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朋陈千叶《武凌天下》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武凌天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流连往返

角色:安朋陈千叶

简介:当睁开双眼的那一刻,新的世界出现在面前
踏上修行生死路,只有一颗无敌心
若强敌拦我,杀之灭之!若命运压我,摧枯拉朽!若天地镇我,毁天灭地!没有黎明,杀出黎明!没有前途,杀出前途!没有未来,杀出未来!且看少年安朋携带量子重生异界,一路征途,最终问鼎武道巅峰!

书评专区

雾都侦探:故事可看,文笔干瘪,主角设定细致,感情线实属迷惑。如果可以忍受略尴尬的感情线并对主角的人设感兴趣的话还是能看的。主角推理风格和剧情走向不太吸引人。

冠盖满京华:这个女作者的书一般都是粮草每月追看

十方武圣:还是工作室?

武凌天下

《武凌天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喂,你还没付给我功绩点呢。”那瘦削弟子连忙叫道。

“哦……差点忘了。”

安朋这才象是想起来什么,一拍脑袋,“这些药材需要的功绩点,记在陈千叶的账上。”

“想赖账?”瘦削弟子顿时气急败坏,“该死的家伙,原来你在骗我。”

他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拦住安朋的去路,脸色不善,被耍了一通,心里这个气呀。

“这怎么是赖账呢。”安朋摊手道,“我不是说了吗,记在陈千叶的账上。他和我比试输了,欠我功绩点,正好顶上。”

“笑话!”瘦削弟子咬牙切齿,“陈师兄会输给你这个快要死的病秧子?”

“他输给我很奇怪吗?”

安朋耸了耸肩膀,从腰里拔出青刃,熟练地挽着刀花,“我有灵器在手,刚刚就在东门广场将他秒败,很多弟子都亲眼看见了。”

“你那破匕首要是灵器的话,那我就有神器了。”瘦削弟子冷笑,“少废话,放下药材,从这里滚出去,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哦?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

安朋淡淡一笑,挥动匕首,嗖的一声,一道微弱的刀气凌空飞出,擦着瘦削弟子的额头疾射出去,在墙壁上划出一道清晰的斩痕。

瘦削弟子脸色僵硬,伸手摸向额头,一撮断发簌簌掉落下来,手上还沾着几滴鲜血,却是被刚才的刀气伤了肌肤。

“这回相信了吗?”安朋轻轻吹了一下青刃的刀锋。

“你……”瘦削弟子又惊又惧,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知道我为什么要支取毒药吗?”

安朋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因为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左右是死,还不如来个痛快,不过如果有人想要让我不痛快,那我也不介意在死之前,拉个垫背的!”

他边说边转动着青刃,语气里带着森然杀气。

“安……安师兄,你……你不要乱来,我可没得罪你啊。”

瘦削弟子顿时脸色发白,连说话都不利索了,慌忙让开道路,退向屋里角落。

开玩笑,安朋不想活了,他可不想死,和一个快要死的人同归于尽,这也太不值了。

“记在陈千叶的账上,行不行?”安朋露齿一笑。

“行行行行……”瘦削弟子拼命点着头,唯恐这尊煞神不走。

别说记在陈千叶账上,现在就是让他自己掏腰包那也是心甘情愿。

“你看你早答应,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安朋嘿嘿一笑,“这人哪,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他转身离去。

瘦削弟子如蒙大赦,浑身瘫软着,倒在地上。

他并不知道,安朋离开药房后,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能发出那道微小的刀气已经是极限了。

不过总算是连唬带吓,把需要的毒药弄回来了。

“其实我比你还惜命呢……”

他回头看了药房一眼,嘿嘿一笑,大步离去。

回到房间,安朋立刻紧锁房门,取出装毒药的纸袋:“量子,怎么服用?”

“先取蝎子尾一两、鹤顶红二两,然后用水化开,再加上断肠散……”

量子说出方法。

安朋一一照做,最后有些心惊胆颤地,看着眼前一大杯浓黑如墨的毒液。

哪怕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股浓烈无比的腥苦味道,似乎连五脏六腑都颤抖起来。

“你确定,我喝下去,不会立刻毒发身亡?”他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你会七窍流血,死得惨不忍睹。”量子道。

“什么……”安朋脑子顿时嗡的一声。

“我开玩笑的,别当真。”量子道。

“卧槽……你能不能不搞这些冷幽默,我就算不被毒死,也要被你吓死了。”安朋有气无力地道。

“快喝吧,主人,你本身就是中毒之体,这些毒药对你来说就是良药。”量子道。

安朋举起杯子,经过量子这么一打岔,恐惧感倒是消失了不少,于是闭上眼睛,仰头灌下。

咕咚咕咚……很快,一杯毒液全部倒入腹中。

随即,他睁开眼睛,放下空杯,咂了咂嘴,除了舌头略微有些发麻外,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主人,忘了告诉你,以毒攻毒会有些副作用。”量子道。

安朋一怔:“什么副作用?”

“有点疼痛。”量子道,“因为我要引导毒物在你体内进行中和,这个过程,会比较难熬。”

“哦,没事。”

安朋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怎么说,他也是一名武者,这点忍耐力还是有的。

话音刚落,突然,小腹深处,传来一阵刀绞般的剧痛。

安朋猝不及防,顿时大叫一声。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疼痛便开始加剧,迅速蔓延,转眼之间,便从小腹扩展到了整个身躯。

那种疼痛,就好象无数把锋利的尖刀,在他的五脏六腑之内疯狂绞动着,实在无法忍受。

安朋跌躺在床上,身体蜷缩成一团,眼前一阵阵发黑:“这就是你所说的,有点疼痛?”

“不是。”量子否认,“这怎么是有点疼痛呢,连疼痛都算不上。”

“你整死我得了。”安朋脸庞忍不住扭曲起来,咆哮道,“不带这么玩的。”

“多大点事,忍一忍就过去了,刚才你不还说没事么。”量子轻描淡写地道。

安朋翻起白眼,有心想要破口大骂,却实在没有力气。

体内,疼痛正变着花样肆虐,从尖刀又变成锉刀,仔仔细细地切割摩擦着每一处敏感的血肉之地,当成钢铁一样打磨。

安朋额头涌出黄豆粒般的汗珠子,奋起全身力气,抓起床头的毛巾,揉成一团后,塞入口中。

他实在担心,不把嘴巴塞住的话,会狂叫出声,引起别人的注意。

疼痛不但在加剧,而且范围也开始扩大,从五脏六腑,又渐渐扩展到血肉筋络和肌肤上。

每一息,都象是一年,漫长得令人绝望。

安朋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昏过去,不用再忍受这地狱般的折磨,可惜,毒素中和必须保持清醒,充分体验疼痛带来的快感。

“我熬啊熬啊熬啊熬……我就熬成了阿香婆八珍香辣酱……”

他无意识地碎碎念着,但是因为嘴被毛巾堵住,只能发出呜呜之声。

昏昏沉沉,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疼痛总算是缓解下来,渐渐消退。

安朋再没有一点力气,只是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