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大长公主唐明藩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采薇采薇

角色:大长公主唐明藩

简介:穿越不可怕,穿成任人摆布的草包大小姐才可怕,
居然还乖乖上钩、想去爬堂堂王爷的床?
她当即撕掉了剧本,远离男人,否则会变得不幸!
既然都穿越了,搞事业才是硬道理!
而,某王爷却还在榻上苦等……

书评专区

非洲酋长:目前进度:318章简评:大神更俗的都市类新作,近期众多好评,字数已经突破百万,品质有保证,还不来看?书名其实有点坑,其实就是一个在非洲打拼的中国人,被蛇咬之后有了察觉他人心理的神奇直觉,于是在一个非洲小国起步,从开采金矿开局,一步步到水泥生产、水电站建设、更大的矿业开发等等,夹杂着与大公司、豪门势力的角逐,这么一个故事。说说更俗:更俗的书是从《大地产商》开始看的,之前的《山河英雄志》没看过,之后的书大部分看过,一部分看完本。看过的书中,主要分三种类型,一种是架空历史,一种是都市商业,一种是仙侠玄幻。三种书其实有很多共同之处,毕竟一个人的思路想法和写作风格是一以贯之的,我认为有这么几点:一是有大量详尽的设定和细节,优点是显得厚重不浮,缺点是容易让人产生繁复感;二是注重大局,会下很多的伏笔先手,这既指人物也指情节。这两个特点,导致更俗的历史和仙侠小说,相对比较沉闷,爽感不足;其实他的都市小说也是如此,只不过更俗对都市男女情感生活的描写尤其精彩,把这种感觉冲淡了。所以,我会称他的都市小说为都市商业小说,其实说产业类更合适,因为他会用大量的篇幅写产业布局发展、商业帝国建设方面的东西,而这些内容可能很写实有料,但读起来的感觉就枯燥点了。而更俗为人所熟知的,对女性的描写,确实是好,但对某些部分的着墨深浅程度,其实也是见仁见智的,你懂的。总的来说,大神出品,笔力浑厚,品质保证,你肯定不用担心会看到小白和烂俗,看就是了。

原始崛起:文章中一些自嗨的现代梗总是反复的用,什么非诚勿扰、恨嫁,吃吃吃之类的,实在是太腻歪了,开始写的时候还有点意思,一直反复的套用就没劲了,就像吃肥肉,偶尔吃次会很爽,天天吃就恶心了。

码农修真:学徒小境界太多了

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

《王妃快跑,晋王他心眼超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第二天,唐竹筠果然和凛凛演了一出戏,骗过了那父子俩。

等他们出了门,唐竹筠带着凛凛也出门了。

“咱们去哪里,为什么还得带着做好的凉菜?”凛凛问。

“你不觉得我这凉菜好吃吗?”唐竹筠道,“出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卖个方子,换点银子给你买新衣裳。”

发家致富她不敢想,但是做点什么,改善一家人的生活,唐竹筠摩拳擦掌。

她想了几条路,要一一试过,并不怕吃苦受挫,只要能搞到银子,她可以多试几次。

之所以带着凛凛,是希望他能够看到自己的努力,相信自己真心悔改,以后不会对她再横眉冷对,慢慢修复关系。

然而卖方子并不像想象那般容易,几家她看得上的酒楼,她甚至门都没有进去就被人撵了出来。

凛凛最后都有些于心不忍了,道:“算了吧,你做给我们吃,也很好很好了。”

看着他满脸都写着“我在认真安慰你”的样子,唐竹筠被逗笑,捏捏他的脸:“我就是随便碰碰运气而已,不行就算了。走,咱们去药铺,我买些药。”

卖方子暂时不顺利也不要紧,她还会炮制成药。

买了一些药材,又买了菜,还给凛凛买了个小鸡啄米的木头玩具,唐竹筠牵着凛凛的手往家走。

“让开,都让开!”一辆马车风驰电掣而来,车夫一边发疯似的挥舞着鞭子驱赶马匹一边大喊道。

人群纷纷往两边散开,然而中间摆摊的人,只来得及跑,东西却来不及搬走。

一时之间,马车所经过的地方,一片狼藉。

“去晋王府拿银子!”马车背后骑马紧跟着的侍卫接着喊道。

马车上,是晋王府的徽章。

唐竹筠拉着凛凛躲到一边,见状忍不住骂道:“赶着去投胎吗?这晋王也太跋扈,闹世中这样横冲直撞,真撞到了人怎么办!”

亏他还长得不错,原来人模狗样,不干人事,白瞎了那张脸。

凛凛却道:“这是进宫的方向,我刚才看到帘子后面有个妇人抱着孩子,我猜是晋王的女儿发病了。”

“啥?”唐竹筠没听明白。

“晋王的女儿有心疾,还有羊角风,经常发病,我听说每次都是九死一生。”

凛凛在王府家学,接触到的同窗都是来自权贵之家,所以对这些事情多少听过。

“真可怜。”唐竹筠道,“有那么个不负责任的爹,自己还有病。”

虽然同情,可是她却不觉得自己能管得起晋王府的闲事。

“走吧,咱们回家。”

唐竹筠话说完,却发现凛凛没动,正看着滚滚烟尘和马屁股发呆。

凛凛在想,晋王府的马匹,都养得膘肥体壮,一看都是千金难求的宝马。

之前听说,晋王从漠北弄到了一批骏马过来,不知道是不是这些。

如果他能有一匹,那该多好……他就再也不怕别人嘲笑,他相信自己骑马也能做最好的。

“凛凛?”

“没事,我们走吧。”凛凛低头道。

回到家里,何婆子带着秀儿出去卖荷包——她不会算账,所以这种时候都得带上女儿,家里只剩下唐竹筠和凛凛。

“凛凛,你想不想学些拳脚功夫?”唐竹筠让他吃了些东西又喝了水后问道。

凛凛低头不语。

他怎么不想学?可是家里根本没有钱给他请武师傅了。

王府里并不教这些,他去哪里学?

看着他的样子,唐竹筠就知道了答案。

她说:“我小时候在乡下学了一些,你要是不嫌弃,跟我学?”

凛凛惊讶地抬头看着她,随即目光又黯然,表情分明在说,他很嫌弃。

唐竹筠不慌不忙,“你先看着。”

她换了身轻便的衣裳,走到院子里打了一套拳。

起初凛凛还一脸“你是不是疯了”的神情,可是看到后来,他眼睛都直了。

等他看到唐竹筠飞起一脚,直接把院里手腕粗细的树枝踢断的时候,惊愕得嘴巴微张,半晌说不出话来。

唐竹筠却摇摇头,对自己的发挥很是不满意:“不行不行,没什么力气,比以前差太多了。”

这身体素质明显不行,以后她也得加强锻炼了。

“你怎么会的?”凛凛问,目光中已经有了崇拜之色。

唐竹筠暗中得意,撒谎道:“就是在村里自己琢磨瞎练的。以前在乡下,没什么人理我,我就自己玩。除了这个,我还会医术,因为我救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老人,经常去给他送饭,和他说话,他教了我几年医术。”

“你会那么多,为什么还要去做那种事情?”凛凛问,目光中是困惑,更是痛苦。

唐竹筠一下被这目光灼伤。

凛凛知道,凛凛知道他的身世!

他问的是,唐竹筠为什么要为了银子去花船,和一个事后根本不知道是谁的男人生下了他。

凛凛不仅知道,而且还因为这件事情而深深自卑,难过。

他是一个父不详的孩子,他生来就带着原罪!

“对不起,凛凛。”唐竹筠艰难地道,只觉得在这样一双悲伤的眼睛面前,所有的解释都那么苍白无力,“我,我懂很多,却不懂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错了就是错了,让你因为出身痛苦,都是我的错。”

她长睫染泪,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忏悔,而是因为面前这个孩子所受过的苦难,他承受了太多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痛苦。

凛凛忽然又问:“如果将来那个男人找来,你怎么办?”

他双拳握在身侧,十分紧张。

原来他在担心这个……

“我不认识他,我不会把你交给一个上花船的男人。”

“那你会原谅他,嫁给他吗?”

“原谅?”唐竹筠苦笑,“他没什么需要我原谅的。他只需要你原谅,把你生出来受苦,错的是我和他。我不会再嫁人了,你祖父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你爹已经受了我太多拖累,以后他娶亲,我也不放心让你跟着别人。所以到时候,我们俩一起过,好不好?”

凛凛没说话,半晌后道:“我不需要什么亲生父亲。你若是再把我塞给别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永远永远!”

这是个聪明又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唐竹筠,你要努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