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秀许秀哥哥《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麻雀上梧桐

角色:许秀许秀哥哥

简介:【系统+玄幻+游戏+单女主】
穿越的许秀蓦然发现
前世游戏的英雄种族,真实的存在这方世界中
远古诸佛迷惑众生,
漫天的妖族肆意横行,
上古神道体系重临人间,
传说中的修罗邪神即将苏醒
伫立人间,眼看山河破碎的女帝内心一片凄然
【恭喜宿主,获得青莲剑仙李白,SS级,功法青莲剑歌,是否融合?】
于是剑仙附体的许秀
一手女帝,一手青莲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

书评专区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凑合

花开美利坚:长篇百合,类似好莱坞的秘密花园的设定,空有其形却无其神,当好莱坞的姐妹篇看就行,依旧拍电影,写小说,写剧本,偶尔百合下神隐的配角,让人不至于忘了主角cp,能出名的都干,后期神展开研究黑科技?前期三万里长征那么长,后期三万里那么崩

黑巫师和异端裁判者:硬核萌豚奇幻作品,作者的写法是先有女主角再凹设定,但是写到一半抑制不住自己想写史诗的文青内心——索性他的文笔能驾驭住故事情节。肚子里有些墨水的作者就是这样(暴论):他写这本书是为了推妹,又不甘心描写空有外貌的花瓶人物,于是只好吐出了一个战争在即、各方势力相互倾轧的世界观,好让利益、使命、信念——而非爱情——成为头等大事。

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

《开局剑仙:我和女帝大杀四方》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宣,楚国使者入朝。”

楚国来使一行五人,在女帝宣见之后,踏步走进了象征大周帝国权力的乾宫之中。

“楚国来使萧山、萧然见过大周女皇陛下。”

尽管知道楚国此行来意,内心更是极其痛恨,却还是压住心中的情绪,看向台下见礼的五人,道。

“二位使者免礼,赐坐。”

待二人坐定,大殿内短暂的陷入了沉默。

女帝也不急,高坐龙椅,一双眼神居高凌下的扫视着楚国的使者和大周的各位官员。

画面定格,众人在安静的大殿内,仿佛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被女帝赐坐的萧山如坐针毡。

“不对啊,老爷子不是说这次来大周是来捡功的吗?”

“不是说有人配合吗?”

心头如被万头草原绿马犁过的萧山,硬着头皮起身,抬手行礼。

“女皇陛下,下官此来,乃受我朝皇帝口谕,有国事相商。”

“萧大人请说。”

咳咳…萧山润了润喉,开口道。

“天下纷争,轮回无休止。朕遥感百姓之疾苦,万民之哀乐,欲行止戈之事,与周国陛下行结亲之好,福泽四方。”

随着楚国皇帝萧何的口谕从萧山嘴里缓缓吐出。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萧山仿若此刻化身成楚皇本尊,一股王八之气涌向全身。

众人闻言一片哗然。

即便早已知道今日之事,当此刻真正面临之时,仍然感受到一种莫大的屈辱自灵魂深处而生。

有些脾气暴躁的官员此刻更是大声喝骂。

“荒唐,滑天下直大缪。”

“萧何小儿区区贼子,竟妄想和大周陛下结亲。"

"大周乃神州正统,武皇定鼎江山才有后世之盛世。”

“尔等身为大周楚王,却拥兵自立楚国,如今还妄想以下犯上,此等行径必受天诛。”

喝骂的声音苍老而又急促。

此刻犹如萧皇附体的萧山,闻言一阵冷笑。

“敢问这位大人是?”

“此乃工部尚书林大人。”

身在一旁的礼部尚书康万元嗡声道。

“原来是尚书林大人,下官在此有礼了。”

萧山抬手见礼。

“林大人方才之言差矣,正所谓江山轮流坐,大周独享神州八百年气运,如今气运耗尽,天下群国并起,南有吴越,西有齐国,我大楚更是国富民强,楚国境内民心所向。”

萧山目光环视群臣。

“相比于所谓的正统,大周各地烽烟四起,百姓民不聊生。”

“试问林大人,谁更像是正统?”

萧山的话语如一道寒光掠向了工部尚书林大人。

苍老的脸庞迅速鼓起,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林大人,林大人。”

身侧众人的呼喊声夹杂着几道关切的声音。

苍老的身躯瘫倒在地,嘴唇微张,不甘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

“武皇陛…下,大周囯祚绵…延八百年,如今独剩一隅之地,是老臣无能啊!”

“来人,快扶林大人至偏殿休息,传御医。”

看着倒下的林大人,女帝心中也是着急。

此人为官五十载,是难得的忠于朝廷的老臣,奈何形单影只,徒留一个尚书的名头,势力范围早已被宋瑞掌控。

但无论如何,对于此时的她而言,只要仍忠于大周,便已足够。

看向林大人被搀扶离去的身影,女帝心中愤恨的情绪愈发浓郁。

“萧大人,两国结亲之事事关国运,需从长计议。朕观你所递之折子,尚有比试一事,不知是否?”

“回女皇陛下,确有此事。”

萧山拱手,神情愈发傲然。

“素问大周人才济济,八百年前武皇更是以武定江山,而后独尊儒法治天下,此后更是文风鼎盛,”

“故下官此次前来,我朝陛下欲和大周国比,文武双试,以彰显神州大地之人才灵秀。”

“朕准了。”

“那便武试先行。”

“摆驾,演武场。”

而此时的太平宫,许秀却懵逼了。

“太平啊太平,敢跟你许秀哥哥玩阴的。”

“胆儿比你那啥还大啊!”

“看晚上回来怎么收拾你。”

许秀心里那个气啊,这小妮子为了不让他去朝会,竟然把他衣服给撕了。

整个太平宫上上下下连带被褥都被剪成碎条,连一块巴掌大的碎片都找不见。

唯独身上这个镶着金丝的裤衩,没有遭到女帝毒手。

看着手里的碎布条,虽然知道女帝是不忍心他再次进入大周这个漩涡。

但许秀心里还是一阵抽搐。

你许秀哥哥是谁?

青莲剑仙啊!

有系统的爸爸啊!

给我等着!

没有十句爸爸休想完。

时辰已至响午,太阳高照。

皇城内巨大的演武场上,女帝出行的华盖伫立于演武场东侧,右侧一排排官员站立,看向演武场中心的两道身影。

“在下萧炎,家父楚国靖威侯。”

演武场中心,楚方一行四人坐于西侧。

自称萧炎的男子一身青袍,朵朵白云呈莲花状绣于胸间,一副公子扮相属实养眼。

“靖威侯?传闻此人二十年前,踏海而行,一人枪挑东海仇寇,杀得附近海盗闻风丧胆。至今东部沿海仍有他的美名。”

“只是从那一战后靖威侯便退隐家中,传闻是在东海被人所伤。想不到啊,此次竟然参与了此事。”

而在萧炎的对面,听着众人的议论声。

康云心中也是直突突。

“如此牛逼人物之子,我能打过吗?”

身在演武场中心的康云回头,看了一眼在女帝右侧不远的康万元。

心中沉默了。

许是气急,康云也不客气,

“废什么话,老子牛逼了不起啊!”

说罢,周身气息鼓荡,二境聚元巅峰修为充斥全身。

萧炎一愣,这两日接触下来发现康云此人很好相处啊,怎地突然变成这样。

来不及过多思考,只见康云口中振振有词,空中凝聚出一道法剑,儒家的法剑。

萧炎心里清楚,儒家为大周独有,虽然近年来楚国也在各地开办了书院,东华书院便是其中最负盛名之地。

但儒家传承,大周当之无愧的第一,至今已发展出文儒和武儒两脉。

文以法剑入朝堂,武以儒身安天下。

法剑横空,在烈日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神圣气息浩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