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越原始:捡到一个野男人》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原始:捡到一个野男人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千墨

角色:薛小苒古木

简介:穿越古代也就罢了,还穿越到鸟不拉屎的原始森林!
别说荣华富贵了,她连温饱都成了奢望
于是她被迫开始了、带着一个野男人艰难求生的道路……
后来才发现,这野男人——真香!

书评专区

读心高手在都市:对我来说是个剧毒啊

电影教师:其实看点主要是书里面的各类包括演技、镜头、穿衣搭配等冷知识,主线剧情就只是普通的文娱类小说而已。本书文如其名,某种程度上读者确实是去上了堂电影课。总体干草。

混沌剑神:小白文,水

穿越原始:捡到一个野男人

《穿越原始:捡到一个野男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9章

“给你。”薛小苒有些不好意思,她只顾着自己吃了,这里有一个比她更需要吃东西的人。

把剥好的板栗放在他手心上,薛小苒手上不停,继续剥了七八个板栗,野生的板栗大小不一,份量其实并不多。

她把剥好的板栗都放在他手心上,然后爬了起来。

“我得去找个合适住人的地方,这里可待不了人,晚上会被冻死的,呐,给你刀,烤好的板栗放在你左手边,你能自己剥板栗么?”

薛小苒把刀放在他手里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你可别把自己的手给削了哦。”

面无表情的连烜眼皮微抬,似瞥了她一眼,慢慢摸索着拿过一颗板栗,削皮的动作缓慢却很准确,板栗壳并不好剥,个头不大还硬,要不是他浸淫刀剑多年,懂得借力使用巧劲,以他现在的手劲,没聚起内力根本剥不开。

“板栗不光要剥外面的壳,里面还有一层薄薄的毛皮得剥掉。”

看他慢腾腾剥好一个板栗的壳后,似乎不打算继续剥那层皮,薛小苒忙蹲下,指着他手指上的板栗示意。

连烜动作一顿,他吃过板栗,却从未自己剥过,里面还有一层皮,他是真不知道。

“皮很薄,揪起一个角就可以撕下去,板栗肉是光滑的,皮是毛糙的,你用手感受一下。”薛小苒有些担忧,她要是眼睛看不见,肯定是剥不好里面的皮的,“要不,你还是别剥了,等我回来再给你剥吧。”

连烜微微摇头,半垂的眸子落在指头上,动作很慢,手上软绵绵的似乎没有道力,但是,剥皮的动作却很精准。

薛小苒眨巴着眼睛看他慢悠悠剥好了一个板栗,板栗表面光滑平整,剥得比她整齐,薛小苒有些汗颜。

“火堆在你前面不远,你别凑过去,小心烧着你,我放了很多柴火,万一熄灭了,也不要紧,能点燃一次就能点燃第二次,等我找好了安身的地方,再把火点起来。”

他能自己动手再好不过,薛小苒放下心后,絮絮叨叨地交代一通,这才顺着河流边寻过去。

薛小苒的奶奶是个爱唠叨的老太太,薛小苒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各方面都受到老一辈的影响,跟着爷爷做饭下棋,跟着奶奶聊天种菜,不知不觉也养成了比较絮叨爱操心的习惯。

脚步声远离,连烜放缓了剥板栗的动作,他轻轻摩挲着手里的匕首,刀身份量不重,但刀身光滑,刀口锋利,即使他没有几分力气,也能把板栗壳剥开,是把好刀。

这个叫薛小苒的姑娘出现在越岭山脉,很是蹊跷,她的说话谈吐总有一种很奇怪的腔调,从她嘴里蹦出的一些字和词,连烜虽然听得出意思,但用法却让他听着很别扭。

她似乎也是最近才出现在山脉中的,一个十八岁的普通姑娘是怎么跑到越岭山脉深处的?

难道和他一样,也是被湍急的河流冲入了山脉深处?

迷蒙的眼眸中印着燃烧的火焰,连烜感受着火花带来的温暖,他身上的衣裳还处于半干半湿的状态,湿衣沾在身上冰凉粘糊,让连烜蹙起了眉头。

他朝火堆的方向挪动身体,他动作很慢,撑着地面的双手使不上道力,只能慢慢移动。

突然,他停止了挪移的动作。

耳畔传来细微的“沙沙”声,声音很轻,他的功力虽然消散了绝大部分,可听力还是很好的,他慢慢抬起拿刀的手,没有焦距的瞳孔转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另一边的薛小苒并不知道河岸那边的情形,她此时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垂头丧气地沿着岸边往下走。

真是倒霉催的,出门旅游都能跨越时空掉到这鸟不拉屎的森林中,还有比她更悲催的么?

祁国?是什么国?越岭山脉又是什么山?她这是掉到了什么鬼地方了?

薛小苒一脸哀怨,耷拉着一张圆脸,脚步似有千斤重。

回去什么的,估计是没有希望了,她抬头看着漫山遍野的绿泪流两行。

如果照着原路返回的思路,她从悬崖上掉落森林里,难道她还能往上飞回去么?

“啪啪”手里的树枝无力地抽在河边的草堆上。

薛小苒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她和父母的感情并不深厚。

两边都重新组建了家庭,她的存在就显得很尴尬了,尤其是两边的弟弟妹妹相继出生后。

好在,她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和父母亲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特别是她的妈妈,远嫁到了别的城市,上一次见面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当然,平日还是有些联系的,逢年过节也会发发红包什么的。

父母离异并没有给薛小苒带来太多负面的沉重,他们班上父母离异的学生不在少数,大家都有些习以为常了,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受到排挤。

薛小苒性格乐观豁达,也没有把他们太放在心上,她为人处世原则很简单,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谁对她不好,她就远离谁。

对她不上心的人,她又何须在意。

比如,她的后妈和弟弟,几乎从来不会主动关注她,每次回老家过年,两人都把她当隐形人,除了面子上的招呼,私底下根本不会多说几句。

薛小苒的一切生活费用都是爷爷奶奶掏的,他们那边一分钱都没给过,哦,也不是,过年的时候,面子上的红包还是要给的。

小的时候她也曾在意过,后来,慢慢也想通了,他们把她当隐形人,那她就把他们当个屁,放过就烟消云散了。

这样一想,薛小苒释然得很,该吃吃该喝喝,日子过得舒坦自在。

可能老天爷就是看不惯她活得太舒服了,所以,一阵狂风把她刮到这莽莽森林中来了。

唉,她爷爷奶奶该伤心了,薛小苒心中沉闷,虽然两位老人都有些重男轻女,可平时对她还是挺好的。

她这一消失,最着急难过的肯定是两位老人。

可她也没办法呀,如果能重新选择,高考完后,她一准老实回村里陪两位老人,哪里都不去,薛小苒一口气是叹了又叹。

眼泪最后忍不住“吧嗒吧嗒”掉落,一路走一路哭,直到她踩到一块石头,差点崴了脚这才停住流泪的冲动。

坐在地上抹干净眼泪,又揉了揉脚踝站了起来。

无论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往前的,她能不能从这大森林里活着走出去还不一定呢,哪有时间伤感。

先把眼前要解决的困难搞定再想别的事情吧。

薛小苒继续往前走,她刚才抽抽噎噎哭了半天,走路的速度跟老黄牛似的,加上到处是杂草乱石,到现在也没走出几百米。

“唉!”她边叹气边走着,她这两天叹的气都是往年一整年的份额了。

顺手捏了捏腰间软绵的游泳圈,不知是不是错觉,落到这里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她已经觉得自己瘦了一大圈。

“咕!”肚子高唱空城计,薛小苒咽了咽口水,刚才的几个栗子,似乎走几步就消耗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