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佳瑶明皓轩)快穿:在正反派间反复横跳_《快穿:在正反派间反复横跳》完整版阅读

书名叫做《快穿:在正反派间反复横跳》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零肆贰壹”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林佳瑶明皓轩,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林佳瑶发现自己穿成玄云派人人敬爱的小师妹,可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在原著过半时,她即将成为玄天派人人喊打
的修仙界的叛徒,魔界的走狗
最终,死在了男主明皓轩剑下
想到这里,林佳瑶打了个寒颤
远离男主,人人有责!
自强女主*成长型男主

小说:快穿:在正反派间反复横跳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零肆贰壹

角色:林佳瑶明皓轩

小说《快穿:在正反派间反复横跳》是由网文作者“零肆贰壹”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两人正在讲话,突然街上人群骚动。“看那里!”“天啊,好俊啊!”“那是孙家两个公子了吧!天哪!太好看了吧!”林佳瑶听到议论声,往下看去,只见一队人骑马走过。为首的是一个紫色锦袍少年和一个衣着淡红长袍的男子,稍微后面是一个衣着深蓝色锦袍的少年。淡红衣袍的男子与紫衣男子在说些什么,深蓝色衣袍的少年似乎没有听他们讲话,只是左右随便看看。“深蓝色衣服那个,好年轻啊!好好看啊!”“就是,应该没娶妻吧?”“紫衣是孙四郎,蓝衣是孙七郎……

评论专区

重生攻略手札:单元式的重生文,都蛮甜的。

地球求生指南:开头就剧毒,主人公身怀超过人类数千年的科技,有飞船有人工智能,然后饿肚子只能去修自行车

如果你是菟丝花:类型文。清纯柔弱小白莲×霸道长兄,重生+豪门。梗是老梗,喜欢这类的可以看,文笔剧情啥的都不错,收尾稍有仓促。

快穿:在正反派间反复横跳

《快穿:在正反派间反复横跳》在线阅读

第6章 再入奇怪的梦

两人正在讲话,突然街上人群骚动。

“看那里!”

“天啊,好俊啊!”

“那是孙家两个公子了吧!天哪!太好看了吧!”

林佳瑶听到议论声,往下看去,只见一队人骑马走过。

为首的是一个紫色锦袍少年和一个衣着淡红长袍的男子,稍微后面是一个衣着深蓝色锦袍的少年。

淡红衣袍的男子与紫衣男子在说些什么,深蓝色衣袍的少年似乎没有听他们讲话,只是左右随便看看。

“深蓝色衣服那个,好年轻啊!好好看啊!”

“就是,应该没娶妻吧?”

“紫衣是孙四郎,蓝衣是孙七郎。”

天哪,滕城女子好开放啊!嗓门也好大啊!

林佳瑶退回到凌风身边,没有将街道上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看向凌风道:“所以,师弟,不要丧气了啊。”

“你好好努力,九月好像是比武大会了吧,到时候你在大会上表现一番,来个一鸣惊人。”

“嗯。”凌风点点头,道:“不过,师姐,你好厉害啊,法力在榜上前十。”

天机楼有个榜单,是弟子的法力排行榜,只统计前十。

不过,在原著开头,林佳瑶排行第九,到后面不仅没有进步,还被挤出前十。

林佳瑶气不过,天天给排行第四的赵香依使绊子…

“因为我进门派很早,我八岁便进门派了。学的法术时间比你们长。”林佳瑶客观地讲道。

“八岁,没想到师姐进门派那么早!为什么啊?”

“呃,许是当时还小,我忘了。”

林佳瑶心里却想着,原文没交代啊!我问谁去。

“那师姐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师姐平时最怕什么?”凌风仰头看天上的星星,问道。

“最怕…嗯…..最怕死。”

凌风看她一眼,“这个不算,换一个。”

“不算啊,那………蛇、老虎、狮子啊。”

“以前我会怕,不知道现在我法术这么高还怕不怕。”

“我下去了。”林佳瑶抱走了两坛酒,“少喝点酒,我抱两坛下去。”

“你也早点下来,这里风挺大的,小心患风寒。”

“师姐在关心我吗?多谢了哦。”凌风一改刚才的失落,眼神中绽放一丝光彩,笑意盈盈地看着温栖晴。

“怎么可能,你怕是想多了。”温栖晴刚才语重心长的温柔态度一下子消散,她只想拿起手里两坛酒砸过去。

但是温栖睛一想到原主最后被众人唾弃的结局,她勉强笑着挤出一句:“可不是吗。师姐可关心你了,是吧?”

……

滕城城楼之上。

“爹,朝廷的援兵大概好久到啊?”红衣少女皱着眉毛问道。

〝再等等吧。”有些沙哑的中年男声响起。

“可是等不了了啊!城中余粮不多了,援兵再不来的话,滕城就要………失守了。”少女带着哭腔。

“寻一啊,哭什么啊?大不了爹这一条命,去换滕城百姓平安。”

“不…朝廷援兵究竟多久到啊?我们求助的信都发出那么久了,却一点消息也没有!”红衣少女几乎泣不成声。

“不哭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阿爹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滕城可能永远等不到援兵了呢。”中年男子凄凉的笑笑。

“什么意思?”少女的眼睛瞪大,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但她的阿爹却不再看自己,而是看向城门外的远方。

……

那一天阳光明媚,却是她此生的噩梦。

两军交战,尸横遍野。几乎每个滕城的男子都参加了战事,甚至,女子,比如她。

她穿着戎装,骑着马,挥舞着矛快准狠刺死敌方的士兵。

很快敌人发现她的厉害,她周围围上了很多士兵,有个敌兵砍向她的马,马发出痛苦的鸣叫。

她的心狠狠一紧,可是她连看马的时间都没有。她迅速飞身下马,拿着矛继续战斗。趁着一批人已被她杀死,下一批人上前的间隙,她丢下矛,拔出剑迎敌。

她的身上、手上、脸上都被鲜血染红。

夕阳照在这片土上,为这座城和这座城的城民镀上一层金光。每个滕城人都杀疯了眼。

滕城城门大打开,南氏士兵想要进城占领这座城。他们不能退让,朝廷没有援兵,那么只有他们自己守护这片他们祖祖辈辈生活了几百年的土地。

不知为何,她想到了那首诗以及她战死的兄长,

“小一,跟我念,“岁晚东岩下,周顾何凄恻。日落西山阴,众草起寒色。中有乔松树,使我长叹息。百尺无寸枝,一生自孤直。”

这首诗诗人想表达的意思是:做人正要像松树样,岁寒而不凋,孤直而高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