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绅林欣《贴身医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贴身医王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半夏

角色:陈绅林欣

简介:雇佣军军医陈绅,退伍之后守着爷爷留下的诊所两年,两年之后,为了知道父母的死因加入全世界最大的医学公司,服务于该公司的线下,同时因为战友的求助进入了一家房地产公司,从此多彩的生活开始了……

书评专区

猴传奇:接口卡的作品向来反人类。本书主角前生是人,今生是猴子,既吃人,也吃猴子,真是反人类、反社会呀。 相比之下,靠抽大麻烟修炼抽坏了脑子就算不得什么了。 注意混乱邪恶流的作品,往往犯下三点大忌:“行事太过于违反道德的主角等等,会让读者感到不愉快”、“在作品当中过度强调作家本人的主义主张而非登场角色”、“不想要取悦读者,把读者放在敌对位置上”。只有接受了混乱邪恶的设定,不先验地把主人公一方当成“自己投入感情的角色”,才能体会这一流派小说的乐趣。虽然这种乐趣有点恶俗就是了(笑)。

从木叶开始逃亡:不知晓火影剧情的现代人穿越到火影,以前世医学知识和理性思维作为金手指,无法接受忍界“人吃人”和对小孩子就要上战场的迫害,认为木叶是恐怖组织的迪化开头十分有趣。经历了队友笼中鸟和队长白牙自杀,合情合理地坚定了离开木叶的决心。一路苟到影级后叛逃木叶,带领傲娇宇智波妹子+病娇日向妹子双原创女主一起种田搞建设,目测要推翻一国一村制度。独具一格的同人小说,顶着俩常规毒点写出的频道畅销作。事实证明,只需要文笔和故事好,不知晓剧情和原创角色完全没有负面影响,反而因此多出了不少新奇的碰撞~

伏波:能看的种田争霸文,女强。得不带脑子看,就是那种,凤傲天似的,干啥啥都顺利,卖啥啥都好卖,打仗纯靠胡扯的文。配角和反派强行降智,稍微细想一点儿就觉得很脑瘫,女主甚至还是前世女特工穿越【。】优点是不带脑子看还挺有乐子的,节奏把握得还行,能看下去。还没看完,看完了如果有新想法再改评论。4.16修改评分真是晕了,为什么写女强的作者都能这么奴性啊,非要配个嫖娼男主,什么毛病啊以后还是等完结了再一口气购买吧,真的无语5.12麻了,怎么这么点破事儿还有续集,真就遇事不决抑郁症呗?另外腿毛能不能不要让洁党背锅了,不是洁党也不会喜欢嫖娼男主的好吗???哪怕骂女拳让女拳背锅呢,我还有代入感一点。这么喜欢共情男人就不要来吃女强这碗饭行吗,好好写耽美它不香么?

贴身医王

《贴身医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他怎么死的

“柳婶,你……你干什么呢,我来交房租的!”陈绅大喊了一声,急忙躲到了一旁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身后。

“我管你来干什么,你敢欺负老娘的女儿,老娘打死你!”柳婶像是发了疯似的,拿着扫帚用力的挥舞。

陈绅实在是没办法了,见到柳婶又是一扫帚下来,一把抓住了身旁这个西装男的袖子,用力一拽,将男人拽到了自己的身前。

啪的一声,扫帚直接敲在了这个男人的脑袋上。

男人怔了一怔,看着脏水顺着脑门流下来,脸色显得有些阴沉。

柳婶也傻了,愣了两秒,立马将扫帚收了回来,一把丢到了地上,她瞪了陈绅一眼。

“臭小子,老娘待会再跟你算账!”柳婶气冲冲的看着陈绅。

西装男板着个脸:“柳女士,我再跟你说一遍,如果你今天不把钱还上的话,明天一早,公安局就会来人。还有,就你这种欠款还打人的恶劣态度,我可以起诉你的!”

柳婶的表情有些不好看了,连忙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管你是不是故意的!赶紧还钱吧!”

“诶诶诶,等会,什……什么还钱啊?”站在后面的陈绅拉了这个西装男一下,假装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西装男擦了擦脸上的脏水,他不擦还好,这么一擦,半边脸都黑了。接着,他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打开文件夹递向了陈绅。

“她一共欠银行与医院九万人民币,今天是最后还款日,你是他什么人?你要替她还吗?”西装男看着陈绅。

陈绅撇了撇嘴:“呃……我是他房客,这钱我可还不了。不过……柳婶,你借这么多钱,干嘛用了啊?”

在陈绅看来,医院就算花钱,也花不了九万啊,这么多钱,难道那些医生给柳玥开的是仙药啊?

“关你屁事!”柳婶瞪了陈绅一眼。

陈绅撇了撇嘴:“怎么能不关我的事呢,柳婶,咱们好歹相处了两年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心你一下也是正常嘛。”

柳婶估计还在气头上:“那你有本事你帮我还了呀。”

“咳咳,就算要还,我也得知道这钱用去干嘛了呀?”陈绅开口说道。

“这位先生,柳女士这几年在医院花了整整八万多块钱,全部都给她女儿看病用了。”另外一个西装男开口说道。

陈绅愣了一愣:“全花在医院了?什么破医院啊?这么坑的?”

说着,陈绅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柳玥:“小玥,去,把你看病的那些清单和你吃的药拿出来。”

“先生,你要干什么?”

陈绅答道:“什么干什么?小玥得的那是哮喘病,药物就能控制的,你们医院开的都是仙药啊?”

几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说道:“先生,我们都不是医院的,也不是银行的,我们是代理收款,医院开什么药我们可不管。”

陈绅一脸不爽:“你们还能不能有点人性了,这钱我能还上,但我总得知道这钱花哪些地方了吧?要换做你们,让你们替人还钱,你们不得看看这钱干什么去了?”

这话出口,几个男人都沉默住了。

一旁的柳婶更是用着怀疑的目光看着陈绅,这小子,昨天还穷得吃方便面呢,今儿个就说能帮自己还钱,鬼信呢?

不过,柳婶却是没有阻拦,这些要债的,是一点情面都不讲,要真这么下去,明天自己还不得被抓到公安局去?得了,陈绅闹归闹,要是能把这些家伙给打发走了,那自然是最好的。

想到这儿,柳婶看待陈绅的目光变得温和了一些。

过了一会,柳玥拿着一个袋子走了出来,袋子里装着不少药品,陈绅拿过袋子,从袋子里拿了一张清单出来,看了两眼,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靠,一瓶复方甘草片六十块?你们医院怎么不去抢呢?”陈绅狠狠的瞪了眼前这些人一眼:“还有,给哮喘病人开止咳药,小玥,你感冒了吗?”

柳玥连忙摇了摇头。

“投诉!一定要投诉!”陈绅大声的说道:“这什么狗屁医院,这分明就是乱开药!”

“先生,医院的事情我们可管不着,我们就是来收债的……”那个一脸黑的西装男开口说道。

“收什么债?这钱花得不明不白的,我们为什么要还?就算是走司法程序,我们也能有理!我不管,我们要投诉医院,等投诉完了,到时候还款最少会少一半,你们现在把债收了,我们到时候找谁说理去?”陈绅没好气的瞪了这个男人一眼。

男人顿时就没话说了。

“另外,你们要走司法程序,那就走好了,明天就算去公安局了,我们也照样有理,大不了把事情闹大。要真闹大了,我看以后谁还敢去那个医院看病?”陈绅骂骂嚷嚷的说道。

“……”几个男人顿时就没辙了,陈绅这一手移花接木也太狠了一点。

这几个男人只负责要账,可这家伙却要投诉医院,而且,要是真的如他所说,医院乱给病人开药,那事情闹大了,对医院影响肯定不好,到时候自己的工作也很难保住了。

“先生,那……那你想怎么样?”

“什么叫我想怎么样?这医院乱开药,乱收费,你们又不是受害者。我跟你们说,我们明天就打电话投诉这家医院,弄不好我们还要起诉,具体的债款明细,你们等我们起诉完了再来收!”陈绅大声的说道。

“那……那得等多久啊?”另外一个男人撇着嘴说道。

“等多久那得看法院啊,你问我我知道个屁啊?”陈绅开口说道。

那个带头的男人撇了撇嘴,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先生,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们再逼着还债,那的确没什么道理了。这样吧,我最多再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之后,不管这个债款明细有没有变化,我都会再来,到时候,这笔钱必须补上!”

听得这话,陈绅对着柳婶做了个眼色,似乎在询问一个星期够不够。

“咳咳,那……那就一个星期,一起星期之后,我一定还钱!”

“行,这可是柳女士您自己说的啊,别到时候又没钱,我们就只是代理收债的,您每次都让我们难做。”男人一脸无奈的说道。

“那好,那我们先走了。”男人显得很憋屈,债没要到不说,还被打了一扫帚,换做是谁心情都不可能好受。

陈绅咧嘴一笑:“几位慢走不送。”

送走了几个男人,陈绅回过头来看着柳婶,心里想着,自己帮了柳婶一个大忙,柳婶应该不会再刁难自己了吧?可刚转过头来,嘴角的笑容就凝固了,柳婶正用着杀人一般的目光看着他。

“陈哥,你太厉害了!”柳玥咧嘴笑了笑,满是崇拜的看着陈绅。

陈绅咧嘴笑了笑:“小意思小意思。”

说着,陈绅还下意识的看了看柳婶,生怕柳婶再拿起扫帚。

“陈绅,你别以为你帮了我忙,我就不会把你怎么样,我告诉你,一码归一码,我女儿的事儿,我跟你没完!”柳婶说着,撩起袖子就要动手。

陈绅连忙摆了摆手:“柳婶,别啊,我……我没做什么啊。”

柳婶目光一瞪:“你还想做什么!”

“妈,陈哥没有对我做什么,我……我昨天是忽然病发了,陈哥就给我做了个人工呼吸。”

“你个蠢丫头,你都被他吃豆腐了,你还帮着他说话!”柳婶指着柳玥骂了一句。

陈绅见状不妙,立马跳开了话题:“对了柳婶,那个……我把房租给你。”

说着,陈绅从兜里拿出自己准备好的钱,递向了柳婶。

柳婶就是典型的爱钱,见到这么陈绅掏了这么多钱出来,眼珠子都直了,她一把将钱抓了过来,诧异的看了陈绅一眼,似乎在疑惑,这家伙怎么忽然就有钱了?

“咳咳,柳婶,要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小玥,这是给你买的。”见到柳婶开始数钱,陈绅对着柳玥做了个眼色。

柳玥迟疑了两秒,还是接过了陈绅手里的东西。而陈绅,将东西一给,转身快步就要离开。

“臭小子,你给我赶紧搬走,老娘不想再看到你!”院子里传来了柳婶的声音。

陈绅扯开嗓子回了一句:“知道了柳婶,我这些天就搬。”

“我去,真险啊……”陈绅拍了拍胸口。

陈绅这边,回到诊所之后,他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玩手机,玩了一会,他忽然想到了些什么。

昨天跟那家伙的通话说到了一半,那家伙貌似是有事情找自己帮忙,看了看时间,陈绅将电话打了过去。

“你好,如果你是男人……”

“我是你爸爸!”陈绅不等电话那头的人把话说完,有些无语的骂了一句。

“呃……”电话那头的人也很无语。

“我说你上哪儿学的这话,要真有美女给你打电话,听到你这话估计就给你挂了!

“嘿嘿,这是小猴子的口头禅,他……他死了,现在该我用了。”电话那头的人笑了笑,但是却有一种强颜欢笑的感觉。

听得这话,陈绅却是怔了一怔,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他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