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曹春雨凌芳菲)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救赎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华云1

角色:曹春雨凌芳菲

简介:七年前的一桩连环杀人案,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刑警队长康正义停薪留职,回家照顾植物人妻子;花季少女顾念童被迫辍学,混迹社会,成了一名盗窃高手
一个是聪明正义的帅大叔,一个是离经叛道的美少女,为了寻找线索,她们联手追查真相,一步步揭开谜团

书评专区

神煌:如果提起开荒,那就绕不过此书,算是代表作吧。《千军》是老物,太监不说,大纲姐姐自杀真是坑人,你看现在的作品,推妹推姨推老娘的大有人在。至于《君临》,开局很好,后面水漫金山,且我总是代入不能,看了几次都是中途弃书。而到了《神煌》,算是作者最为成熟的作品了:就是纯粹的爽文,就是要踩人打脸无敌天下。纵有不足,却掩盖不了看着很爽的优点。至于如今的《山河》,在我看来,反而不如《神煌》,写爽文太纠结害人害己啊!

声优养成大师:主角刚穿越到一个声优事务所做经纪人,这时候上级财团的领导来开会。主角心想:派来个钦差太监。还没见面无冤无仇就把人比做太监。主角喊领导好,领导点点头。主角:这让郝平忍不住抬了抬眉头,不过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也是个成熟的成年人了,这种明显会吃亏的时候并不会表现出自己的不满。人家已经点头了好吧,你还指望人家跟你寒暄,鼓励你?你长得丑想得倒美

无限十万年:这书是一本十分好的搞笑分类图书,里面最有意思的一个梗是作者曾经说的一句话——“我自认为在同期作者里写的不错”。恩,这不是最有意思的,最有意思的是,这句话的单章后来他又删了。

救赎

《救赎》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春江市火车站。

站前广场走来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儿,漆黑的脸堂带着股稚气,灵动的双眼透着聪明,大冷的天,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黑色夹克和一条蓝色的牛仔裤,不知从哪儿弄了一双女士的棉拖鞋拖拉在地上,发出“嗒嗒嗒”的声音,他抹着鼻涕悄悄的跟在了顾念童的身后。

顾念童三拐两拐,走到了停车场深处,四下里瞄了一眼,见没人注意,摸下银环耳坠,俯身蹲到了一辆宝马车旁。

也就一分钟的样子,车门打开,她迅速的滑进了车里,将车门轻轻带上。

躲在不远处的男孩儿机警的四处看了看,然后猫腰来到宝马车旁,也跟着上了车。

“童姐,你真牛!”小男孩满脸羡慕的说道。

顾念童抓过扔在驾驶座上的棕色皮包,一边翻看一边道:“小黑,大军找到没?”

“没……”小黑心虚的说道,“叫大军的人很多,可是都没在江边卖过香烟和棉花糖。姐,他长什么样儿,或者全名叫什么?”

顾念童眉头一皱,甩过脸来,训斥道:“知道长什么样,叫啥名字,还用得着你找?”

“是!”小黑噘着嘴低下了头。

“接着找!”顾念童厉声道,“最近有什么事儿没有?”

“有!”小黑仰起脸,很兴奋的说道:“前两天站前广场丢了个小女孩儿,叫春花,刚三个月。”

顾念童低头翻看棕色皮包里的东西,没言声。

小黑念叨了一通,见顾念童没兴趣,咕哝了一句:“老鳖头一转手赚了六千多呢,他倒是赚了,可俺们就倒霉了,最近火车站附近查的可严了,好多兄弟都被逮了进去,我有三天没开张了。”

男孩说着说着,神情暗淡下来,肚皮不争气的咕咕咕叫了起来。

顾念童将皮包里的钱和手机,还有一枚戒指塞进口袋,又在车上胡乱的翻腾着,“那就换个地儿,为啥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

小黑嘿嘿齐牙一笑,道:“正准备换呢,不是怕姐你找不着我,该着急了嘛!”

顾念童哼了一声,已经把车翻了个底朝天,再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她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钱和刚到手的手机,扔给小黑,“你就是钻地缝里,我也能揪出来,手机稳当点儿出手,值个两三千,别让人坑了。”

小黑兴奋的接在手里,连声道谢。

“滚吧!”

“哎!”小黑像一条黑泥鳅一样,顺着车门的缝隙,滑了出去,三晃两晃便没了人影。

顾念童等小黑走远了,也跟着下了车。站前广场正中央的大屏幕上在滚动播放着巨幅的寻人启事,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儿出现在屏幕中间,胖嘟嘟的十分可爱。

广场上的巡警和保安果然比往日多了不少,隐隐的,她瞧见还有不少的便衣,扫视着每一个可疑的人。

她不敢久留,急匆匆的钻进了地下通道,一直来到了江边。

阳光温暖,照在皑皑的白雪上,江滨广场聚集着不少人,顾念童仔细看了看,一群穿着红色马甲的人正在散发传单,大部分都是老人,马甲后面印着“等你回家”几个黄色的大字,黄字下面是一串网址。

广场正中央的巨型雕塑下,摆着不少看板,上面贴着数不清的寻人启事,她驻足看了一会儿,忽然记上心头,走到一个发传单的中年女人跟前。

“姐,你们这是帮人找孩子的组织吗?”

中年女人四十左右,气质优雅,穿着考究,举手投足都带着高贵的气息,脸上一直擎着笑,和蔼而慈祥。

顾念童看着眼熟,好半天才想起电视上见过,她叫周灵,春江市有名的慈善家,最近几年一直致力于寻找被拐儿童。

“是啊。”周灵很热情的答道。

“那你们能帮帮我吗?”

“你?”周灵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顾念童,“你怎么了?”

“我也找不到家了……”顾念童说着话,哽咽的落下了泪。

“是嘛,”周灵很是吃惊,将顾念童拉到一旁,关切道:“孩子,跟我说说,咋回事?”

“七年前的事儿了,我只模糊的记得我爹叫大军,个头不高,中等身材,当时领着我在这块儿卖棉花糖和香烟。”顾念童指了指广场,“我贪玩,跑到江边去玩水,一直玩到天黑,后来叫一个老太太领走了,就再也没见过我爹。”

周灵极为同情的拍了拍顾念童的肩膀,让她填了一张表格,最后道:“我们会尽力帮你找,但是信息有限,你也别抱太大希望,回去好好想想,还有什么印象比较深刻的事儿,到时候联系我。”

周灵说着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写在一张纸条上,递给顾念童。

顾念童刚要塞进口袋里,却冷不防被人一把抓了去,扭头一看,康正义黑着脸,攥着纸条往江堤的方向走了,周灵惊愕的愣在了原地。

“我的事儿,你少管!”顾念童不满的嚷道,跟着康正义拾阶而上,站在江堤上。

江水缓缓流淌,夹杂着不少冰块,潮湿的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般。

“不准找大军!”康正义极为严厉的说道,半晌儿,他缓和了语气,“找个工作去吧,人生的路很长,不要白白浪费了青春。”

顾念童却不以为然,冷哼了一声。

“你看,”康正义抬手指了指江面上的冰,“那些冰看起来不大,可实际上,你如果潜到江底去看,就会明白,其实下面的冰块大的可怕。”

“那我就要看看,它到底有多大。”顾念童执拗的说道,“把纸条还我!”

康正义攥了攥拳头,“不”字还没出口,忽听身后传来呼天抢地的哭声,那声音撕心裂肺,痛断肝肠。

他下意识的扭头回望的功夫,顾念童夺回了纸条。

广场上一个三十多岁的憔悴女人,正举着春花的照片,哀嚎着跪在广场中央,冲着路人不停的磕头。

“救救我的孩子吧,求求你们了,她还小啊,求求你们啦!”女人砰砰砰的在地上磕头,额前血迹斑斑。

“有这份力气,还不如自己去找!”顾念童冷漠的说道。

康正义则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周灵和几个穿着红马甲的老人围上去,一边劝说着,一边想将春花娘拉起,可怎么也拉不动。

路人一见这场景,都泪目而立,表情像是被冻僵在脸上,写满了难过。

“起来吧,你这样不解决问题,警察已经在找了,很快就会有消息!”康正义来到春花娘跟前劝说道。

春花娘无动于衷,依然哀嚎着磕头,两只眼睛充满渴望的盯着每一个人。

康正义注意到离着春花娘不远,一个带着雷锋帽的中年男人正一口接一口的抽烟,细杆的煊赫门燃的很快,袅袅散去的烟雾里,他满脸嫌弃的看着春花娘。

“他是警察,你找他就对了。”顾念童抬手指了指康正义道。

春花娘眼睛一亮,双目聚焦到康正义的身上,一把抱住了康正义的双腿,“警察同志,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春花……”

康正义瞪了顾念童一眼,试着想将春花娘扶起,“我以前当过警察,不过已经辞职五年了。你的事儿我听说了,大家都在帮你,放心,很快就会有线索!”

一旁的顾念童闻听,表情陡然变得僵硬,不敢相信的看着康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