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展颜展颜《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六月离歌

角色:龙展颜展颜

简介:她是执掌三界法度的驱魔龙族,那几个老家伙却说她行事乖张,
贪图享乐,让她修身养性,她就被迫穿到了个将死之人身上
原主被推出去殉葬,家人想用原主一人之死,换来满门荣耀
想让她做殉葬皇后?行啊,那你们可得有命来享受这荣耀!
——嘀!皇后一日体验卡!第二天直接晋级太后,让渣渣们乖乖跪下!
等等,这个摄政王……怎么怪怪的?

书评专区

星辰变:星辰变带给大家的这种世界观,引起了众多笔友模仿,包括星辰变后传,这种培养出一个世界的想法确实很刺激很有快感。而且西红柿大大一般都是三观正,规规矩矩的文风,算是很经典的一类文了。不建议新手去模仿,因为几乎没有什么突破点,不过对于ID已经有不少粉丝的笔友来说,还是有很多借鉴之处。比如我就抄袭过猎取世界中鸿蒙之气的片段,当然,很多书中我都发现了这一点。。。

问题少女来自十年前:村长的新书,写的很有趣,挺温馨的,不得不说村长的一身才华全在都市言情上了……强推! ——————2018 9 07————————新章出现的这个世界变动,不由得让我有了一种石头门的既视感……原来主线是救人啊……

予懦弱者以铁之心:中二,我忍龙傲天,我忍文青病,我忍……看在同时攻略香香和绫波的份上,这些我都可以忍……但是!但是!!但是!!!真嗣不做人了为了保护eva世界主动离开?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再找到这个世界?吔屎啦!

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

《倾世龙女:摄政王独宠她一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路上,郭姑姑瞧了其中一名御林军一眼,道:“阿铜我知道你家中是杏林世家,一会若是瞧见她伤势过重,给她开点药,面子上总要周全的!”

那御林军一愣,“不至于吧?莫非龙长天不要命了?”

“以防万一,毕竟下命令的是主子,可下手的是下人,为了讨好主子,这一下手就没个准的,谁知道会弄出什么破事来?”郭姑姑冷漠地道。

“反正一条命是有的,皇太后也说过,只要有一条命入宫就是了,其他的,管她那么多?反正迟早是死人一个!”阿铜也同样冷漠地道。

郭姑姑没做声,这也是事实。皇上执意要皇后殉葬,让皇太后大为恼火,所幸龙长天献计,趁着皇上昏迷,让皇太后以皇后统治后宫不力为由降为贵妃,然后再娶新后入宫,并且自荐了自家女儿。

而当时,她只觉得人心怎可凉薄至此?亲生父亲竟然为了讨好皇太后而让自己的女儿去送死。她承认,当初刚出宫的时候看到龙展颜,她心中有一丝怜惜之情,也因为如此在龙展馨欺负龙展颜的时候,她代为出手教训龙展馨。

只是,那一缕同情心到底不如银子实际,她虽身在宫中,可家人都在京城,一家人都盼着她的银子过活。

回到屋子外,两名御林军瞧见石阶下的斑斑血迹,惊得疾步窜了上去,阿铜低头闻了一下,脸色惨白地抬头看着郭姑姑,“是人血!”

郭姑姑脸色发白,怔怔地道:“疯了,这龙长天疯了!”

阿铜急忙冲进去,另一名御林军阿铁也紧跟着冲了进去,只余郭姑姑站在院子里,浑身冰冷。

她的贪念,到底是害了自己害了人!

这么多的血,若说那人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奇迹了。

过了一会,两人退了出去,心有余悸地道:“她睡了,看样子没事!”

郭姑姑又是一怔,“怎可能?这些血是谁的?就算不是她的,那龙夫人怎会轻易放过她?闹了一场,她还睡得着?”

“那两个丫头呢?”阿铜问道,“这些血,该不是她们的吧?”

郭姑姑疾步走向下人房间,掀开窗户看到两个丫头在各自的床上已经入睡了。

她走回来,道:“那两个丫头也在屋中,真是奇怪,今晚那老夫人使开我们,不是要教训龙家大小姐么?”

“莫非良心发现?”阿铜嗤笑道。

“不会!”郭姑姑淡淡地道:“龙夫人只是表面和善的人,那日我见她看龙家大小姐的眼神,是充满了怨毒,现在伤了她的亲生女儿,她又怎可轻易罢休?”

阿铁耸耸肩,“算了,这将军府乱七八糟的,我们只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其余的,管他呢!”

郭姑姑点点头,“就这样吧,你们轮流换班,今夜之事,幸好是虚惊一场,这银子明日还是送回去吧,否则出了什么事,我们也脱不了干系!”

阿铜阿铁表示没有异议,石阶上的一滩血已经叫他们心惊胆战了,银子是重要,却远不如小命要紧。

三人说完,各自都回去了。

漆黑中,龙展颜静静地站在窗户后面,喃喃地说了一句:“好玩,确实好玩,这古代的生活,也不见得乏味啊!”

三人都不知道,因为他们无意识的良心发现,逃过一劫。

他们又怎会知道,那内室的女子,曾有过怎样“嫉恶如仇”的性子。

第二日一早,宫中便来人了,让将军府早做准备,明日辰时,礼亲王与礼部尚书前来迎接皇后娘娘入宫。

消息一下,众人心中都有数了,皇上怕是不行了。

龙老夫人早起的时候问了嬷嬷昨夜的情况,嬷嬷早已经去叶德柔那边了解过了,丫头婇篱说叶德柔病倒了,一整夜高热,口中净说胡话。

而龙展颜那边反而没有任何动静,主仆三人都没有损伤,而龙展颜今日一早还大模大样地去了前厅用饭。

龙老夫人听了嬷嬷的回禀,沉默良久,道:“罢了,传令下去,准备颜姐儿入宫事宜!”

“是!”嬷嬷应声下去了。

龙展馨知道叶德柔从展颜处回来,以为叶德柔教训了展颜,急忙赶过来问起其中过程,只是来到门口,被婇篱拦住,说夫人病了。

“发生了什么事?”龙展馨虽然鲁莽,但是也不是愚笨,见婇篱神色凝重,便知道有事发生。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夫人从大小姐处回来,就一直痴痴呆呆的,时而冷笑时而惊恐,请了大夫,大夫说是受了惊吓。”婇篱回答说。

“惊吓?谁给她惊吓了?谁敢啊?”龙展馨眉头凝了起来,生气地问道。

“还有谁?自然是大小姐了,只是奴婢问夫人,夫人一个字都不肯说,不过当时奴婢在门口,听到夫人在屋子里尖叫了一声。”

“好你个龙展颜,看我不打死你。”龙展馨怒气冲冲地说完,转身领着几个丫头就走。

她直奔展颜屋子而去,人还没冲进去,就怒喊道:“龙展颜你给我滚出来,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母亲都敢欺负?”

阿铜见到她,冷冷地道:“被惩治了一次还不知道害怕,可见是惩治力度不足。”

“你这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迟早我会把你的手手脚脚全部砍下来。”龙展馨冲阿铜怒道。

郭玉贤从里屋走出来,见龙展馨来闹,微愠道:“二小姐,请你自重,否则,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叫龙展颜滚出来。”龙展馨风风火火地便要往里闯。

郭玉贤冲阿铜打了个眼色,阿铜正欲上前拦截,却见展颜从屋子里走出来,她径直走到龙展馨面前,定定地看着她。

龙展馨怒不可遏,扬起手就要打下去,展颜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往前一推,龙展馨身子咕咚一声滚下石阶,头磕在石阶下花圃的砖头上。

展颜看都没看她,只吩咐郭玉贤,“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从现在开始,我不要见到她进入我屋子范围三丈之内。”

郭玉贤被她眼中的冷然镇住,急忙道:“是!”

阿铜阿铁拖着哀嚎不已的龙展馨走了出去,丢在门口,冷冷地道:“再有下次,就不是摔一跤这么简单了。”

阿铜做了一个杀人的手势,配合眼里的杀气,吓得龙展馨顿时止住了声音。

丫头们扶起龙展馨,急忙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