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至尊神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至尊神魂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剑吟

角色:秦天秦承志

简介:天纵妖孽,失踪三年归家,退婚?不存在的!区区帝国公主,小爷连高高在上的神女都看不上呢!自碎丹田,一介废物?不存在的!小爷可是参悟了圣魂诀的男人,分分钟恢复实力
这天,这地,这沧海,这桑田,都挡不住我的脚步,我要立身于世界之巅,凌驾于苍穹之上!

书评专区

娇娘医经:评论来自:youyuelan很大气的一篇文,构思奇巧,情节常有出乎意料之处,作者文笔成熟老练,其中不乏古籍、典故、历史的应用,一些道学的思考与讨论,内涵丰富,情节跌宕,高潮迭起,悬念频生,虽然篇幅很长4M+,但是一气呵成。人物刻画也是一大成功之处,女主杀伐果断的个性和手段很赞!

无敌黑拳:第二章,作者这么写主角的。叶天云的拳法很棒的,从小就自己钻研这些东西,并且还坚持十几年,也算小有所成了,形意拳和八极拳打的有板有眼的,内家拳法重精气神,形意拳的风格是硬打硬进,几如电闪雷鸣,在内家拳中独树一帜。看着突然笑出声,算了,不是我的菜

篮坛之氪金无敌:老作者了,文笔尚可,而且因为一直写竞技文,还是专一篮球的,所以火候越发纯熟。只是竞技这块的点子,差不多也都被各种套路摸透了,氪金无敌氪金系统,这类名字差不多的小说,起点一大堆。所以创意这块本就已经是竞技类小说非常难以找到的一点,而此时却是创意这块没有亮点。不过作者从NCAA开始叙述到NBA,整体大纲配合不错的文笔,还是让人有能够看下去的欲望,虽然其中烂俗的偶遇明星这个爱情主线,让我看的想吐。其实个人建议,就算是些这类国外的竞技文,真的非常忌讳生硬的插入明星,一点没代入感,而且非常腻味,你写点INS的网红什么都好,还真实一些。最后作者典型刺蜜加半个勇士球迷,还有詹黑和杜黑。

至尊神魂

《至尊神魂》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嘴仗?我怕谁?

三日后,万流城迎来了三年以来最大的盛事,帝国群臣皆是到场,就连皇族,据说都在路上。

偌大的宴会场所,不少达官贵族交头接耳,目光时不时地打量着远端的一位白衣少年,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宴会的意义,就是为这位少年接风洗尘。

“听说了吗?那秦天好像丹田破碎,成为了一介废人!”

“我也听说了,据说是在外面得罪了某个大人物,被废掉了。”

“是吗?我怎么听说是他自碎丹田的?”

“他么你傻啊!你能自碎丹田吗?”

大人们有大人们的圈子,各家的子弟也自然有属于自己的圈子,像是来自帝都的那群达官贵族,便是不屑于和其他城池的子弟站在一起,他们的穿着都要比其他人好了不少。

就算是万流城这个经济大城,和他们比起来,依旧有一些差距。

“多年不见,那家伙貌似收敛了不少啊!”

“一个废物,你以为还像当初那样掀起大风浪不被处罚?依我看,这小子肯定是在外面得罪了某个大人物,被人干废了。避难才回家了吧!”

“谁知道呢?指不定人家吃多了撑得,就是自碎丹田呢?”

“哈哈……”

万流城的公子哥们对于秦天的遭遇那叫一个喜闻乐见,只要在万流城生活过的人,没有一个公子哥逃脱过这个妖孽的手掌心,特别是万流城第一财团,万流商行的少行长马俊才,他是最不服秦天的一个,同样,也是当初被整得最惨的一位。

最惨的时候,甚至意外吃了一口粪池的米田共。

那是他一生的黑历史,无论如今他变得多强大,即便是拜入春秋剑派,也依旧掩盖不了当年吃屎的历史。

尽管,那是一场意外。

对于秦天的恨,马俊才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前日接到消息,他便马不停蹄地从春秋剑派中赶了过来,当看到秦天的那一刻,他甚至有些无法掩藏内心的杀意,他想杀了秦天。

唯有秦天死了,才能泄去他心头之恨。但他也明白,在万流城,就算是皇族子弟,也不敢对秦天太过放肆,他背后虽有春秋剑派撑腰,但他却不敢,不敢在秦承志的眼皮子底下斩杀秦天。

“秦天,好久不见!”

尽管不敢斩杀秦天,但羞辱一番,马俊才还是能办得到的。特别是,听到秦天丹田碎裂,沦为废人的消息后,他更是仰天长笑,暗道恶有恶报!

“哦?原来是你啊?怎么?想找我报仇?不过,你得最好准备哦!我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初你找我算账,可是吃了一大口屎呢!”

秦天早就注意到马俊才过来了,他甚至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缕极力隐藏的杀机,他暗暗一笑,没头没脑地说道。

“你……”

在秦天面前,马俊才无法藏匿住自己的恨意,就是这个家伙,就是这个家伙害的自己现在都要被别人说三道四,就连刚才,他都还听到有人在谈论他的过往。

“杀了他,杀了他!他现在就是一个废物,杀了他,你就可以解脱了!”

马俊才一张俊逸的脸在秦天面前变得狰狞无比,但这种神色仅仅持续了半秒钟便恢复如初,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地噙起一抹笑容,“小时候的事,还提干嘛?来来来,咱们好久不见,喝一杯?”

看着马俊才递过来的一杯酒水,秦天眼神微微一眯,对方的动作的确很快,但他却看得清清楚楚,在马俊才递过酒杯的刹那,他的衣袖抖出了些许白色粉末在酒水之中,就算是天灵境的武者都不一定能发觉。

只可惜,他碰上了秦天。

“好啊!不过,杯酒释恩怨情仇,不是应该我喝你的,你喝我的吗?”

闻言,那马俊才心中微微一咯噔,就连握着酒杯的手,都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他瞳孔微缩,目光中掠过一抹不平静的惊异之色,难道说,这家伙发现了?不应该啊?还是说,他太警惕了?

“这……”

看着马俊才犹豫,秦天嘴角掀起一抹惶恐地笑意,指着马俊才,大声说道:“什么?你想以请我喝酒为目的?在酒水里下药?”

这一嗓子下去,整个宴会的人都看了过来,甚至有些好事者更是走了过来,一脸好奇地盯着那面色涨红的马俊才。

“谁,谁说的?我只是不知道有这个规矩而已?交换,交换!”

被众人盯着,做贼心慌的马俊才连忙收回下了药的酒水,一饮而尽,旋即又将自己右手的酒杯递给了秦天,道:“我喝了,该你了!”

“呵呵!你让我喝我就喝?那我还有什么面子?你向我赔罪,正该你喝才对!让我喝,岂不是我也有错?”

岂料,秦天根本不去接马俊才的酒水,他边摇头边说道。

“你……”

马俊才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他面目狰狞地盯着秦天,若不是顾忌此地乃是秦承志的地盘,他恐怕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杀意动手了。

“我说秦天,你这也太戏弄人了吧?这位兄台都已经喝了,你是不是也该表示一下啊?各位,你们说,是不是啊?”

站在马俊才身侧的一位青年俊才满脸鄙视地盯着秦天,大声说道。

“不好意思!我在和人谈话的时候,请狗不要叫唤!”

秦天淡淡地瞥了身边人一眼,被他整过的人不少,但不是每一个都能被他记住相貌,但眼前人,很不巧,他记得对方的样子。

兵部尚书家的公子,当初不就是塞了一条碧瞳响尾蛇在你裤裆里,害你只能每日服用解毒剂来维持男性功能嘛?至于这么记恨吗?

高翔目光欲裂地盯着秦天,好不容易找到一次打压秦天的机会,却不想,对方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份,竟然在公众之上说自己是狗?

“秦天,你找死!”

高翔可不是马俊才这种敢怒不敢言之人,他爹乃是兵部尚书,掌控着帝国兵甲出入的命脉,位高权重,而且,高翔本身就是神丹中期强者,师承西门山,根本不是马俊才能比的。

他说动手就动手,只见他一手探出,就欲将秦天的脖颈扣住。

“高少爷,城主有令,任何人都不得动我家小主人!”

一道破风声骤然掠出,巧妙地将高翔的手臂震开,正当高翔想要发怒时,一位老者平静地站在秦天的面前,语调淡漠地冲着高翔说道。

“裂云神将!”

高翔瞳孔陡然一缩,惊骇地后退三步,盯着面前人,惊呼道。

“高屎,在我城主府,你想动手杀我?你是找死呢?还是找屎呢?如果是后者,我这倒是有一面铜镜,你自己照照镜子就成!”

秦天绕过老人的保护,笑吟吟地盯着高翔,戏谑地说道,说完,还真从戒指中取出一面铜镜。

“你……”

高翔愤怒地指着秦天,当他看到身前的老人眼神越发冷冽时,这才想起来面前老人乃是一个冷血杀神,更是修为达到造气境的超级强者,顿时觉得后背渗出一丝冷汗,硬生生地将喝骂之言咽了回去。

“你也就只能在万流城耍耍威风,若是到了外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听说你是得罪了人,被废了修为才逃回家避难。现在看来,那位大人物下手还是太轻啊!”

高翔虽不敢再动手,但口头上的便宜,他却要占,裂云神将再怎么强横,也不会对他一个小辈下死手吧?况且,他也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

“高兄,算了,和一个废物说这么多做什么?等过个几年,咱们都晋入造形境了,这废物还是个废物!”

一旁,几个来自帝都的官员子嗣满脸谄媚地在高翔身边说着话,言语中不乏有羞辱秦天的意思。

至于他们的羞辱,裂云神将倒是没有再制止,他得到的命令只是不让其他人动小少爷,可没说不准言语上的羞辱。

“造形境?几年?高屎花费个四五年能进入造形境我倒是相信,你们几个废材,只怕没个十来年,想入造化三境?痴人说梦!”

论骂街,身为地痞无赖的秦天可没怕过谁,作为一个职业喷子,他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你……”

几人勃然大怒,但看都裂云神将时,这口怒气又被生生地咽下,只能瞪着双眼,恶狠狠地说道:“你若有种,就和我比试一场啊!除非你是个废物,否则,你又岂会不敢和我比试呢?”

“首先,回答你的问题,我有没有种,那得回家问问你母亲!其次,你想和我比试?你算哪根葱?想和老子比试的人不说一千也有八百,谁都像你这样,老子岂不是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秦天竖起一根手指,眯着双眼,戏谑地说道。

“你、你……”

那人被秦天说得气不打一处来,他很想出手教训这个废物一番,但这里是万流城,更是秦家的地盘,他就算想出手,也得先越过面前的裂云神将。

正当此人怒极时,一道尖锐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众人的目光,瞬间挪移,望向大门外的来人。

“大皇子,三皇子,七公主,十一皇子,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