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弃少》韩竹李晴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龙门弃少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黑色毛衣

角色:韩竹李晴

简介:结婚四年,低调默默付出,却未得到妻子和家人的理解,受尽误会和委屈!如果低调换来的只有嘲讽,却得不到真心,那么离开你,我决定不在隐藏锋芒!重返龙门,横扫八方,权贵草莽,统统臣服,我不是一颗弃子,而是世界之王!

书评专区

我真的是正经道士:个人不喜欢这种浮躁恶搞文,和古典仙侠没啥关系

超时空悖论:还不错,小从向荒野求生类粮草,主角穿越回到侏罗纪时代,与恐龙猛兽并舞,非异能无强化,可惜是各个世界的穿越,而且现实的剧情太SB,建议跳过吧。当前转移到抗战剧情…不看好,希望后面有亮点吧

末日放逐:(本色警察,前夜)作者的文字功底不错,风格偏向于温暖,布局相对宏大,故事情节一般。通过一系列人物的命运安排,展示了末世世界的道德和利益、公义与私利、爱与恨、哀与乐、绝望与希望。这本书现实感强烈,字里行间中人物跃然纸上,必然倾注了作者不少的鲜血。对于伪合理党加老白来说,这是一本佳作。三个分镜头的描写应该是为以后的末日闯荡作铺垫——一个武力值高,智力不弱的高手,一个泰山崩于前而不瞬,卒然临之而不惊的冷静智慧型的学校教授,一个法医。在末日这样的一个组合必然比起平常的队伍更容易在末日生存并且可以不被同类轻松黑掉。这一设定比起同类文超出90%我一般很少追作者,这是一个例外。他的书于我而言都是仙草。

龙门弃少

《龙门弃少》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无名指的戒指

逐鹿集团,顶层。

总裁办公室,叶割鹿坐在办公桌后的转椅,背对着其他人,微微垂首盯着手掌,转动着左手无名指上一枚银色婚戒。

戒指上没有任何花纹图案,既朴素又普通。

叶割鹿嘴角浮现出一抹上扬的笑容,这只戒指是韩竹和他结婚时,亲自为他挑选的,价格不贵,可对他而言,这只戒指是这个世界最贵重的礼物,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哪怕整个逐鹿集团,都比不上。

“我们结婚的时候,连婚礼都没办,也没有一张婚纱照,我想等一等,等她爱上我,等她决定接受我,我们再去补拍婚纱照,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或许,永远也没有这个机会。”叶割鹿眼神悲伤,喃喃低语。

台球桌旁,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战战兢兢,惶恐不安,汗水从额头渗出,滴到眼睛里,火辣辣的,却不敢动手擦拭眼睛。

两人都看着办公桌后,背对着他们的男人!

这两人,一个是‘万金集团’开发部门经理孟长河,一个是‘花都银行支行’的副行长黄庆安,今天两人突然被人带到逐鹿集团,到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人身处社会精英阶层,自然明白逐鹿集团在云海市的势力。

逐鹿集团一句话,便能断定他们的生死。

“裴总,您带我们来这里,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孟长河吞了一口唾沫,这种压抑的气氛让他无比难受,硬着头皮向另外一旁,一名容貌威严的中年男人问道。

裴海,逐鹿集团副总,兼任集团总经理,但只有裴海明白,在逐鹿集团里,他连五把手都算不上,特别是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的身份,见过他的人更少。

“不是他找你们,是我找你们来的。”俯身台球桌旁,姿势冷酷,敖炳手中握着台球杆。

孟长河和黄庆安进屋就注意到台桌旁的银发青年,黑色皮裤,胯间挂着一条金属链条,一副街头混混的打扮,两人心里疑惑,逐鹿集团怎么混入一个小混混,但不敢发问。

“他是我们逐鹿集团的三太子,敖总。”裴海立刻恭敬介绍。

孟长河和黄庆安瞪圆眼睛,他们听过一些灰色地带的事情,三太子名号在云海市江湖中,如雷贯耳,之前西城有个鼎鼎有名的大佬出狱,放出风声要三太子给自己下跪,结果呢,第二天就消失了,至于去了哪里,谁又知道。

“黄总,我听说几个月前‘风岚设计公司’的韩总找你贷款,陪你喝酒吃饭,你要别人陪你睡一个月,才答应贷款,还威胁别人,如果你不开口,任何银行都不会放贷款。”三太子抬起眼皮,漫不经心看着他。

“没,没这事。”黄庆安脸色惨白,浑身抖个不停。

一个小小设计公司而已,拖了许多关系他才愿意见一面,看对方肤白貌美,腰细腿长,提出陪睡的要求,对方气得直接泼了他一脸酒,气得黄庆安放狠话,让任何银行都不贷款给韩竹。

黄庆安万万没想到,那个小公司居然跟三太子有关系!

敖炳突然一球杆砸在黄庆安脸上,鼻梁骨断裂,鲜血直流,疼得黄庆安倒在地上,痛苦哀嚎,满脸鲜血。

又一脚踹在孟长河腹部,势大力沉,孟长河跌飞出去,倒在地上,身体蜷缩虾米状,腹内火烧火辣,翻江倒海。

敖炳半蹲身子,扯住孟长河的头发,让他抬起头,面容冷酷问道,“听说你本来和‘风岚公司’签了合同,突然单方面解除合同,做生意的人如果都像你这样不讲诚信,我看‘万金集团’都没必要存在了。”

“我,我错了……三太子,我知道该怎么做。”孟长河立刻明白,强忍着痛苦,连声说道。

“我,我也知道怎么做,三太子,饶命。”黄庆安捂着脸,鲜血淋漓,也连忙说道。

“让他们走吧。”叶割鹿吩咐道。

“滚。”敖炳踹了一人一脚。

孟长河和黄庆安连忙爬起来,忍着疼痛,踉踉跄跄离开了办公室。

叶割鹿转过身,裴海也看清楚了叶割鹿的容貌,有些书生的清秀,容貌也算俊朗,但身上有种普通人没有的沧桑和忧郁,仿佛黑夜下的海水,深不可测。

内敛,凶猛,危险!

逐鹿集团真正的主人,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首席执行官,便是眼前这位看起来有些年轻的青年。

“哥,事情办妥了,等境外证据传回来,我会立刻交给你。”敖炳对叶割鹿,相当尊敬。

“嗯,我知道了,我想自己出去散散心,别派人跟着我。”叶割鹿说完,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逐鹿集团高层拥有三部专属电梯,还有一部电梯,只有一个人可以使用,叶割鹿不愿意让公司里的人知道自己身份,走入那个神秘电梯,下到一层,从大厅侧方出来,空无一人。

叶割鹿走到公司大厅时,一道风风火火的身影直接撞入他怀里,香风扑鼻,触感柔软。

叶割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低着头皱眉,看向怀里的女人。

女人撞了个满怀,手里一叠资料,纷纷扬扬洒落,散落四周。

“对不起,领导们开会,我赶着给他们送资料才撞到你的,你没事吧……”女孩子满脸歉意,给叶割鹿道歉。

女孩子个子不高,属于娇小类型,眼睛乌黑明亮,鼻梁挺翘,小嘴涂抹红唇,一套白色长裙,齐颈短发,文文静静,有着不输给韩竹的姿色。

“没关系,下次注意点。”叶割鹿笑了笑,也没在意,只是下意识看了一眼她胸口的员工牌,上面写着女孩的名字裴妍枳。

裴妍枳红着脸,依旧觉得歉意,点点头后,立刻半蹲下身捡起洒落的文件,叶割鹿犹豫了一下,也蹲下身帮她捡起资料,然后交还给她。

“谢谢。”裴妍枳感激道。

叶割鹿点点头,起身离开。

裴妍枳走进电梯,轿厢门缓缓合闭,眼睛里那道背影也化作一条线,消失在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