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霸业》秦成刘巴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之霸业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小小的蚂蚁

角色:秦成刘巴

简介:东汉末年,群雄并起
穿越者秦成,凭借自己对历史的一知半解,在铁血中开创自己的末汉霸业
正所谓:凛凛人如在,谁云汉已亡!不做悲情英雄,在这里,将会开启一个不一样的三国时代!

书评专区

清墨书香[系统]:同样是晋江的,云中仙客推荐的,不过在人设上的毒点比纸上人高一点。

无限流传染病:本书是比较公认的【最遗憾的无限流太监作品】主角(夫妇)是剧情世界人物,后觉察到无限空间的存在并加入。本书无论是剧情、文笔、人物刻画在众多无限流作品中都属上等,可就是太监了。请不要期待哪天奇迹发生作者更新了。我问过作者了,人家真的写不出下文了,就是卡文了呗。【结论:葵花宝典 虽已太监 但属佳作 喜欢无限流的还是可以入坑看看的】

废土:中后期开始,作者强制给反派加戏,让主角干出一些违反自身逻辑思维的2b行为。一面描写主角如何强大,如何智慧,如何有取舍的冷血,一面又在非必死局里被人看穿一些小事惊得浑身颤栗,主角也多次强调自己已不是刚苏醒那会的单纯思想,转背就自打脸,不止一处,坚持看到320多章类似情结反复出现多次!已经摊牌,准备杀掉敌人了,还想和敌人握手言和!在那再三乞求,注:再三乞求!之类乞求对话至少写了五六个篇章的全文,最后还被敌人跑了。也不想想那种武力屈服敌对方的情况下,底牌都揭露了能相信别人?不怕转身被背叛?一边说杀鸡用牛刀是蠢事,马上打脸被敌人跑掉!几年前这文如何我不知道,但现在对我来说是毒草!

三国之霸业

《三国之霸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初识魏延

礼品准备妥当,秦成辞别众人,开始零陵、长沙、武陵三地拜访。襄阳方面有赵范亲自拜访。经过多方分析,秦成准备先入零陵,再北上武陵,最后达到长沙。

零陵毗邻桂阳,两郡均属贫弱。零陵太守刘度,懦弱无能,本人为刘表远亲,身为太守,却一无所长。治下也是混乱不堪。秦成到达后,进行简单拜会,稍作休整便起身前往武陵。

秦成在零陵期间,通过几日相处,秦成对刘度为人嗤之以鼻,其处事与赵范不分伯仲。然而其子刘贤与县尉刑道荣却颇有大将之风,所以言谈间多有亲近之感。

出零陵,即进入武陵,武陵多山,切民风彪悍。太守金旋,字元机,担任过黄门侍郎、汉阳太守,先后官拜议郎、中郎将等官职,最后成为武陵太守,有一子金祎。父子二人自负异常,以往年关走动,往来主薄多被其嘲讽。秦成也不例外。武陵虽然不适于发展农商,兵源与战斗力却是强项。秦成对武陵经过进行简单的城防视察,便准备起身前往长沙。

长沙,属荆州,秦始皇二十六年统一中国,设三十六郡,长沙为其一。两汉时期,长沙为长沙国的都城。东汉初期废“长沙国”改立为“长沙郡”。公元197年,孙坚平定区星的叛乱后,便成为本地的太守,后来改由韩玄担任。

之所以将长沙放在最后一站,秦成也是别有用心的。

在诸多武将纷纷投靠明主的时候,尚有两员大将尚未被人纳入麾下。并且这两员大将目下都在长沙。

这两员大将分别为黄忠与魏延。

后世记载,赤壁之战后刘备遣关羽携五百刀斧手克长沙,收大将黄忠魏延。此时距离赤壁之战不足三年。秦成决意趁这个机会,试着找到黄忠魏延。如果有这两人辅佐,一统荆州才能成为可能。

也就是说,最后成败的关键就在长沙!

经过多方准备,秦成踏入了长沙地界。

长沙为荆州几县之首。无论财政还是兵力,均为富庶。

然而长沙太守韩玄平生性急,轻于杀戮,众人皆恶之。眼下秦成,将礼品与长沙县衙交接完毕,正由其弟韩浩带领信步游逛长沙城。

秦成虽官位不高,却是礼节使者,又兼能说会道,很快便于韩浩混熟。

临近年关,长沙城内人多为患,多种糕点、炮竹、年画、年货将街道挤得水泄不通。叫卖声此起彼伏,让秦成有种恍然如梦。前方两名士兵开路,街道也不显得特别拥挤。

正闲逛间,只见前方一堆人围成水桶状。中间不时传来喊打声。

“韩兄,莫非城内有人闹事?”秦成问道。

“年关临近,多半是一些不开眼的流民,待我看看”。刚吹嘘过长沙治安良好的韩浩觉得有些面子挂不住,喝令士兵将围观人员推开,留出一条道路。

眼见有官员前来,众人纷纷散开。三三两两围做一团,等待热闹发生。

人群中央一个大汉,身高八尺,头发曲卷,面色赤红,满脸络腮胡子,赤手空拳,浑身肌肉纵横,仿佛一头人性巨兽,穿着士兵服装,立在场地中央。四周横七竖八躺着五六个锦袍青年,正在哀嚎!

见有官员前来,其中一个细目青年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韩浩的大腿。

“大哥,大哥!这个老兵痞子横行霸道,你得替我做主啊!你看把我打的。”一边说一边向韩浩展示自己的伤口!

韩浩仔细看来,原来挨揍的正是自己几个远方亲戚。平日仗着自己的势力,在城中不少作恶,不想今日竟被一老兵暴揍。怒其不争的同时,韩浩将目光放在场中士兵身上。

“魏延,怎么又是你!你都降到什长还不知道收敛!真的当本官不敢砍了你的脑袋?”韩浩恶狠狠的对着魏延怒喝。

这声怒喝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将秦成打蒙!这红脸大汉是魏延?秦成内心一阵狂喜。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准备满城寻找魏延,他就出现在眼皮下边,激动的秦成心脏砰砰直跳!

此时的魏延正一脸不屑的看着韩浩,一点面子都不给。鼻孔朝天,仿佛在等他来砍脑袋!黑红的脸颊一抖一抖,分外有喜感!

韩浩本来一身怒气,正要上前,却被秦成与几名亲随拦住。

原来魏延在长沙城颇有恶名。虽多有军功,但因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与人动手开打,一直不被领导赏识,多次被打压。倒是与县尉黄忠关系颇为要好,所以多数人一般也不过分相逼。

几欲暴走的韩浩赶走几个被揍的亲戚,望着场中油盐不进的魏延,有看到秦成言语多有维护魏延之意,大袖一甩,朝秦成说了句“告辞”,气呼呼的扬长而去,搞得秦成颇为尴尬。

在史书上,魏延是个颇为悲情的英雄人物。前期无人看重,后期不得善终。如果招降魏延,是否能改变他的一生那?

将魏延招入麾下,成败在此一举。

“文长兄”秦成望着场中魏延,拱手行礼。

听闻来人说话,魏延收齐了傲慢的嘴脸,此人与韩浩一起,可见也是一方官员,但如此对待态度一名老卒确实不为多见。汉朝多重文轻武,大多学子不屑于武夫交谈。

眼下的魏延,正是潦倒之际。空有一身武艺,却无用武之处。在长沙受尽歧视。听闻新野刘备礼贤下士,有明主之风,准备年后投奔刘备,不想遇到几个纨绔子弟欺压平民,一时忍不住出手教训了一番。正巧被秦成遇到。

秦成暗自叫险,就那么一丝的距离,险些与魏延擦肩而过,如果等魏延到刘备麾下,以刘备的御人之道,再招募就属于天方夜谭。

摸着随身的钱袋(出行前狠狠地敲诈了刘巴一笔),秦成带着魏延直奔酒楼。

酒肉一上桌,魏延顿时狂吃海喝起来。几番下来,望着一叠叠空盘。秦成的心在滴血。真的好贵!这家伙一点都不知道谦让一下?不过,古代人还真的很能吃啊!难怪那么有力!

酒肉下肚,关系瞬间拉近。酒这玩意,古今通吃。用酒来结交武将果然好使!秦成暗中窃喜。

“文长大哥,你目前有何打算?”趁着酒酣之际,秦成借势询问。

“某家无亲无故,年后如有机会,投奔刘玄德便是!”魏延又是一大碗酒下肚。

“不知大哥可有兴趣,趁着过年,去小弟任职的地方走上一走?喝酒好肉,保证管好!”秦成开始使坏。

“恩恩,好!就去就去”一听有酒有肉,魏延一口应承!

“大哥果然好爽,来,把你住的地方告诉我!我忙完事情立马去接大哥”

记下地址,秦成不忘让小二再加几坛好酒。

哇呀呀,魏文长,如果这时候再让你跑去刘备那里,就真该跳黄河了!

看着喝趴下的魏延,秦成恨不得立马扑上去亲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