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狂婿(陈颖方严)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医武狂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温酒

角色:陈颖方严

简介:他,在战场上是信仰和希望
他,不仅战力无双,更是医术精通
征战多年,他成就无上医神,荣耀回归,却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女儿……

书评专区

大道之争:虽然是致敬凡人,但套路还是不一样的。猪脚的金手指是一个伪剑仙类的东西。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虽然跟风凡人的很多但真正写好的写出心意的还是不多!(真奇怪,我怎么这么严肃。。。)

修仙,无尽轮回:前段时间有个小游戏【人生重开模拟器】一时爆火,这小说就有点这意思。凡人的转世重生很快就腻了,接下来的目标转变为修仙飞升,其中第一步就是要具备修仙的资格。在游戏里必须刷出【神秘的小盒子】天赋,在小说里则需要灵根。作者在第一章就做出说明,一是重生次数有限,二是不可主动寻死,以及其它细节防杠。主角的重生只会在其后代中产生,而后代产生灵根的概率与父母息息相关。如果主角这个父体没有灵根,那就只有从母体着手。但仙凡有别,作为凡人的主角很难见到修仙者,就算见到,修仙者也很难看上主角,更不可能为他生孩子。前十一世都不具备灵根的主角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他这世恰巧遇到两个女修仙者,一个自幼相识、信赖主角,一个天真单纯、受其照顾。天赐良机,主角用威力极强的迷药及巧言令色的攻心,终于令二女为其诞下子嗣。然而最想看的具体过程直接跳过去了。第十二世的主角终于有了灵根,跨过了仙凡间的界限,即便灵根的资质很差。作为族长的他并不寄希望于这一世修仙成功,而是从微末中发展修仙家族,为下一世的修行积累资粮。每一世都有自己的阶段性目标,这种计划修仙与市场修仙相结合,靠合理规划最终修至飞升,开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但文笔看着太难受了,作者的句子几乎全是简单句,而且一个句子的主语、谓语和宾语可以拆成三段分三行,阅读感受破碎且单调。另一个就是缺点就是作者抓不住重点,无关紧要的前戏反复水,到高潮时五秒没了。

超凡大卫:五星好文,超级赞!!!!一个国家烈士后人,有着市长儿子朋友,有武力值max的父亲战友这样一个二代,他被人威胁,还是个邪恶组织,他拿到了证据,于是TMD的他决定自己上,两三次险死还生,终于干掉对手

医武狂婿

《医武狂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你这个畜生竟然还有脸回来!你是来看我们一家的笑话的吗!”

没等陈颖把话说完,陈天升陡然暴怒。

江丽没有说话,但是一把夺过了林辰前面的碗,狠狠的举了起来,一把摔在地上,雪白的米粒溅的满客厅都是。

“叔叔阿姨,我不是来看笑话的,我回来是来补偿小颖和女儿的。”

林辰赶紧解释道。

但是林辰说完,江丽忽然笑了,笑声无比凄厉,甚至眼角还带着一丝泪花。

“补偿,你拿什么补偿?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会被赶出来,怎么会成为整个龙城的笑柄,整整六年都抬不起头!”

“看到周围了没有,这样的地方连狗窝都不如,可就是同样住在这样房子的邻居,都看不起我们一家!!”

“对不起,以后不会再有人看不起你们,我保证你们会比以前过的更好,会让陈家求着你们回去。”

林辰说道。

“滚!我不想再听到你一个字的屁话!请你现在立刻离开我家,要不然今天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陈天升愤怒的指着林辰说道。

就凭刚才林辰的两句话,他就能断定,林辰是个满口空话,不着调的人,怪不得会做出抛弃妻子的事情。

原本对林辰的厌恶,这一次,又猛然上了一个新高度。

陈颖也瞪了林辰一眼,赶紧拦住了自己的父亲。

“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别说这些大话,你能真诚一点吗?”

“你为什么要带他回来,这个混蛋害的你还不够惨吗,他为什么还要再回来折磨你,为什么不死在外面!”

“让他滚,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

“爸妈,我想让他留下来!”

忽然,陈颖说出了一句让两人目瞪口呆的话。

“陈颖,你是疯了吗,这六年的教训还不够吗!”

“你是想气死我和你爸吗,你难道你忘了你未婚先孕,你大伯一家是怎么指着鼻子嘲笑我们的?”

“你忘了他们说你侮辱了陈家,你忘了他们指着我的鼻子骂,说我教子无方,说我上梁不正下梁歪的了?”

江丽的肺都要气炸了,甚至抬起手恨不得一巴掌打在自己女儿的脸上。

当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妈,我没有忘,我也不会原谅他,只是糖糖已经大了,她也需要爸爸,也需要父爱啊!”

“有些东西不管我做多少,都是没有办法替代的!”

陈颖摇摇头说道。

“不行,我绝对不会同意,过几天就是你外婆的生日,本来借着这次机会我们回去说不定能缓和一点。”

“现在他回来,你知道你将要面临什么吗,你会重新成为龙城的笑柄!过去的日子你还想再重新经历一遍吗?”

陈天升拍着桌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爸,我不怕,只要糖糖能开心。”

陈颖倔强的咬着嘴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姥姥,我想要爸爸,能不能不要赶爸爸走?”

糖糖迈着小步子上前,可怜巴巴的抱住了陈天升的大腿。

“你们这是……哎,罢了罢了,反倒是我成了一个坏人了!”

“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决定吧,不过我永远都不会承认他是我的女婿!”

陈天升有些颓然的坐回了椅子上。

最终,江丽的手还是没有落下来,转而变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江丽没有答应,但这次也终于没有再拒绝,看着女儿哀求的神情,再看看外孙女害怕的模样,她终究还是没有再让林辰滚。

只是她也不愿意看到林辰,林辰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门关着,隐隐还能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声的呜咽。

家中的气氛变得极为的凝固。

陈颖带着糖糖往房间走,回头看了林辰一眼。

“你睡沙发吧,我家没有多余的地方,你也看到了。”

“放心吧,我可以,等过两天我出去看看,换个更大一点的房子。”

林辰认真的说道。

“你能不能踏踏实实的?换个大点的房子,你哪来的钱换?你要真有本事,就把糖糖的医药费去还了吧。”

一旁的陈天升厌恶的说道。

“你不就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跑回来的吗,不过这也是注定的,一个抛弃妻子的人,这辈子就注定是个废物。”

“好了爸,早点去睡觉吧。”

陈颖听着林辰还在说大话,眼中也闪过一丝失望。

哪怕林辰普普通通的,挣不到钱,但是肯对糖糖好,她也能接受。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一阵喧哗。

“陈天升,给老子滚出来,今天要还不了钱,我把你房子拆了,把你那个贱女儿卖到最便宜的夜店,让她被全城的男人免费上!”

“砰砰砰~”

伴随着一阵巨大的踹门声,陈颖家的门像是下一刻就会被踹烂了。

陈家四人,一下子全都走了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担忧。

糖糖更是躲在陈颖的怀中,不敢抬头。

似乎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你出不出来,再不出来,我放火烧你了这破屋子!”

“爸,我……”

“你千万别说话,也别出来,我出去解决!”

陈天升叹了一口气,默默打开门走了出去。

屋子外面,站了七八个大汉,为首的是一个留着地中海的男人。

“方老板,再宽限几天吧,我现在真的没有钱啊。”

陈天升苦笑着说道。

“原本看在你搔货女儿的面子上,还能宽限几天。”

“没想到她竟然敢打我儿子,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把你女儿交出来,要不就还钱,再让我剁你一根手指当做利息!”

“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方老板,我女儿怎么可能会打方少爷呢。”

“给个面子,再怎么说我也姓陈,肯定不会欠你的钱的。”

陈天升讨好的说道。

在他面前这人,正是方严的父亲,方大瀚。

靠放高利贷起家,为人心狠手辣,在龙城有很大的名头。

远远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得罪的起的。

“啪~”

话刚说完,陈天升的脸上直接挨了一巴掌。

方大瀚咳了一口浓痰吐在了他身上。

“呸,面子,你也配要面子,还想拿陈家来压我?你女儿随便跟人乱搞,弄大了肚子,陈家早就不管你们了吧!

“要不然你还至于住在这样的地方?跟条狗一样。”

在方大瀚的嘲讽之下,陈天升一阵面红耳赤,尴尬的简直抬不起头。

而此时,这边的声音,吸引了周围几个邻居的注意。

一个个看戏一般的围了过来。

“切,住在这样的房子里,还整天穿的人模狗样的,真是不要脸,谁不在背后笑话他啊。”

“害,他那钱啊,都给她女儿生的那个小杂种治病了,也真是够搞笑的,这不是替别人养孩子吗。”

在周围邻居的嘲弄之下,陈天升的脸色越来越涨红。

他捏紧了衣服的口袋,但最终还是哆嗦的说了一句。

“再宽限几天吧方爷,我现在确实没钱。”

“好啊,跪下,把自己手指头剁下来!”

“你那搔货女儿的账,等我儿子醒了再慢慢算!”

方大瀚冷笑的说道。

他今天有的是时间,可以陪这家人慢慢玩。

“跪啊,你还在等什么,没见方爷都给你机会了吗?”

“是啊,跪一下不丢人,女儿被别人搞成了破鞋,才叫丢人。”

旁边的光头邻居在一旁起哄着,他们都是穷困潦倒惯了。

最喜欢看的,就是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人,被打回原形的场面。

“好,我跪,你别为难他们……”

陈天升咬咬牙,眼中顿时失去了神采,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膝盖开始弯曲。

“怎么办,小颖快想想办法救救你爸!”

江丽惊慌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陈颖心如刀绞,自己的父亲是最要面子的人,今天要是真跪下了,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正当她不顾一切的往外冲的时候。

忽然眼前一花,一道身影站在了她的前边。

林辰的眼中满是怒火,自己没来及收拾他们,结果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

真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