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除者)江辰逮虾不_(江辰逮虾不)最新章节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游戏动漫《抹除者》,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江辰逮虾不,故事精彩剧情为:网络连接中断,系统提示声让人心脏骤停
江辰作为游戏第一批测试者,还没来得及尝个鲜,开局便慢人一步
幸运的是,游戏公司人性化地为内测玩家投递了保险

小说:抹除者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逮虾不

角色:江辰逮虾不

火爆新书《抹除者》是由网络作者“逮虾不”所编写的游戏动漫小说。作者“逮虾不”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场景幻化,江辰来到了一个新的位面,是夜,身前有一片湖水。“在一周年版本更新中,开放了觉醒系统,玩家可使用一颗越石觉醒一项特有天赋。”“那现在这是?”江辰望着镜湖,不知是怎么个抽法。“水中捞月,抽奖的形式而已,若不喜欢也可更换成扭蛋,涂鸦等方式。”“算了,捞就捞吧……

评论专区

全球神祇时代:2021.2.2221年发现的算不错的一本小说了,除了两个点,文笔很嫩,没怎么进行再次加工,女主毫无预兆,既然不是命运使然,不如不写,反而清净。总体评分7(还在追更,评分好低。。。)

随身带个抽奖面板:简单粗暴的白文,设定比较粗糙,爽点把握还可以,更新给力,打发时间可看设定漏洞越来越大,情节越来越无脑,弃

神典: 若人生如棋,我愿为卒,漫漫征途,谁曾见我后退半步。情节合理,人物丰满,期待中

抹除者

《抹除者》在线阅读

第4章 觉醒

场景幻化,江辰来到了一个新的位面,是夜,身前有一片湖水。

“在一周年版本更新中,开放了觉醒系统,玩家可使用一颗越石觉醒一项特有天赋。”

“那现在这是?”江辰望着镜湖,不知是怎么个抽法。

“水中捞月,抽奖的形式而已,若不喜欢也可更换成扭蛋,涂鸦等方式。”

“算了,捞就捞吧。”先前直播抽奖已经耗费了不少欧气,换种形式也好。

江辰正打算将手伸入湖水中,助理又提示道:“所抽取的天赋和玩家内心意念,**及经历相关。”

作为白板,江辰拥有无数的发展路线,此刻是为了那计时宝箱选择苟命的天赋,还是为了后续的发育选择其他方面?

俯身,指尖触碰到湖面,波纹泛起。

“是否抽取专属天赋?”

“是。”伸手捧月。

江辰甚至没进行权衡思考,此刻他内心里唯一的想法,便是斩,一刀斩去,火焰也好,敌人也罢,在三年前选择职业时,他便有如此觉悟。

手中的湖水汇成文字:断联斩,斩断事物联系。

任水流逝,看样子这便是自己的专属天赋了,具体效果还得等到实战检验。

“是否抽取专属天赋?”江辰还没反应过来,再次收到提示。

“嗯?”

“你拥有双倍的版本更新补偿,可再抽取一项天赋。”

总算等到官方内挂了,多送一项天赋是什么概念,江辰还没细想,湖水竟倒流到他的手上。这次并没有汇成的文字。

“怎么回事?”

“可能是你现在心中并没有什么意念,也有可能是你昏睡三年没有什么经历,导致第二天赋无法觉醒,越石还在,你可以等之后再使用。”助理分析道。

江辰觉得有几分道理,既然越石还在,那也不急着使用,重点问题又改回了如何苟住。

火蛇如旧,江辰仍无逃脱之法,只能选择正面刚了,横斩一刀,刀风直接将火焰吹灭。

这就没了?一时不知是天赋厉害,还是刀法了得。

火法师没有继续关照江辰,还没五级的萌新几条火蛇够收拾了,他现在的注意力正放在布鲁斯身上,湛蓝屏障与炎狮僵持不下,还得再施点手段。

宝戒在泛着光,需要酝酿一个比炎狮更具威慑的魔法。

得离开这里,树洞被各式的火焰改造成一个热炉,他虽然斩灭了火蛇,却降不下四周的温度,热气四散着,眼前的事物模糊了起来,火焰从各处翻涌起,已经看不清了,那戒指上镶的究竟是宝石,还是人眼?

得离开这里,江辰举刀在封锁火环上开了个缝,热气找到了新的出口,瞬间溢出,硬推着江辰离开战场。

不能昏下去,那种感觉,倒下的话会不会又睡三年?这一切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江辰从背包里取出越石,再次握紧,回到镜湖之边。

看着水光,吹着冷风,一下子让人好受了不少,方才急于抽奖,却没有时间欣赏风景。

说实在的,只有静下心来,才能发现这地方压抑,就像临时赶工出来的样,岸边没有被水流侵蚀的痕迹,湖水没有含有任何气味,天上悬月与水中月一样,一样都是虚的,这里只是游戏中的一个布景,没有用心的布景。

“换个场景吧。”江辰指示道。

“那要换成扭蛋机还是……”

“换成原先的样子,最早设计出样子。”

“这……”

“不行吗?”既要看清,就不能被后来之物掩盖。

镜湖被退去了,江辰本以为这个空间会被代码填充完,可惜并没有,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黑,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片黑。

“原先就是这样吗?”江辰问。

助理没有回答。

剔除形式之后,是在一片黑暗中抽奖,江辰伸出手,他自然也接受,此刻他想要看清楚,在一团热气中是想要看清,在黑暗中亦想要看清,看得够准了,才能更好斩断。

鉴识之眼……

还没听完,江辰已经倒下,觉醒世界能让意识勉强支撑会,可从燃火树洞中脱出的意识已支撑不住,至于脱身的那道缝隙,此刻仍有热气冒出。

布鲁斯唤出屏障已经被炎狮染了个色,一个史莱姆王大小的圆形屏障,硬生生地将魔物与玩家隔开。

复杂的魔法纹路在屏障底下展开,火法师正在积蓄着,再添一把火,这破盾怎么说也得碎了。

“快一点,你这描绘法阵的速度也太慢了吧?”说罢布鲁斯也在指前勾勒起魔法,所绘魔法相比脚下那个更为简易,法阵大小还没个西瓜大。

火法师并不理会对方的嘲讽,此刻自己只需专注于法阵,完成魔法即可,再说对面那迷你的法阵能有多大伤害,还能越过炎狮不成?

布鲁斯轻触绘成的魔法阵,将其推至屏障之上。迷你法阵借屏障扩大,火法师瞬间便认出该法阵,光系初级魔法闪光,可以照亮石窟,降低命中率。

说明是这么说明的,至于实际效果还得看看才知道,魔法在得到屏障增幅后,炎法师所看到的便是一片炫光,强逼人眼。

紧闭双眼,一脸难堪,布鲁斯戴着墨镜欣赏着炎法师的丑态还有那铭刻过半的高级魔法,它正迅速退散着,白来一趟。

墨镜由屏障化成,失去双眼的炎狮,纵使扑击得再凶猛,也和猫咪扑空无差。

“可以睁眼了。”布鲁斯催到。

炎狮受到驱动,立即扑向布鲁斯,布鲁斯轻撩着头发,而后摘下墨镜掷出。从镜片中所窥见的世界是灰色的,一头猛狮从镜中跳出,只不过是换了种颜色,两只猛狮互相扑击,撕咬着,彼此不断消磨,直到燃尽。

看着对方有能耐克隆出自己的法术,而自己到现在也没摸清对方什么路数,法师也算冷静下来了,给脸道:“劳烦阁下了,今天的伤害就测到这里了。”

“慢走,不送。”布鲁斯挥手敷衍着。

树洞内战局结束,树丛里泛起一道闪光,江辰被择路林里另一批魔物给盯上,一个昏厥的冒险家被拖拽着,绑在图腾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