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晓璐苏少威《诡医帝尊在都市》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诡医帝尊在都市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半颗纽扣

角色:马晓璐苏少威

简介:万年修为的仙鹤帝尊,重生在了一位醉死的弃少身上,
老婆背叛,兄弟羞辱,人生堪称废物剧本——
可他是谁,他乃是鬼医门掌门,是让三界颤抖的绝世仙尊!
小小地球,又岂能困龙升天!

书评专区

道诡异仙:写得非常对我胃口,看书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很私人的事,我十几年前就看够了仙侠,接下来是西幻,科幻。现在就想看这种诡异流,克苏鲁流,特别是这篇这样结合了中国古代一些民间传说的仙侠克苏鲁,比铁鹤书要更能get到我的居点。所以现在我追的就是这个和那个地煞七十二变,从红月开始那个写精神分裂症的我没追了,太金手指,周围的人都是老好人加弱智光环,没劲。追加:看到葫芦装着阳寿这里,我觉得这书有望成神。补充:今天看到七十七章,巴虺,哈哈哈给力,这让我想到以前在喜马拉雅听的那本国内作者写的克系小说《巴虺的牧群》,哈哈哈,看来这个作者也看过,给力!p.s 我在看到好的章节后,不定期增加评论

十代掌门:行文流畅,金手指合适。就是当了掌门没什么好处还要自己贴钱,有点傻。

仙王的日常生活:设定抄袭了吉木楠雄的灾难玩梗不少,但设定抄袭这是没办法洗的,兄弟改点人设不难的,不至于主角配角都要抄吧?写的的确挺欢乐的,他说他全才,什么up主,填词人,还有起点码字工。up主3w粉丝,粉丝主要是仙王火起来后的起点读者团体。填词的话,基本上没有拿到曲的版权的,属于玩票性质的。评论完毕,不喜勿喷。然后有一定情节抄袭齐木,比如什么召唤陨石,捏筷子,表哥,基本照搬齐木,前面很多齐木的影子,后面收敛不少。不算抄设定,能给七分,抄设定的话1分再见。

诡医帝尊在都市

《诡医帝尊在都市》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7章

“举手之劳而已,先起来吧。”苏羽面不改色的走了过去并没有伸手去扶起两人,因为这在苏羽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礼仪而已。

“小神医,你可真是华佗转世,吃了你的药之后,我感觉好多了,这两天基本上都没有咳嗽,呼吸也顺畅了很多。”那个女人很明显精神好了不少,对苏羽的感激之情也是表露于色。

苏羽点了点头表示比较满意。

“我再给你配两副药,拿回去吃,不出意外应该就会大有改观。”听到苏羽这样说之后,那个女人又想跪在地上磕头。

苏羽摆手道:“不必了。”

又一次看着苏羽不开药方直接抓药,如果不是因为患者的情况确实大有改观的话,陈福一定会以为苏羽刚才的话是在大放厥词。

不过这一次的药,尽管苏羽还是刻意的想要用价格相对低廉的药材替换,可是到最后算下来两副药还是得一百多块。

看着两个老人手里面零碎的散钱,加在一起可能都不够,苏羽开口道:“这两副药算是我送给你们的,还有这两百块钱拿着,我不允许我医治的病人,在我用药的过程中死去这是对我的侮辱。”

看着苏羽这样的举动,老两口感动得热泪盈眶,一个劲儿的称之为“神医”,“活菩萨”。

本来苏羽赠药这件事情,陈福是想要阻止的,毕竟就算是医馆,药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不过现在他有一个更加长远的打算,他敏锐的嗅觉告诉他,苏羽是一个宝,倘若苏羽真的能够治这种病,以后想要赚钱那还不容易?

老两口离开之后,陈福第一时间抓住了苏羽的手问道:“你真的能治这病?”

苏羽笑了笑回答道:“他们的药钱在我的工资里面扣除,至于能不能治好,半个月以后你就知道了。”

在这里苏羽只能用一些药效一般的普通药材,所以这种病还是需要比较漫长的治疗时间。

而如果是放在以前,苏羽直接可以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面,就让这个患者痊愈,并且返老还童,这对于一代医仙来说,只不过是抬抬手的事情。

“不用,不用,你要是能治好这病,我工资直接给你翻倍,哦不,直接翻十倍,还有店里面的药材你可以随便使用。”陈福马上意识到了苏羽可能并不是在说大话,因为苏羽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绝对的自信。

所以现在陈福要留住这个聚宝盆。

而苏羽的一言一行,对病者的慷慨以及对自己医术的自信,让陈福不自觉的有一种,对方才是师傅,他才是学徒的错觉。

“那个,你看着店,我就先走了,记得明天早点过来。”陈福说了一声之后,出门喝茶去了。

现在的苏羽刚刚突破筑基初期,他需要对自己的修为进行巩固。在这个小小的药店里面能够找齐的药材,勉强能够炼制出小筑基丹。

这种小筑基丹,对于之前的苏羽来说根本就不屑一顾,因为小筑基丹对于上乘的修仙者根本就没用,可是对于现在刚刚突破筑基初期的苏羽来说,对巩固筑基却大有益处。

苏羽按照筑基丹的配方在药店里面一一的抓着药:千结花,黑芍草,党参……

就在苏羽计算着每一种药用量的时候,门外突然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戴着口罩,眼神之中显得十分警惕,似乎像是害怕被谁认出一样。男的膀大腰圆,一脸杀气腾腾。

“两位是抓药还是看病?”苏羽抬头看了看,随后一边继续着手上的事情,一边开口问道。

“你是店里的医生?”那个女人声音清脆的问道。

苏羽点了点头,还没有回答,那个男人上前一步,十分不屑的说道:“跟我们走。”

“黑熊不得无礼。这位小师傅,我有一位病人,现在行动不便,可否跟我们去看一看?”那个女人微微颔首对苏羽说道。

随后那个叫做黑熊的男子从包里面取出了一叠钱,扔在了苏羽的面前说道:“这是定金,只要你能治好我们的病人,还有更多。”

从进门的第一时间,这个黑熊就被苏羽列为了危险的人物,他的眼神之中透露着杀伐之气,而且就现在他的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

不出意外,病者应该是外伤,而且伤得很重。既然伤得这么重,却没有选择去医院,而是找上他这么一个小学徒,恐怕其中的缘由值得深究。

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不能去医院,也不能叫医生,因为患者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

而苏羽这一去,恐怕对方就没有让他活着回来的打算。

苏羽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走吧,我不想掺和你们的事情。”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黑熊双拳紧握,“砰”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

“呵呵,罚酒?就凭你吗?”苏羽抬头阴寒的目光扫过了黑熊,在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让黑熊全身像是有一道冷气窜过一般。

“你信不信我能把你的脑袋拧下来?”黑熊并没有像是苏少威一样,在和苏羽目光相交之时被镇住,反而挽起了袖子要动手。

“算我沈欣悦求求你行不行?”就在这时那个女人伸手一把拉住了黑熊,微微低头道。

“大小姐,这……”黑熊皱眉不解,他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沈欣悦对什么人行如此大礼。

“给我一个必须去的理由。”苏羽淡然道。

“伤者是我的父亲,这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想失去他,这个理由可以吗?”沈欣悦抬头眼神坚定的看着苏羽说道。

“百善孝为先,这个理由我接受了,我跟你们走。”苏羽点点头,说完之后直接走了出去。

“先生,你什么都不带吗?”沈欣悦在身后疑惑不解的问道。

“如果你不想让你的父亲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话,就赶紧带路。”说话间苏羽已经关上了店门。

这话一出,心思细腻的沈欣悦,立马捕捉到了苏羽话语之中的关键信息“失血过多”。

“他怎么会知道父亲失血过多?难道此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沈欣悦一边在心里面想着,一边走在前面带路。

而身后的黑熊看着苏羽傲慢的模样,心中却是起了杀心:小子,待会儿我就让你好好尝尝罚酒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