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郭冬儿《医统天下》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医统天下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永恒

角色:龙腾郭冬儿

简介:好男儿,自当醒掌天下权,醉卧温柔乡
且看,华国最年轻的脑外科博士龙腾,在穿越到大盛帝国一个身世成谜的少年身上后,如何在帝国明争暗斗,一步一步打拼出属于自己的势力
然后在一群热血兄弟的追随之下,屹立于大盛帝国的权利巅峰,横扫六合

书评专区

LCK之职业女选手:男频,变身在韩国职业LOL,连载中,三星吧优点在于介绍韩国lol职业圈,以及游戏思路(嘴炮)缺点在于,女频玛丽苏味挺浓的

这*******过:我想起来一句话:你们这群泥腿子,饿极了怎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去死,当个忠孝节义的顺民呢?全家被主人杀了怎么就不能乖乖跪好,让主人把你扒皮拆骨呢?作者就是这个思路,而且写的相当好,把一群脑子有残疾的未成年小姑娘洗脑成功。——人贩子多好啊,又霸道强势又深情款款,是个伟大的大英雄!——受害者多坏啊,毒哑了口舌,砍断了手脚,活扒你人皮,在血肉里种上老鼠毛,为什么就不能认命好好当个乞丐赚钱给女主角花,为什么要反抗要复仇伤害人贩子?

第一序列:大王饶命看不下去,第一序列更看不下去。咋地别人不能提意见了?翔一样的东西!咱看不下去就不能发表意见了?这里是你的书评区?你的那些五毛少来这里狂吠,要吠去你书评里吠。咋不见咱黑民国谍影,咋不见黑诡秘之主?写的稀烂还不让说了,鄙人放在这里一句话,同样的内容,换一个作者必扑街无疑。还不是你雇的那些五毛疯狂给你刷票。

医统天下

《医统天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初见紫衣女(上)

一排五间低矮的屋子,围着院子的,是篱笆做成的围墙。这里,就是龙腾和火燚的家了。

走进院子,火燚随手就把肩上的两头野狼扔到了地上。两人还没进屋,一阵妇人剧烈的咳嗽声就从屋里传了出来。

火燚皱眉道:“这两天,母亲咳嗽地越发厉害了。”

火燚口中的母亲,也就是龙腾的养母张氏。

上一世,龙腾自小就是个孤儿,从来没有享受过亲情的温暖。这一世,张氏那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慈爱,让龙腾体会到了久违的母爱。虽然跟张氏相处的时间并不长,龙腾却早就对张氏有了深厚的感情。在他心中,张氏就是自己的母亲。

听到火燚的话,龙腾心中也是暗暗着急。虽然上一世自己医术超群,可是对中医却并无涉猎,而自己脑中的那些西药,在这个地方自然是不可能有的。

龙腾沉吟片刻,开口道:“咱们这就去城里,卖了你上次猎到的那张虎皮,然后请一位先生来为母亲诊病。”

“好!”火燚应道。

两人说走就走。

火燚进屋去取了自己床上铺着的虎皮,放进包袱背在背上,又和龙腾到张氏屋里跟她说了一声。

待龙腾换过一身书生装,两人就一起向县城而去。

虽说在这个地方已经生活了有一段日子,可龙腾还是第一次来到清河城。一切都跟想象中的古时小城一样,处处透露着古朴和雅致。

龙腾开口道:“咱们该去哪里卖掉虎皮?当铺吗?”

“当铺?”火燚瞪大了眼睛,道:“当铺的那些老鬼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再好的东西到了他们嘴里都是不值一文。”

龙腾问道:“那咱们去哪?难不成就在这当街贩卖?”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杨志怀抱宝刀,刀上插着一根干草,当街卖刀的场景。

火燚摇了摇头,道:“去‘聚宝斋’,他们识货,给的价钱也还算公道。”

两人边说边聊。这县城本来就不大,两人脚程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火燚所说的“聚宝斋”门前。

这是一栋二层小楼,雕梁画栋,很是气派,门前还挂着一个金光灿烂的巨大铜钱,铜钱下的红色流苏随风飘动。

两人刚到门口,还没来得及进去,就就听到一阵雷霆般的马蹄声和呵斥行人躲避的呼喊声。

火燚凝神听了听,开口道:“听这动静,少说也有五十匹马,而且,还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军马。”自幼打猎的火燚,一听动静,就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话音刚刚落下,几十匹骏马就卷着尘土出现在视野中,以聚宝斋为中心,把还算开阔的长街围得水泄不通。随着领头一人一打手势,那几十匹马便齐齐地停了下来,动作整齐划一。马上骑士个个顶盔掼甲,神情肃杀,一看就不是一般的军士,而是真正经过战火洗礼的精锐之师。

他们一边呼喝围观的行人退开,一边如临大敌地望向聚宝斋。

在阳光的辉映下,一个留着浓密络腮胡,满脸横肉,身材魁梧的壮汉正劫持着一名紫衣女子从聚宝斋出来。

火燚狠狠地盯着壮汉,双眼放光,下意识地嘟囔着:“官府通缉的采花大盗,薛刚烈,杀了他,赏银一千两!”

官府通缉榜上排名第一的采花大盗,平日里打猎之余也帮官府抓贼领赏的火燚自然认识。只是没想到他会出现在清河城这个小地方,还劫持了一个貌似身份不低的千金小姐。

看到劫持着紫衣女子的壮汉,领头的军士一手勒着马缰,马鞭直指薛刚烈,厉声喝道:“薛刚烈,快放开小姐,她要是有丝毫损伤,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我靠,一千两银子啊!”目光炽热的火燚又嘀咕了一声,抬腿就要往上冲。却被龙腾一把抓住扯了回来。

火燚叫道:“哥,那可是采花大盗薛刚烈,脑袋值一千两银子啊!够去怡红院找多少个红牌姑娘了?”

龙腾没好气地道:“那也得有命去找才行。值一千两银子的脑袋,你以为是那么好砍的吗?”

火燚自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闻言一捏手里长弓,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一千两银子啊!”

“别急!”龙腾拉住他,道:“先看看再说。”

这时,十多个骑士已经把劫持着紫衣女子的薛刚烈团团围住。

薛刚烈晃了晃架在紫衣女子脖子上的钢刀,吼道:“你们不要再过来,都给老子退开,不然老子一刀抹了她的脖子。”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骑士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原本拉紧的弓弦也放松了下来。

就在领头的军士下马缓步上前时,薛刚烈猛地卡住紫衣女子的脖子往后扯了扯,冷冷开口,道:“不要逼老子,老子一害怕手就会哆嗦,万一失手伤了上官郡主,你们怎么向肃王交代?”

领头的军士眉头紧锁,腰侧的剑柄也被他捏得咯咯作响。心中暗自焦急,要知道,这上官小姐不仅是肃王最最宠爱的女儿,而且以文采名闻京师,颇受安阁老的赏识,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大盛帝国官报的总编官。却没想到,这采花贼居然也知道郡主的身份。而他在知道郡主是肃王爷爱女的情况下还敢出手劫持,领头的军士顿时觉得事情有些棘手,额头隐隐见汗。

随后,领头军士挥手示意四周的骑士都向后退了几步,免得激怒薛刚烈。

薛刚烈看着不远处的领头军士,嘴角勾起一抹讥讽,不屑道:“司空不平,你号称大理寺六扇门十大名捕之一,我看也不过如此。从京都一路追老子到这里,连老子一根毛都没摸着,反而被老子伤了你们十几个人。今天老子更是从你的眼皮底下抓走了肃王爷的千金。你说你算什么狗屁十大名捕?你还有何面目腆着脸留在六扇门?”

火燚眼中闪过一抹光亮,兴奋地道:“司空不平,十大名捕啊!”

每一行都有一些受人仰视的存在,而司空不平就是捕快里最顶尖的佼佼者。位列大盛帝国六扇门十大名捕之一,令许多作奸犯科之徒闻风丧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