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妃惊华:相府有恶女初长成》季倾歌苏鸢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嫡妃惊华:相府有恶女初长成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笙歌回

角色:季倾歌苏鸢

简介:她本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父亲是权贵,母亲是才女,姐姐是京城第一美人;
兄长饱读医书,前程似锦,生活更是无忧无虑
一朝灭门,府里上下几千性命无一生还,一杯毒酒,也断送了她的一生
重生后,她深谋远虑,勇斗极品,只想保住亲人性命,让他们活得更好!
只是,当她遇到那个屡次帮助自己摆脱危机的男人,原本坚硬的心,不知不觉就变软了……

书评专区

超级战士系统:小众养成文,建议代入系统视角养成主角,不喜勿入。作者的脑洞可以给五星,但注意细节的话会感觉有点弱智……总体来讲,算是很特别的系统文,没看过的可以试一试。粮草

火枪未能击穿裤袜:干草★★★与《诡秘之主》风味很相似但背景放在了架空中国的蒸汽朋克时代而且男主开后宫,套娃反转很多的悬疑推理,杂糅元素非常之多。开局剧情极度慢热,然后一股脑就生硬甩出十几个配角来,每个配角都还有自己的上帝视角插叙背景故事。这是一种不太网文的写法,龙套的回忆杀没必要,主角不该知道也不关心,这种喧宾夺主减少了爽度。作者想讲的东西太多,内容极其丰富就只能压缩再压缩,很多时候就是以大纲的形式干巴巴地念出,体验不是很好。伏笔密密麻麻,但收束时的高潮却因为平淡直叙念白原因不带劲。很多时候机械降神简单粗暴,都是一种我看穿了你看穿了他的看穿、坐视螳螂捕蝉的黄雀后面还有老鹰和猎人之类,多几次就有些厌烦了。前三卷文风变化相当之快,相当不统一。而且两度写崩,只好猝不及防开二周目、三周目,相当于烂尾重写新的一部新的小说了。从第四卷开始渐入佳境,可以跳过前三卷直接从三周目开始,此时的主角已经不再冷血无情、虚情假意,而真正学会了爱人,有后宫情节了。就把前三卷当成练笔的废稿吧,《希灵帝国》等小说前后也判若两书。这本书平稳完本,下一本书作者应该能总结得失,写出一本更好的小说了。作者资深足控,对丝袜研究颇深,每次品袜论足的段落都是不折不扣的经典。女装、百合、人兽这些情节也让同样的lsp狂喜。

重启全盛时代:起点销量第二来看看优书网的评论。女作者标签

嫡妃惊华:相府有恶女初长成

《嫡妃惊华:相府有恶女初长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12.滔天的恨意

而季沉是府中暗卫之首,办事又是个机灵的。

季遥之颇为大方的将季沉叫了进来,让他跟着季倾歌走了。

回到倾城院,季倾歌便让季沉去调查一下林欢这个人,如果查不到,那就从杜管事的远房表妹这层关系查起。

既然给杜管事写的信中用林欢的署名杜管事晓得,那便证明林欢这么些年来并未换过名字。

季倾歌的眼里掠过一丝淡淡的嘲讽,倒是个蠢的,不过倒是方便了自己。

季倾歌在家也是休息了这么多天,倒是该上女学了。

京城之中的女学,是专门为着官家的的千金准备的,平民百姓却是无法进去的,平民百姓有平民百姓的学堂。

上女学前日夜晚,季倾歌突然忆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她叫来琳琅,“琳琅,你可知这京中百姓用的稻草,是哪里购来的?”

琳琅不解季倾歌为何会对这个感兴趣,但想了想,道:“奴婢听兄长说过,在京城的西郊有几处稻草庄子便是这京城最大的供应商。”

“琳琅,你兄长平日和这些供应商有交往吗?”

“或多或少能有吧,兄长是在一家粮食店铺当伙计,粮食卖了,稻草便低价售给了这些供应商。”

季倾歌从她放在柜子里的一个首饰匣中拿了几张银票出来,递给了琳琅,“琳琅,你拿着这些钱去寻你兄长,为我做一件事情,将那几间稻庄全部收购,如果实在不行,也将这银票给那老板,便让那老板以后若真要卖了稻庄,也只可卖给我们。”

琳琅接过银票,愈发觉得小姐处事越来越奇怪,越来越让人猜不透。

季倾歌下了轿子,步伐从容的进了女学,凭着记忆来到了她前世学习的那间屋子。

此时屋中已经来了不少官家千金,而这其中,最为耀眼的,当属那个一身浅素青色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的女子。

应乐蓉年长她一岁,眉眼间自成一股千娇百媚的风韵。

身上披着水蓝色的翠烟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肤如凝脂,脸上挂着笑容。

她站在那里,和身旁的女子说着什么,脸上眉飞色舞的。季倾歌攥紧了拳头,努力的去压制那滔天的恨意。

季倾歌却一直不喜欢她的相貌,太过妖艳娇媚了些,说得不好听些,一看便是做姨娘做小妾的料子。

一语成谶,季倾歌想不到,日后她的这个想法真的会变成现实。

此时,一身石青色直裰的夫子捏着一本半旧的书走了进来,还站着的千金们顿时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坐好。

夫子见众人都坐的端端正正的,便开始讲课。

“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夫子念完论语中的这句,便停了下来,问大家对此句有何看法。

然后便见应乐蓉一脸跃跃欲试的举起手,夫子笑着叫了她来回答。

应乐蓉站在那里,亭亭玉立,她的脸上是满满的自信:“孔子说:讲信用要符合于义,符合于义的话才能实行;恭敬要符合于礼,这样才能远离耻辱;所依靠的都是可靠的人,也就值得尊敬了。”

然后得意的扬了扬头看着夫子。

“意思分毫不差,你便再来说一下当时所作此句表明了作者什么态度。”

应乐蓉懵了,态度……她能把解释背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都还是在现代的时候老师罚了她写了多少遍之后她才背下来的。

态度……谁没事记那干嘛……应乐蓉心里不住的泛着嘀咕。

夫子见她表情变幻莫测的,便知道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复又道:“那你便来说,这句中的义是什么意思?”

应乐蓉又愣了,义……义是什么意思,这她上哪知道?

夫子此番脸色是有些不对了,厉声呵斥:“只会死记硬背,却不过是囫囵吞枣而已,没有丝毫用处。”

季倾歌心想,她还真是和前世一模一样的爱出风头啊,没想到居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听得夫子言“哪个学生可以说说作此句的态度?”

季倾歌自告奋勇的站了起来,夫子见状,脸色好了一些,“你且说来看看。”

季倾歌微微颔首,“孔子的弟子有子在本章所讲的这段话,表明他们对信和恭是十分看重的。信和恭都要以周礼为标准,不符合于礼的话绝不能讲,讲了就不是信的态度;不符合于礼的事绝不能做,做了就不是恭的态度。这是讲的为人处世的基本态度。”

看着夫子稍微好转的脸色,季倾歌继续道:“义是儒家的伦理范畴。是指思想和行为符合一定的标准,这个标准就是礼。”

“说的好,好一个思想和行为符合一定的标准,你是哪家的?”夫子连连拍手,被季倾歌的这一番话所取悦。

季倾歌状似不经意的朝应乐蓉看了一眼,果然看见她美丽的小脸都有几分扭曲,季倾歌只觉得一阵愉悦,然后移开视线。

“夫子,学生是城东季家的。”

“好,好,季家的千金果然颇有乃父的风姿。”夫子又夸了她几句。

京城之中只有两个季家,城东的相府,城西的大理寺少卿府。

应乐蓉看着季倾歌的如花娇颜,眸中带着阴郁,这个小姑娘她当然记得,相府的千金。

之前夫子便多次的捧她而踩自己!

她还真就不信她能懂那么多,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想到这,她不屑的撇开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