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乔烈武昭国)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李想想

角色:乔烈武昭国

简介:乔烈干架的时候被一板砖给拍穿越了,成了大夏国一小兵
直面冷兵器互搏的原始战场,他只能继续拿出那股不要命的狠劲——
不想死,就得把敌人往死里干!
至此,乔烈开始了他不一样的古代人生,不知不觉,也混了个风生水起!

书评专区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我看很多书中人类在面对自然中有妖魔鬼怪等不利的情况时都很纳闷,或许那个时代人已经忘记如何这些单现代人应该会有办法吧。我们的祖先早就有一条方便有效的方法了那就是火。放火烧山哪怕是夏季无法让不含油脂的树木燃烧但秋冬绝对可以,在森林草地一把火过后也许其他动物能活下来但才狼虎豹绝对不行,隔个几年来一次不仅能获得一次收获还能断绝一些精怪

快进到3077:前期还行后面就有点无聊了,剧情缺乏主线全靠作者强行推动,安排的痕迹太明显了主角的人设和行事风格都不符了辣鸡玻璃心作者,粉转黑了,怕这个老太监作者成绩不好切掉开着自动订阅养了大半年,昨天开始看发现了一些缺点特意去书评区吐槽了一下,然后就被永久禁言了,合着我花了钱连吐槽都不允许是吧?

玩家之心:突然转变画风,毒的我差点起不来

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

《从战场归来后,我成了一代皇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9章

“疼~嗯~”

荆秀儿看着一脸痛苦的乔烈,手足无措。

“你哪里疼啊?我给你吹吹吧?”

乔烈睁开眼,就看见一个有红脸蛋的妹子,鼓着腮帮子,像只仓鼠一样跟他大眼瞪小眼。

“噗”荆秀儿没想到乔烈突然醒了,嘴里的一口气不小心喷了出来,气流挤开闭着的嘴唇,发出类似放屁的声音。

“哈哈~啊,疼死老子了。”乔烈被逗笑了,只是笑了一下就疼的差点哭了出来。

荆秀儿赶紧恢复了正常,看到乔烈眼睛里都含着泪了,想必是真的疼的紧了。

“你,哎,我去找我爹问问,你忍忍啊。”

荆秀儿跑出去了,乔烈为了分散注意力,开始打量他周围的情况。

这是一间小木屋,墙壁上,挂着几张皮子,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还有一把大弓,目测弓身将近两米。

“这谁的啊?真酷。”

男生就没有不喜欢武器的,尤其是乔烈,在前世就特别迷恋兵器,什么两节棍,三节棍,甩棍,匕首,

凡是能买到的,乔烈几乎都有收藏,只不过他的经济水平,买到的也不是什么好货。

“喜欢?等你伤好了,给你试试。”

闻着声,乔烈抬眼看去,门外进来一个魁梧的大汉,穿着一件类似马甲一样的无袖褂子,露出古铜色的手臂几乎比乔烈的大腿都粗。

“我靠,巨人卡里?”乔烈惊讶的看着荆宝山,这家伙太强壮了。

荆宝山走到乔烈跟前,蒲扇大的厚实手掌掀开了乔烈身上盖着的薄被,查看了一下他的胳膊和腿。

“断了几根骨头,都接好了,只要你别乱动,就不会长歪,别担心,你年岁小,恢复的快,以后也不会落下什么病根。”

“大哥,是你救我了吗?谢谢你啊。”

乔烈是真心感谢,他摔成了这样都没死,运气真是不错。

荆宝山皱了皱眉头,一脸的不悦:“你跟我闺女差不多年纪,叫我大哥成什么样子?叫大叔!”

“大叔?”乔烈看了看荆宝山,这大汉看起来也就三十几岁的样子,怎么感觉叫叔这么吃亏呢?

乔烈忘了他已经不是前世的他了,这个小身体,也只不过十几岁的样子。

“你家是哪的?要不要我去给你家里人送个信?”

乔烈被荆宝山的话拉回了现实,想想他突然穿越到了这,哪还有家,一时情绪有些低落。

“我没家,也没有家人。”

“那你就安心在我这养伤,对了,这牌子是哪来的?”

荆宝山没说什么,拿出一个小木头牌,正是乔烈身上戴着的那块伍长的牌子。

“这是我的,我刚从战场上下来。”

“啥?你的?”荆宝山这才认真的看了一眼乔烈。

“小小年纪,就上过战场,不错,好好留着吧。”荆宝山摩挲了一下牌子,把它放在了乔烈的枕头下。

“你好好养着,有啥事,就喊我闺女,我出去给你弄只鸡补补。”

那块小木牌,似乎让荆宝山对乔烈更加热情了一些,他嘱咐了自己闺女几句,就拿下墙上的大弓出门了。

荆宝山一走,没了人说话分散注意力,那生不如死的疼痛又开始折磨起乔烈。

乔烈忍不住的低声哀嚎,一边叫一边骂:“萧冲,老子记住你了!”

直到天落了黑,乔烈喊不动了,也骂不动了,疼的连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恍恍惚惚的,感觉有人用凉丝丝的帕子,给他擦了擦头脸上的汗。

又过了一会,一股若隐若现的香气飘了过来。

荆秀儿端着碗清亮的鸡汤,看了看乔烈干裂的嘴唇,轻轻舀起一勺喂他喝了一点。

“萧冲是谁啊?”

荆秀儿听乔烈骂了这个人一下午,那些骂人的话荆秀儿从来都没听过,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就那么会骂人。

“是个傻X,”乔烈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哦”荆秀儿不懂什么叫傻X,看乔烈这样子,也知趣的没再问。

一碗鸡汤,乔烈喝了三分之一就喝不下去了,

“妹子,就没有止疼药啥的,给我来两片吗?”

“止疼药?有这种药吗?”荆秀儿一脸单纯。

乔烈看了她一眼,想死的心更强烈了。

“你要实在受不了,明天,我去山里给你采点麻叶,回来煮水给你喝。”

荆秀儿凑近乔烈,悄悄说道:“这个麻叶煮出来的麻汤,喝完了人会飘起来,就什么疼都不觉得了,只是爹爹说了,不能常喝,会中毒的。”

难道是大麻那种东西?

带着期待,乔烈熬过了刻骨铭心的一夜。

一大早,荆秀儿就挎着小篮子出门了,两三个时辰之后,终于采回了她说的麻叶。

乔烈没见过新鲜的大麻长什么样,他催促着荆秀去给他煮麻叶水。

过了一会,一碗黄绿色的汤水端到了跟前,一股不太好闻的味也跟着传了过来。

乔烈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让荆秀儿喂了他小半碗。

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左右,那股麻麻的感觉在身体里开始蔓延,身体果然没有那么疼了。

大脑也轻飘飘,乔烈像是喝醉了一样,不自觉的嘴角带笑,流出了汗珠子,活像个傻子。

荆宝山昨天送了一只鸡回来之后,就又进了山,

打了两头野鹿拖到镇上连皮带骨贱卖了50两,这50两还没捂热乎,就给乔烈换成了药和补品。

等他拎着大包小包的回家,一进小木屋,就闻到了麻叶的味道。

心里暗叫一声糟糕,冲进里屋一看,那小子果然已经开始对眼了,口水顺着嘴角哗哗往外淌。

荆秀儿吓的抱着碗站在一边,看到荆宝山回来,顿时呜呜哭出声来:“爹,他喝了麻叶汤,为啥成这样了?”

“你给他喝了多少?”

“半碗,他疼的厉害,我就…”

“哎,你个傻闺女,这是喝多了中毒了。”

眼下已经这样了,荆宝山也没过多批评荆秀儿,姑娘也是好心,可这中了这个毒也无药可解,现在就等这小子自己醒吧。

瞅了瞅剩下那半碗汤水的颜色,也不知道熬的这么浓,一次又喝了这么多,能不能给喝傻了?

下面村里有户人家的傻儿子,就是不小心把麻叶当菜吃了,变的傻乎乎的。

希望这个小子,没那么不走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