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崇卫默《玄幻:别怕,我真是个弱鸡!》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别怕,我真是个弱鸡!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小豌豆本尊

角色:赵崇卫默

简介:穿越异界十八年,折腾了一大通却还是不能修炼,什么废系统!连他的体质都不能改!
不过,虽然他无法修炼,却能通过系统推演的各种无上功法,将身边的人全推成了武圣……
想挑战他?哦,先打过了他手下的万千武圣再说吧……

书评专区

山河相制:本身的文笔和剧情推演,主角性格是想给两星的,毕竟没看玩,但是,这个题材实在是太突出了,看前两章以为是要熬夜看完的准仙草,但是。。。。看过几章就发现,作者放飞自我了,体制的极端迫害至少我不谁很喜欢,体制里的人随手杀人,主角随便就进了体制做官,毫无检测。穿越者改造过的世界,新的穿越者穿越过去,喜欢这一点同时有毒抗的可以看看,题材绝对是非常棒的。评分:5分

人道天堂:多位面穿越流。黄金国度,诸多位面。人道盛世,天堂纪元。有方信者,悟道鸿华。本书充满了教主对社会发展的探讨和认知,既有西方信仰封神之反思,又有东方神道气运之探索,内蕴科技,魔法,修真等诸多文明之推演,可谓教主私货集大成之作。同时教主的其他小说一同推荐:《纯阳》《青帝》《天谴之心》等

天才基本法:或许是学霸文,但前面狗血太多实在撑不过去。高冷男神类型的小学生真是很出戏。

玄幻:别怕,我真是个弱鸡!

《玄幻:别怕,我真是个弱鸡!》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铛铛……

外边打斗声越来越近了,李子灵、段飞等人也加入了战团。

赵崇眉头微皱,起身朝山神庙外走去,卫默立刻为其披上了大氅。

“诗雪瑶化灵九层被人追着跑,子灵几个能行吗?别受伤了。”他说。

“王爷放心,那采花贼应该只有化灵七层,子灵他们练的合击之术,完全可以应付。”卫默说。

果不其然,当赵崇走出山神庙的时候,刚好看到李子灵等人将一名头戴红花的男子给绑了起来。

“打扰王爷休息,属下万死。”李子灵看到赵崇走了出来,立刻单膝跪地道。

其他人也马上附和道:“万死!”

“不要动不动下跪,说你们多少遍都不听,这人就是采花贼?”赵崇盯着被五花大绑的男子看了一眼。

“是!”

“花呢?”赵崇四处找着诗雪瑶的身影。

“在那。”李子灵朝着身后指了一下,只见诗雪瑶衣衫凌乱,满脸艳红,目光时而迷离,时而清澈,应该是被人下了药。

“这是怎么了?堂堂化灵九层被一个小贼追得满地跑。”赵崇走到诗雪瑶面前说,他本就不是大气之人,前几天被诗雪瑶骂淫贼,又持剑想杀他,如果不是卫默功夫更高,估摸他现在都成了剑下亡魂,像诗雪瑶这种不分青红皂白拿剑砍人的女人,他很反感,即便对方长得倾国倾城。

“要你管。”诗雪瑶瞪了赵崇一眼说。

“啧啧,都这样了,嘴还挺硬。”赵崇目光上下打量着诗雪瑶说。

“你、你想干嘛,我师父可是清惠师太。”诗雪瑶一阵紧张。

“哼!”赵崇冷哼了一声,转身指着五花大绑的男子对李子灵说:“把人放了,我们不要多管闲事。”

“是,王爷。”李子灵抱拳道,对于赵崇的话,她从来不打折扣,下一秒,就准备放人。

“喂,等等。”诗雪瑶咬着牙叫道,表情很着急。

赵崇根本不理睬,打着哈欠准备回山神庙继续睡觉。

“安王爷,今夜你如果救了我,慈念庵会感激你的。”诗雪瑶嚷道,她真有点怕了。

“感激值几个钱?”赵崇扭头盯着诗雪瑶问。

“钱?”诗雪瑶有点懵:“我们慈念庵对太子人选可是有话语权的,你难道不想当太子?”

“不想!”赵崇说。

“当朝二皇子、三皇子、七皇子不知送了多少礼物想求见我师父都被拒之门外……”诗雪瑶喋喋不休的说了一会,突然才反应过来:“什么?你不想当太子?”

“你如果身上有钱的话,也许本王可以考虑收留你一晚。”赵崇说,他身上钱不多,虽然搜刮了渔阳县令,但大部分都分给了流民,而到了安岭,肯定到处都需要钱。

“我有钱,我有钱,求王爷饶命。”头戴红花的男子突然嚷道。

“你有钱,有多少?”赵崇朝着红花男看去。

男子想拿银子,但手脚都被绑着。

“松开。”赵崇对李子灵说。

“是!”

“不知道王爷要多少钱才能放过小的?”红花男问。

赵崇想了想,伸出一只手。

“五千两,我有。”红花男说。

“呃?”赵崇愣了一下,他的本意是五百两,万万没想到对方张口就翻了十倍。

“我去,是不是报少了,现在采花的都这么有钱?”

红花男从衣服里掏出五张银票递了过来,卫默伸手接过,检查了一下,这才递给赵崇。

赵崇看了一眼,每张都是一千面额,一共五张,下一秒,他将银票朝着男子扔去:“你在藐视本王吗?”

卫默从小跟赵崇一块长大,对其十分了解,一扔银票,便明白了赵崇的意思,配合十分默契,立刻将自己大宗师的气息释放出来,冷冰冰的盯着采花男。

扑通!

采花男这才发现卫默大宗师的存在,身不由己的跪在地上,这是一种灵魂的压制。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不知王爷要多少钱才肯放过小的。”

“五万两。”赵崇直接又翻了十倍。

采花男立刻将全身的银票都拿了出来,弱弱的说:“王爷,小的一共就一万八千三百两。”

赵崇摆了一下头,卫默立刻把银票拿了过来。

“这可不够啊,难道你的命就值一万多两银子?”赵崇说,他想再压榨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油水。

“这、这……我还有这个。”采花男从鞋底夹层里拿出一张非金非木的黑纸递了过去。

赵崇用手捂着鼻子接过来,看了一眼,丢给了卫默,随后对采花男问:“这是什么?”

“雪域的藏宝图。”

“雪域?详细说来。”赵崇一阵疑惑。

“两千年前,北地安岭有一个大门派叫雪域,突然有一天整个门派消失不见了,然后便有若干藏宝图流落民间,有人凭藏宝图找到了丹药,有人找到了地品功法,当然也有人陨命。”采花男解释道。

赵崇点了点头,说:“本王一诺千金,既然收了东西,你可以离开了。”

“谢谢王爷。”采花男转身准备离开。

赵崇朝着卫默看了一眼,只见卫默手臂一挥,隔空朝着采花男的后背打了一掌。

噗……

采花男当场吐血倒地。

“你、你……”他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气在急速的流失。

“本王只答应让你离开,可并没说是完整的离开。”赵崇说,然后便不再看采花男一眼,转身回了山神庙:“本王最讨厌欺负女人的流氓。”

至于诗雪瑶,他懒得搭理,看到对方傲气的表情就生气。

长得漂亮就有理?

有个大宗师的师父就牛逼?

本王偏不鸟你。

收了一万八千两银子外加一张藏宝图,赵崇心满意足的准备继续睡觉,却发现诗雪瑶不请自来,走进了山神庙。

嘟着嘴狠狠的瞪了赵崇一眼,然后找了一个角落打坐,准备把体内的药力用真气逼出来。

诗雪瑶感觉很委屈,凭她的身份那个皇子不将其当成仙子供着,偏偏碰到了赵崇,对其身份不屑一顾。

“可恶,混蛋!”诗雪瑶在心里骂道。

赵崇虽然看不惯诗雪瑶,但不至于把对方赶出去,瞥了对方一眼,随后躺下睡觉。

一觉睡到天亮,吃了早饭继续赶路。

刚上马车,发现诗雪瑶走了过来。

“有事?”

“我体内的药力很怪异,借你马车一用,我要在里边疗伤。”诗雪瑶理所当然的说。

赵崇眨了一下眼睛,说:“我走路把马车让给你?”

“对!”诗雪瑶点了点头。

“天都亮了,怎么还在做梦。”赵崇说,随后上了马车,卫默也坐了上去,罗柱立刻牵着马朝前走。

“混蛋,我师父……”诗雪瑶刚想说自己师父是清惠师太,想了想好像对赵崇没用,于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我们慈念庵可以帮你当上太……”刚想说帮赵崇当上太子,但想到赵崇好像真对太子没什么兴趣,于是再一次把话收了回去。

她突然发现,以往的大杀器在赵崇面前都失去了作用。

“混蛋,呜呜……”诗雪瑶站在风雪中哭了,他体内的药力很怪异,全身无力,现在普通人都可以要了她的命。

“王爷,她哭了。”卫默突然说了一句。

赵崇斜坐在马车里,没有出声。

“慈念庵也许真可以帮王爷当上……”

“小卫子,你知道我不喜欢当什么太子,再说了,我不能修炼,更不想掺和进皇城的是非漩涡,莫要多言。”赵崇打断了卫默的话。

“是,王爷。”

“她真哭了?”几息后,赵崇问。

“嗯。”卫默点了点头。

“停车,退回去。”

“是,王爷。”

“本王心就是太软了。”赵崇念叨了一句。

诗雪瑶正哭得伤心呢,心里想着如何把赵崇碎尸万段,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不介意的话,本王可以让你进马车坐会。”

诗雪瑶闻声望去,发现离开的赵崇又赶着马车回来了,正停在她面前。

她小鼻子皱了一下,张了张嘴,不过最终没发出声音,跳上了马车,坐在最里边的一个角落。

赵崇看了她一眼,然后对卫默说:“走吧!”

浩浩荡荡的队伍继续启程,朝着安岭而去。

这一走就是两天,眼看着就要到安岭了,诗雪瑶还没将体内的药力逼出来,并且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情况看起来不太好。

“喂,需要帮忙吗?”第三天,赵崇实在忍不住询问道。

“我没钱。”诗雪瑶睁眼看了他一眼说,此时看起来楚楚可怜。

“没钱没事,如果有什么功法的话,也可以。”赵崇说。

“慈念庵的功法是不传之秘。”诗雪瑶说。

“你身上就没有其他功法?”赵崇问,最近他正为功法的事情闹心。

铁牛天生神力,自从跟了赵崇之后,每天有肉吃,力气一天大过一天,手里两把镔铁锤其重量已经增加到了六百斤。

霸王刀、流沙剑、金刚不动印,以及卫默的寒冰功,铁牛都学过,可惜都跟他的天生神力不搭配。

赵崇急啊,然后就想到了诗雪瑶,对方毕竟是天羽王朝最神秘门派慈念庵的弟子。

“有倒是有,不过只是黄品。”诗雪瑶出山历练,杀过一些毛贼,还真得到过几本功法。

“没事,黄品也可以。”赵崇说。

诗雪瑶艰难的从身上掏出两本小册子扔给赵崇,一本是辗转腾挪的黄品中阶的无常步;一本是黄品上阶的山岳锻体术。

看到山岳锻体术,赵崇眼神一亮。

“这两本功法虽然是黄品,但都有其独特之处,所以我一直留在身上。”诗雪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