回到了单连城的营帐里。

“她走了?”单连城端详着手里的东西,随口问道。

“嗯,她要了一匹马,还大方地给了一锭银子。”戈风回道。

单连城静静地听着,视线停留在手里的东西上没有离开。翻来覆去看了好一阵,突地,一道光从里面射了出来。

瞧着那道亮光,单连城的眼底蓄起了一丝深意。

怕被云冲发现,云七夕并没有跟得很紧。

盗墓这一行,不仅要有很好的视力,还要随时做好面对各种突发状况的准备。同时听觉也要极其敏锐。所以,即便隔着很远的距离,她也能辨别马蹄声的方向,绝对不会担心走错路。

即便喝了酒,云冲骑马还是很沉稳的,但夜黑风急,又加上半分醉意,他一路都没有发现身后有一匹马跟着。

到了京城时,已经是第二日的晌午,眼见着云冲进了国公府,云七夕沿着国公府转悠了一圈,瞄好了点,便悠哉悠哉地找了个饭馆吃了点便饭,又去京城各处转了一圈,熟悉了一下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