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师(斐家老爷银灿灿)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琴师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公孙未央

角色:斐家老爷银灿灿

简介:他就是个孤儿,是流落街头的乞丐
从他捡到这琴的时候开始,一切就变得不一样
他从没想过要怎样,只想平稳度日
随处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然而,在看不见的地方,总是暗流涌动
有多少看不见的杀局很运气的错过,又有多少偶然其实是谋划中的必然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身在局中,不能全身而退
如此,又当如何活下去

书评专区

攻略不下来的男人[快穿]:女主。第一个故事确实很毒,全文确实很好看,看完回头看,连第一个故事都不毒了……这是一个奴隶反杀,追求自由的故事。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蒸汽时代的道士:设定很奇怪。从名字就可以看出道士职业是金手指,但是实际设定中道士远远不如法师。真不知道这个金手指的意义何在。

黄蒿之内:作者可以写一个系列——投女真战岳飞,投日本战国共,投匈奴战刘彻,投突厥战李靖。

琴师

《琴师》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卑贱或福

队正从官兵后面缓步踱至,看看程琴师,又看看轻雅,转身,命令官兵。

“这两个人,给我抓起来!”

“是!”

齐刷刷的应声,队伍自动分为二偏,一偏一个,将他们二人围住。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直接把两个人抓起来,押住。

“为什么抓我?!”程琴师挣扎着大喊,道,“你们凭什么抓我?我也是官家乐手,你们不能轻易抓我!”

轻雅直接被吓傻了,一个孩子,被二十五个大人围住,都不知道要干嘛。

“上面有令,收缴城中所有的琴。当然,城里不止是你们这两个琴师的琴,还有大量大户人家收藏的琴,也统统会被没收。你们俩最好老实一点,还能少收点罪。”

闻言,轻雅呆了呆。

上面这是跟琴有仇么,收集那么多琴要做什么,难不成要尝试一下焚琴煮鹤?

“大人。”一个士兵拿出了程琴师的琴。

那琴真是光鲜亮丽,还镶了一层金边。队正看了一眼,立刻挥手。

“琴带走,人带走!”

“大人。”另一个士兵拿来了轻雅的琴。

队正看了一眼,一怔,问轻雅道:“这是你的琴?就这破琴?”

轻雅呆然点头,都忘记说话。

队正伸手随便拨了拨琴弦,根本无声,不由得皱眉,再问道:“你就这一把琴?”

轻雅呆然点头。

“哎呀,你别问了。那臭小子就那一把破琴,没有其他的了。我手上倒还有三四把琴。”程琴师忽然不挣扎了,讨好地说道,“大人,您别理那臭小子了,要不到下官住所,看看那些琴,如何?”

队正想了想,道:“也罢,放了这孩子,这破琴也别拿了,省的上面见了生气。”转头打量了一下程琴师,道,“你家当真还有琴?”

“当然当然,千真万确。”程琴师点头哈腰,道,“大人想拿走,都可以拿走。”

“很好。”队正点头,道,“走,去他家里。”

说着,一队人与程琴师离开。轻雅被丢在了原地,同样被丢下的,还有他那个破琴。

什么跟什么……

轻雅还在迷糊状态,根本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简单的说,他最宝贝的轻音,又被当做废物了。而且神奇的是,居然旁人没有弹响。

轻雅伸手试音,音色通透空灵,恍若仙音。嗯,似乎伴随着伤痕好起来,音色也更加悦耳动听了。

不不不。

不对,现在不是想音色的问题。是好奇怪,莫名其妙收集那么多琴是要干嘛。轻雅小心地把轻音用布包好,抱在身边,还好,轻音没有被抢走,不然真的要哭了。

轻雅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只能去求助邯。

邯听说此事,一惊,道:“你说官兵在收集琴?”

轻雅点头,道:“而且是全城所有的琴,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啊?”

“大约是要上贡吧。再有一个多月就是正月了,各地官吏总要收集一些宝贝,上贡给朝廷。”邯皱眉,道,“往年收集都不会这么大张旗鼓,多半是私下倒腾点什么稀奇玩意儿。今年这么张扬地寻找,恐怕还有别的变故。”

轻雅不懂,道:“比如?”

“谁知道呢,那是朝廷的事,和我们江湖人没关系。”邯道,“小雅,你自己小心一点,不要乱跑。这些日子,琴也不要弹了,万一他们再回来,拿走你的轻音,你就毫无办法了。”

轻雅抱紧了轻音,道:“可是不卖艺,就没有饭吃了。”

“你应该还有余钱吧,不够的话,来我这里,每天都会有些富裕。”邯说着,打了个手势。一个乞丐来到邯身边,邯对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那乞丐点头,挥手叫了几个人,一起走了。

轻雅呆呆看着他们,这又是怎么了?

邯见状一笑,道:“没事,让他们去查查怎么回事。城里的事多知道点,也能多预备着点。”

轻雅想了想,试探地问道:“邯哥,知不知道中陵在哪里?”

“中陵?往南走,用不了一天,就到了。”邯应道,“怎么,你想去中陵?”

轻雅犹豫。

原来外面,还有其他城池。

中陵可以有乐手当官,说实话,轻雅想去看看。但是就自己的实力,他自己也清楚。还有,在这里遇到的程琴师是那种样子的,不知道其他的琴师又会是什么样子的。

外面的世界,忽然很想去看看。

邯看了看轻雅的反应,脸上微红,道:“想去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怎么走。而且,你去中陵也好。北陵这边没有乐手,也没有乐坊。但中陵不一样,中陵有一家官乐坊,还有数家民乐坊。你去那里,应该会遇到很多乐手。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找到教你琴的师父。”

“我已经决定自己学了,师父什么的,就算了。”轻雅微笑,道,“那些大师的脾气,我可受不了。况且,他们肯定也看不上我。”

“这都无所谓,你去那边,总比呆在北陵有发展。在北陵,音律连取悦都算不上,根本无人欣赏。你还是很有天赋的,去那边学习,总比在这里自学,进步的快。”邯小心地说着。

“我……考虑考虑。”轻雅回答。

离开这里,是肯定的。

轻雅也知道,这里没什么发展,但是去那边,就相当于要接触新的一切。如果毫无准备地过去,恐怕待不久。而他相信,到那时,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愿意回来。

看到北陵,就会想起乞丐的过去。

不至于见不得人,只是自己心里不舒服。

邯笑了笑,也没继续说下去。

从这孩子的眼睛里可以看出来,他已经不是一个乞丐了。会离开,是早晚的事,根本不必催。

必须要承认,打心底,邯还是希望轻雅早些离开。

少一个不知身份的人,就多一分安全。

虽然对不起轻雅,但是要保护这条巷子里的十几个乞丐,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抱歉了,这是一份虚伪的关心。

邯在心里默念,淡笑看着这个毫不知情的小孩子。

平静之中,数日白驹过隙。

是夜,静然无声。

风中,似乎混杂了些许额外的杂质。

轻雅抱着轻音,缩在巷子中的小地方睡觉。冬日严寒,有着棉大衣,应当不冷。然而今夜,不知何故,轻雅忽然惊醒。

茫然。

隐约,听到咚——咚,咚,咚。

莫名其妙哦,天还没亮,现在醒了是闹哪样?

轻雅睁着眼睛,看看冷清的巷子,又看看轻音,往棉大衣里缩了缩,继续睡了。

“死人啦!”

一声惊呼,很快传遍了巷子。

轻雅瞬间被吓醒,迷茫地眨了眨眼,嗯……刚刚还以为是夜里,现在已经天亮了。

啊不,那个什么来着?

轻雅缓了缓,啊,死人了!

循声望去,一个乞丐惊慌着从他面前跑过去,应该是去找邯了。

轻雅起身,迷迷糊糊向乞丐跑来的方向走过去。没走多远,就能看到,巷子口,横躺着一个乞丐。轻雅木然站住,远远地看着,那个乞丐似乎有些眼熟。仔细回忆了一下,啊,是那个人。就是那天,邯说要他去查什么事,的那个乞丐!

死了么?

轻雅小心试探着往前靠近,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立刻停了下来。那个人身上,有着奇怪的东西。轻雅不知道那是什么,仅仅有这样一个感觉。

“别过去!”

邯大步走来,越过轻雅,很快走到尸体近前。俯身一探鼻息,一摸颈脉,兀自摇头。再看尸体,内外无伤,也没有明显的中毒迹象,死态安详。这是怎么死的?

“邯哥,怎么样?”刚刚跑过去的乞丐惊慌问道,“是不是真的死了?”

邯点头,起身,回头看看。时辰还早,大部分人都还没起,巷子显得空落落的。转头,邯问发现尸体的那个乞丐。

“你怎么发现他在这里死了?”

“啊,邯哥,是这样。我早起解手,看到阿刁他就这么直直地走出去了。我本来叫了他一声,但是他没理我,就继续这么走出去了。我觉得有些奇怪,就跟过去了。然后我们就在这个巷子里走,他直直走到巷口,倒下了。我跑过去看,他就死了。”

“不对,小桑,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邯哥,我说的就是实话啊!阿刁倒下后,我过去试探了下鼻息,确认他没呼吸了,就大喊了一声死人了。”

“对,我听到了。”轻雅迷糊地打了个哈欠,道,“还吓了我一跳。”

桑连忙点头,道:“对对,我们早上从小雅面前走过去的,那时候他还抱着他那个破琴睡觉。”

邯淡淡看着桑,轻叹一声。

“还是不对。你自己摸下他的身体,已经没有温度了。”

桑不敢再碰,只是说道:“我刚刚试探的时候,他已经这样了,死掉了才没有温度嘛。”

邯摇头,道:“倘若如你所说,他是自己走过来的,倒下才死,那也就是方才的事。刚死的人,体温想要降到感觉不出温度,至少要一个时辰。你说他刚死,但是现在已经这样冰冷,不可能。要么他早就死了,要么是你在撒谎。”

“我撒谎有什么用吗?邯哥,你知道我的,我根本不敢碰这些死的东西,别说人了,我连上次死掉的那个老鼠都不敢碰。我要知道他死了,我才不会碰他!”

桑一直站在稍远的地方,都没有走到近前。轻雅看着他,感觉不像是装的,那是真正的恐惧。

邯皱眉。他们都是住在巷尾,有十几个乞丐聚集在一个空屋里。只有轻雅不同,他一直都在巷子中间,那个斐大户的屋檐下。何况死的这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向他汇报发现了什么,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想了想,也只能问轻雅了。

“小雅,方才你可有看到什么?”

轻雅摇头,道:“我是听到他喊了一声,才惊醒的。我都不知道他们从我面前走过去。”

“昨夜你在巷子里,可有任何异常?”

“没有啊,和平时一样,冷清得就我一个人。”

“是吗?你能肯定?”

“对呀,我看到的,前前后后都没有人,就我。”

“你看到的?你没睡觉?”

“睡了呀,可是中途醒了一阵,我看了看没人,就睡了。”

邯愣了愣,看着轻雅,脸又有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