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仇七《太子妃在部落当团宠》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太子妃在部落当团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宋象白

角色:小七仇七

简介:她是部落的小团宠,人生的日常就是受宠,受宠,受宠和放羊!
什么?系统让她去当太子妃?
她才不去嘞,她放羊不香吗!什么深宫宅斗、踩低上位,甚至情场谋爱……都不是她想要走的剧情呐!

书评专区

漫步在武侠世界:主角在数个武侠世界轮回,这没什么,这本书的特点在不同世界的风格设定,比如在射雕里面主角像“楚留香”,笑傲里面像“陆小凤”,大唐里像“叶孤城”,缺点是这些所谓的形象和主角猥琐的作为形成强烈的反差,,人物根本立不起来。主角本质上就是猥琐好色的人,小说里就是在换着花样的勾引女人,只要是漂亮的妹子不管正邪是非统统收入怀中,再加上低幼的文笔,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仿极品家丁的风格来写书。好多人说这本相比其他的无限流武侠还是不错的这么挑剔就没书看了,要我说没书看了就去玩玩游戏,看看电影,打打球,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这些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小说上面?书不行也不要放低自己的标准

终末之城:我一直觉得网文圈有些网文,确实是写给他们自己那个圈子看的,很多宅文,或是同人文,像我们这些不怎么关注动漫二次元的人来说,确实看的没头没脑的,很多梗都看的云里雾里。确实,有些作者写作一贯一个风格,有他的粉丝追随,不过对我们这些没怎么接触这类文风的人,有点不“友好”。这本书,一个给我一股很浓郁的装逼风格,就是所有描述和文笔着墨都是在提升猪脚的逼格,武力值,外形,旁人的视角,而且还夹杂着淡淡的伪文艺范。所以,一股傲娇装逼伪文青的猪脚就出现了,全书感觉都是围绕猪脚的装逼而展开,剧情干,人设也很干,前后很多逻辑不合理,而且偏宅文了,这种感觉很不舒服,侧重点有点偏了。喜欢的人喜欢,我不喜欢

狩猎大清:因为@薛定谔的猫这个人的存在,我给此书打★,以对冲评分٩(๑^o^๑)۶有些人恨汉族恨得要死,却装出一副中立的样子,可是水平不行,素质不合格,字里行间透出的怨望和不忿怎么都遮不住,倒是让我们看清楚了这些人的丑恶嘴脸。

太子妃在部落当团宠

《太子妃在部落当团宠》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7章

准备仗剑走天涯,等功成名就之后来报恩的叶不器,迷路了!

他没有走到镇上,却走到了草原深处。

在河边取水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动静,一回头,居然是一头大牦牛,就在他身后。

他被吓一大跳,一头栽进河里了。

然后顺着河流,漂到了仇七面前的水窝里。

他若是生活经验丰富一点就知道,去河边取水,必须选择水流平稳的地方,就像是仇七选的这个水窝,这样万一不小心掉进水里,也不会立刻被冲走,还是有机会游上岸。

不过叶不器显然没有什么生活经验。

他被仇七救上岸,躺在河边的草地上,喘着大气,望着天边最后一抹夕阳,呼吸着空气中的青草味,听着水流哗啦啦的声响,还有身边的羊咩咩叫声。

这一瞬间,他完全不想动,就想这样躺着,再也不走了。

不过天会黑。

天黑了还在草原上,遇到的就不是牦牛,而是土狼了。

所以叶不器还是起来跟着仇七往回走。

草地上滴落着水。

也散落着小姑娘稚嫩好奇的声音。

“先生你不是在家休息吗?怎么又掉进河里了,还好遇到了我,不然先生你就要被冲走了,我记得我们部落的二牛,就是被水冲走了,尸体三日后在另外一片草原被找到的。”

叶不器的头上的冠帽被水冲走了,鞋子和佩剑还在,头发湿哒哒的。

他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偷偷离开了,尴尬的道:“我本来想出来看看风景,结果不小心掉河里了。”

仇七:……骗小孩。

掉河里也不可能冲到她面前,先生应该是走很远,然后掉河里,才能恰好飘到她面前。

这样一想,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那个声音说的奖励,居然是同一个先生。

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遗憾。

叶不器听到叹息声音很心虚。

他回到仇家,门口躺着的受伤的少年,看到他眼神惊讶。

“我去看风景,不小心掉河里,多亏了小七救了我。”叶不器第二次解释,理直气壮了一些,他不想让人知道他本来是想一走了之的。

受伤的少年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不过表情似乎有点欢快。

然而叶不器总觉得他的眼神,似乎是知道什么,应该是错觉,毕竟这只是一个小部落的小孩。

天黑黑的时候,仇七爹娘和大哥才回来。

仇光亮满脸笑容,还没有进门嗓门就传来了:“小七,快来看阿爹给你带了什么。”

小七听到声音跑出来,看到阿爹手上居然拿了一个包子。

小七口水瞬间呲溜的流下来了。

跳着想要拿那个包子。

阿爹举着手捉弄了一下闺女,看她跳了半天,才把包子递给她。

居然还没有硬,显然是一路抱着回来的。

包子是黄羊镇上一家酒楼卖的糖包,里面有一种甜菜,咬开香喷喷的面皮能吃到里面甜丝丝的味道,还嘎嘣脆,对仇七来说,算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没有之一。

拿上包子的仇七,并没有一个人独吞,她记得一次她生病了,整个人都烧糊涂了,是二哥给她带来的一颗甜甜的果子,二哥说是树上摘来的,可是仇七见到二哥身上衣服又破了,明显是和人打架了。

所以她只是小心翼翼的嗅着包子,满足的多嗅了几口,然后去后院,把包子递给了二哥。

“二哥你吃,阿爹说你受伤了,给你买的,吃了就快好了。”仇七专注的看着二哥,努力不去看手里的包子。

看到一家人回来,叶不器想到自己留在屋子里的银子,连忙去拿,却不想听到这样一番话。

明明前头,看到那小丫头对着那个包子,像是野狗见到肉一般,飞扑过去。

拿到包子之后也是小心翼翼的抱着嗅着,如同世上最重要的珍宝,可是她居然把这包子递给她二哥。

叶不器这一刻拿着自己收回来的银子有点羞愧。

而且自己被这家人救了两回了。

两次救命之恩,如何报答?

……

二哥看着小七拿过来的甜菜包,并没有接受,他知道小七喜欢。

不过仇七也是很执拗的,最终,兄妹俩一人一半吃了。

仇七少吃了一半糖包,但是心情还是很好的。

“二哥,你快点好,等你好了就可以去赚钱,给我买好多好多甜菜包吃了。”

二哥:……

嘴巴还是甜甜的,伸手揉了揉小七的脑袋。

“谢谢小七。”

仇七忽然愣住了。

因为她脑海的声音又响了。

“尊老爱幼是太子妃的品格之一,宿主礼让兄长,获得衷心感谢,奖励一只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