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名花录(青衣木子凡)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大唐名花录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希公子

角色:青衣木子凡

简介:一曲大唐风流,两条峰峦山河
一曰庙堂,一曰江湖
荡不尽天下恩怨,扫不清乾坤情仇

书评专区

带个惩戒去聊斋:两界穿越文,但两边都处于一种诡异危险的环境下。这节奏很不好,太紧迫,让人阅读疲劳来得太快了。情节还是要张弛有度的好。

读档2013:最烦他妈这种小说了,主角见个女人就是美女,每天不是和那个女人打交道,就是和这个女人调情。你写的是创业小说啊,不是红楼梦。最扯的是是个美女背后都要议论一下主角,夸主角是潜力股要早点下手。我可去尼的,你以为你是世界的中心啊。可能作者带入主角YY了,可是让我等读者除了尴尬就是口区。这不到一百章就出现了五六个跟主角暧昧的女人,看你后面怎么烂尾

妄人朱瑙:我一直奇怪女作者怎么想的?搞基争霸文难不成拉坨屎继承皇位么?

大唐名花录

《大唐名花录》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真假公子

“噬骨……断肠丸?”

木子凡一听这名字就感觉十分吓人,但是又毫无办法。

眼前这青衣少女明显很不好骗,就算那锦衣少女想要放过自己一马,只怕也行不通了,只是不知道那青衣少女在打什么主意。

“被这小子一搅合,此间之事怕是完不成了,干脆我们就将错就错……”有了噬骨断肠丸,她对木子凡也不再顾忌,索性不管,美眸一转,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心儿妹妹的意思是……”那锦衣少女有些不解。

“幽然姐姐,你知道的,我爹和长老那边,总得有个交待……”青衣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还有淡淡的狡黠。

那锦衣少女也是冰雪聪明,一听就明白了,当下目光移向木子凡,心中似乎仍存顾虑,喃喃道:“这样做真的可行?”

“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咱们把这小子带上,也算是没了后顾之忧。”那青衣少女看了一眼木子凡,故意说给他听:“若是放他走了,此事只怕会从他嘴里泄露出去。”

“打住打住!”木子凡立刻蛇随棍上,郑重地说道:“我木子凡绝对不说半字……哎呦!”

他话未说完,头上便挨了青衣少女一记头槌:“说不说都由不得你,反正你已吞了噬骨断肠丸,接下来的事情,你得听我的!”

“他爷爷的,不是都说胸大无脑吗,这刁蛮女不但胸大,脑子也机灵得很!”

木子凡心里暗暗叫苦,狠狠咒骂,但表面上却可怜兮兮地摸着头,说道:“能为二位美若天仙的姐姐效劳,那是我木子凡的荣幸,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我木子凡绝不皱一下眉头。”

“是吗?”那青衣少女晶莹唇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意,“既然如此,从现在开始,我要你扮一个人。”

“扮一个人?”木子凡讶然。

“一个死人。”青衣少女冷冷笑道。

木子凡不禁打了个哆嗦,脑海里再次想到那青衣少女刚刚在厨房里下毒的情景,心想莫非是要找自己试毒不成?

看着他脸上表情变幻,青衣少女冷笑道:“你放心,我杨心儿若是想要你的命,你早就活不成了!只要你乖乖听话,帮我们演一场好戏,事后我会帮你解了噬骨断肠丸的毒。但如果演得不好……”

这笑容极其甜美,足以让扬州城的世家公子都迷得神魂颠倒,但是看在木子凡却宛如蛇蝎,他急忙狠狠地点头,道:“演戏那是我木子凡拿手的本领,我从小在这满春楼里可是看了好多的戏,别说是演戏,就是唱戏,我都可以来上两句!”

“并不是让你演那种戏。”这时,那锦衣少女也对木子凡放下了警惕之心,耐心解释道:“心儿妹妹是要你她家提亲。”

“什么!提亲?”

木子凡睁大了眼睛,那杨心儿一手打在他的头上,嗔怒道:“你想得美,本姑娘是让你去假提亲,只准失败,不准成功,听懂没有?”

“只准失败,不准成功?”木子凡也不是傻子,当下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心儿妹妹你原来是讨厌那原来提亲的公子哥,索性想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给毒杀了,再让我冒充那个人去提个假亲。”

啪——

“心儿妹妹也是你叫的吗?”那杨心儿又是一记重掌打在木子凡脑袋上,冷哼道:“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

“那另一半是什么?”

“你问那么多干嘛!”杨心儿缓了口气,再次对木子凡摆出凶狠的样子,恶狠狠地道:“木子凡是吧?你听着,从现在开始,你不叫木子凡了,你叫陆明,是登仙阁的弟子。你回去收拾一下,我们明日一早起程。”

“起程?”木子凡愕然道,“离开徐州?”

“本姑娘的家在洛阳,听过没有?”那杨心儿脸上自然流露出几分千金小姐的优越感。

“洛阳,那可是大城啊!”

作为被收养在徐州青楼的孤儿,木子凡哪曾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前往洛阳这样的繁华大城,顿时新潮有些澎湃。

他是一个孤儿,自懂事以来,木子凡平日里除了砍柴挑水之外,最大的乐趣不是与这满春楼里的姑娘们打趣,而是听那些文人雅士们大谈天下阔论。

听到许多热血文人感叹天下时事,遥想昔日的大唐英雄名将,木子凡都会听得热血沸腾。

从小到大,木子凡一直觉得自己体内好似有一股热血,总想着若是哪天自己成为武林高手,必定要走出徐州,像当年秦叔宝、程咬金、罗士信、李靖等英雄人物们那般闯一番事业,干一番男儿志在四方的大事,如此方能不负此生。

只是,因为小命被拿捏,而不得不被逼着去,还真是有些窝囊啊……

“此事就这么定了,今晚你好好收拾一下,明日一早到城门口等我”没有理会木子凡,杨心儿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便打开了房门,最后叮嘱道:“记住,最好别本姑娘耍什么花样,对今天的所见所闻也不要说半个字,要不然有你好看!”

……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第二天天高云淡,木子凡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走在徐州城外的官道上,心情确是好了不少。

昨夜西厢那姓陆的公子突失了智,喝酒耍酒疯,闹了一个晚上,最后被押去官府的事儿,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心思通透如他,一下子就明白那海量的陆少爷可不是喝酒喝醉的,而是喝汤喝晕的!那杨心儿下的也不是什么毒药,应该是某种类似蒙汗药的迷药。

但不管是迷药也好,幻药也罢,反正是吃不死人的。

这也证明眼前这两个苦主应该不是那种心狠手辣之人,帮她们做完该做的,应该就会给自己解药……

徐州多平原,一骑快马,能日行三百里。

洛阳与徐州相隔千里,出了徐州平原,便是山地。

山路难行,三匹快马绝尘,用了六日,才看见了洛阳城郭。

“瞻彼洛矣,维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禄既同。君子万年,保其家邦!”

木子凡看着巍巍洛城,胸中阴霾一扫而光。

多年来游侠的愿望,如今终于踏出了徐州,来到了这古都,他心中何止有千言万语?

杨心儿二女对视一眼,眼中露出惊奇神色,那冰霜似的女子笑道:“没想到,你这下人出身的小子,居然也知道诗经古韵?”

“哈哈,两位有所不知,我平日里闲来没事,最喜欢去对街茶楼听书唱戏。偶尔有一些游学士子高谈阔论,兴致来了,就唱一唱诗经,这首《小雅·瞻彼洛矣》便是那时候听来的。”

木子凡嘿嘿笑了笑,脸上如常露出讨好的笑容,与身上的华服玉佩相衬,十分违和。

这也难怪,他自小在春满楼长大,吃了苦头,逆来顺受惯了,这讨好的笑容,就是他最完美的伪装。在这笑容下,任谁也看不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