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学神哥哥撒个娇》江野李清欢_给学神哥哥撒个娇全章节在线阅读

经典力作《给学神哥哥撒个娇》,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江野李清欢,由作者“白月绾绾”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美强惨隐忍病娇&乖巧治愈暖心小狗】
李清欢穿书后,系统给她的任务是改变男配be结局
什么!就是那个美强惨病娇男配?起初李清欢只觉得这个男配有点高冷,只想一心感化他后来她攻略一半发现,大事不妙,她得跑!
震惊!清水一中的学神也会恋爱脑
江野抬起冰眸,眸中隐忍偏执:“怎么?我们小水怕我了?”
“阿野,向朝阳跑!”
“来,给江哥哥撒个娇”

小说:给学神哥哥撒个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白月绾绾

角色:江野李清欢

现代言情小说《给学神哥哥撒个娇》的作者是“白月绾绾”。梗概:没人愿意和江野坐,而且鉴于江野的自身原因,马随慧身为班主任也是知晓。她也十分关注这个学生,劝过他休学一年,但江野没同意。他是清水中学有史以来很有前途的一位学生,学校也不愿意放弃这棵苗子。马随慧指了指江野旁边空位前的女生:“清欢,你和毛冬菱一起挤挤这节课,下节课我让人搬新课桌来,坐在第一组。”李清欢抱着心里的小九九,扫了江野一眼,对马随慧弯着眼睛笑着说:“没事的老师,我就坐在那位同学的旁边,不用麻烦了……

评论专区

洪荒调查员:书还是能看的。但作者像个弱智杠精一样,每章节最后都来个大段大段的说明解释设定,杠自己的设定合理。看的反胃,

视死如归魏君子:真的差劲,要死很简单。搞了一堆智障操作,还是全员迪化的剧本。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你少整点地摊悲痛文学吧

给学神哥哥撒个娇

《给学神哥哥撒个娇》在线阅读

第4章 为爱冲锋的勇士

没人愿意和江野坐,而且鉴于江野的自身原因,马随慧身为班主任也是知晓。

她也十分关注这个学生,劝过他休学一年,但江野没同意。

他是清水中学有史以来很有前途的一位学生,学校也不愿意放弃这棵苗子。

马随慧指了指江野旁边空位前的女生:“清欢,你和毛冬菱一起挤挤这节课,下节课我让人搬新课桌来,坐在第一组。”

李清欢抱着心里的小九九,扫了江野一眼,对马随慧弯着眼睛笑着说:“没事的老师,我就坐在那位同学的旁边,不用麻烦了。”

机会,是自己争取的!

还不等马随慧反应过来,李清欢就走到第四组,坐在江野旁边。

嘿,接近大佬的机会,别人不要,她可稀罕得很!

咱们口号是:早点儿完成任务,早点儿回家!

马随慧心想反正过不了几天,她就会申请换座位了,任由李清欢去了。

显然其他同学也是这样想的。

一节课过去,马随慧收拾书本走出教室,李清欢前面的女生毛冬菱转过身,把一脸求知的目光移到李清欢身上。

“欸,同学,你是不是看学神长得好看啊?”

好看?李清欢闻言,偷偷看了旁边的江野一眼。

少年靠着窗户,窗外春光明媚,不远处的树上还有鸟儿叽叽喳喳的歌声,温煦的阳光映在少年发丝,锋利如削的侧脸上。

整个人都好像有一层薄薄的光。

在发光。

李清欢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唾沫。

嗯,确实,美**人……

不过她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毛冬菱语重心长地劝她要冷静,然后又把江野在学校的传闻说给李清欢听。

以前高一开学也有很多女生想要接近江野,坐在江野旁边,不过很快就申请换座位了。

理由是他太可怕,疯子等等诸如此类的话。

江野最后一个同桌是一个男生,叫卓阳。

也就是传闻中差点被掐死的那个同桌。

那天卓阳和朋友打着篮球,在学校走廊遇到江野的妈妈,就开着过分的玩笑。

他们这些人,在成绩上比不过江野,自然要在别的地方拿出自己的优越感。

比如家庭。

卓阳这些话一字不漏的被作为同桌的江野听到,然后卓阳人就差点没了气。

那天下了晚自习之后,卓阳一个人走出教室,然后江野掐着他脖子一路带到了五楼被闲置下来的空教室。

他用教室里的电线绑着卓阳,将人一直关在里面,要不是晚上宿管查寝发现及时,卓阳恐怕都没了气。

后来江野是疯子的话就传遍了整个清水一中,打破了许多少女对江野的幻想。

用卓阳的话来说,他妈是有病,遗传下来,生出来的孽种能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她们这样若无旁人地当着人家的面,说人家坏话真的可以吗?

李清欢偷偷瞥了一眼旁边的少年。

但是李清欢发现江野这人,只要你不做出触及他底线的事,好像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无关重要的事。

这是大家不避讳地碎语的原因。

听完,李清欢托着腮淡淡地“哦”了一声。

她觉得这件事先是卓阳不对吧!

再说了,想要攻略成功那就要学会拥抱对方的所有!

毛冬菱见李清欢一脸接受良好的样子,看她的表情就是一副:“我去,妹妹是为爱冲锋陷阵的勇士,勇!”

毛冬菱转过身后,李清欢才小声地对江野说:“同学,我叫李清欢,你叫什么名字呀?”

她的话打断了江野的思路,少年撩起眼皮不爽地扫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他讨厌别人的接近,所以将自己排斥在喧闹中。

听毛冬菱说,他很少说话,一个月基本上连正常的交流都没有。

没有得到他的回答,倒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江野低头做着卷子,他刷的是化学的卷子,不过不是高一的。

是高考卷。

李清欢保持着她良好的特点——特不要脸。

瞥了一眼试卷上名字的那一栏,少年字迹漂亮凌厉,像竹子一样,那一栏写了“江野”二字。

野的最后一笔被拖得很长,确实很野。

李清欢清了清嗓子,给自己打圆场,装作第一次知道他名字一样,也不觉得尴尬,若无其事地笑道:“原来你叫江野呀!”

然后?然后两人就没有然后了。

一个星期过去,李清欢数了数江野说话的次数。

嗯,基本为零。

他不说话,李清欢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哑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