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兽神皇》孟晨莫邪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御兽神皇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大蛋筒

角色:孟晨莫邪

简介:少年孟晨被家族逐出家门,孤苦伶仃,漂泊无依,直到一枚神奇戒指的出现,才转变命运,踏上修炼之路
人皇世界,强者林立,召唤兵兽,唯武独尊
且看孟晨如何逆天改命,斗败强者,脚踩天才,手揽美女,笑傲苍茫大地!

书评专区

重生音乐传奇:如果是单纯的音乐文,可读性会更好吧,为了迎合读者yy加进去的东西破坏感觉了

明朝败家子:槽点1每次装逼打脸的套路都一个样:主角:某地某人一定会XXXXXX皇帝\u002F太后\u002F皇后大臣\u002F:我们不信(与此同时)某地某人的使者:皇上啊,主角说得对槽点2主角设定是明史专家,哪年哪年的考试题目都记得一清二楚,结过格物是啥都不懂槽点3为了买乌木卖地卖房连家具都卖了……无话可说纨绔脑残到国之栋梁的无缝切换,周围人居然没觉得一点不对……

战国万人敌:将军新文,科普向,玩梗玩得很厉害。寥寥几笔,勾勒出了一副兼具乡风淳朴和黑色幽默的吴越风情绘卷。Q:作为一个纺织学院毕业的包工头,我要怎么在村镇互殴(划掉),战乱不休的战国活下去?A:拿出你镇压武装讨薪农民工的气魄,莽就完事儿了!

御兽神皇

《御兽神皇》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03章 两败俱伤

“扫把星,这可是你自己讨打,别怪我枪下无情!”

情字脱口,楚狂立即提枪进攻,动作快如闪电,攻势刚猛无匹,眨眼间便冲到了孟晨近前。

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没有一个人阻拦,包括两名镇守于此的导师。

对于这种公开的挑战切磋,莫邪学府是允许的,只要不闹出人命即可,但如果是暗地里进行的私斗,或者是打架斗殴,那就不允许了。

楚狂提枪便刺,枪尖寒芒乍现,直奔孟晨胸口,狠辣非常。孟晨也不是白给的,双眼瞪如鹰隼,闪着精光,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这一枪。

一枪过后,紧接着是更加狂暴的攻势,楚狂不断重复着收枪、刺击的动作,尽管动作简单,可是瞄准的方位却极为精妙,招招攻敌要害之处。

常言道,棍扫一大片,枪挑一条线,枪法好的人,能将敌人始终锁定在这一条线上!

楚狂枪法卓绝,再加上手中的是铁级兵兽,更是如虎添翼。

从铁级兵兽开始,有很多兵兽都具有天赋技能,这柄啸月枪恰好有天赋技能,是同级别兵兽中的佼佼者。

“让你尝尝啸月枪的厉害!”楚狂爆喝一声,手中长枪再次刺出。

这柄长枪是由啸月犬变化而成,通体银灰色,闪着金属光泽,外型上保留着啸月犬的特征,在前端有个狗头,狗头的嘴里紧紧咬着枪尖。

枪尖凌空怒点,动用了啸月犬的特殊能力,狗嘴从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啸月之声!

这声音可不是普通的声音,具有威慑人心的效果,离近了听到会使人萌生惧意!

孟晨听着吼声,心里一颤,本能的向后退却。

楚狂趁胜追击,奔跑两步,一枪刺出,锋利枪尖刺破空气,拖曳出肉眼可见的强劲气流,攻势比之前任何一枪都要强横得多。

孟晨的实力终究要比楚狂弱上一筹,没能躲开这一枪,被刺了个正着,就听噗的一声,啸月枪的枪尖贯穿了他的肩膀,顿时鲜血飚飞。

按理讲,这样就算是分出了胜负,可孟晨没有认输,反而激发出了一股男人皆有的原始血性!

孟晨一咬牙,伸出没有受伤的手臂,一把抓住插在左肩上的啸月枪,竭尽全力扣住。

楚狂试着拔出枪尖,结果拔了两下都没拔出来,他森然一笑,既然拔不出来,那就再往里面插一段距离好了!

楚狂恶向胆边生,手上猛然加力,推动着啸月枪向前突进,使枪尖深入孟晨的血肉之中,伤得更重了。

孟晨痛得脸色煞白,却仍是不肯松手,牢牢抓住手中长枪,脚下猛然发力,狠狠踢出一脚,踢在了一样东西上。这东西就像一个皮球,飞向了对面的楚狂,楚狂的啸月枪被钳制住了,躲闪不及,被这东西糊了一脸。

楚狂惊叫一声,并没有觉得有多痛,就是觉得黏糊糊凉嗖嗖的,他低头望向砸在自己脸上的东西,发现这东西竟然是刚刚被孟晨召唤出来的鼻涕虫!

鼻涕虫浑身都是粘液,被它糊一下的感觉可想而知,楚狂脸上沾满了粘液,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引起了周围的哄堂大笑。

楚狂还是第一次当众出了这么大丑,气得浑身发颤,怒道:“孟晨,我要杀了你!啸月犬,快给我变回兽形态,摆脱他的手!”

一声令下,啸月犬顿生变化,由武器形态转化成为了兽形态,就见这柄细长的枪迅速缩短,脱离了孟晨的肩头,接着转变成为了一条一米多长的大狗,相貌却比普通的狗凶恶得多,身体是金属的,而非血肉之躯。

兵兽有两种用法,一种是当成武器使用,还有一种是让兵兽单独战斗,两种用法各有千秋。

“吼!”

啸月犬发出带有威慑效果的吼声,对着受伤的孟晨扑了过去!

再打下去,很有可能闹出人命。

孟晨连个像样的兵兽都没有,根本不是楚狂的对手,如果是生死搏杀,只有等死的份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一掌拍在啸月犬上,将这头兵兽给打落了。

“够了!你们两个都给我住手,切磋讲究的是点到即止,而不是让你们拼命。”

一名导师大喝一声,用强硬的手段,制止了这场切磋。

孟晨受了伤,楚狂被糊了一脸,两人都吃了亏。

导师拎着他们两个,一路带到了学府医馆,请医馆里的大夫为他们处理了伤口以及鼻涕虫粘液。在导师面前,两人不敢怎么样,只是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神依然充满敌意。

在离开医馆时,楚狂在孟晨的耳边低语了一句:“小子,这事没完!”

……

当天傍晚。

莫邪学府后山,这里山势复杂险峻,群山峻岭形成了一座天然的迷宫,在茫茫山野间,还潜藏着许多危险。

暮色染红了天地,残阳似血。

孟晨一个人走在路上,受伤的左臂耷拉着,这伤口就算敷了特效药也得几天才能愈合,好他是铜级灵武者,身子骨硬朗,换成普通人挨那一枪,整个肩膀都会废掉。

他此时有些意兴阑珊,不是因为败给了楚狂,而是因为败给了命运!

连续十次召唤失败,只能说是老天故意捉弄他,这个几率比召唤出高级兵兽的几率更低。

没有兵兽,修为又不够,何时才能变强?

“爹,娘,我好想你们,可是我太弱小了,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到你们。五年,十年,还是更久?”

孟晨喃喃自语,心里痛如刀绞。

……

十几分钟后,孟晨来到了一块僻静的山林,独自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远方的落日。鼻涕虫趴在他身边,软乎乎的一团,外形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这里是孟晨的秘密基地,以往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会来到这里散心,因为这里有他唯一的朋友,尽管他连这个朋友的面都没见过。

“喂,你在吗?”孟晨对着茫茫山野喊道。

不多时,山野中传出了一名女子的声音,声音非常悦耳动听,好似风吹银铃:“我在,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随便聊聊。”

“又在学府里遇到烦心事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尽管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我最喜欢听你这个倒霉蛋的故事了。”

“我今天第十次召唤兵兽,结果又失败了,召唤出来一个没用的鼻涕虫……”孟晨对着看不到的朋友把今天的经历讲了一遍。

“哈哈,你又召唤出了鼻涕虫?”

这位神秘朋友听完之后,哈哈笑了几声,但是没有挖苦孟晨,比那些同学强一点。

大概是在两年前,孟晨受了委屈,无意间跑到了这里,对着周围大喊大叫,说了一些怨天尤人的话。他本以为周围没人,结果却引来了一名女子的回应,女子并不现身,只是跟他闲聊了一会儿,言谈间倒是相处甚欢。

孟晨询问女子到底是谁,对方闭口不答。

至此以后,女子成了孟晨唯一的交心朋友,他经常会来这里找女子聊天,有时候能遇到,有时候遇不到。

孟晨跟这女子说过的话,比跟整个班级的同学说的话加起来还要多十倍。

女子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孟晨一概不知。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这个女人根本不存在,是他凭空臆想出来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要去看大夫了。

“倒霉蛋,你今天总算做了一件让我觉得称心如意的事,用鼻涕虫糊那小子的脸就对了,你不仅该糊他的脸,还该糊其他人的脸。谁笑话你,你就去糊谁,这才叫真男人。”神秘女子调侃道。

“真男人个屁,我要真那么做就要被退学了。”孟晨撇撇嘴。

“怕什么,反正你也不是当灵武者的料,退学就退学,正好可以不用再受那个窝囊气了。”神秘女子说起了风凉话。

“不当灵武者,我就永无出头之日了,只有成为强大的灵武者,我才能挺胸抬头的回到家族,跟父母团聚。莫邪学府是这条灵武者之路的起点,在正式毕业之前,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孟晨悄然握紧了拳头,心中对此无比执着。

“你运气这么差,又这么穷,成为强者的希望实在太渺茫了,活得这样辛苦,值得吗?”

“值得!”

“你回答的倒是干脆,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在灵武者这条路上走多远,将来栽跟头爬不起来的时候,可别哭鼻子。”

“你也太小看我了,摔倒爬起来就是了,我又不是第一次摔倒。”孟晨微微一笑。

两人聊了大概半个小时,聊完之后,孟晨的心情豁然开朗,好似放晴的天空。尽管那神秘女人没有说什么安慰他的话,却还是安慰了他的心灵。

“人生苦短,冷暖自知,不跟你聊了,倒霉蛋去也。”孟晨对着看不见的朋友挥了挥手,告辞离去。

“走吧。走吧。回去时记得小心点,别被楚狂带人给堵了,听你刚才那么一说,这小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神秘女子提醒了一句。

“恩,我会小心的。”孟晨又挥了挥手。

孟晨挥别朋友,踏上归路,走到半路的时候,他手腕上的一块胎记莫名其妙的痛了起来!

这股痛楚极为猛烈,像是火烧火燎,又像是针扎,痛得孟晨一咧嘴,险些叫出声。他撩开袖子看了看,发现胎记没什么异样,就是单纯的痛。

他之前与楚狂交手受了几处伤,但这块胎记并没有受伤,本不该痛才对。

更诡异的是,这块胎记在发痛的同时,还像心脏般悸动起来,富有节奏的起伏着,一跳一跳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