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废材逆袭:神医帝妃本无双》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废材逆袭:神医帝妃本无双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米晓唐

角色:慕雪晴慕大小姐

简介:作为21世纪的特工宠儿、圣手毒医,却突遭意外;
穿越后,她成了府里的废材三小姐,正好遇上贱女渣男轮番上阵,
还陷害她盗取国师宝物,想让她被处以极刑!
她怒了,就凭你们,就想弄死她?尽管放马过来,她奉陪到底!
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可怎么还有个美男主动送上门?
——“小野猫,无论你在哪,我都会找到你,你永远都只属于我

书评专区

超级电脑:记得前期不错,有2个女主好像,后期有点崩盘了。。。没看了

大宋第一状元郎:杨霖走到龙榻前,看了一眼赵佶,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冷声道:“官家,臣做了这么多,未曾想还是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这天下指望不上你们,我自己来吧。”

见鬼的不科学:分别看了对于作者书里写核平朝鲜的百米海啸剧情的正反方的意见。即使按照粉丝洗地【不核平朝鲜中国更危险】的论调也​说不通。设定也是作者写的,这充分暴露了作者的PG位置。试想,如果是墨西哥得到灵异武器,瞬间毁了古巴,并向美国提出领土诉求,美国没有反制手段,联合中国核平了墨西哥,海啸推平了美国沿海,最终受益是中国,这样写行不行?行的,为什么作者不这么写呢?把反派给朝鲜,把灾难给中国,把利益给美国,这就是作者的屁股啊。

废材逆袭:神医帝妃本无双

《废材逆袭:神医帝妃本无双》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梦泠,你怎么这样说话呢!作为大姐,我当然要关心你们啊!”夏阳雅静依然笑容满面,只是内心却掀起了一丝波动。

以前的夏阳梦泠除了唯唯诺诺,根本就不敢说很多话,就算说话也不会像这样,令人措手不及。

这几天,她一直在等消息,虽然得到了她想要的消息,但是听说是夏阳梦泠要求解除婚约,并且整个人都变了,于是她就迫不及待想过来看看是不是真的了?她压根就不相信太子会被她逼成这样,只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护国大使的出现导致的。

于是,夏阳雅静内心那一丝波动归于平静,仿佛不曾出现过一般。

“大姐现在看到我很好了,你可以走了。”夏阳梦泠对于这种深藏不露的白莲花讨厌得不要不要的,冷冷地下逐客令。

这么会装,在二十世纪一定很擅长演戏,未来的奥斯卡小影后非她莫属了。

“大姐,救我,我腿好痛,啊……”夏阳晓露现在的样子犹如待宰的羔羊,看见夏阳雅静没有一点救她的意思,而夏阳梦泠也下了逐客令,顿时心急如焚。

夏阳雅静现在才低头看向被夏阳梦泠踩在脚下的夏阳晓露,蓬头垢面,跟街上的乞丐差不多,哪里还有光鲜亮丽的夏阳二小姐的样子,眼底的嫌弃之色与幸灾乐祸一闪而过。

“梦泠,你先把晓露放开吧!我相信晓露以后也不会那样对你了。”夏阳雅静依然微笑道,一副站在公道立场的样子。

但她心里不知道多开心,要不是要维持大姐的形象,她早就想说,活该,平时趾高气扬,仗着家主是亲爹就无法无天了,特别是还对属于她的太子穷追猛打。

“以后也不会那样对我了?大姐,同样是姐妹,那你那时候为何不帮我?”夏阳梦泠伸手撩起一撮墨发把玩着,怡然自乐,冷眸随意瞥了一眼夏阳雅静,但脚下的力度依然不减。

夏阳梦泠仔细观察夏阳雅静与夏阳晓露的表情,一时之间也猜到一丝丝波涛汹涌。如果没有猜错,那就是两姐妹同时喜欢上太子,为了博得太子的青睐,暗地里的争斗戏码不知道上演了多久吧!

夏阳梦泠唇角露出一抹弧度,眼底透着一丝恶趣味,“既然如此,那我何必多此一举,我最喜欢看热闹了。”

“梦泠,我……我也是事情过后才听别人说的。”夏阳雅静伪装的笑容出现一丝裂痕,本以恢复平静的心此刻也被荡起了一层层惊慌的涟漪,疑有扩大的趋势。

夏阳雅静美丽的瞳孔透着一丝探究,“难道夏阳梦泠以前都是装的?根本就没有傻,那么……”。

夏阳雅静越想越害怕,看向夏阳梦泠的眼神也变得飘忽不定,就是不敢面对夏阳梦泠那双仿佛看透一切的冷眸。

“大姐,你说谎,你明明就是站在暗处看热闹。”夏阳晓露此刻也不向她求救了,眼神露出一丝恶毒,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大吼道。

“晓露,你不要乱说,全夏阳府的人都知道我对梦泠最好了,我怎么可能任由梦泠被欺负呢?”夏阳雅静害怕自己的事情被戳穿,顿时板起脸。

“大姐,你敢发誓,你没有吗?”夏阳晓露也是被逼急了,说话都咄咄逼人了。

夏阳晓露狠狠地看着夏阳雅静,那眼神满满的都是轻蔑。其实她心里对夏阳雅静的讨厌比对夏阳梦泠的还要多,因为太子好像对她有好感。

在夏阳晓露心里,够胆跟她抢太子的人,不论是谁,都是可恶的敌人。

她一定不会放过。

“我……我……梦泠,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夏阳雅静同样狠狠地刮了一眼夏阳晓露,连忙对夏阳梦泠解释。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站在夏阳梦泠面前,感觉就像没有穿衣服一般,从外到里都被看得一清二楚,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私。

现在,夏阳雅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心像沉入了海底一般,冰冷冰冷的。

难怪太子会被夏阳梦泠退婚,难怪夏阳梦泠可以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保存自己,靠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

一个三言两语就可以让人露馅的人,一个周身散发着冷气流的人,如此沉着冷静而又云淡风轻的人,根本就不是废材。

夏阳雅静看向夏阳梦泠的眼神,连伪装的淡定都没有了,有的只是惊恐与慌乱。

不过,看见夏阳晓露被虐得那么惨,她又觉得异常大快人心。

果然,女人心,海底针。喜怒哀乐,反复无常。

“有没有,我心里清楚明白。”夏阳梦泠看也不看夏阳雅静一眼,云淡风轻地说道。

夏阳雅静听到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她都知道了?

“梦泠,晓露她肯定是痛到语无伦次了,你不要相信她。”夏阳雅静努力压制心里的慌乱,眨巴着眼睛,那眼角还有眼泪若隐若现。

“哈哈……大姐,别装了,再装就过了。”夏阳晓露突然大笑一声,不顾蓬头垢面的样子,仰起头对夏阳雅静说,声音中充满了讽刺。

夏阳梦泠觉得是时候了,她突然松开踩在夏阳晓露腿上的脚,站在一边,双手环胸,一副准备看热闹的样子。

额前,几缕青丝随意地垂下,淡淡的笑容,仿佛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夏阳晓露,你乱说什么?”夏阳雅静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胸口剧烈起伏。

夏阳晓露并没有察觉夏阳梦泠已经松开她了,怒火冲天的她伸手抹了一把脸后,指着夏阳雅静就滔滔不绝起来,“夏阳雅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买通管家,克扣夏阳梦泠的月钱,还找人好好招待夏阳梦泠的伙食……”

“贱人,住口。”夏阳雅静心急了,伪装彻底撕裂了,走上前就打了夏阳晓露一巴掌。

“啪”的一声,在这寂静的院子里是那样的清晰。

浓烈的战火弥漫整个院子,两个女人的战斗随时随地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