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不良人(王腊梅薛管事)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大唐不良人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罗诜

角色:王腊梅薛管事

简介:懵懂入唐,前山后虎,危机四伏谁笑盖世无双?娇柔痴缠,农女公主,嬉笑怒骂不过美酒两坛!左手揽月挂如灯,右手移山入庭深,谁入宫阙似宅院,唯我大唐不良人!

书评专区

网恋选我我超A[电竞]:强撩与否先放在一边,一旦回过味来,女主穿越的设定真是无敌恶心,天籁声线、学霸智商、高超的游戏技巧、富豪私生女的家世全是属于原主的,原主除了因为不好看自卑缺爱而选择网聊撩人,没做啥罪大恶极的事吧,也没提原主是死了还是怎样,莫名其妙就被夺舍了??没错,我觉得这根本就是夺舍。然后女主仗着以上优势获取他人好感度(我寻思我上我也行,呵呵),中途还嫌弃原主相貌,太婊了。系统也很迷惑,名字叫网骗系统,不管做善做恶,搭配原主不是正好么,用得着女主横插一杠子?女主不想网骗,系统就重装成网骗自救系统,还是能变美,真不愧作者亲女儿哈!大家最好避雷。不行,真的越想越恶心,本来二星,还是改成一星好了。原主孤儿院长大,生父前十八年没负责是很渣,可原主态度未知,女主凭什么代替原主给人脸色?想清楚,独自生活受罪,凭自己考上名校的是原主,你一来就被锦衣华服、地产股权宠着啊!渣爹实惨,错过女儿成长,最后找回个冒牌货。

刺明:军户,崇祯十六年,这简直是地狱模式。这种情况造反成功真是牛比大了,李自成算个卵啊。

收割韭菜从阳神开始:七岁,天生神力,武道精通,脚去砖裂,拳下墙塌。。。。对比之下,我辈是白活了,七岁,连块红砖都舞不动,,,第一章就这么猛 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不可想象

大唐不良人

《大唐不良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站在权力巅峰的女人

“谁?哪个王八羔子偷袭我,把你爹娘喊过来!”

李青还以为是哪个熊孩子甩的泥巴,而说话间,他发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武梁伸手按住了李青的右手臂,五指紧紧地抓住李青那松垮垮的手臂肌肉,由上自下怒目瞪着对方:“喂,你刚才想用这狗爪子干什么?”

“武梁?你、你、你你你你你……哎唷,哎唷!你放手,快放手,好疼,好疼啊!”

刚才还一副义愤填膺,仿佛天底下就他这么一个男人的李青,此时却像个老娘们一样喊叫了起来。

武梁一脸鄙夷地甩开他的手,李青连忙跄踉着后退好几步,最终一个屁墩儿坐在了地上。

武梁并没有追上去揍他,对于这种粪坨,他连动手的心情都欠奉。

“以后离我的女人远一点,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此时的武梁是强硬的,蛮横的,他要用实际行动来告诉眼前这个不知所谓的书生,他和小墨之间不容任何人置喙。

李青一直以为武梁快死了,所以才会硬拽着小墨去他家。可没想到武梁这个时候却是好端端的站在了他的面前,而且一开口就说小墨是他的女人,再联想到武梁平时的为人,满心满意,想要抱得美人归的李青,一下子就崩溃了,他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仍旧是像个老娘们一样伸手指向武梁。

“什么你的女人?仙儿她是我的,是我的!”李青已经开始嚎了,此时的他再难以自制,“我第一眼见到她,就知道这个女人是我的,她只能属于我!像你这样的人渣败类怎么能够配得上她?”

面对着李青的嚎叫,武梁的心情反而显得很轻松,武梁双手抱胸,以一种看待小丑般的姿态对着李青问:“既然你说第一眼见到她,就有特殊的感觉,那为什么要等到现在呢,而且还这么偷偷摸摸?刚才你不是对着那些孩子嚷嚷一些礼义廉耻么,怎么自己现在又把自己刚才拉出来的粪又吞回去?”

“我、我……”

武梁和李青两个人所站的位置就在村边上,两个人谈话也自然引起了周边村民的注意,很快边上就有不少人围了过来。

此时的武梁,反而刻意将自己的声音放大:“你什么?废物!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你刚才对我的女人所说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那都是小人才有的行径!”

“我没有,我只是、只是实在太思念仙儿了!所以,做了越轨的事情。”

“越轨?哼!”武梁冷冷一哼,“那首不阴不阳的童谣是你编的吧?老子现在人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你却诅咒老子要进棺材,这是你们读书人干的事情?”

“那那那、那儿歌,儿歌……”

李青在编这首儿歌的时候,其实全村的人都认为武梁要死了,不过现在武梁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这些孩子继续唱这首儿歌的话,的确有些过分。

武梁向来是一个抓住对方把柄,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尽管他一开始还想再假装生病几天,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有这么多人看到了,他索性也不再遮遮掩掩。用略大的嗓门开口:“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你是否博学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但是,从最基本的道德品质上来说,你德行有亏、人品低劣!”

如果武梁现在是用一些相对比较粗俗的话语来讽刺或者辱骂李青的话,他肯定会用一种文人的高傲姿态,来面对武梁;但是武梁眼下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如同匕首,狠狠地扎入他的心脏!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我是真的很爱仙儿,我一定会给仙儿……”

李青,在那里激动的手舞足蹈时,有一大坨黑色的东西从不远处对着他丢了过来。

“啪!”

又是一大坨湿漉漉,粘乎乎的东西,直接拍在了李青的脸上。

李青一开始还没感觉,连忙伸手将自己脸上那安脏的东西抹开,但很快,他就被一股非常刺鼻的味道,刺激地原地干呕。

“噫,好臭!那是牛粪啊!”

边上的人连忙捂住自己的鼻子,后退好几步。

“这下子粪坨这个名字算是坐实了吧,嘿嘿。”王独秀笑嘻嘻地走了过来,他甚至将自己沾满了牛粪的手,在李青那看上去很干净的青色长衫上狠狠蹭了好几下。

此时的武梁也已经懒得再跟李青多说什么,他快步走到小墨边上,从小墨的手中接过那一小捆植物,随手丢给边上的王独秀,然后当着四周众人的面,拦腰、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小墨抱入怀中。

小墨虽然一开始略微有些挣扎,但很快就整个人蜷缩在武梁怀里边,埋着头、像个乖巧的小猫儿。

三人走了没多远,就听到后边传来李青那充满不甘心的喊叫,由于隔着一小段距离,武梁已经听不清他在喊什么了,声音略微有些糊,估计开口的时候,牛粪吞了一些进去……

此时此刻,东都洛阳皇宫某处,正有一名宫女急急忙忙地闯入一间偏殿,她冲着一个快步上来的中年女人行了一礼,接着就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那中年女人一听,当即色变,转而立即快步进入。

这偏殿空旷而幽静,只有老妇人匆匆的步履声在回响。

此时,偏殿正位的胡床软塌上,正有一名雍容华贵、仪态万千的美艳妇人半倚靠着。

她仅饰一点淡妆,却面如朱玉、口含丹霞,面容精致而无暇、身姿丰腴而曼妙。

这样的女人,时间仿佛在她身上已经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使得人分辨不出她的实际年龄,但凡只要是男人见了,肯定会迈不开腿,而女人们则是心中暗暗艳羡她的青春貌美、艳丽华贵。

美艳妇人纤细如玉葱般的手儿抓着一份奏折,柳眉微蹙,眼眸之中则是带着一丝丝忧虑、一点点困惑,还有一份潜藏已久的渴望和向往。

在听到略微有些急促脚步声的时候,美艳妇人终于将手中的奏折放下,微微抬头,那深邃如星空一般的眼眸朝着前方匆匆走来的中年女人看过去。

眼见中年女人脸上流露出一丝慌乱之色,对方还未靠近,胡床上的美艳妇人就已经开口询问:“月仙,朕有多少年没从你脸上看到这般神色,可是出了什么事?”

美艳妇人的声音很淡,很轻,但却能够十分清晰地传荡到整个偏殿的每一个角落;她的声线很柔、很媚,往往一入耳就能令人产生无限遐思。

“奴婢有一事要向天后禀报。”

这个被称之为月仙的女人躬身站在美艳妇人面前,眼珠子特意看向左右。

天后,亦是当今大唐江山的皇太后,一个坐在权力巅峰的女人。

她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仍旧用她那份恬淡却又透着无限威严的声音说:“你们都下去吧。”

“是。”

等周边侍奉的宫女们纷纷离开之后,天后挑了一下细长的柳眉,问:“发生什么事了?”

月仙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开口:“启禀天后,安定公主陵墓被盗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