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纯良冯小颖《明星女儿杀手爹》小说更新最快

小说:明星女儿杀手爹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小生宁采臣

角色:许纯良冯小颖

简介:冥王,传说级杀手,偶然得知自己有个十六岁的女儿后,毅然决然从组织晨曦女神叛离,想要龙隐大海,猛虎归林
为了女儿还有不省心的小姨子,他开始写剧本做音乐,平淡的生活中却有无数新的挑战,还有那无法摆脱的阴影终将袭来
而冥王从不束手,亦不妥协,只会铸就新的传说

书评专区

荣耀法兰西:大革命时期的穿越者,嘴炮出身,擅长搞大新闻,多女,描写少,后面肯定会增加战争部分的笔墨,不然可惜了作者写《炮王》时候的才华,法国大革命时期历史很复杂,涉及人物众多,若是对这段历史不感兴趣的话前百章可能会有点痛苦,爽点不够。我宁可这本上架,现在只能期待掌阅买断渠道给力,不然又人如其名了。 整个网文读者群体的口味和审美都是在变(提升)的,虽然内核还是无线文那一套爽点手法,但是外壳已经变了,在网文中加入专业知识,行业经历,不明觉厉或历史节选的作品会越来越受欢迎。无脑后宫都市式微,学霸文,工业西幻,微观历史和纯架空世界文的大卖便是结果。现在看来,就差一个写赛博朋克风的封岳不文大神了

惊怖冠冕:装逼很流畅 ,粮草

影帝的诞生(美娱):正在追的耽美,主受,文笔剧情都不错,攻君至今若隐若现。苏爽苏爽哒作者坑品不错,这本书稳定两天一更

明星女儿杀手爹

《明星女儿杀手爹》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露水相逢都是缘分

事实证明,房东阿姨并非是迷之自信,对于喜欢这种旧派气息的人来说,那些条件根本算不上什么。“不是人”的许纯良跟房东阿姨做好口头约定,明天就搬过来,顺便签合同。

从老楼溜溜达达走出来,许纯良心头莫名生出一种憋屈,回国后,先在小姨子那受气,租个房子又被房东挤兑,等过两天见到闺女,这腰板肯定也直不起来。

杀手,一个多么凶残的职业,竟被自己混到这步田地,许纯良自己都觉得丢人。

在大马路上等到出租车,刚坐进去,还没来得及跟司机师傅说地址,一个女孩携着丝恬淡香气突然就挤了进来。

女孩圆圆的下巴带着点婴儿肥,似乎是刚刚跑得太着急,以至于满脸通红,她看都没看许纯良,直接朝前面喊道:“师傅,先开车!”

司机本着服务行业顾客就是上帝的服务宗旨,啥都没说,一脚油门就窜了出去,拐过一个路口之后,才回头问道:“去哪?”

后座上两个人此刻大眼瞪着更大的眼睛,女孩努努下巴道:“司机师傅问你去哪。”

“去瑞星国际酒店。”许纯良说道。

女孩一听这话,顿时警惕起来,“大叔,就是拼个车而已,你想多了吧。”

“是谁想多了,你小小年纪满脑子装的都是什么?我住在那家酒店。”

“是这样啊,那真不好意思。”女孩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补充道:“不过你也不能怪我,你想,我一个娇弱可爱的妙龄女子独自出门,总的有点防范意识,对吧。”

话说许纯良扎着个小辫儿,胡茬子也没刮,要是主观意识上先给定性为不良,的确评价不出什么好来。

“你随时都能下车,没人拦着。”

许纯良说完就不再理她,拿出手机开始看冯格格拍过的一些广告以及电视电影,免得将来跟闺女见面,连尬聊的话题都没有。

车上女孩消停没几分钟,就探过头瞅了一眼许纯良的手机,说道:“我也喜欢这个小姑娘,她长得很有格局。”

许纯良用鼻孔重重叹了口气,扭头道:“你语文是跟非洲土著学的?你说眼光很有格局,做事很有格局都行,什么叫长得很有格局,算命呢。”

“我的意思是长得不随波逐流,有自己的辨识度,很大气。”女孩整理下词汇量努力解释着,不过转瞬就咯咯笑道:“想不到大叔你一把年纪,居然还是冯格格的脑残粉啊。”

这时候连前面司机都憋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你能不说话吗,冯格格是我闺女。”许纯良很正经的给自己辩解一句。

女孩却是一脸了然的神情,抬手拍拍许纯良胳膊,点头道:“都懂,我家有个四十多岁大叔,最喜欢那个平均年纪不到二十的火箭队少女组合,平日也把偶像当做自家闺女,你们这些老男人都一个样。”

“你信不行我把你从车上丢出去。”许纯良一脸冷漠的恐吓道。

“大叔,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神很有魅力……”

“别来这套,没用。”

“好吧。”

好不容易在车上熬到酒店,许纯良下车后还没穿过酒店大堂,就敏锐的感受到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早上离开酒店的时候同样有这种感觉,为此许纯良在老楼那下车还特地转了转,想不到这双盯梢的眼睛一直在酒店等着。

“怎么停下了,等我呀?”女孩眨么着大眼睛,使劲诠释可爱呆萌这些词。

“你知道我什么身份就敢随便跟着。”许纯良眼神严肃的左右扫过,低头轻声道:“其实我的身份是个杀手,很残忍的,要是你再跟着我,就有机会上法治新闻了。”

女孩苦着小脸道:“俗话说露水相逢都是缘分……”

“那特么叫萍水相逢!”许纯良忍不住爆出粗口,“咱俩之间绝对用不到露水这个词,懂么?”

“凶什么凶,电视剧上常常说‘露水缘分’嘛。”

许纯良:……

女孩绝对是属于顺杆爬的类型,眼看大叔像是好摆弄就根本不打算离开,“我都陪你一路了,口干舌燥的,请我喝杯东西呗。”

“小妹妹,实话跟你说,有人在暗中跟着我,很麻烦,你要是还不走肯定要出危险。”

刚回国没几天,抛开冥王身份暴露的因素,麻烦来源许纯良用脚指头都想得出,自己没什么关系,是真不想这女孩跟着遭殃。

岂料女孩听完更是兴奋起来,同样紧张兮兮的小声道:“大叔不瞒你说,也有人在暗中追我,要不我怎么冲上你的车,同是天涯堕落人,得相互关照啊。”

许纯良已经懒得去纠正女孩用词,总不能真带她进酒店房间,只好来到咖啡厅坐下。

“大叔,咱们也算是气味相投,患难与共,认识下,我叫陈谖草,你呢。”女孩率先自报家门。

“听叔一句劝,以后少用成语。”许纯良心想她指定不认识“沆瀣”俩字,不然哪能落下。

“你叫什么呀。”

“王河。”

许纯良顺口就报出了这个名字,然后说道:“你先喝着,我回房间拿点东西。”

“嗯,走你的。”陈谖草头也不抬的挥挥手。

回到房间,许纯良立刻就把为数不多的衣物杂物收拾好,跨上背包悄悄来到酒店前台办理退房,他决定今天就搬到老楼去。

生怕被“小尾巴”发现,穿过酒店一楼自助餐厅,从员工通道溜到后门,拐过小巷子是酒店后面的酒吧街,出去就是大马路。

大白天的酒吧街门前冷冷清清鬼影都不见一个,许纯良无奈摇摇头,自己一个堂堂杀手,被个女孩逼的偷偷莫莫,唉……

“大叔!”

蓦地,平地一声惊雷。

幻听了?

不应该啊,这都甩不掉?

当许纯良回头看清陈谖草那张脸,心头竟涌上一丝苦涩。

“大叔救命啊,我被人挟持啦!”陈谖草中气很足,不像是害怕的动静。

此时许纯良才注意到,一同出现的还有七八名男子,其中一个揪着陈谖草后脖领晃了晃,笑道:“怎么着姐夫,想跑呀,不管这萌妹子了?”

果然,是揍过的家伙报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