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秦牧长孙无忌)最新更新章节

小说: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烟雨’

角色:秦牧长孙无忌

简介:“叮!系统检测,宿主已在教坊听曲两个时辰,符合咸鱼行为,奖励【琴仙传承】

“叮!系统检测,宿主已在长孙府酣睡四个时辰,符合咸鱼行为,奖励【吕布战力】

穿越大唐五年,他成功靠着咸鱼系统——
混成了一条咸鱼!
不过他是一条有志向的咸鱼!
败突厥、战世家、开商行、娶公主、降女帝……
从寒门布衣,一路成长为修罗驸马爷、万世镇国公
看不惯我?你来打我呀!
打不过?那你就边上乖乖待着吧!

书评专区

天珠变:三少出品,学我者生,仿我者死。扑街没有那么多粉丝,就不要学习

剑魁:一个需要科举改变人生的人,居然还特意花时间赶到一个竞争难度是其他地方数倍的考试???就为了争一个含金量最高的魁首??emmmmmm

二分之一剧透:老莫名幻视到女帝的日常去,可能是最近我这游戏打多了,加上字数还挺少,我先屯屯了!

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

《大唐:什么?咸鱼都能升级》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4章

今日一闹,秦牧这宅子也没买成。

坐上襄城准备的车驾,回了长孙府。

长孙无忌听说秦牧回来,亲自出门迎接。

长孙无忌从不是唯唯诺诺的性格。

秦牧这两日真是给他露了脸。

男儿理应如此。

“牧儿,没受伤吧。”

长孙无忌望着迎面走来的秦牧,脸上噙着喜色,关心道。

“多谢舅舅挂念,秦牧无恙。”秦牧上前微微揖礼,“倒是我又惹了祸,给舅舅添麻烦了。”

“哪里的话。”长孙无忌挥手,爽朗道:“张连成那厮,罪有应得,死有余辜,先不说你是正当防卫,就算不是,那也是为民除害。”

“走,我们进屋。”

入了正厅。

长孙无忌早已着人备好了丰盛的酒宴。

长孙冲递给秦牧一杯酒,笑道:“表弟,你今日可是赚足了威风,你的威名可是在长安城传遍了。”

“宁惹阎罗王,不惹小秦郎。”

秦牧听了汗颜,没想到古人的舆论八卦,也传的如此之快。

宁惹阎罗王,不惹小秦郎…

搞的还挺押韵。

秦牧苦笑,无奈道:“表哥,你知道我无意与他人争锋,只是这张连成欺人太甚,我若放过他,哪里是大丈夫所为。”

“没错。”长孙无忌端起酒盏一饮而尽,笑声道:“大丈夫立于世间,理应如此,刀都被别人架到了脖子上,还不还手,岂不是窝囊废?”

“对了牧儿。”长孙无忌话锋突转,“你不但善书精琴,就连武艺也如此之强,究竟从哪里习得。”

闻言,秦牧眉头微皱。

即便他不愿说谎,但此事也不能与长孙无忌说实话。

况且说了他也不信。

秦牧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长孙无忌看着秦牧这副难为的样子,便挥手道:“你若为难,不说也罢,舅舅只是随口问问,你不必在意。”

秦牧看着长孙无忌,歉意道:“舅舅,不是我不愿与您交底,只是此事过于玄幻,说来话长,等有机会,我定与您言明。”

秦牧本可以随便编造个理由糊弄过去,但长孙无忌待他不薄,他确实不愿欺瞒。

他就是刻意隐瞒,也不愿与长孙无忌撒谎。

“无妨。”长孙无忌倒是并未上心,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要你能记住,本领虽强,切莫恃才傲物,误入歧途便好。”

秦牧点了点头,回应道:“舅舅放心,秦牧谨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宴席散去,秦牧便回了客房。

大唐的酒,才不到十度,而且味道苦涩,秦牧喝了一壶,也没觉头晕。

可见古人千杯不醉,那是有原因的。

翌日。

天朗气清,风和日丽。

秦牧在长孙冲的带领下向皇宫而去。

今日是他进宫面圣的日子。

“一早起来怎么不见舅舅?”

出了府门,秦牧望向长孙冲询问道。

长孙冲左右看了看,神秘道:“今日可发生了大事情,隐太子余党,魏征老贼被抓了。”

“父亲不放心,亲自前去羁押,准备将其问斩。”

“这贼子当真该杀,不但屡次让隐太子抢陛下功劳,甚至怂恿隐太子除掉陛下。”

秦牧听了,微微点头。

武德年间,魏征被授太子冼马,辅佐隐太子李建成,屡立奇功。

此时的他与天策府是对立的。

长孙无忌作为李世民的左膀右臂,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寝其皮。

但抛开立场,魏征却是一位好官。

在后世,是耀眼般的存在。

两人上了马车,向皇宫而去。

秦牧追问道:“表哥,魏征现在何方?”

长孙冲手腕托腮,幽幽道:“此事说来也怪,父亲原本要将其问斩,可被陛下唤去了皇宫,说是陛下要见见魏贼。”

“那厮是个硬骨头,陛下说了,谁能劝魏征归降,可以答应他一个许诺。”

“真不知陛下是怎么想的,一刀砍了岂不痛快。”

秦牧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若是现在去,应该能赶上一出好戏。

少顷。

长孙冲与秦牧两人来到了宫前。

下了车碾,两人步行而入,长孙冲有腰牌在身,进出皇宫十分方便,无需通报。

自朱雀门而入,一路向北,进入皇宫。

两人刚到承天门外,便听见了远处传来的争吵声。

长孙冲闻言,眉头一皱,右手背锤掌,惊声道:“坏了,父亲又和陛下吵起来了。”

“走,我们赶快去看看。”

话落,长孙冲向前方疾驰而去,秦牧紧随其后,一阵无语。

还是长孙无忌够猛,一言不合,就与李二硬刚。

赶到现场,李二正与其争的面红耳赤。

“放了他?臣决不答应!”长孙无忌双眸猩红,怒气冲天,对着李二嚷嚷道:“魏贼害死了天策府多少旧将,你不知道吗?”

“这厮率军围攻秦王府,向隐太子献策将你流放边疆,这些你都忘了吗?”

“你以为他擦干净双手,就能抹清累累血债吗!”

长孙无忌胸腔起伏,怒不可遏。

李二寸步不让,怒声道:“既然朕已上位,隐太子已死,那过去的事便过去,况且当时各为其主,与此而言,魏征无过!”

“呸!”魏征于囚车之上,向李二吐口水。

“李世民,我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惺惺的可怜我,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

“我魏征若是皱一皱眉头,就不算好汉。”

“陛下你看看这魏贼有多嚣张!”长孙无忌指向魏征,怒气冲冲,“若是不杀了他,怎能告慰那些遇害将军的在天之灵。”

李二望向魏征,双目猩红,沉声道:“魏征,事已至此,难道你还没有丝毫悔悟之心吗?”

“悔悟,哈哈哈…”魏征放声狂笑,“我只恨太子不听我所言杀了你,不然哪里有今日之祸。”

周围人听了一惊,真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李二打算拉他一把,他却偏偏要寻死。

话落,李二仰天长叹,垂眸道:“放了他,让他走吧。”

长孙无忌一步上前,言语激动,“陛下,魏贼这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你还要放他走?”

魏征闻言,继续喷道:“李世民,你别以为放了我,我就会感恩戴德,向你投诚。”

“我魏征虽不才,却也沥胆披肝,赤胆忠心,你最好杀了我,不然我定会为隐太子复仇。”

众人听了无语。

你特么的生怕自己死不了?