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武霸皇(张明华赵九幽)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天武霸皇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白竹

角色:张明华赵九幽

简介:这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皇室!宗派!世家!高手层出不穷,谁能问鼎天下!张明华,一个小家族的旁系子弟,在底层挣扎却从未放弃努力!幸运的是,他在机缘巧合下获得了上古遗留的神秘空间——自此苦尽甘来,接连突破层次,震惊天下!提剑四顾,世间谁人堪敌!

书评专区

凤鸾殇:冷王的弃后:文风很独特,书中人物矛盾冲突不断,很引人入胜,令人欲罢不能,追跟不断。

匠心:合理性真不能多想。古代篇里面,练一年能超过别人十几年的童子功,这叫技术流?还有一群刚脱文盲的学徒靠观察人人都能琢磨出N种榫卯?现代篇更不说了。

圣墟:虽然我对辰东的作品已经一点热情都没有了,但是阅文的操作属实震惊我一万年。这样的行为侵犯了作者的发表权。一、发表权是什么发表权是指作者享有的决定是否将其作品公之于众,于何时、何处公之于众,以及以何种形式公之于众的权利。所谓公之于众,是指以出版发行、广播、上映、口述、演出、展示和网络传播等方式披露作品并使作品处于为公众所知的状态。二、发表权的性质著作人身权,又称精神权利,是与著作财产权或经济权利相对的一个概念。作品不但具有经济价值,还体现了作者独特的人格、思想、意识、情感等精神状态。著作人身权不可转让、继承或受遗赠。三、阅文工作当中的疏漏(过失)能否影响侵权行为的认定?不影响,只要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也没有法律规定的免责理由,擅自实施受专有权利控制的行为即构成“直接侵权”。至于行为人的心理状态如何、是否具有主观过错,并不影响侵权行为的认定。综上所述阅文的行为侵犯了发表权。辰东可以起诉阅文,追究其侵权责任。概括一下1.阅文集团的行为侵犯了发表权。2.发表权属著作人身权,不可转让,属于辰东。3.阅文方是否具有主观过错,不影响侵权行为的认定。4.辰东可以起诉阅文。5.BUT….辰东智商正常的话应该不会。另外别把这个事情上升到什么高度(笑哭脸)这只是辰东和阅文两个民事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难不成还会有中小作者为辰东振臂高呼,显然不可能。说回辰东作品本身的质量。四个字:不思进取这种颓势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完美世界》就可以看出来苗头。之后他的书,我也就没有看下去了。评论区有人表示:就算阅文不整这波骚操作,《圣墟》也一定会烂尾。我信!事先声明,这本肾虚我没看过,看完10号就决定不再看东哥的书了。(手动滑稽)主要是在NGA论坛看到一个相当有趣的评论,笑喷了。地址先贴在这里:https:\u002F\u002Fbbs.nga.cn\u002Fread.php?tid=23834593,有兴趣的可以去原贴查看。仿照辰东文笔,随便写一段辰东版的诡秘星界中,混沌炸裂,大道崩灭,时空长河从虚空中流出,化为一团团耀眼的神芒在那里,有一道身影矗立。这是一个男子,看起来尚在青年岁月,却宛如降临人世的神王,俯瞰九天十地。毫无疑问,这位存在极度强大。一头黑发乱舞,无数星球随着发丝的舞动而炸裂,消散。最引人注目的是,是在男子的右眼,有一副弥漫着混沌气的单片眼镜,仿佛压塌万古诸天!“是他,远古太阳神的嫡子——错误先生,阿蒙!”有人低声惊呼,认出了他的身份,带着颤音说道。所有人都惊愕,不仅是因为他代表了那位天上地下无敌的远古太阳神的血脉,还因为他一位真正的至尊,在古老年代便已称王。昔日还未成道时,他便接过风暴之主列奥德罗的一击,并成功存活。需知,无尽岁月以来,真神的威严铭记在所有生灵心中,罕有人敢挑战真神的力量,但阿蒙硬生生接下了!“当年便可以从真神手下安然走脱,如今已然成道,他该有多强?”“远古太阳神一脉,尽皆是这么逆天吗?一个亚当就打遍时代浪潮无敌手,没想到其亲弟也不输于人!”“毕竟是那位存在的亲子,继承了其父无敌的血脉之力。一门双至尊啊,这黄金大世,谁能与那一脉争锋!”有人低声叹道,话语中尽是绝望。与这等人杰同生一世,对于其他非凡者来说是绝望的,只能远远的膜拜其身影。“那是谁?竟能与阿蒙争锋?是哪位真神从神国之中降临要与昔日的时天使讨个说法吗?”有人惊呼,望向阿蒙所在的那片虚空。伴随着恍若宇宙崩塌般的震动,迷雾消散,“错误”先生阿蒙竟在和另一位存在对峙!轰!天地尽头,无尽的璀璨星光构成了一幅大道印记,宛如一扇扇门按照由大到小的顺序,错乱地层叠。在印记之下,是一尊中年,面容古板,虚空般流淌的黑发参杂少量白发。一双双涟漪层叠般的蔚蓝眼睛,映照出无数大界的生灭。“这是?哪一位未知的青年至尊吗?还是远古时代残存的古神?”有人疑惑的问道。“不对,我好像在家族的古籍中看到过类似存在的描述,祂似乎是远古时代的某位天使之王”“是了,我也想起来祂是谁了,祂是好称万门之门,诸天万界的领路人的那位”“伯特利、亚伯拉罕!”一位天使家族的老古董失声惊呼,最后颤抖的说出那位存在的尊名。“是祂?第四纪号称横压一世的那位最强天使之王?难怪能与阿蒙一战!”在场众人,有天使家族的年轻天骄,震惊的向旁人诉说着这位“门”先生的战绩。“第四纪啊,那也是一个不比如今逊色太多的黄金大世。真神陨落,天使之王纷战,所谓的天骄和至尊,不知陨落了多少。但“门”先生,在第四纪是公认的最强天使之王!”“那位红天使梅迪奇,何等强大,敢号称战争之神!便是这样的狠人,都最终陨落,成为他人证道路上的垫脚石。而击杀红天使,据说就有门先生的出手!”“当年的真神以下第一人!漫长岁月不见消息,世人都以为祂身陨在证道路上了,没想到已经登临神位!”“当年祂的最后一战,扑朔迷离,似乎有了不得的大人物介入,最后谁也说不清倒底如何。”有人皱着眉头说着,提到门先生当年的消失可能与星空中的禁忌存在有关。“慎言!那个地方,有大恐怖,充斥着诡异与不详,不是我等能谈论的!”“门先生,在星…那里中遭遇未知的大能,因此消沉?”“不可能,以祂的天资,谁能小觑祂?说不得是那里的存在欣赏其战力,下注与祂也说不定”“一边是可能和那里有关,一边是搏杀诸多古神的太阳神亲子,这,真不好说会是谁能胜出。”一群人当即就冲了过去,靠近那片战场的边缘,想要亲眼目睹这场将被记录在非凡者历史中的大战。“我知道了!祂们是在为争夺诡秘之主的大位,提前预演那终极一战”。有人思索片刻,惊呼着说道。一世支柱二三人,这是古老年代留下的预言。相邻序列,想争那唯一一个支柱之位,唯有最强者方能登临!很多人都在私下议论,并且无比热切、渴望知道答案,就连老辈人物也在谈论,争执这两人会是谁最终胜出。“唔,提到苟三家序列,我倒是想起另一个人。”“谁?”“愚者,克莱恩!”这个名字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很久了,少有人提到这个名字了,近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在这风起云涌、人杰辈出的大时代,强者真的很容易被人遗忘。不过,克莱恩毕竟是特殊的,刚一提及,很多关于他的传闻一下子又浮现上了这些人的心头,一时间竟有些怔。“可惜了这个人啊,那也是一代人杰,只是时过境迁,他已经成为过去。”有人摇头感慨。“当年的话,他确实很强,打的同辈抬不起头来,但如今,面对阿蒙和门先生,他还不够。”“你们说,如果克莱恩这些年潜修,悄然击败了那位魔狼一族的天骄,夺到那唯一性,到如今会是什么境界,会有怎样高的地位?”“我想……应该会很强,非常强,年轻至尊中会有他的一席之地,只是可惜了。”克莱恩过去的强势以及惊人战绩,让人难忘,快三年过去了,当再提到他时,还是让人怀着复杂的心绪。“呵呵,我觉得,就算他真的霍纳奇斯山脉,得到愚者途径唯一性并成功晋升,现在也多半有大麻烦,不敢现世。不说阿蒙和门先生,便是奥古斯都家族,也饶不了他!”有人冷笑着说。“唔,可能真会如此。当年奥古斯都家族的那位晋升黑皇帝,却被克莱恩打断,两家已是血海深仇,不会轻易了结。”也有人摇头,“奥古斯都家族已经衰落,面对克莱恩,未必就能留下他。当年克莱恩一路崛起,那罗萨戈,号称一代天骄,不也是栽在他手里。”“这种天使家族,传承至今,不是没有根基的野小子能挑战的。看着吧,那克莱恩要么就此蛰伏,等待阿蒙和门先生的胜者将其寻出;要么面临奥古斯都家族无止境的追杀。这个时代的主角,注定不是他!” 精选评论:1.这个世代 谁敢称不败?唯我阿蒙!亚当救我!!! 2.我儿罗萨戈有旧日之姿。我人都傻了…..PS: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辰东的书里咋这么多隐秘的路人呢??参考文献:[1]王迁.知识产权法教程(第五版)[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

天武霸皇

《天武霸皇》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这柄剑似乎带着什么神奇的力量,每一次劈斩,血鞭都会发出痛苦的嘶吼。赵九幽接连后退,瞬间已经倒射出数十里,完全超出了张明华的视野。竭力看去,只能隐约见到远方的天边有两个光点在闪烁。

过了片刻,密林顶上血光一闪,赵九幽重新露出了身形。与刚才倒退之时相同,他依旧在不住退却,手中长鞭竭力抵挡。但在他周围,剑光如同星斗一般弥补,形成一间坚不可摧的牢笼。赵九幽在里面游走,空间越来越小。

攻守异位,就是这样简单。片刻之前,赵九幽还凭着血鞭将常万剑逼入死地,而现在,常万剑神剑一现,立刻反将赵九幽禁锢,眼看就要不妙!

又斗了片刻,只见一道巨剑虚影浮现,狠狠斩在赵九幽的血鞭!血鞭猛地颤动两下,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一道血红色的影子从鞭子上脱离开,重新在天空中浮现,化作滔滔血河。但这血河不过维持了眨眼工夫,就陡然消散不见!

赵九幽手中的长鞭没了血河相融,重新恢复了乌黑的颜色。长鞭垂下头,显得无精打采,元气大伤。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飞射出去,正斩在赵九幽身上。他“啊”的一声惨叫,带着一蓬鲜血,向地面坠落下来!

常万剑凌空悬浮,手中长剑闪烁,却并未趁机攻击。

赵九幽飞速下坠,就在行将撞击地面之际,他突然恢复了身体控制,贴着地面一个回转,又陡然升上天空。

张明华发现,赵九幽一直用右手捂着左臂。定睛一瞧,才发现他的那条左臂,竟是被这一剑生生斩断了!

赵九幽死死盯着常万剑,厉声道:“姓常的!你……你使诈!”

常万剑笑道:“我何曾使诈了?”

赵九幽怒道:“你不是说不用剑吗?出尔反尔,算什么正人君子!”

常万剑哈哈大笑:“这种话你也信?你又不是三岁孩子!败就败了,那这种理由出来搪塞,未免太没意思了!”

赵九幽不由一窒。确实,他一开始用激将法赢得先手,但也只是想赢得先手罢了。修炼到这种程度,危机关头还要恪守什么承诺的人根本不存在,就算有过,也早就死光了。

之所有赵九幽有这种错觉,还是因为他对自己的鞭法太过自信,再加上常万剑一开始的表现,让他以为常万剑根本没有机会拔剑!

可谁知道,常万剑居然能在那种情况下拔剑斩破樊笼,又将自己重创!说到底,还是他太过大意的缘故。

见赵九幽不再说话,常万剑道:“把那东西交出来,我便放你一条生路。你现在身受重伤,断然逃不出我的手心。”

赵九幽冷笑不已:“你的话,我可不敢信了。真给了你,你必然要杀人灭口,怎么可能放我走?”

常万剑摇头道:“这东西有什么用,谁也不知道。不过是上古遗留,偶然被你发现罢了。要说上古遗留的宝物,世上也有不少。有的很是不错,也有的全无用处,总之没什么稀奇,犯得着灭口吗?”

赵九幽冷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娃娃不成?真要没什么稀奇,你追着不放做什么?”

常万剑道:“话已至此,信或不信,全在你了。”

赵九幽想了想,说道:“也罢,但这是咱们两人的事情,可不许第三个人听了去。”说罢,目光一转,看向张明华隐藏的位置。

张明华心中一突,顿时大叫不好!他早就该想到,这两人修为通天,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一道血光闪现,朝着张明华当头落下!

“完了……”张明华心头冰凉,身体却根本无法挪动。并不是被吓得僵硬,而是血光到来的速度,远远超出他的反应能力!

就在这时,常万剑微微皱眉,身形刷的一下挪动到张明华头顶。长剑一摆,将这道血光击散。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赵九幽却借此机会,倏然飞出了十余里,他浑身血光闪现,不住的加速!

常万剑冷哼一声:“赵九幽,你这种伎俩有何用?”

赵九幽仍在逃遁,声音却传过来:“我是信不过你,你也不用追了,东西给你便是!”说着话,一道晶莹的绿光从他身上浮现,朝着常万剑飞射过来。

常万剑把手一招,那绿光立刻被无形的力量吸引,悬浮在他的面前。这是一块六棱形的绿色晶体,只有拳头大小,最出奇的是,晶体中隐约有一个宫殿的影子,在一片五彩祥云的托浮下载浮载沉。

常万剑正看得出神,突然咔的一声,晶体上出现一道裂纹。紧接着,无数细密的裂纹如蛛网一般,遍布整块晶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