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娃子周永《重生三国之我为皇帝》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重生三国之我为皇帝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汉江水丰

角色:刘娃子周永

简介:被恶梦缠绕的他竟然恶梦成真了,恶梦醒来,他成了一个被土匪绑架的深山土豪的傻公子,生死未卜
如何逃离匪巢,如何在这混乱的三国时代生存下去,成为摆在他面前的一道道深坎
漫漫征途,他练就了绝世武功,招募天下英豪,介于三国之争,征服各路诸候,剿灭周边蛮夷,一统大汉江山,建立万世帝国
惊险、震憾、刺激、另类、情爱……

书评专区

钢铁时代:铁路一天修450公里十天4500公里,这逻辑没毛病!!!我大清真屌,一年我大清可以修16万4250公里,真屌。。。

SAN值狂降的我只能努力刷剧:看了下这个作者,好像就没有一本书是善终的…

超级浮空城:我看到第二卷结束左右,觉得实在太水了,于是横跳300来章看最新章节,是的,剧情承接毫无障碍,现在我打算等完本直接看最后一章。有些东西是注定了的,想要看的同学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小小的建议:本书前50章逐章观看,50-200章每3章看1章,200-400\u002F500每5章看1章,500往后每10章看1章。至于我自己吗,我看标题就可以了。

重生三国之我为皇帝

《重生三国之我为皇帝》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忽悠李二

吃饱喝足了,一阵阵倦意涌了上来。从外面的树影子可以判断出,现在正是中午。知了一声声地叫着,听得他哈欠一个连着一个。也不知是这个大傻子有午睡的习惯,还是他现在想睡,反正他是困了,也许,他和大傻子已经真正的融合在一起了。

也不知他睡了多久,却突然被一阵说话声惊醒。倒不是他们说话的声音有多大,而是他们所说的内容让他惊讶。从说话的声音可以听出,那正是土匪李二和刘娃子。

“好多财主都去周家大院了,土地价格也被压到了五百钱一亩。那些可都是上好的良田啊,平常可卖到二千钱一亩,现在倒是便宜了那些个财主。”

“合该周家大院倒霉,谁让他们生了个傻儿子呢。不过这也伤不了他们的根基,要想凑集到五千万,他们只不过会卖掉二成的土地,对于周家大院来说,这也算不了什么。”

“唉,不管怎么样,这大傻子也比老子们可是强多了。等到他家把钱送来,就算头头们多分点,老子们一个人怎么也能分到几万钱。等钱一到手,老子就不干这土匪了,去买个几十亩地,再娶房媳妇,安生在家过日子。”

“呵呵,你说得对。这把脑袋别在裤腰袋上的日子真他娘的不是人过的。等有了钱,老子们也该享享福了。”

这两个土匪嘀咕声音把他的磕睡一下子全赶跑了,他一面听着,心里却琢磨开了,看样子周家大院这回要大出血了。不行,那可是自己的财产,怎么能轻易交给这些土匪?不知不觉的,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大傻子周永。

“既然大傻子就能想着逃跑,我为什么不能?”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可把他吓了一跳。自己可是连周家大院在哪个方向都不知道啊,往哪里跑呢?要是再让土匪们抓住,恐怕连小命就要丢了,为了那五千万钱,值得吗?

“五千万钱,按五百钱一亩地,得卖十万亩地,自己一辈子挣不到这么多钱啊。”

他有点心疼了,自己要想过上好日子,决不能轻易失去土地。土地可是地主的命根子,是最重要的资源,是自己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是一切生产和一切存在的源泉。

“这两个家伙不也想要土地吗?就从他们俩身上着手。”

主意一定,他就开始寻找机会。也许是老天帮忙,也许是命中注定,机会很快就来了。那个叫着刘娃的土匪站起来去拉屎,就剩下李二一个人,他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站到了窗口前。

“大傻子,你想干什么?”

那个李二看到他站到窗口前,就走了过来。他把李二打量了一下,只见他憨厚的面孔上露出些许疑惑,他觉得这个李二比那个刘娃子要老实多了,便拿定了忽悠李二的主意。

“李二,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你个大傻子,问这个干吗?”

“没事,就聊聊。”

“老子光棍一条,什么人也没有。”

“呵呵,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嘿,没想到啊,你个大傻子倒是挺风趣的啊。”

“李二,如果我家里把钱送来,你能分到多少?”

“也分不到多少,我们这些小喽罗,能分个三万钱,就算不错了。”

“李二,如果你带我逃出老疙瘩山,我给你三百万钱,如何?”

他紧盯着李二的眼睛,眼珠一动也不动。从李二的眼珠里,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的眼睛。他看过类似催眠的书籍,如果你紧盯着别人的眼睛,很有可能催眠他的,让他在不知不觉间接受你的想法。

“啊……”

那李二似乎吓了一跳,惊讶地张大了嘴。两只眼睛也是一动不动,就象被催眠了一样,过了好一会,他好象才清醒过来,怔怔地看着大傻子,不相信地摇了摇头。

“你个大傻子想害死我呀,放跑了你,老疙瘩山的兄弟们还不吃了我?”

“不会。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可以在周家大院当家丁,也可以当管家,就是天天玩也可以,反正周家大院也不多你一个闲人。”

“去去去,别他妈的逛我,老子不上你的当。”

“三百万钱啊。”

“三千万钱也不行。”

那个李二转身走了,再也不理他。他只好悻悻地退回到床边,看来这老实人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就在这时,那个刘娃子回来了,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要是李二把他的话告诉刘娃子,那可就麻烦大了。

让他没有想到,那李二虽然和刘娃子仍然坐在那里聊天,却一句也没有说刚才的事。这让他稍微放松了一些,虽然李二没有同意,至少那个李二没有告密,说明还有成功的可能。

一直到黄昏的时候,他也没有听到李二和刘娃子说起这事,便渐渐地放下心来。可是一想到周家大院即将贱卖十万亩土地,他又心疼地不得了,开始琢磨如何逃出这老疙瘩山。

“大傻子,吃饭了。”

随着一声喊叫,李二打开了房门,又端着个大盆子走了进来。几乎和中午一样,还是牛肉和馒头。李二把盆子放在那张石桌子上,看也没看他一眼,转过身去,就往外走。

那李二走到门口,往外看了看,见刘娃子坐在那树荫下正在啃馒头,似乎并没有注意这边。李二犹豫了一会,又回过头来往回走了几步,走到那张石桌子前,两眼紧盯着他。

“周公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你说呢?”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朝他不置可否的笑笑。然而他的心里却“呯呯”直跳,这李二是不是动心了?三百万钱啊,他也可以当个地主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诱人的东西呢?

“你真的给我三百万钱?”

“当然,我就是再傻,也知道五千万钱比三百万钱多多了。三百万钱对于周家大院来说,只是个小数目,随时都可以拿得出来。”

“我能当个家丁把头吗?”

“那得看你的武功怎么样。”

他可不想什么事情都答应李二,那样的话就显得太假了,反而会引起他的疑心,也不会激起他的兴趣。只要吊起了他的胃口,他才会自然而然的上钩,并且紧紧地咬住不放。

“你准备什么时候逃走?”

“那得看你什么时候方便啊,最好今晚就逃走。不然的话,恐怕明天又会换了别人。”

“这刘娃子怎么办?”

“把他打晕就成。”

“那好,你等着。”

李二转身就走出去了,不一会就传来他和刘娃子的说话声。他心里不由得一阵狂喜,乖乖里格隆,这家伙总算上钩了。只要逃出了老疙瘩山,给他三百万又何妨?

心中有了希望,他恨不得象魔术师一样,让夜幕把大地快快笼罩起来。表面上,他还是乖乖地躺在床上,心里却早已飞到了远方。也不知周家大院的土地卖了没有,更不知道周家大院还有些什么人,要是见了这个大傻子的亲娘,自己该怎么称呼呢?

“李二、刘娃子,滚回去睡觉吧,晚上由我们四人看守大傻子。”

还没等他高兴多久,门外突然传来了说话声,原来土匪换岗了,并且还来了四个。突然的变故让他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里,心里一下子凉透了。他呆呆地望着窗口外面,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象他希望的那样,夜幕已经笼罩了大地,然而他心里却是一片茫然。

夜色越来越深了,他却没有一点睡意。他几次稍稍地走到窗口边上,那四个可恶的家伙就躺在门外的石板上,可是他们也没有睡,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着,有一个家伙甚至还哼起了小曲,看样子他们要将聊天进行到底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熬不住了,躺在床上慢慢地睡去。然而他睡得并不踏实,睡梦中他不断地跑啊,跑啊,却怎么也跑不快,两条腿象灌了铅似的沉重,无论他怎么用力,两条腿却不听使唤。

“吱呀……”

突然,一声轻轻地响动惊醒了他,似乎是开门的声音。他几乎是屏住了呼吸,侧耳细听,原来这是小院的大门被悄悄地打开了。他听到一个脚步声慢慢地走进了小院,然后那脚步声又非常小心地靠近了门口四个打着呼噜的土匪。

“李二来了。”

他打了一个激灵,悄悄从床上爬了起来,摸到了窗口边上,两只眼睛往外一看,朦朦胧胧的夜色中,一个黑影正弯着腰,伸手在那打呼噜的土匪身上摸索着,随即,那黑影从土匪身上掏出了一把钥匙。

紧接着,那黑影打开了门口的锁,房门终于开了。就在那房门打开的一刹那,他一步溜到了门口,那黑影似乎早就料到,并没有惊奇,反而退后一步,转身就往外走。

他轻轻地提起脚,随着那黑影朝外走去。出了小院的大门,他这才发现自己是被关在一个小院子里,而这个小院的外面,则是一个更大的大院,从那些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就可以知道,这个大院里起码住着一百多个土匪。

走出这个大院,门口还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个土匪,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从他们的腿空里慢慢地穿过。等他来到大院的外面,才看清楚这是一座山峰,大院的旁边就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周公子,过来。”

李二低声叫唤一声,朝他招了招手。两个人钻进了那片树林,眼间更暗了。周永依稀辨别出地上的小石块,紧张地跟在李二的身后,好在李二熟悉这里的一切,他们快步朝前走去。

也不知道转过了多少道弯,越过了多少坎,大约走了有半个小时,他们两人终于穿出了这片树林。李二朝他打了个手势,让他停了下来,李二转身就钻进了旁边的树林。

“搞什么鬼?”

四周黑咕隆冬的,全是密密麻麻有树林。他正在东张西望,突然看到李二又从旁边的树林里钻了出来,在他的身后,跟着四匹快马,那马蹄轻叩在地面,竟然只是发出一声声的闷响。

“怎么回事?”

低头往那马蹄看去,这才发现,所有的马蹄,已经让李二缠上了厚厚的麻布,那马蹄走在石子路上,就象踩在软麻布上,只有石子互相挤动的声响,而听不到马蹄的响声,

“这李二真是有心啊。”

他不由得笑了,骑马总比走路强啊。可是他马上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不会骑马呀,作为一个现代人,哪里有机会去骑马呢?不过他马上想到,那个大傻子肯定会骑马,虽然现在换成了我,但是这最基本的技能也不会丢吧。

“轻点,下面还有岗哨。”

接过李二递过来的两根马缰绳,不由得有些纳闷,虽然骑马方便,但是用得着二匹马吗?再看看马背上,用绳子捆着厚厚的一层麻布,居然还挂着二把大刀,一把弓箭,还有一袋箭矢。

他牵过马,轻手轻脚地跟着李二往前走。寂静的深夜里,脚步哪怕再轻,也会发出声响,他不得不加倍小心。然而那些马却不懂得他们的心情,一边走着,还时不是的打一声响鼻,吓得他心里“扑扑”直跳。

“前面就是最后一道岗哨,多加小心。”

快要出山口的时候,李二回过头来,轻声向他招呼。他顺着李二的手势望过去,果然,在弯弯曲曲的山道旁边,有一个黑幽幽的山洞,里面隐隐约约地传来一阵阵的呼噜声。

“哎哟……”

“哗啦啦……”

李二突然惊叫一声,象是绊到了什么机关,向前窜了两步。那机关带动一根绳子,山洞口发出一阵石头滚落的声响,那些堆在山洞口的石头象是发出了山崩一样,顷刻间倒了下来,那些石头顺着山坡,一连串地朝着山道上飞快地滚了下来。

“快跑!”

李二低吼一声,纵身就跳上了马,打马就朝山下跑去。他也不敢犹豫,两手按着马背,也跳了上去。让他意想不到,他刚刚在马背上坐定,那马猛地朝着一窜,把他摔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