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常萧姑娘《殿下明鉴,王妃真的是白切黑!》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殿下明鉴,王妃真的是白切黑!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柳七白子

角色:吴常萧姑娘

简介:女汉子被白莲花害苦,最后还被天雷击中,立志下辈子做朵白莲花的她,竟真的穿越到了白莲花身上!
人前,她:“民女娇弱,只会女工、琴棋……”
被她摁住打的无良村民表示:要不是被你打过,就信了
人前,她:“人家只是弱女子,怎会和妹妹争宠!你们且去争便是!”
暗搓搓动手脚后被她惩治的佳丽们一个激灵:回娘娘!我们自请冷宫修行!

书评专区

大官人:干掉皇帝的都是好书。

超级蛋蛋:我TM

穿越1862:19世纪中国崛起好书,尤其是刚刚写完的第一次东西战争,很好看。

殿下明鉴,王妃真的是白切黑!

《殿下明鉴,王妃真的是白切黑!》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燕王府里,燕王站在廊庑下,身姿笔直,哪怕穿着普通的玄色长袍,也难掩他巍峨果决的气度,犹如高山一般,让人不敢仰视!

王府因为许久未曾住人,即便仔细收拾了,也难掩萧索清冷,下人们都小心翼翼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伺候,不敢有一点儿不规矩!

王府有自己的班底,作为当朝皇帝的幼弟,是可以有太监伺候的。

此时太监总管梁有平,领着张院首走了过来,听到声音,燕王回头,如果不是眸子里黯淡无神,谁也看不出他是个瞎子呢!

“见过殿下,萧家二小姐无大碍,臣开了方子,调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了!

殿下大可放心,倒是萧家二房,都是妙人,人家以为王爷是收了他家银子才会救人呢,殿下,您是因为这个吗?”

张院首满脸的好奇,谁说男人就不八卦的了?

他更好奇的是,这个萧二小姐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让他请了自己来,十万两银子虽多,在他眼里,却不过是九牛一毛!

燕王转身,梁有平快步上前,弓着身子伸手扶着他,张院首眼底闪过惋惜,多好的人,眼睛瞎了,太可惜了!

两人进屋,上了茶水,燕王才答道:“确实是因为银子,毕竟人家花了钱,总要办点儿事儿!

昨天都在传,二小姐病重呢,看来传言是不可信,没事儿就好,挺乖巧一小姑娘,死了多可惜呀!”

张院首道:“性命无碍,但是身体是真的弱,这些闺阁小姐,为了保持身材,没病也给饿出病来了!

不过老夫瞧着,那小姑娘对你收了她的钱,很肉疼呢!

说来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些年东征西战的,没个安定,现在四方稳定,你也为了朝廷付出良多,该考虑个人问题了,这满洛城的千金闺秀,还不由着你挑?”

燕王苦笑一下,摇摇头:“算了,我这样,就不拖累人家姑娘了,不说这些,手谈一局!”

梁有平吩咐人去准备棋盘,张院首犹豫道:“你的眼睛……”

看不到怎么下棋呢?

他们可以说是忘年交了,燕王从小聪慧,文武双全,琴棋书画也都有所涉猎,水平极高,跟张院首结缘,也是因为棋艺,两人是棋友,燕王没出征之前,经常在一起下棋!

燕王原本兴致不错,突然有些扫兴,“算了吧,你忙你的去吧,我一个废人,不耽误你了!

梁总管,替我送客!”

张院首想说什么,最后叹口气,默默离开,他是战神,有自己的骄傲,同情的话,只是对他的亵渎!

枯坐着想心事,门外俩亲卫探头探脑,想进来又不敢,彼此推搡着,都想让对方顶缸!

“你俩打算磨蹭到什么时候?不想进来就滚,本王眼瞎了,耳朵没聋呢!”

听着他的语气不善,两人不敢耽误,大步走进来,身子站直抱拳:“见过王爷,萧二小姐的情况都打听清楚了,向您汇报!”

“说吧!”

燕王端着茶,喝了一口,两人顿时松了肩膀,从军人变成了长舌妇,宋延锋先说道:“萧家二小姐,萧天爱,可以说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也没什么出色的才艺,除了是全国首富沈家的外孙女,没啥特殊的!”

“这次太子选妃,估计就是看中沈家的财富了,太子随后提了一句,不过商贾总归是贱籍,太子詹事朱泰给驳回了,不了了之!”

“少詹事刘广孝倒是提议可以纳个侧妃,不过萧家二房很宠这个女儿,断不会让女儿去做妾的,估摸着戏不大!”

“就因为这一句,大房嫡女就要害了二小姐,不是说病重嘛,怪倒霉的,祸从天降呢!”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打探来的消息汇报完了!

燕王眉眼沉了沉:“太子妃的人选可有定下?”

“不曾,皇后打算办一个赏花宴,邀请各府嫡女,亲自选拔,消息传出来,各府都忙着准备衣裳首饰,洛城的成衣铺子接单子接到手软呢!”

“还有首饰铺子,好的头面,都涨了三成,都卯着劲儿争夺太子妃的位置呢!”

俩人都是活泼的性子,燕王一句话,他们回十句还说不完,也不知道燕王那冷淡寡言的性子,能不能受得了他们的呱躁!

“未来的皇后呢,谁不想争?继续打探,下去吧!”

燕王挥挥手,没放在心上!

年纪大点儿的叫宋延锋,小点儿的叫许志安,都是他收养的孤儿,留在身边多年,最是忠心。

许志安犹豫一下,问道:“长公主那儿,咱要不要去拜会?回府有两天了,不去不好吧?”

燕王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眼神沉了沉:“不必了,她不想管我这个弟弟,我又是废人一个,没必要上门讨嫌!

长公主府不来人,咱们也无需理会!”

宋延锋为他抱不平:“您可是她的胞弟,皇上又不是亲的,她也太狠心了,一点儿都不关心您!”

燕王神色平静:“我不能给她荣华富贵,奢靡享受的生活,关心我有什么用?

我这个长姐,从小就自私爱享受,和我相差十多岁,不亲近也能理解!

我又不是三岁孩子了,没人关心还哭鼻子不成?”

话是这样说,但是长公主对王爷太冷漠,荣华富贵比亲情都重要的吗?

事实证明,还真的是这样子的。

萧天爱身上的烧渐渐退了,再次吃了张院首的药方,没有那种情况出现,沈氏终于放心了,一高兴,往陈府和燕王府,又送了两份重礼。

老夫人知道,气的吃不下饭,还没办法发作,那叫一个气哟!

萧天爱因为药物滋补,练功进步很快,原主虚弱贫血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寻常人的健康程度!

这是这长相没办法改变,还是那副欲语还休,羞怯无辜的模样,因为气色好了,多了几分甜美,是男人都很喜欢的那种初恋脸,自己看着都心动!

白莲就是活的滋润,她誓要把白莲装到底,人设坚决不能崩!

“小姐,宫里送来的帖子,半个月后赏花宴,咱要不要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